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六十章 第六十章 流水落花

妙心幻玉 收藏 0 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楼下又传来第五长醉的声音,在唤着隐玉的名字,似乎隐玉仍处在昏迷中。 良久,果然传来隐玉轻轻的呻吟。接着她道:“长醉,是你,你来救我了?” 第五长醉道:“我当然会来救你,我怎么可能扔下你自己走呢?” 隐玉道:“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我自然有法子知道……这是深海玄铁,很难斩断……花筱莹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楼下又传来第五长醉的声音,在唤着隐玉的名字,似乎隐玉仍处在昏迷中。

良久,果然传来隐玉轻轻的呻吟。接着她道:“长醉,是你,你来救我了?”

第五长醉道:“我当然会来救你,我怎么可能扔下你自己走呢?”

隐玉道:“你怎么找到这儿的?”

“我自然有法子知道……这是深海玄铁,很难斩断……花筱莹够狠,用玄铁锁住你。”

随着他的说话声,传来铁链互相碰撞的脆响。

隐玉道:“吉公子中了软香散,也不知现在怎么样了。”

“我看见他了,在大殿里,昏迷不醒。”

“现在还在大殿?那花筱莹呢?”

“他不在大殿里了,先把你救出去再说。”

吉福马心里一阵苦笑,暗自道:兄弟我就在楼上,我能不能出去,就看你上不上楼来查看了。

隐玉道:“花筱莹举办美人大会干什么?”

第五长醉道:“她想用这种法子逼迫我娶她,但我怎会答应呢?”

“你妹妹在她手里,你不答应怎么行?”

“我若娶了花筱莹,谁来娶你啊?”第五长醉竟轻声笑了笑。

“谁要你娶啊?少臭美。”

吉福马听出,隐玉的口气里明显带着喜悦之情。

第五长醉道:“怎么?见到我福马兄弟,又喜欢上他了?”

“谁喜欢他了?他比你差远了。”

“福马年轻英俊,又有才华,哪个少女不喜欢他?”第五长醉似乎在用短刀锯开玄铁,弄得铁链哗哗地响。

“但我却不喜欢他,有个叫绿罗的姑娘,没跟他说几句话,就扑进他怀里,还被人家下了毒,害得我被锁在这里。”

吉福马听着隐玉如此评价他,心里一阵酸楚。

对于隐玉,自从他第一次见到她起,就对她念念不忘,她娇好的面容总在他眼前晃动,使他情不自禁地想要见到她,想去亲近她。

但隐玉对自己却似乎处处防备,他们之间惟一的话题,就是第五长醉。

他不禁暗自嘲笑,人家根本没拿自己当回事,满心想着的惟有自己的兄弟。

不过也好,第五长醉也确实是一个可爱之人。

这时,只听第五长醉道:“那是因为福马善良,对个柔弱的姑娘没有防备。”

“他是你兄弟,你当然说他好话,反正我觉得他不怎么样。”

“就因为他不小心中了毒,害你被锁在这里?”

沉默了片刻,隐玉道:“长醉,我总觉得吉公子心里像是有什么秘密。”

“什么秘密?”

“我不知道,就是有这种感觉。”

“女人的感觉随时随地都在变化,谁知道何时的感觉是正确的?”

“你不信就算了,反正我提醒过你……唉呀……你轻点,铁链擦破我皮肤了。”

第五长醉笑道:“这种时候还这么娇气。”

这时,传来铁链被扔在一边的声音。

隐玉道:“快点离开这里吧。”

吉福马听着他们的脚步声走出阁楼,心里不禁一阵难过,暗自道:兄弟,你就不会上楼来看看吗?他叹了口气,也罢,谁让是因为自己隐玉才被锁在这里的呢?否则没准此时已经在去往丰蜀国的路上了。

他思前想后,最终想到了东方珊瑚,不知此时她怎么样了?又会在哪里?他们的谈话中也没有提到她的去向,也许已被第五长醉救出了吧。

他又想到绿罗,那个他曾经以为是个苦命的少女,原来也不过是花筱莹安排好的一出戏。

天已渐渐黑透,阁楼里悄无声息。

吉福马静静地躺着。

不知过了多久,阁楼外又响起脚步声。

片刻之后,传来花筱莹的怒骂:“没用的废物,一群饭桶!”

脚步声已进入阁楼,虽然走路很轻,但吉福马仍能听出至少有五、六个人。

随后又传来花筱莹的怒骂:“一头母猪都比你们聪明十倍,你们这群蠢材,离开我吃屎都得掺沙!”

除她之外,再无一人吱声。

这时,脚步声顺着楼梯往上走,吉福马明白,花筱莹来看望他了。

果然,片刻之后,花筱莹出现在门口。

吉福马并没有看见他,而是先闻到了她身上散发出的奇香。

花筱莹款款走到他面前,轻轻一挥手,立时满屋烛火通明。

桔黄色的烛光下,花筱莹更加娇媚撩人。

她一阵娇笑,随后坐在床边,眼波如水,凝视着吉福马。

良久,从衣袖中拿出一个白玉小瓶,放在吉福马鼻子下,让他闻了闻,之后轻启朱唇:“吉公子,感觉如何?”

吉福马闻到一股奇异的香味,立时感到体内一阵燥热,紧接着一个激灵,瞬间之后感到全身血脉通畅无阻。

他不禁深深地吸了口气,并暗中试着运气,虽内力仍提不上来,身体也不能动,但却已感到清爽自在。

他轻轻咳嗽几声,之后道:“花夫人手段果然高明。”

花筱莹笑盈盈地看着他,道:“第五长醉将隐玉救走了,却没有救你。”

吉福马微微一笑道:“因为他不知道我在楼上。”

“他妹妹他也没救走,单单救出隐玉一人。”

“是花夫人太聪明了,他能救出一人是一人。”

花筱莹银铃般地笑着,道:“你对他到是情深义重。”

“我们是兄弟。”

“可他未必拿你当兄弟。”

吉福马冷笑一声,并没有答话。

花筱莹道:“男人的心思,我看得最准了,所以,我一眼便看出你喜欢隐玉。”

吉福马沉默了片刻,道:“隐玉是很可爱的女孩子。”

“你喜欢隐玉,但隐玉却看不上你,真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啊。”

“这与你有关吗?”吉福马不禁好笑。

“隐玉喜欢第五长醉,只要有第五长醉在,你永远也别想得到她。”

吉福马叹了口气,道:“不是人人都像你一样,将爱情放在第一位。”

花筱莹迅速沉下脸,冷声道:“你就这么心甘情愿,将本应属于你的一切让给第五长醉吗?”

“我本来就什么都没有,哪来的让与不让?”吉福马优雅地微笑着。

“你喜欢隐玉,而隐玉又拥有藏宝图,所以宝藏和隐玉都应是你的,只因有第五长醉挡在你前面,所以你什么也得不到。”

吉福马看着她,良久才道:“你想利用财富与美色诱惑我,叫我做出背叛兄弟之事?”

花筱莹轻轻一笑,道:“不是诱惑你,宝藏与隐玉,你是有机会得到的。”

“你也想得到宝藏,还有皇上和东方印德,哪一方的势力都比我强大,还能轮得到我吗?”

花筱莹双眸闪了闪,道:“难怪隐玉看不上你,在信心与志气方面,你比第五长醉差远了。”

吉福马心里一动,他想起隐玉评价他的话,不禁略微皱了皱眉。

花筱莹盯着他,眼中闪过一丝寒光,道:“隐玉还是个少女,心地善良又单纯,很容易被感动,所以,你必须去感动她,她才会喜欢上你。”

吉福马冷声道:“你得不到第五长醉,就从我身上打主意?”

“你喜欢隐玉也是事实啊?”

“请你不要枉费心机了。”

花筱莹冷哼一声,道:“吉公子,实话告诉你,普天之下,还没有我得不到的东西。”

“百变葫芦你就没得到,他的徒弟你更得不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