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魅 疑云突现 第二章 山庄疑案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76/


“嘟噜噜。。。。。”,正当屏幕中的那双白手摸向龙天抽搐的脸庞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响了起来。


“小龙,小龙,快醒醒,出现场了”,静安市公安局刑警队的刘小东队长接完电话后,用手拍了拍正趴在桌上打盹的龙天的脸,“啊。。。”,正做着恶梦的龙天被刘小东这一拍,猛然间叫了起来,他这突然的一声惊叫,倒把刘小东和周围的同事给吓了一跳。


“龙天,你这是怎么了?一惊一乍的,梦见鬼了?”,与龙天同在重案组的王彬凑了过来,看着龙天一脸的汗,扔了一块毛巾给龙天,“赶紧擦擦吧,马上就出发了”。


“哦,谢谢”,龙天想起刚刚那个恶梦,心有余悸地说道,他胡乱地抹了几把,就匆匆忙忙地和重案组的同事一起快步跑出了公安大楼,上了停在楼下警灯闪烁的“桑塔那”。


刑警队一行三辆警车鸣着警笛,在街道上呼啸而过,坐在副驾驶座上的刘小东队长转头对着后排的龙天二人介绍刚刚接到的案情通报,他的表情非常严肃,连说话的口吻都变得非常生硬,“城关派出所通报,在龙胄山庄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是本市万源公司的老板李德亮,现在城关派出所已经封锁了现场,在那边等着我们,龙天?”,刘小东简要的介绍完之后,又喊了一声后排睡眼朦胧的龙天,和刚刚在办公室一样,龙天的睡意随着轿车的颠簸,瞌睡虫又爬了上来。


“哎”,龙天被这一叫,应了一声,眼睛盯着前面坐着的刘小东


“唉,你呀。。。。。。”,刘小东看着一脸疲惫的龙天,叹了一口气,也难怪龙天这么累,昨天刚刚从外省押解“二。二五重大抢劫案”的首犯回来,还没来得及给他放几天假,今天又来了命案,就是铁打的汉子也经不起这样长时间的折腾啊,刘小东看着手下的这员爱将,有点心疼了。


提起龙天,刘小东对他的情况了如指掌,二十四岁,本省海州市新化县人,以优异的成绩毕业于省公安高等专科学校,前年毕业的时候,众多的市县公安局抢着要人,结果刘小东仗着与学校校长的同学关系,硬是从众多的竞争者中把龙天给抢了过来,分配到队里的重案组。


静安市是个县级市,距省会江州市仅五十公里,经济发达,位列全国百强县的黄榜上,静安是个山区,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的说法,是有名的风景旅游城市,靠着旅游一项,每年都为静安市的经济创造巨额收入。


龙天自分配到重案组后,果然不负重望,在两年的时间里屡破大案要案,光个人三等功就拿了三次,整个市局,从局长到刘小东,都对这个小伙子相当器重,局里都在盛传他会很快接刘小东的班,加上龙天开朗的性格,与局里的同事打成一片,局里的上上下下对龙天的印象都相当不错。


警车载着刑警队一行十二人,经过近二十分钟的飞驰,呼啸着开进了位于市郊的龙胄山庄,提起龙胄山庄,从静安到江州,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是一处有名的“富人区”,山庄内座落着一座座欧式别墅,庄内假山林立,绿草成荫,花团锦簇,当然价格也不菲,用当地老百姓的话来说那就是“有钱人的天堂”。


警车停在了一座豪华的别墅前,城关派出所的民警已经在别墅周围拉起了警戒线,警戒线外是闻讯而来的山庄住户们,个个的脸上都布满了惊恐,有人在窃窃私语,看得出来,这起命案给山庄住户们带来了不小的恐慌。


“老刘,你们来了”,派出所的张所长非常熟悉地和刘小东打着招呼,一边说一边带着刑警队一行人走进了案发别墅,别墅的装饰非常豪华,一楼是客厅,真皮沙发上坐着一个抽泣的少妇,听张所长介绍说她就是报案人,也就是死者李德亮的老婆王晓云,案发现场在二楼的主卧室内,一进入现场,刑警队的一行人就开始忙碌地做起现场取证工作。


主卧室很大,有将近四十平米,一张豪华的席梦思按摩床呈南北走向放置,床上是一具赤身裸体的男性尸体,一丝不挂地趴在床中央,床上零乱不堪,一半的床单拖到了地毯上,放下手中的工具箱,龙天与同事一起,开始仔细地搜索着现场遗留的痕迹,随行的法医开始对死者进行外部尸检,镁光灯闪烁不止,一切都在井然有序地进行着。


等现场清理完毕,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一行人又回到了局里,由市局牵头的“龙胄山庄命案专案组”随即宣告成立,案情分析会正在紧张的进行中,一份份资料汇集到专案组手里。


专案组由局长亲任组长,刑警队长刘小东任副组长,组员包括了重案组成员,还有临时从各部门抽调过来的干警,这起命案震惊了整个静安市,消息传开后,一时间社会上谣言四起,人心惶惶,特别是案发地的龙胄山庄,已经有住户开始偷偷地搬离,唯恐避之不及。


这是一起命案,但不是一起简单的命案,复杂的程度是难以想象的,手头搜集到的现有的资料毫无破案价值,随着时间的流逝,阴云笼罩在每一个专案组成员的心头,刘小东更是愁眉不展,手上的烟一根接着一根,办公室里烟雾燎饶,让队里的几个女警怨声载道。


半个月的时间过去了,案件仍然没有一丝的进展,命案现场没有遗留下任何有价值的线索,门窗完好无损,现场没有搏斗的痕迹,也没有外人的指纹和脚印,专案组反复勘察了五次现场,还是一无所获,死者李德亮是本市企业界的新秀人物,现年才三十五岁,原本是一名普通的建筑工人,但不知怎么回事,外出了几年之后,摇身一变成了富翁,回来后开了家万源公司,事业蒸蒸日上,有钱是肯定的,否则也不会在“富人区”置下豪华别墅了。


死者的社会关系相当复杂,一时间也理不出一个头绪来,现场走访也没有发现线索,龙胄山庄的物业公司也提供不出什么资料来,调看案发前的监控录像后,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外人进入李宅的情况,而在案发当日,李德亮的老婆王晓云也回了娘家,法医判断案发时间在四月五日夜里十点到六日凌晨四点左右,案发当晚只有李德亮一人在家,小区的保安提供了这个情况。


唯一让专案组感到有点价值的就是法医的尸检,尸检结果证明,李德亮在死前曾经有过疑似性行为,因为床单上留下了死者的精液,解剖结果出来后,把所有的专案组成员都给惊呆了,死者非外源性胆囊破裂,除此以外没有发现任何的创伤或者是可以短期内致命的生理性病变,根据死者死时面色表情惊愕,口眼俱张,疑似受惊吓致死。


“吓死的?”,龙天对这份法医证明有些半信半疑,虽然在学校教材里曾经看过相类似的案例,但当他看到这份尸检结果时,还是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不但是他,所有的专案组成员几乎都不相信,一个才三十五岁的壮年男子,呆在自家的卧室里会无缘无故地被吓死,说出来谁信哪?再还有那个什么“疑似性行为”的推测,让龙天和刘小东面对面地坐着,两人直挠头,摆在刘小东办公桌上的烟灰缸里,两人掐灭的烟头堆起了小山包。


半个月的时间,一个个推测被否定,一个个嫌疑对象被排除,案件一时间陷入了停顿状态,而“命案必破”,这是上级机关下达的死命令,更不用说死的是社会名流,社会影响力巨大,时间就在刘小东一根接一根的烟中,在龙天和专案组同事马不停蹄的奔忙中,悄悄的溜走,又过了一个月时间,“龙胄山庄命案”还是没有任何的进展,疲惫不堪的专案组甚至是市公安局都面临着严重的信任危机,离上级下达的三个月破案的期限越来越近,刘小东已经做好引吝辞职的准备了。


龙天这一个半月的时间整天疲于奔命,现场复查、背景调查、社会关系走访,全身心地扑在案子上,生活习惯都发生了巨大改变,摆在房间内的电脑已经有一个半月没有开过机了,回到房间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倒头便睡,第二天起来继续查案,高强度的工作让本已体力透支的龙天渐渐地感到有些支撑不住了,经常大白天在办公室里打盹,还被局长撞见了两回,为此,挨了两顿训,还好,没有被处分,否则那真的是太冤枉了。


血肉之躯终究是血肉之躯,当龙天晕倒在办公室之后,他得到了七天的休假,这七天的时间里,龙天终日躲在房中,饿了泡一包方便面,然后继续睡觉,这七天的时间,龙天感觉象是小时候的过年一样幸福,他就象是“闭关”一样,把自己关在房中整整七天,这七天他用了一大半的时间用来补充睡眠,除此以外,就是思索着手头的命案,但还是理不出头绪来,再还有就是打开电脑,连上宽带,登陆QQ,等着十点十分,“黑暗中的舞者”现身在屏幕上。


但让他失望的是,一连六天,“黑暗中的舞者”没有出现,龙天有些遗憾,他不死心,还在继续等待着,终于在休假的最后一天晚上,当挂在墙上的时钟重新呈现“V”字型的时候,屏幕上那个扎着红头巾的“小企鹅”开始现身跳动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