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府原创]三十年岁月,弹指一挥间

kinghappycat 收藏 117 615
导读:[北府原创]三十年岁月,弹指一挥间 ——寻访儿时的记忆 上周周末,顶着灼人的烈日,我来到离别整整三十年的故乡——辽宁省绥中县,寻访儿时的伙伴,重温童年的记忆。 绥中县位于辽宁省最南端,毗邻河北省山海关。在三十年前,绥中县隶属于辽宁省锦州市,现在隶属于辽宁省葫芦岛市。 从汽车离开高速公路开始,我就睁大眼睛,努力探索记忆的最深处,试图能够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标志性建筑,但是,结果使我大失所望,任何能够回忆起来的房舍全部荡然无存。1977年,当我离开绥中县时,连公共汽车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街道上不但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北府原创]三十年岁月,弹指一挥间

——寻访儿时的记忆

上周周末,顶着灼人的烈日,我来到离别整整三十年的故乡——辽宁省绥中县,寻访儿时的伙伴,重温童年的记忆。

绥中县位于辽宁省最南端,毗邻河北省山海关。在三十年前,绥中县隶属于辽宁省锦州市,现在隶属于辽宁省葫芦岛市。

从汽车离开高速公路开始,我就睁大眼睛,努力探索记忆的最深处,试图能够看到一些似曾相识的标志性建筑,但是,结果使我大失所望,任何能够回忆起来的房舍全部荡然无存。1977年,当我离开绥中县时,连公共汽车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现在,街道上不但有中巴车、出租车在营运,更有大量的称为“神牛”的电动三轮车来来往往,街道两侧林立的酒肆、商家也在显示着不同于记忆的繁华。

在同行的长辈指引下,我来到曾经居住过八年的故居之所在。之所以称为“所在”,是因为原来的房屋早已经拆掉,现在已经盖上一排排的楼房。原来门前的小路,现在已经拓宽为绥中县最宽敞的道路之一。如果不是有人指路,别说我无法找到故居,就算是身临其境,也绝对认不出来我曾经度过整个童年时光的地方。

下午,我按捺不住探寻往事的欲望,独自步行来到我上一年级的母校。

当年的母校称为反修小学,现在已经更名为绥中县实验小学。地址虽然还是原地,但原来的大门已经废弃,门柱上悬挂着一块陈旧的牌子,两扇油漆斑驳的大门紧紧关闭着,不知是否还是我曾经经过的那两扇门?从门缝里望进去,一些小学生在嬉戏,我第一次在先人带领下到学校报到的情景,似乎浮现在脑海里,仿佛就在昨天一样清晰。思念先人的恩德,不由得热泪盈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绕过学校的院墙,从现在的正门进入校园。原来的平房校舍已经不见,代之为一座楼房。在记忆深处,只能记起操场一端的领操台。走近观看,从领操台上整齐的石板可以推断出,不知道也已经翻建了多少次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寻访母校的目的,不止是要怀旧,还要找到我的启蒙老师。在记忆中,老师是那么年轻,英姿飒爽,走起路来两条辫子在身后晃来晃去,象一阵风似的,同学们只能小跑着跟在她身后。如今,三十年过去,老师一定会苍老,不知道想过多少次的老师,这次不知道能不能见到?

遗憾的是,我不但没有见到敬爱的老师,学校里现职的老师们甚至都不知道老师的名字。三十年的时光,似乎已经湮没了老师的身影。

不过,一位年纪比较大的老师说老师似乎在城郊小学。这时,已经将近下班时间,于是,我乘坐“神牛”赶往城郊小学。还好,在城郊小学,遇到最后一位即将下班的老师,但是,他依然不知道老师的下落。

带着满肚子的失落,我默默离开城郊小学,再次回到母校,准备重走儿时上学、放学的道路。

三十年前,我上学、放学要经过一片大田。记忆中,大田里种着很多玉米,玉米收割后,同学们就不再沿着田边的小路行走,而是在大田里跑着、笑着、闹着,追逐着老师的脚步。

那时,上学和放学必须要经过一条小溪。溪水也不深,溪上有几块大石头,足够孩子们过河。不过,在夏天,大家都穿着塑料凉鞋淌水,谁也不会从石头上过河。只有老师穿着黄胶鞋,才会从石头上走过去。现在,这条小溪已经踪影不见,但是,却在2006年建起一座称为幸福桥的石桥,水却看不到。经过询问,才知道水仍然存在,只不过沦落为一条暗渠,在桥下、街边的楼房下默默流淌,担负着排放污水的职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当初的小路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过了幸福桥,是一条宽敞的街道,是原来家门前的道路拓宽而成。原来,我居住的地方是数排平房,称为“六间房”,现在,已经是新兴街二段7号。由这个街道的名称看来,这个地方显然是新兴的建筑群。根据长辈的指点,得知原来的家,现在已经被味香美食城和现代装饰城所代替。我所能做的,只有站在两个商家的门前,遥想逝去的时光,追忆过去,凭吊先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沿着宽敞的新兴街继续向东,来到儿时看电影的露天影院。不过,这块土地已经被围起来,显然已经被房地产商看中。也许过不了多久,就会又有一座高楼拔地而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继续向前,我能记起来g斠华书店、牙科诊所、饭店、商店、镇医院、清真寺等,都因为没有向导,终于没有找到。

晚上,居然辗转找到了三位三十年前的同学。但是,遗憾的是,大家都不知道老师到哪里去了,只好约定在第二天晚上聚会,集合大家的力量,继续寻找老师。

次日,游览了绥中新开发的名胜古迹——九门口长城。在三十年前,也不知道是年纪幼小,还是那是的人根本没有旅游的概念,总之我在绥中时,根本不知道绥中居然也有长城。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捐款修建长城的碑文


在九门口,才知道这段长城建于明代,为徐达所建。九门口又称为一片石,明末,李自成就在这里惨败于吴三桂以及他引来的辫子兵。在长城隧道里的解说词里,似乎对吴三桂的行为还多少有些辩解的味道。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为一片石


返回绥中途中,还路过了传说中曹操写下《观沧海》的碣石。时代久远,已经无法考证这里是否就是诗人咏志之地,权且相信之。虽然不能决定曹操大人是否在此观沧海,但是,光着脚丫在海水里信步,海风还是带走了暑热,带来一阵清凉。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回到绥中县城后,见到一个又一个离别长达三十年之久的同学,其中一位同学还把在1977年8月28日的合影带来了。大家对照着照片,遥想当年,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努力辨认着过去的影子,回忆童年趣事,心情激动,难以言表。看到人人额头、眼角悄然出现的纹理,感叹岁月催人老去,却又不能不多少有些黯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正所谓“人多力量大”,在同学们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找到了老师!

老师早就离开了学校,独自经营着一家小小的幼儿园。我们几个负责寻找老师的同学站在老师的幼儿园低矮的院墙外,呼唤老师,随着一声响亮的答复,老师应声而出。三十年后,再次和她的学生们重逢。

老师老了,如果在街上与老师偶遇,谁也不敢与老师相认。老师见到我们,激动的流下眼泪,说:“我做梦也想不到你们会来……”老师拿出珍藏多年的那张同版的合影,逐个回忆当年的学生是如何调皮,又是如何可爱……

大家把老师接到酒店,在一别三十年后,再次围坐在老师身边,高高举起酒杯,真心祝愿老师健康愉快,幸福安康。此外,还有个奇遇,在场的不但有我们班上的同学们,还与老师在教我们之前送走的毕业班的一位大师哥在酒店偶遇。大师哥跟随老师多年,对老师更是感情深厚。

老师虽然老了,但还是那么爽朗,和大家记忆里的老师一模一样。看着自己的学生们,老师激动的若干次流下眼泪。也许,在老师的心里,面前这些中年人,仍然是她的孩子,永远是她所钟爱的孩子。

暮色四合,三十年后的聚会才告结束。同学们依依不舍地把老师送上车,目送着老师离去。老师摇下车窗,不断挥着手,夜色中,还能看到老师在擦拭泪花。

之后,大家意犹未尽,来到歌厅,以一曲罗大佑的名曲《童年》开始,继续回忆虽然已经逝去,但却将永远珍藏在内心深处的童年时光……



说明:1.师生的最新合影,因为没有征求大家的意见,故没有上传。

2.部分照片因为像素过大,进行裁剪。

本文内容于 2007-6-13 14:11:41 被kinghappycat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1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