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有德国血统的中国武器大检阅!

Saint-Xu 收藏 76 34975
导读:具有德国血统的中国武器大检阅!

1950年10月19日,为巩固我国东北方向的战略防线,捍卫新生的共和国,我中国人民志愿军分别从安东(今丹东)、长甸河口、辑安等渡过鸭绿江,进入朝鲜参战,由此拉开了历时三载的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


朝鲜战争在中国国防现代化进程上的意义之大,也许只有40余年后爆发的海湾战争可以比拟,在此次战争中,基本还停留在一战水平上的中国军队得以第一次近距离的接触到现代战争的含义。曾在国内战场上屡屡创造成师成军建制歼灭敌军战绩的我军,却在多次交锋欲歼灭美军一团而不得之后,严重的落差开始促使中国军队的决策层开始重新思考我军的现代化建设。


作为一个刚刚从半殖民地半封建状态中解脱出来的农业国,中国要在短期内实现国防现代化,就不得不仰仗外援,随后发生的事情是我们大家都很清楚的了,历史10余年的中苏军事合作为基础薄弱的我们打下了一个完整国防工业的基础。客观的讲,时至今日,在我国的国防工业当中,还有着鲜明的苏联烙印。不管我们对苏联怀有怎样的情感,在这种援助面前,我们还是应该举起手,向苏维埃致敬!


好,前言结束,接下来让我们进入主题。


那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和中苏军事合作的广为人知不同,在我国的国防现代化进程中,我国还曾通过各种渠道从其他国家引进过多种军工技术和装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我将在我的BLOG里陆续介绍一些来自不同国家的中国武备。


今天介绍第一篇——德国军工技术:


1、豹-2主战坦克


德国豹-2主战坦克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上世纪80年代,为了对抗陈兵我国边境,数量庞大的苏军装甲兵团,我国在积极进行新一代主战坦克研制工作的同时,也曾一度计划从联邦德国引进豹-2主战坦克的技术,在国内生产。但最后终因政治和经济原因而作罢。该次接触在国际上也形成了一定的影响,如日本人撰写的军事虚拟小说《苏军在日本登陆》中就出现了中国军队使用豹-2作战的描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产90-2型主战坦克在研制过程中曾借鉴了豹-2的部分工艺


此次合作让我国坦克设计人员对豹-2的优异性能和精良工艺留下了异常深刻的印象,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了我国主战坦克的研发。


2、重庆铁马汽车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采用“铁马”底盘的国产90式122毫米火箭炮


文革结束后,我国正式启动了国产第二代军用载重卡车的研制计划,从1978年4月开始,到1979年下半年,我国与德国奔驰公司积极接触,试图从奔驰公司引进相关技术。但最终因德方要价过高而作罢,不过在此次引进失败后,重庆256厂却成功通过逆向仿制的手段,仿制出了德制奔驰-2026A型汽车,也就是我们都很熟悉的“铁马”汽车。


3、BF8L413F型和513型风冷柴油机


中国北方工业公司于1973年对KHD公司的B/FL413F系列 柴油机进行考察、论证,并对其样机进行性能试验和装车试验。经过5年多的分析、试验和使用,证明这种风冷柴油机性能先进,结构可靠,是一种适合军用和民用的发动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BF8L413F型风冷柴油机


1979年12月,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与KHD公司签订许可证协议,在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所属工厂生产413F系列柴油机,协议内容包括V型6、8、10、12缸非增压、涡轮增压和增压中冷、低污染柴油机。1985年签订生产该系列的直列5缸、6缸柴油机的生产许可证协议。1988年12月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又与KHD公司签订了513系列柴油机的许可证协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国产85式履带式装甲车采用的就是BF8L413F型发动机


80年代初,北方工业(集团)总公司购买国外散件组装413F系列中的V型8缸机(BF8L413F型),并逐年提高发动机零(部)件国产化率,中国现已用BF8L413F型风冷柴油机作为轻型军用车辆的主要动力装备,代替6150L型水冷柴油机。


4、WZ-551型轮式步兵战车


北方工业公司研制,采用上文提到过的铁马汽车底盘为基础,动力换装为BF8L413F型风冷柴油机。因为我国逆向仿制的铁马汽车和德国原型相比性能差距较大,该车的研制一度陷入困境,后经技术攻关才逐步完成实用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WZ-551轮式步兵战车


该车除最初的6X6车型外,后又陆续研发了4X4、8X8等多种型号,广泛应用于自行火炮、反坦克导弹发射车等多个方面,现为我国陆军主力轮式装甲车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小结:装备之外


德国工业对我国国防现代化的贡献并不仅仅停留在具体的武器装备上。和上文提到过的这些武器装备相比,各种管理机制和工作作风的引进可能价值更大。早上上世纪80年代,当时的国务院总理姚依林就曾邀请民主德国专家至我国武汉柴油机厂协助管理生产,并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笔者曾听过这样一个段子:同样的发动机连杆,中国工人在完成生产工作后的做法是随手丢到一边,而德国工人的做法却是将其用专用容器包好,放入专用木箱插好号在传递给下一道工序的工人,和硬件的引进相比,这种工作作风上的“软件”引进也许更有意义。


本文内容于 2007-6-14 11:06:57 被小编W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