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夜救兵 英雄自古披肝胆 勇敢忠诚(2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26/


段义气在吼——呀;大青马在冲锋。


段义气在啸;大青马紧张地喷着鼻响。


据点门洞,看着无惧生死的冲锋这一幕,有人在咬牙、有人在摇头、有人在怒吼要冲出,被人扯住、有人在长叹:这可真是仰天长啸啊……


岗楼上,机枪已经从据点掩体工事的刘亚军方向掉了过来,向这个不要命策马冲锋的山西汉子瞄准……


段义气身子蜷缩在马头背后,手里死死捏着两颗手榴弹。耳朵里面有呼啸的风声,眼睛盯着越来越逼近的岗楼,汗水从额头滑下,在风中吹干,胸间觉得热血在燃烧,浑身滚烫。就这样不要命地冲出了几十米。


手指用力、扳机动,准确的3发点射,子弹滑膛而出……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勇敢!?”上官云湘有些激动:“要论勇敢,在中国战场,哪支队伍比得上我驱虏卫国的国民革命军?!”


赵春山陈楚风听了这句话,眼神一下子投射过来。


“卢沟桥畔烽烟起、喜峰口上大刀横,松沪会战、忻口会战、台儿庄大捷、长沙会战、武汉会战……哪一场战役不是靠我国军将士忠勇之魂支撑?”国军团长上官云湘横眉:“相对之下,信奉‘游击’战略的贵军在干什么?中国战场,每一次至少军、师规模的运动战阵地战,哪次不是我国军将士奋勇杀敌?”


“‘游击游击’,呵呵,不要是‘游而不击’吧”上官云湘一气说了这些,面露怀疑和讥讽。


“上官团座说得好!奋战三年,全赖争取民族独立解放的中华优秀儿女浴血杀敌,后世永不忘怀。” 赵春山眼神亮:“贵军、我八路军打日本人都是责任和使命。”


“不过,上官团长刚才所说确实不对……”陈楚风欲结果话头,被赵春山摇手截断:“老陈,让我说——”


“上官团长,关于你质疑的我军抗战的事实——国军有你刚才所述的忠勇之举、浴血战绩不假,我八路军自东渡黄河以来,也是战果骄人!”赵春山吸烟,烟头红亮:“我军的装备、训练是如何的落后和不完善——和日本人比,和贵军比,就是这样,在平型关、阳明堡、黄岩底、神头村、响堂铺、长乐村、米峪镇、香城固等消灭战斗也给了日寇极大打击。这一点,重庆政府、整个中国抗战军民都是知道的!”


上官云湘不置一词,静听下文。


“而关于游击作战——”赵春山再取一支烟点燃:“就我个人理解,以我军现有实力,我们打不起阵地战、运动战。以我独立营为例,就300多人,100多条枪,要我明刀明枪和迫击炮重机枪掷弹筒装备,还有铁甲车飞机支援的鬼子拼!我哪里拼得起?”


屋内一时冷场。


陈楚风打破沉寂:“上官团长,不要看不起友军,更要相信友军!忠诚和勇敢,在山西、在华北、在整个中国,除了那些投敌做汉奸的队伍,存在于每一个中国军人的身上。”


“呵呵,说得——也有道理。”上官云湘缓和气氛的笑了笑:“不过……一个农民,成为军人,还需要长时间的磨练,我还是有些怀疑,贵军这样的成分未必个个都当得起勇敢两个字吧?”


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X


一发机枪子弹准确地打入了大青马的脖子,这条鲜活的动物在狂奔中开始流血。几十米冲锋的惯性维持了这匹大马的冲锋,鲜血在奔流,身体骤然被击的剧烈疼痛开始袭击这只动物,翻飞的马蹄有些迟缓,动作也不协调起来。


刘亚军再据枪,瞄准,手指搂火,一连串的子弹再次覆盖了岗楼射击孔,灰石乱飞。


马血飞扬在段义气的脸上,是我的血?还是马的?


七手八脚再往弹斗里面装弹,鬼子机枪手看着这个冲锋了六七十米的中国军人,再次扣动了扳机……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