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500多初中生东莞实习 每天被迫工作14小时

已经变异的蝉 收藏 1 297
导读: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6_13_32137_5532137.jpg[/img] 记者发现墙上贴着的作息时间表,正常工作日每天上班达14小时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6_13_32138_5532138.jpg[/img] 这些身材不高的学生们正在等待集合,然后进厂上班 [img]http://pic.tiexue.net/pics/2007_6_13_32139_553213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记者发现墙上贴着的作息时间表,正常工作日每天上班达14小时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这些身材不高的学生们正在等待集合,然后进厂上班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年幼的女工向窗外眺望。她这时心里在想什么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学生每天只能住在十几二十人一间的宿舍


信息时报6月12日报道 500多个四川省仪陇县大寅中学的初中生,被学校以实习筹集学费、半工半读的名义组织来到东莞,在石碣镇的整隆连接器厂每天工作长达14个小时。一方面,这些14、15岁的孩子做着与普通工人同样的工作,食宿水平却比普通工人还差,而且学校和工厂的双重管理,也让学生倍感压抑。有学生告诉记者“2个月里已经被老师打过两次了”;另一方面,学校最初承诺的半工半读也变成了全职工作,学生透露:“每天都要加班3~5个小时,有时还会干通宵……从来没上过课。”即便如此,一半的加班费和部分工资都被学校以保管的名义扣留,一旦中途退学或辞工,这些学生的血汗钱很难领得到。

记者目击 200多名学生下午步出工厂

6月6日下午5时20分左右,记者在石碣镇看到,约200名学生模样的人从整隆连接器二厂鱼贯而出,他们分成不同方阵,各方阵都有一名中年人骑车带队,然后前往附近一出租屋。据整隆连接器厂一员工向记者透露,胸前用红线挂着厂牌的就是学生,在该厂有200多名初三学生在实习,工作内容和正式员工并无区别,每天加班至少3个小时,多则4、5个小时,偶尔也会通宵加班;这些学生分别从事绕线、喷漆、穿CD扣和导管、剪边子等不同工种的工作。而6月7日下午5时40分左右,记者看到,整隆连接器一厂门口也有大批学生被分批带往宿舍。

日前,记者再次在傍晚下班时间到整隆连接器厂采访,在工厂的车间看到有一位学生穿着便装依然在工作台上忙碌,记者上前询问获知,这位学生正是大寅中学初三8班的学生,已在该厂工作2个多月了,从事检验工作。据了解,他们这批来莞实习的学生大多都是初三没有毕业就过来的,尚处于义务教育阶段,本应参加的中考,现在也无法参加了。

退学者爆料 学校承诺工读生可获毕业证

一名曾经在整隆连接器二厂实习,目前已经退学辞工的初三学生王浩(化名)告诉记者,大寅中学从今年4月13日起,共组织了3批学生前往该厂实习。

第一批是4月13日出发的,当时学校共包了3部大巴,大概载了有130多人。之后的第二批和第三批来的人相比第一批要少,三批共来了200多名学生。

作为职业高中的大寅中学,组织学生来莞实习前曾多次召开动员会,学校承诺了实习期间将会有包吃包住等优厚的待遇,该校校长还表示:凡参加过工读实习的学生,不论学习成绩如何,都将顺利毕业拿到毕业证书。

王浩告诉记者,学校曾在4月中旬召集了除重点班之外的学生开会,吴姓副校长在会上说:“你们成绩都不好,要是有一门科目没考到60分以上的话,就不能拿毕业证了。学校为你们考虑,建议你们参加学校组织的半工半读实习,这样你们不仅能增强对生活的认识,还能从中学到不少技术,最关键的是,只要参加了半工半读实习的学生,学校保证发给毕业证书。”

随后,上一届曾参加过此种半工半读活动的学生也开始对初三学生做思想工作,并喊出“挣自己的钱,读自己的书”的口号。各班班主任、任课老师也向学生推荐半工半读,并表示,实习回到学校之后就成为职业高中的正式学生,保证他们能顺利毕业,学校还能推荐相应的工作,月薪在1200~1500元之间。据记者了解,该职业中学高中学习为两个学年,其中工读实习的时间为8个月,只有一学年才是真正在校学习的时间。

王浩说,既然工作8个月就能顺利升入高中,还能抵交学费,最重要的是能顺利毕业和推荐工作,不少学习成绩一般的未正式毕业的初三学生经不住这样的诱惑,在取得父母同意后,交了450元车费,从四川来到东莞开始了工读生活。

实习生自述 每天工作不止14个小时

肖俊(化名)是大寅中学初三2班的学生,他告诉记者,他们班有40个同学,4月13日下午从四川省南充市大寅中学坐校车来到东莞,“坐了2天2夜的车,15日晚上才到,休息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就开始上班了。听说来这里的车费厂里可以报销,但我们过来的车费350元,保险费100元,老师都没给我们报销。而保险单也只有编号,并没有填我们的名字。”

记者在学生宿舍内见到一份《大寅中学到石碣整隆厂实习学生作息时间表》,按时间表规定,学生每天早上6:40起床,晚上10∶30睡觉,上午工作4小时40分钟,下午工作4个小时,晚上还要工作5个小时。“事实上,每天工作不止14个小时。”肖俊告诉记者,每天14小时的工作时间只是表面上的规定,工厂经常要求学生加班,“一般都是加班3个小时,但赶货忙的时候就要加班5~6小时,有时候还要干通宵呢。”而在另一张写着“放假”的作息时间表上记者看到,即便是放假,学生还是被安排在8∶00~11∶30上班。对此,该校老师向记者表示:“其实我们并没有按照这样的标准执行,学生每天只工作8小时,我们从来不要求学生加班,学生加班都是自己申请的。”

记者问肖俊:“你们加班没有向厂里反映过吗?”他说:“有啊,我们向厂里反映过,说合同里明明写着,未满16周岁的学生不准加班,未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自愿加班每天不得超过1小时,厂里强迫我们加班,是违反了劳动法的。但厂方说,学生实习与劳动法无关,他们还曾明确说你们不来加班,就别干了。”

一个月实际收入只有525元

虽然工作时间较长,但这些学生每个月的工资却并不多。“基本工资是370元,生活补助也就是中餐和晚餐的钱共180元,另外我上个月的绩效工资和全勤奖一共是70元。”肖俊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一个学生每月工资大概只有620元,“在这些钱里还要扣除45元的早餐费,50元的住宿、水电费。”这样算下来,每个学生干满一个月只能赚到525元。“而每个月学校还要从里面取出100元发给我们作为零花钱,其余都被学校以怕学生乱花为由代保管,其实一个月到账上的工资只有425元。”

记者了解到,在学生来莞之前,学校曾做出包食宿的承诺,但实际情况却是逐月扣去了学生的住宿费和早餐费,这使原本就收入微薄的学生收入更少了。据学生透露,因为领工资手续繁琐,班上几个已经退学的同学临走时都没能领到工资。

加班迟到被老师体罚

学生晓军(化名)向记者反映,学生们经常因“各种过错”被老师体罚。“来东莞以后被老师打了2次了。”晓军说,他有一次加班迟到,被班主任扭住耳朵,责令跪在地上,还被重重地打了一个耳光,“另外一个班的老师看到了,也过来踢了我一脚,他当时还穿着皮鞋。”

据了解,其他同学也有被老师打的经历。老师还经常安排犯错误的学生进行体力劳动,以示惩罚。晓军有些同学因为上班时随便讲话,所以被老师罚去搬箱子,“一个箱子大概有40多斤重,他们要从早搬到晚,一天要搬800多箱。”记者采访到被罚搬箱子的同学,该同学告诉记者,搬箱子的工作一般由正式工人来做,偶尔也有被罚的学生参加,虽然工作比较累,但该同学却告诉记者,“我经常去搬箱子,感觉搬箱子比较自由,想讲话就可以讲话,管得不那么严。”

晓军说:“我听说老师是领两份工资的,在学校领一份,在工厂领一份,加起来一个月有2000多元。他们在工厂主要负责管理我们,没有其它的工作。老师吃饭也是不用花钱的,伙食比我们好得多。”

多从事重复性机械性劳动

学生反映,学校曾承诺实习形式为半工半读,期间学校会安排时间进行教学,同时实习工作时也能学到相关的知识和技术。但记者调查后发现,在整隆连接器厂工作的学生进厂2个月来,从没有上过一节课,更没有见过教室,而老师则变身工厂管理人员,负责对学生进行日常管理。这些学生在工厂多从事绕线、焊锡、穿线等机械性劳动,从中并不能学到任何有用的知识和技术。

“我们有绕线、喷漆、穿CD扣和导管、剪边子等不同工种,我的工作就是穿线,把电脑线的一头插进另一头,一天到晚都在做这个动作。”还在工厂工作的学生晓军(化名)告诉记者,每天工作十多个小时,有时候为了赶货还曾通宵加班,“一直干到第二天早上7点,只休息4个小时,就得继续上班了。”晓军告诉记者,之前他们还有双休日,但现在周六、周日都得加班。“有时我们同学生病了,想请假,工厂都不批。”

晓军告诉记者,前天班上还有2个同学身体不适,“想请假去看病的,但厂里就是不批,最后叫来老师向厂里反映,今天才请到假的。”

加班费每小时3元,学校扣留一半,理由是为了防止学生乱花钱,把扣的加班费当作学费。晓军4月份上班15天,工资是180多元,但学校只给他100元,剩余的留作为高职的学费。晓军说,他们从5月1日起加班,每天最少加班3个小时,有时是加班4、5个小时。由于工作太辛苦,承受不了,他6月份提出辞职,但到目前为止他只是领到100元工资。

在记者进入该工厂采访时,厂方负责人和学校负责人都表示:“工厂里绝不会让学生加班,加班都是他们自愿申请的,还得老师和厂方批准才行。”

伙食差2个月瘦了近10斤

据记者调查,虽然工厂收取了每个实习生50元的住宿和水电费,但这些学生每天只能住在十几二十人一间的宿舍。晓军告诉记者,他所住的房间只有20平方米左右大小,全是上下铺,共住了23个人;宿舍只有3个风扇,“下铺根本吹不到风,天气热时很难睡着。”

当记者来到学生宿舍,看到了数十人挤在楼梯走道内看电视的景象,而所谓的宿舍只是上下铺铁架床构成,有些房间的床与床之间完全没有间隙,直接将4、5张床并在一起。宿舍内通风采光条件都比较差,墙壁和地面都发黑。据学生反应,这样的住宿条件已经是比较好的了,另外一个厂区的住宿条件更差一些。

在伙食方面,晓军告诉记者,早餐有稀饭、包子、馒头、鸡蛋、豆浆等,但只能搭配其中3种,“一般吃的就是一碗豆浆、一个包子和一个馒头。”据记者了解,学生的早餐标准是每顿1.5元,学生自己负担。而中餐和晚餐的标准是每餐3元,由工厂补贴。“工人吃4元的套餐,菜比我们好一些。”晓军说,有一次他实在馋了,想去打一份4元的套餐吃,却被老师发现并制止了,“老师说吃4元餐就不能享受补贴,要自己出钱。”晓军告诉记者,他1.4米的身高,刚来东莞时体重70多斤,现在只有60斤多一点了,2个月瘦了近10斤。而学校当初称“实习之后你们都会长高长胖”的说法,也成了泡影。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