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七章 万里中原青未了,半篙九江碧无情 1、赴死

天边的月 收藏 0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URL] 1、赴死 世事从来变幻莫测,谁也想不到重重包围之下,钟子义竟然奇迹般的逃脱了。被周伦手下费劲气力捉住的那个,仅仅是一个相似的替代品罢了。有道是除恶务尽,虽然岳飞宽宏,这巨奸首恶还是不能放过的,否则总有死灰复燃之虞。 为了审慎起见,纵然大局已定,岳飞还是不敢有所懈怠。希望速战速决的他顾不得稍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1、赴死

世事从来变幻莫测,谁也想不到重重包围之下,钟子义竟然奇迹般的逃脱了。被周伦手下费劲气力捉住的那个,仅仅是一个相似的替代品罢了。有道是除恶务尽,虽然岳飞宽宏,这巨奸首恶还是不能放过的,否则总有死灰复燃之虞。

为了审慎起见,纵然大局已定,岳飞还是不敢有所懈怠。希望速战速决的他顾不得稍作休息,连夜提审捉到的水寇。不料一问之下甚是震惊,那个假太子竟然是个哑巴,他的一条舌头都被人齐整整的割掉了。兼之此人又是个文盲,线索不免指向杨么一人。

“杨么,本以为你尚是个好汉,不意你竟如此恶毒!连多年跟随自己的手下也不放过。”帅帐中岳飞厉声喝问。

杨么大笑,“呸,岳五,你当老子与你一般卑鄙无耻吗?那是小七心甘情愿做的,自家没有半分用强!”

“事到如今,尚且巧舌如簧,如此冥顽不化之辈,不动大刑焉能有招!”于鹏道。这也是遵循惯例的做法。

杨么仰天高叫道:“老爷,老爷!”嘶哑的声音甫止,竟是吐出了血淋淋的一条舌头。饶是诸将俱是身经百战之人,此时也颇有悚然惊心之感,一时间大帐中鸦雀无声。还是王敏求第一个反应过来,冲上前要救治杨么,欲留活口。

“不需去。”岳飞简短的道:“他既一心求死,某便成全他,与我将杨么推出帐外斩首示众。”

听到岳飞的命令,伏地颤抖不止的杨么,发出了磔磔的怪笑。

“杀了这杨么,钟子义那厮可……”于鹏颇有些不放心。

岳云只是沉默不语,目光痛楚而无力。

“无妨,已是擒得逆贼杨么,区区钟子义无兵无势,纵然插上翅膀,谅也难逃自家的掌心。只是杨么被钟相虚言诓骗,竟然至死不悟,也是可怜。行刑后赏他一口薄棺,就地掩埋了吧。”


这几句是真心的怜悯,杨么听后停住笑声,挣扎着从两名背嵬军的胁持下回转头颅,把和着鲜血的一口浓痰用力咳出。此时此刻,他也只能用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愤怒了。英雄末路,依旧不需要旁人的同情。

周伦率先讥讽道:“可笑,这杨太眼见着大难临头,事急抱佛脚,竟是连钟相的鬼魂都指望上了,莫非是想着钟老爷能让他兵解成仙不成!”周伦是最不信鬼神的异数,于他而言,所谓鬼神不过是操纵活人的工具罢了。

“是这样吗?”岳飞若有所思的问道。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杨钦只觉得后背凉风阵阵,左边的膀子忽然剧烈的痛了起来;他只面红耳赤的低下头,不敢答话。毕竟不是大奸巨恶,无论是女人温暖的臂弯还是异日抗金的宏图,都不能抵消他此刻的羞愧与怅然。

“相公明鉴,老爷的确是杨太对钟相的尊称,然而下官度逆贼之意,恐怕与周太尉适才所言有异。杨太心中想是无愧无悔的意思。”黄佐缓缓说道。

杨钦道:“黄兄弟,怎么你又说这些忤逆相公的话。”

“这又何妨,”岳飞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自家们畅所欲言,猜猜罢了,对错无关紧要之事。所可虑的,倒是善后之事。”言罢提气,将声音远远送到帐外:“杨么你且听好,某定叫这洞庭重成鱼米之乡,你若死后有知定是羞惭难当。”

五花大绑于辕门之外的杨么,怒目圆睁的含混道:“用死前的鲜血作为鉴证,所有无辜战死的冤魂呀,请你们记下岳飞今日的誓言,若有食言之日让他千刀万剐……”

熟悉的湖涛轻轻拍打着岸边,安抚着躁动不安的灵魂。杨么在这片充满着大泽与云梦的土地上出生,又在这片土地上沉入永恒的睡眠。人生百年如白驹过隙,任是王侯将相,终点都不过是一抔黄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