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色愤怒 正文 第34节

cy2000227 收藏 2 2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进来前,李薛二人曾设想过,可能会有一二个卫兵一起进来,商定由李奎干掉横田,薛峰带人对付其他日军,但无论怎么安排,计划总没变化快,不过好在只是卫兵变成了栗田而已,

李奎大步走上前说道:“就在一段外墙下面”,要李奎对着日本人卑躬屈膝,这绝对是不可能的事,虽然是在演戏,

栗田的目光随着李奎起伏,他觉得这个伪军给人的感觉有点不同,至于有什么不对,一时说不清楚,

“外墙在什么位置”,横田有点迫不及待的想知道结果,边问边向李奎走来,

“就在。。。。。”李奎一边说着一边看着横田走到跟前,他的手垂在身体两侧,一副标准的军人姿势,虽然不能带枪进来,但刺刀却没有卸下,现在正处在右手的位置,横田越走越近,李奎反倒不再担心失手,他绷紧全身,如同一只随时出击的猛虎,

栗田忽然有种危险的感受升上心头,李奎的神态仿佛随时就会爆发,一股寒意涌向全身,他有点不能置信的怔望着走近李奎身边的横田,

横田急促地走到了李奎面前,能突围的惊喜使他忽略了其它,此刻有点迫不及待的冲动,当横田有点不满和怀疑的瞪着李奎时,却见李奎猛地掏出刺刀向自己扎来,横田猝然不及,被一刀刺中胸口,他不能置信的瞪着眼睛,此刻已不需要再说什么,就算横田再愚蠢,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怪叫一声拼命举起手里的武士刀就砍,

一旁的栗田突见剧变,自己的感觉变为现实,从呆望中反应过来,也猛冲上前,薛峰在一旁早就将他的一举一动盯在眼里,就在栗田冲过自己身前,薛峰突然一伸腿,把他扑通一声绊倒在地,还没等栗田反应过来,薛峰掏出手枪朝他的脑袋叭叭就是两下,只见栗田抽搐两下不动了,

李奎望着挥刀向自己砍来的横田,有点不明白为什么日本人用刀都是一个姿势,杨村战斗中的那个日军指挥官是这样,眼前的这个还是这样,

李奎依旧不动,他倒要看看这个横田有什么能耐,在刀身递到李奎头顶的时侯,横田露出了和小野一样狂喜的眼神,这种眼神李奎早就在小野身上见过,李奎冷笑一声,依然用的是和杀小野一样的招数侧身挥刀,虽然砍刀换成了刺刀,但效果一样,

横田只觉眼前寒光一闪,脖子一阵冰凉后,再也支撑不住栽倒在地,屋外的卫兵已听到里面枪声,但在这混乱的局势下,也只有他们听到了屋内的变化,却还没来得及反应,早被其他几个队员干掉,

横田虚弱的在地上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李奎大声的答道:“老子是八路军游击队,今天就是专程前来送你回老家”,

横田还有很多疑问,但已说不出话,他见李奎一把拿起自己摔落在地的武士刀,不由得还想挣扎着去阻止,那可是家传的东西,这般失去实在不甘心,

李奎看着横田的模样,走到跟前用刀身拍拍横田的脸颊,说道:“你这把刀上沾满了中国人的鲜血,不过跟你的天皇比起来还差一大截,他不光要你们怎么去杀人,还教你们怎样去杀自己,你们这帮两条腿的畜生”,

被敌人这般羞辱,横田只感到一股怒气攻心,嘴角溢出一丝黑血,薛峰也走了过来,说道:“你们所谓的武士道,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所犯下的罪行,而用来体面的装饰”,

横田狠狠地盯着二人,虽然说不出话来,但眼里的凶光表明了他的不甘心,李奎接着说道:“既然你这么急着上路,我们也不想在这里耽搁,现在我代表被你们残害的所有中国人。。。。。”

话还没说完,李奎猛地倒提刀把狠狠地把横田钉在地上,然后说道:“讨还血债”,

横田眼睛一翻,嘴角冒出股股黑血,彻底不动了,看着横田终于丧命,李薛二人对视了一眼,现在两人的心里充满了喜悦,薛峰对李奎说道:“事不宜迟,我们快离开这里吧”,李奎点点头,微笑着对薛峰说道:“你是一个好同志”,

薛峰从李奎的话里,听出玩笑的意思,但其中包含着的真诚却让他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是啊,自己现在已走上了和以前根本不同的道路,虽然很危险,但却没有了先前的那么多顾虑,而此刻他终于体会到那些被关押的学生,为什么会这么执着,因为我们不能被奴役,这是我们的国家,

薛峰喃喃地说着:“同志,同志”,他沉浸在这个陌生而又令自己激动的称呼中,

“走啰”李奎一拍还在犯傻的薛峰,说道:“你不想走,我还要留着吃饭的家伙干革命”,

薛峰惊醒过来,急忙跟着李奎向外奔去,身后响起他不满的声音:“队长,有你这样对待同志的吗”?

屋外的战斗已无任何悬念,国军从两边已把日军压缩在一块很小的地域,铃木久不见栗田回来,心中方寸已乱,他嚎叫着招呼其他士兵向指挥所退却,因为他相信,只要长官还在,战斗就要继续下去,就一定有办法周旋到底,

随着日军的退却,据点内的通道终于打开,押送营和突击队汇合在一起,萧泰全急冲冲找到跟进的曲东奎,也不客套见面就说道:“物资已移交贵方,请赶快转运”,

曲东奎看了看满脸烟熏火燎的萧泰全,心里暗暗佩服,他点点头说道:“萧营长这趟差事也算是可以交差了,下面该由兄弟我接着辛苦,本来还想和萧营长畅谈,但时不我待,只有马上各奔前程,真是令人惋惜”,

萧泰全此时那有心思和曲东奎慢条斯里,他心里还记挂着熊柏昌那一路人马的安危,遂说道:“来日方长,待来日再和曲团长叙谈,告辞”,

曲东奎没有说话,举手回了个礼,看着萧泰全大步流星的转身离去,正在曲东奎上马之际,萧泰全忽然又匆匆赶了回来,说道:“还有一事,刚才战斗中有部分伪军投诚,由于他们为首的非要带上伤员,而兄弟我要立刻转移,多有不便,不知曲团长能否收容“?

曲东奎闻言皱了皱眉,虽然扩充队伍在平时都是争着干的事情,但此时要带重要物资转运,怎能拖拖拉拉,想到此说道:“兄弟一样重任在肩,这样吧,收了他们的枪,发点路费让他们散了吧”,

萧泰全岂不知情况紧急,怎奈那个带头的伪军苦苦哀求,自己委实难以拒绝,听曲东奎这么说,遂点点头说道:“也只好如此了”,

王用超和一帮弟兄们在国军攻上来时,早被日军遗弃,连个炮灰都算不上了,终于等国军攻到前面,他们被喝令收拢在一起,武器统统收缴,王用超心灰意冷早下定决心不干,所以哀求着见到萧泰全,表达了自己投诚的意思,萧泰全早已见识了伪军们的表现,心里压根瞧不起他们,并不想收留,而王用超就是纠缠不已,遂有意问道:“可有家人”?

王用超大声回答:“没有任何牵挂”,萧泰全沉吟了一下,要他们再好好想想,

正在王用超急着要表达决心的时侯,一个伪军推了推他,小声说道:“胡队长一起走吗”?

王用超这才猛的想起胡传宗,自己怎能把他弃之不顾呢?他连忙对萧泰全说:“我们确定没有牵挂,但有几个受伤的兄弟能不能一起走”?

听了王用超的回答,萧泰全没想到他还很讲情意,不过这样就更不可能收留他们了,先不说自己撤离有没有危险,带上伤员岂不险中添乱吗?想到这,萧泰全婉言说道:“部队还有任务,但可以帮他问问其他的长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