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笑:韩德勤被俘记

唐律疏议 收藏 131 14299
导读:爆笑:韩德勤被俘记

韩德勤是彭雪枫的老对手。红军时期,他曾两次被俘,第一次谎称是文书,骗了三块银元的路费,溜之大吉,第二次被擒,对天发誓,决不与彭雪枫为敌。可是,1943年3 月,在蒋介石的指使下,身为国民党江苏省政府主席、苏鲁战区副司令的韩德勤又率领数千人侵入淮北抗日根据地。


陈毅闻讯,立即派人交涉:“一个月前,我们两家达成了共同对日作战的协议。白纸黑字,现在墨汁还没风干,你韩主席就突然出兵袭占彭雪枫的地盘,请问作何解释?”


韩德勤一脸痞子相:“苏北好比是我韩德勤的家,你们新四军硬挤到我的床上睡觉,还不准我回屋。你们想干什么,想占我婆娘吗?”


“什么?说老子想占他的婆娘?真是岂有此理!”陈毅怒气冲冲地对彭雪枫说:“你给老子狠狠地教训这个龟儿子一顿,要他今后一听新四军三个字就腿子发筛。”


“收拾韩德勤,小菜一碟。”彭雪枫轻松地说。


陈毅想了想,又把准备出门的彭雪枫叫住:“给你增加点难度。这次作战要确保三条:第一,彻底打垮韩部。第二,消灭王光夏等顽固分子。第三,确保韩德勤的生命安全。”


彭雪枫胸有成竹地说:“这也难不倒我!”


3月17日,彭雪枫率领四师主力和二师五旅、三师七旅潜至山子头,入夜,狂风骤起,大雨如注。韩部官兵都在雨声中呼呼大睡。我军风卷落叶,穿插分割敌人,逐步肃清外围据点,直逼韩德勤总部所在地。


总攻的枪声把韩德勤惊醒,“完了,完了,这回又要当俘虏了。”当新四军将他的指挥部团团围住时,韩德勤命令第三纵队司令王光夏出去谈判。


“韩主席,我上有老,下有小,再说,我还亲手杀过新四军干部,他们饶不了我。还是换一个人去吧。”王光夏可怜巴巴地哀求道。


“混账!这屋里只剩下你和我两个人了。你不去,难道还要我去?”韩德勤气急败坏,眼睛瞪得牛卵子大。


王光夏被逼无奈,只好一边出门,一边大声地吆喝:“我是王光夏,韩主席请你们……”


守在门口的战士听见“王光夏”三个字就冒火,没等他吆喝完,便是一梭子,将他打成血筛子,然后冲进指挥部,俘虏韩德勤。


山子头之役,新四军消灭了韩部五个团。零星战斗还未结束时,九旅旅长韦国清报告说,已占领韩德勤总部,缴获了一部电台及密码。


彭雪枫听到报告后,灵机一动,大叫:“韦国清,快给老蒋发捷报。”


“什么捷报?”韦国清一时还没想明白。


“冒充韩德勤给蒋介石发战报,蒙老蒋一回,让他无话可说。”


经彭雪枫一点,韦国清心里透亮,禁不住赞叹:“妙,的确是神来之笔。”



韩德勤是一省之长,又位列国民党上将,新四军将他一网成擒,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蒋介石一定会诬蔑共产党破坏抗日大局,借机发动反共高潮。如果能拿到他与韩德勤密谋反共的证据,他只能哑巴吃黄连,有苦不能说。


四师报务员立即以韩德勤的名义,拟好一份向蒋介石的“报捷电”:“奉委员长密令,率命袭击彭师师部,已获大捷,缴获无数,正在追击中。”


彭雪枫接过电文,将“彭师师部”四个字改为“彭匪师部”。他问报务员:“明白了吗?”


报务员红着脸回答:“不改匪,骗不过蒋介石。”


电报发出后不久,电台就接到蒋介石“甚好甚慰”的回电。指挥所一片欢腾:“老蒋中计了!”


一天后,蒋介石接到韩德勤被俘的情报,明白自己上了当,但是已经晚了。他只好打掉牙齿和血吞,根本不敢声张。他盼望陈毅、彭雪枫把败军之将韩德勤杀掉,给他一个扩大事态的机会。


陈毅是何等聪明的人。战斗刚结束,他就打电报给延安:


“毛主席:


韩德勤已于18日晨被擒。其大部歼灭,韩被押,我们装着不认识。拟即混在俘虏中释放。如何?请立复。”


两个小时后,***、刘少奇联名复电:“同意释放韩德勤。”


陈毅想给韩德勤一个台阶下,偏偏韩德勤不领情。当九旅一十六团八连指导员孙长兴把他推入一堆俘虏中宣布集体释放时,他站出来高声叫道:“孙指导员,我是韩德勤,要见你们陈军长、彭师长。”


孙长兴一下呆眼,急不择言地说:“韩德勤,你不要给脸不要脸,敬酒不吃吃罚酒。你算什么韩德勤?他早跑了。你不要胡闹,快走吧!”


“我真是韩德勤。”韩德勤不知那根筋盘岔了,指天咒地发誓说自己是江苏省政府主席,俘虏们也纷纷作证。


孙长兴没法,只好将韩德勤押往位于半城的师部。陈毅接到报告后,气得直骂娘,他要彭雪枫一要保证韩德勤的生命安全,二要搞清他不愿回去的理由。


韩德勤当俘虏有经验,晓得共产党有“不准虐待俘虏”的纪律,他最担心的是失去蒋介石对他的信任。于是,一向贪生怕死的韩德勤突然“坚贞”起来,故意当着战士们的面吃火柴,摆出“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势。


负责看守的小战士惊慌地将火柴夺下,又仔细地搜身,防止他再寻短见。


彭雪枫听了报告,不禁大笑:“别人不了解韩德勤,我还不了解。他是有胆量自杀的人吗!我教你一个方法,管教他丑剧演不下去。”他低声交待了几句。


翌晨,小战士向韩德勤道歉,还递给他满满的一盒火柴:“对不起,昨天我不该搜身,犯了纪律。我买了一盒新火柴,赔你。”


韩德勤故伎重施,一面做出吃火柴的样子,一面观察小战士的表情。


小战士看韩德勤动作了半天也没吃下一根火柴,便劝道:“你想吃就吃吧,反正彭师长说了,新四军没有什么好招待的,火柴还供应得起。外面走廊上,我还放了一大箱呢!”说完,小战士调皮地做了个鬼脸。


韩德勤知道彭雪枫识破了自己的诡计,气得将火柴洒了一地。接着,他又玩起了新花样——绝食。


第一天,饭菜放在桌子上,原封未动。小战士以为韩德勤嫌饭菜不好,第二天加了个好菜送去,他仍然一口未动。第三天,韩德勤还是没有吃的意思。小战士憋不住了,急忙向彭雪枫汇报。


师部参谋们吃不准,纷纷议论:“韩德勤葫芦里倒底装的是什么药?”“难道他真的不想活了?”


“试一试不就出来了?”彭雪枫又在小战士耳边嘀咕了几句。


第四天,小战士提着个沉甸甸的军用水壶,来到韩德勤房间:“我们彭师长说,你是绝食,并不绝水,他叫我送一壶水给你,这样可以多绝食几天,也好让大家知道你韩主席是条汉子。”


韩德勤二话没说,接到水壶就喝,舌滑喉润,满嘴生香,禁不住道一声:“好香啊!”原来,这壶里灌的是鸡汤。韩德勤品出了“水”的味道,也明白彭雪枫知道了他的用意,索性敞开肚子灌,将一壶鸡汤喝了个底朝天。


看到时机成熟了,彭雪枫来找韩德勤,开门见山地说:“韩将军背弃盟约,偷袭我军,不当座上宾,要做阶下囚,这是咎由自取。我们准备宽大为怀,放将军回去,不知将军今后有什么打算?”


韩德勤感激涕零,还流出了几滴眼泪:“彭将军高情隆意,我韩某人永世不忘,今后决不与新四军为敌。”


彭雪枫讥笑道:“你韩将军哪次不发誓,哪一次又是算话了的呢!”


韩德勤立正,敬礼,拍着胸膛:“这次保证算数。”


“那好,你就走吧!”


彭雪枫要送客。韩德勤又哭丧着脸,可怜兮兮地说:“彭将军,这样我回不去呀!你想,我片甲不留地回去,怎么交待?我回去无立足之地,怎么守约?我不挂省政府的牌子,哪有资格再和你们打交道?”


3月25日,陈毅赶到半城。彭雪枫汇报后,提出:“韩德勤目前已经成了一只拔了牙的老虎。为便于今后的统战工作,可以给韩一点地盘、一些枪支、一点名誉。”


“乱世出怪。这韩德勤硬是做俘虏做出经验来了,还敢讲价还价。”陈毅听了哈哈大笑,夸奖道:“还是你有办法,治住了这个老滑头。只要韩德勤今后不再搞磨擦,作出点妥协也是值得的。雪枫,你这出《捉放曹》唱得好哇!”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3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