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三章 灵异对话

天目飞龙 收藏 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size][/URL] 自从“龙胄山庄命案”发生之后,龙天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上网了,好不容易有了七天的休假,却一连六天也没有等到“黑暗中的舞者”,这让他有些失望和遗憾,想不到最后一天,这个让他感到神秘莫测的“黑暗中的舞者”竟然准时出现了,龙天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你终于来了,好长时间没见你了,近来还好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自从“龙胄山庄命案”发生之后,龙天已经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没有上网了,好不容易有了七天的休假,却一连六天也没有等到“黑暗中的舞者”,这让他有些失望和遗憾,想不到最后一天,这个让他感到神秘莫测的“黑暗中的舞者”竟然准时出现了,龙天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你终于来了,好长时间没见你了,近来还好吧?”,龙天在“黑暗中的舞者”上线的瞬间,快速地发出了第一条信息。


“还好,知道你工作忙,办案很累,不想打扰你休息,所以今天才上来”,闪动的“小企鹅”很快回了信息。


“我好长时间没上网了,最近的确工作很忙”,龙天回了一条信息。


“偶知道,你在办一桩命案,让你一直很忙、很烦、很累,是吗?”,小企鹅打字发信息的速度还是那么快。


“你怎么知道我在办一桩命案?”,龙天非常惊奇,这桩命案虽然轰动一时,但具体的办案人员外界很少知道的,更何况龙天只是专案组的普通一员,电脑对面的这个“女人”又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命案的消息?而且还知道龙天在办这件案子,难道“她”就在静安市吗?


“偶当然知道,不但如此,偶还知道是谁干的,想知道吗?”,对方又飞速地打出了一行字,这行字的出现才真正地让龙天吃了一惊,连刚刚拿起的水杯都差点洒到了键盘上。


“谁?”,龙天惊讶万分,虽然他很想知道是谁干的,但还是不愿意相信电脑对面的这个素未谋面的“神秘女人”,犹豫之下,强烈的好奇心还是让他作出了询问。


“鬼!!!!!”,对方又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发来了一个字,还有五个惊叹号。


“忽。。。。。。”,窗外刮起了一阵狂风,“咣当”一声,楼下传来了玻璃的碎裂声,这个“鬼”字还有玻璃的碎声,让龙天不由自主地向后靠了一下,表情有些惊愕,两眼盯着屏幕,沉默了好几分钟,放在键盘上的手有些微微的颤抖。


房间的吊灯又暗了下来,似乎电压有些不稳,房间内除了挂钟的“嘀嗒”声,机箱的“嗡嗡”声,就只剩下了龙天略微有些粗重的喘气声。


对方此时也在沉默,没有再发来信息,时间就这样随着挂钟的摇摆一分一秒过去,龙天定了定神,舒了一口气,重新操纵着键盘。


“你开什么玩笑?你以为今天是愚人节啊?还是你想吓唬我啊?”,回过神来的龙天有些生气了,自己苦苦了等了“她”六天,好不容易等到了,对方竟然拿“鬼”来开玩笑,拿自己开涮呢。


龙天根本不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鬼这种东西的存在,从小受的都是唯物主义教育,坚信“世上无鬼而心中有鬼”的说法,况且干刑警这一行,与死人打交道的次数多了去了,还从来就没有碰到过什么“鬼”,倒是装神弄鬼的事情遇上过,几番折腾下来,还不是一个个都显露原形,所以要想让龙天相信这世上有鬼,无异于痴人说梦了。


“信不信随你,反正偶已经告诉你了,这桩命案照你这样查下去,十年八年都别想破案”,见龙天不相信,“小企鹅”发来了这样一条信息,言语中似乎有些生气,怪龙天不该怀疑“她”的话。


“照我这样查下去?难道你知道我们是怎么办案的?”,这个“女人”太神秘了,神秘得让龙天起了很大的疑心,甚至于龙天怀疑这个“女人”就在静安市,而且离自己并不远,“她”的话永远都透出一股神秘色彩,仿佛对自己的情况了如指掌,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她”的视线范围之内,想到这里,龙天又不由自主地环视了一下房间四周,还有窗外,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


“偶当然知道,不过还是算了,你是不会相信偶的话的,你很执着,也很固执,但偶希望你认真地考虑一下我的话,还有你手头的这桩无头案子”,“小企鹅”的话象是在规劝龙天,让他换一种方式来查案。


“你到底是谁?想干什么?”,龙天已经出离愤怒了,想不到自己等了六天,好不容易等到了“她”的出现,回报自己的竟然是这么荒诞的语言,再回想起与这个“女人”聊了一年多的时间,对方一直不肯透露自己的真实信息,年龄、姓名、地址、职业、爱好等等,龙天一概不知,甚至于对方是不是“女人”,龙天也不知道,每次龙天问起来,对方总是借故叉开话题,顾左右而言它,这种信息的单向透明,还有今天晚上“她”所说的这么荒诞离奇的话,让龙天产生了极大的愤怒情绪,他有一种被人欺骗的感觉。


“算了,知道你很累,也知道你想了解偶,可是暂时偶不能告诉你,请原谅,但请你相信,偶真的是出于一番好意,想帮帮你,不过还是算了,你休息吧,明天你还要上班呢,吃了七天的方便面,对身体不好,以后少吃点”,“小企鹅”又沉默了几分钟之后,给龙天发来了今晚的最后一条信息,时钟已经指向了十点半,不待龙天回话,屏幕上的“小企鹅”又变暗了。


“啪”的一声,龙天手中的杯子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茶水四溅,脚上传来一阵灼烧的疼痛,他呆坐在椅子上,两眼无神地望着屏幕,整个人都在颤抖。


这个“女人”太神秘,太可怕了,不知身在何地的“她”,不但知道“龙胄山庄命案”,知道龙天在查这件案子,竟然还知道龙天吃了七天的方便面,“她”的话中隐隐约约地想对龙天暗示着什么,究竟“她”想对自己说什么?龙天不得而知,但龙天此时却有一种惶恐不安的感觉,以至于他恨不得钻进电脑里,把那只“小企鹅”揪出来,好好的拷问一番。


“她”是谁?“她”到底想干什么?“她”找自己究竟是何居心?好意还是恶意?


龙天的心里涌起了无数的问号,突然间,他想起了四月六号的那个恶梦,那双从屏幕中伸出来的白手,还有白手上的条条青筋,长长的鲜红指甲,再加上今晚“她”所说的“鬼”,让龙天有些不寒而栗,感觉后背有些凉嗖嗖的,连汗毛都竖起来了,他再一次惊恐地环顾四周,特别是黑漆漆的窗外,然后快速地关上了电脑,一把拔下了电源,逃离了这台让他感到惶恐不安的该死的电脑前。


躺在床上的龙天根本睡不着觉,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鬼”,满脑子都是那双煞白的手,他没有象平时一样关灯,甚至于睡意全无,眼睛时不时地盯着窗户,耳边又传来了阵阵夜莺的悲鸣。


时钟指向了十二点整,夜,静悄悄的,突然间,“噔,噔,噔。。。。。。”,楼道上传来了一阵上楼的脚步声,龙天象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跳了起来,一把拉开了房门跑进了客厅,然后又拉开了大门,他想看看到底是谁这么晚才回来,在这里租住了一年多了,龙天从来就没有象今天这样敏感过,这么在意过上楼的脚步声。


脚步声在龙天走出大门的一刹那,平白无故地消失了,只有楼道内昏暗的灯光朦胧地照着布满了灰尘的楼梯,楼道内空无一人,居住在楼内的居民此时都已经进入了梦乡,龙天壮了壮胆子,从自己住的四楼(顶楼)一路走下楼梯,没有人,甚至于连一只野猫都没有,整个楼道一片死寂,静得让龙天感觉到了一丝的害怕。


“唉,一定是自己听错了,错觉,错觉而已”,龙天仔细地检查了一下之后,叹了口气,心中暗暗对自己说道,然后又慢慢地走回了屋内,关上了大门。


“噔噔噔。。。。。。”,龙天刚刚躺下,楼道上的脚步声又一次传入了龙天的耳朵,这一次龙天没有动,他屏着呼吸在计数,计算着楼层数,“1,2,3”,当数到“4”的时候,龙天又一次猛地跳了起来,抄起桌上的橡胶棍冲了出去,和上次一样,等龙天拉开大门的时候,楼道内还是空荡荡的,龙天这一次没有怀疑自己的判断,他又一次从四楼跑到了一楼,仔细地搜索着楼道里的每一个角落,结果还是一无所获,他不得不又一次失望地回到了屋内。


“咣当”,龙天重重地摔上了大门,背靠着大门,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这时候龙天才发现,虽然晚上有些春寒料峭,但自己的背上已经全湿了,就连握着橡胶棍的手上也全都是汗。


回过神来的龙天打开了屋内所有的灯,开始在自己住的两室一厅的屋子里搜索起来,就连床底下也不例外,除了自己,屋内没有任何活动着的生物,墙上的挂钟还在“嘀嗒嘀嗒”的摇摆着。


用毛巾沾着自来水擦了擦汗,再换上了柔软的睡衣,龙天再一次上了床,这时候龙天才有了睡意,打了一个哈欠,伸了伸懒腰,再听了听屋外的动静之后,龙天生平第一次没有关灯睡觉,终于在经过了半夜的折腾之后,他进入了梦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