巨额诉讼缠身新药研发缓 制药老大辉瑞背受敌



全球最大的制药巨头之一———美国辉瑞公司最近“有点烦”。尼日利亚政府挑起的巨额诉讼,让辉瑞面临突如其来的信任危机和人道主义谴责。辉瑞在中国乃至全球市场遭到了竞争对手的多方狙击,已不做“老大”好多时了。



丑闻困扰


一场突然发难的巨额诉讼,以特殊的方式把制药巨头辉瑞推到了风口浪尖,成为尴尬的丑闻主角。


6月4日,尼日利亚政府宣布起诉辉瑞,并向其索赔70亿美元并给予人道主义谴责,原因是该国认为辉瑞非法在当地用儿童做药品试验,导致试药的近200名儿童出现不同程度的后遗症。


这场官司源于1996年。当时,尼日利亚暴发了大规模麻疹、霍乱和脑膜炎,辉瑞主动提出向当地提供医疗援助。尼日利亚政府日前的声明称,辉瑞利用这次机会在近200名罹患脑膜炎的儿童身上试验其未经批准的药物“特洛芬”,致使试药儿童出现不同程度的不良反应,其中11人死亡,其余181名儿童则落下聋哑、瘫痪、脑损伤、丧失视力、口齿不清等残疾。


针对如此惊天指控,辉瑞公司的回应措辞强硬:“本公司在1996年进行特洛芬临床研究前与尼日利亚政府进行了充分沟通,在试验的过程中也本着负责任的态度为病人提供安全的治疗。”


尼日利亚政府却表示,当初在尼日利亚遭受疫情时,辉瑞是假借提供人道主义服务的名义,在没有得到该国监管部门审批情况下进行临床试验。


据了解,在尼日利亚政府提出的70亿美元赔偿中,5亿美元将用于治疗、赔偿和资助受害儿童及其亲属,10亿美元用于开展保健计划,其余用于弥补其他损失。


这是有史以来首起政府对制药企业提出民事和刑事双重诉讼的事件。今年6月26日,尼日利亚政府将对此召开听证会。


伟哥战役


人们常说“福无双至,祸不单行”,辉瑞最近的运势的确不佳。除了让人懊恼的官司之外,其最引以为傲的全球老大宝座如今也变得岌岌可危。


今年4月,《财富》公布了2007年美国500强企业最新排名,在入榜的九大美国制药企业中,强生制药以总体销售额533亿美元、盈利110亿美元,超过了辉瑞销售额524亿美元、盈利193亿美元的业绩。


除了“名分”的争夺,辉瑞的拳头产品万艾可也遭到了竞争对手的围追堵截。在中国,因为“伟哥”万艾可,辉瑞的名字被人们所熟知,而如今,被视为辉瑞标志性产品的万艾可,却无法为辉瑞带来太多惊喜,因为对手的赶超速度实在是非同一般。


目前,三大“洋伟哥”的竞争正因礼来希爱力进驻药店而变得公平和充分。竞争对手的快速抢滩,让辉瑞有点儿措手不及。


6月8日,北京最大的药房连锁———金象药店连锁中心邓总经理向记者介绍,在金象位于北京的200多家连锁店里,去年万艾可平均月销量为2800粒,今年1-5月达到每月3000粒,平均增长200粒左右;而今年3月份刚刚上市的希爱力,销量迅速提升到每月1000粒,相比于万艾可2005年开始在药店零售时每月400粒的业绩,希爱力短短3个月的增长速度十分惊人。


“不过,希爱力如此火爆有一半原因是辉瑞的万艾可这4年来给市场打下了良好的认知水平基础,希爱力捡了个大便宜。”邓总经理评价非常中肯。


“树大招风”,作为伟哥老大的万艾可还一直深受假货的困扰,给品牌形象带来了不少的冲击。这几年来,辉瑞屡屡因为万艾可的专利权和商标官司和中国企业对簿公堂。


对于产品的销量,以及业绩情况,辉瑞一直是讳莫如深,基本不会主动公布业绩。6月7日,记者发邮件向辉瑞中国询问目前万艾可的销售状况,得到的答复是:销售数字属于公司机密,不能透露。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久前诺华中国和罗氏中国才刚刚高调地宣布了在中国的业绩数字。对于对手此举,辉瑞某位内部人士表示:“他们比较高调,我们比较低调。”


不过,业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企业大都是报喜不报忧,诺华和罗氏去年增长迅速,当然会主动宣传。”


研发迟缓


如此低调的背后,是辉瑞面临的老药频频遭受竞争对手冲击,新药又开发失利的窘境。


据了解,辉瑞最重要的“重磅炸弹”———全球处方量排名第一的药物立普妥正遭受专利到期的困扰,在2010年专利到期以前,辉瑞需要研发出新的后继药物。而去年12月份,因被发现存在诱发高血压的风险,“立普妥”的后继药物Torcetrapib不得不中止了临床实验,辉瑞股价应声下跌了10%以上,这也意味着辉瑞要继续寻找可以填补立普妥空白的“杀手锏”。在中国市场,竞争对手早已对立普妥有可能留下的市场空间垂涎三尺。4月10日,阿斯利康在中国高调上市新药“可定”,竞争目标直指立普妥。


此外,辉瑞的其他畅销药物———降压药络活喜、抗抑郁药左洛复的专利纷纷到期,对销量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竞争对手礼来今年3月在中国上市了抗抑郁新药欣百达,作用机制在现有药物中是最先进的,销量强劲增长。


与其他外资制药企业相比,辉瑞的资产规模、研发资金和人员数量大大超过其他企业,但新药开发效率却无明显优势。这两年,礼来、诺华等企业在华频频上市新产品,而辉瑞却鲜有动作。礼来市场总监顾斌6月8日对记者表示,同为研发型制药企业,礼来的特点是注重效率,突出产品特性,这也是实现高增长的主要原因。


不仅于此,自2001年起,辉瑞的股价已下跌40%,远高于美国制药行业股票平均跌幅。辉瑞引以为豪的实验室自1998年研制出万艾可以来,真正有突破性的产品为数不多。据辉瑞今年第一季度财报,其净利润为33.9亿美元,而去年同期净利润则为41.1亿美元,同比下降了17%。与之相比较,瑞士诺华第一季度财报,净利润增长了11%;美国礼来的净利润也上升了13%。


中国市场正是全球市场的缩影。5月24日,中国医药流通改革高层论坛上对外披露,辉瑞中国去年在华净利润下降15%。但记者了解到,近两年发展迅速的诺华、阿斯利康去年在华的净利润都实现了明显增长。6月8日,记者从研制药协会公关总监温晓春处证实,去年在中国增长迅速的外资药企主要有阿斯利康、诺华和惠氏。


裁员阴影


辉瑞很低调,未就记者上述问题给予回复。但辉瑞全球对外披露的信息却又印证了上述“麻烦”:辉瑞宣布将在全球裁员1万人。相反,其他外资制药巨头却纷纷在华大幅“扩员”。


据了解,辉瑞在华目前有超过2200名员工,对于在华是否会裁员,辉瑞中国负责媒介的人士表示:“不同区域会有不同的执行策略,更详细的计划还没有最后确认。”


一边是辉瑞在华面临裁员危险,一边是其他竞争对手在华大幅度“扩员”争抢人才。


6月8日,阿斯利康公关经理周怡对记者表示,阿斯利康在过去两年大幅度招聘人员,目前已经超过3000名员工。如今,阿斯利康在中国的雇员人数已经超过辉瑞。


礼来市场总监顾斌也对记者表示,今年在华将会招聘很多销售代表。诺华相关负责人也向记者表达了同样的意愿。


作为全球销售代表最多的制药企业,辉瑞似乎不能再依靠人海战术来促进药品销售———3.8万名销售代表每天行走于各个医院的景象已经无法给辉瑞辉煌的业绩,正如诺华CEO魏思乐所说,坚持研发和创新的高效率才会有更多的回报。


2005年,辉瑞宣布在上海成立研发中心,并计划在未来5年投资2500万美元。随后2006年,诺华宣布在上海建立研发中心,投资1亿美元;而礼来也于上周在上海宣布,将在未来5年投入约1亿美元在华进行研发。面对对手咄咄逼人的态势和更大手笔的研发投入,辉瑞似乎也开始思索效率问题。从今年初开始,辉瑞在全球陆续关闭一些研发机构,降低研发成本,转而追求高效率。


然而,最新的状况依旧让辉瑞紧张。刚刚出炉的全球制药企业今年第一季度季报中,强生以150亿美元销售额再度超过辉瑞的124亿美元,成为销售额和市值第一的企业,辉瑞再次屈居第二,而诺华的高成长性再次体现,以98亿美元跃居第三。


辉瑞也意识到了形势的严峻。辉瑞全球CEO金德勒今年3月表示,辉瑞今年在全球的首要任务是收益最大化、创建一个低廉和灵活的成本平台、建设追求绩效的文化。


6月10日,中国医药企业管理协会副会长于明德对记者表示,对于各制药巨头而言,小公司的灵活性一般要优于大公司,而要使大公司具有如同小公司一样的灵活平台,就需要进行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