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19 战友的牺牲

zhurui1963 收藏 13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中午时,罗明剑醒了过来。他对秦明扬调皮地眨眨眼,又向四周树林里看了看,接着皱眉听了听。只有远处的汽车声和更远的炮击声。 “我下去看看!”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坐麻的腿,溜下了树。 “小心点,兄弟。”秦明扬说。 罗明剑是个战斗经验丰富的小伙子,他回来时,显得很高兴,因为他不但找好了一条隐蔽的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中午时,罗明剑醒了过来。他对秦明扬调皮地眨眨眼,又向四周树林里看了看,接着皱眉听了听。只有远处的汽车声和更远的炮击声。

“我下去看看!”他站了起来,拍了拍坐麻的腿,溜下了树。

“小心点,兄弟。”秦明扬说。

罗明剑是个战斗经验丰富的小伙子,他回来时,显得很高兴,因为他不但找好了一条隐蔽的下到江里的路,而且找到了一处水井,把上面的冰渣全用帽子兜了回来。

把秦明扬接了下来,扶着他来到一处向阳的草坡。这里四周有山岩遮挡,没有风。让人躺在上面,很是惬意。

两人就着冰块吃了一些干粮,躺在草地上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

“他娘的,要是能搞个美国罐头吃吃,就好了!”

“在松骨峰那次开始什么东西都没得吃了,总攻后,打扫战场,那罐头,有水果的、牛肉的、。。。哎,也是,吃起来真带劲!”

“这美国兵,打仗就靠炮、飞机、坦克,拼刺刀,要论军队战斗力,连南朝鲜人都不如!”

“不过,这美国的武器实在好!这次,我们如果有足够的大炮,他们也早死光了。哎,多少好战友啊!”秦明扬望着天空的云彩:“我们的祖国会强大的,总有那么一天,我们也有打不完的炮弹,也有飞机!这个世界上就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惹我们了!”

美国飞机从天空掠过。

罗明剑望向天空:“今夜无论如何要过汉江!”

飞机声消失了,秦明扬轻声道:“要不,你先过去,我在这边再养几天伤,然后过来。”

“我和老刘说过,是共产党员就不会丢下自己的同志!”

两人一时节沉默了。久久地,罗明剑说:“你放心,这么宽的江面。只要天黑了。怎么都过去得了。”

秦明扬轻轻点点头。

两人又无话了,久久地,秦明扬突然哼起了一首四川名歌。

罗明剑静静地听完,突然泪下来了。见秦明扬看着他,忙擦了:“我想起了两个人。”

秦明扬盯着他,他说:“我母亲,他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总给我唱这首歌,他也是一个四川人。后来,我就认识了小珍,就因为她也会唱这首歌。后来我才知道她爸爸是四川人。我就叫人去提亲,我参军走的时候,她就给我唱的这首歌。”

秦明扬眼睛放着光看着他:“你真幸福!”他想起了郝妹子,他不知道她会不会唱这首歌,会不会给他唱这首歌。

夜色来临了,林间一片昏暗。

罗明剑扶着他,两人一起向山下走来。

走到平缓一点的地方,秦明扬拣了一根木棒,自己拄着走。

美军的探照灯,隔一会儿又扫射一次江面。

突然一阵狗叫传来。

秦明扬一愣:“怎么会有狗?”

两人伏了下来,周围很安静,只有灌木丛在风中颤抖着。

罗明剑摇摇头:“这里大概不会有老百姓家的狗吧?”

秦明扬轻声道:“连野狗也不会有。狗通常是胆小的。我们四川人说,搬到门坎耍狠,说的就是狗。炮火应该把狗早吓跑了!”

两人都明白了,这是美军巡逻队的狼狗。

罗明剑突然轻声道:“秦副指导员,如果你有机会,你一定去看看我的女朋友和母亲,行不行?”

秦明扬盯着他,不知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样一句话。

两人继续向前走,在前面的罗明剑突然给他做了一个手势。

秦明扬忙隐蔽了起来。

狗叫声越来越厉害。这是一种比狼的叫声更凶猛的声音。秦明扬掏出了枪,压上子弹,他知道这是冲他们来的了。

他往前匍匐着上了一个高点的岩石,狗叫声越来越近了。他向下望去,只见一溜闪着夜光的钢盔,直朝他们而来。前面是一条一窜一窜的黑影,当然是那条狼狗了。

秦明扬不打算上去了,他决心干掉这条狼狗,掩护罗明剑。

他把枪架好,低声地向前面罗明剑的位置叫道:“兄弟,快走!我掩护你!”

可是没有回答,只有风在更大的劲吹。

“你不跑,我会恨你一辈子!”他又叫一声。

还是没有动静。他急呀!

突然,他发现这小子已匍匐着下了山。他心中一喜!

忙把枪瞄准敌人的狗。

突然狗一跳,一声狂吠,显然是受到了石块的或者什么的攻击。

只见,那罗明剑突然跳了起来,惹恼了狗,又朝另一个方向,猛跑几步,突然回身“大大大大”射出一串子弹,又向前猛跑。

敌人边射击着,边向他追去。

秦明扬马上就射击。可是敌人竟然根本没注意他,而是跟着被惹怒了的狼狗追了下去。

秦明扬气得大喝一声,一下子蹦起来。他要向敌人发起攻击。

可是眼前一黑,他顺着山坡滚了下去。直到昏迷,失去了知觉。。。

他再一次醒来,已是后半夜了。

月光凄凉地挂在西天,寒风刮得很大,他觉得一身都痛,但是他没有冻死,也没有冻僵。他居然能动。

他用手慢慢地自己把自己一身摸了一边,令自己的肢体恢复了活力,翻过身来,发现四周静悄悄地。他用尽全身力气,全身颤抖着,酸痛着,但是他在出了一身汗后,站了起来。

那一刻他心中再一次充满了自豪和勇气:兄弟们,我一定会坚强过江,坚强地活下来。把你们的生命延续!

他一步步地朝江边走去,江风使劲地拉扯着他的衣服,想把他摔倒,卷起的沙子扑打着他的脸,他的眼泪流了下来,他自言自语道:兄弟们,我这不是害怕,是这沙子在眼里弄出来的。

他一尺一尺地顽强前进。突然木棍断了,他跌倒在地上。狂风更大地刮过来,把他的衣服卷起。

他使劲地打了自己一耳光,他知道自己不能停下来。停下来,会被敌人发现,停下来会被冻僵。

他艰难地翻了一个身。

哦!他轻叫一声,原来他已到了江边,下面是斜坡。他滚了下去。

他只记得两手紧攥住自己的冲锋枪,不过他这次只是一晕,没有再昏迷过去。因为他的脸一下子,接触到了刺骨的江面。

身子迅速地在江的冰面上滑行着。

他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直向下游滑去,直到他在一个转弯处,他撞在江岸上。

哦,他再次撞昏了过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