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们动不动就高举祭祀的大旗,诗人们在众目睽睽之下脱光衣服,教授们动不动就在网上通缉流氓,经济学家们动不动就拉起手来,像保护熊猫一样保护“有钱人”。在当前的国内,这样的现象视乎成了一种流行的格调。娱乐这个极富刺激性和名利效应的字眼,显然成了一种高传染的疾病,所有可以的不可以的,都在不惜一切代价地拼命地向娱乐化靠拢。媚众成了这个时代所有行业集体通病。


根据《法制晚报》6月6日消息,央视《开心辞典》从全国十几所高校选出的37名校花,进入央视位于广安门的培训基地接受录制节目前的培训。这个消息匍一出笼,就遭到来自全国各地网友的狂轰乱炸,漫骂声一片。网友们缺乏理性的谩骂虽然不无嘈杂之音,但是在漫天的谩骂声里,我们至少可以看出这样的一种现象,就是大众对娱乐的泛滥已经表现出了厌倦甚至厌恶的情绪,尤其是对于娱乐伸手进入校园的一种心理上的反感。


在当今这样一个集体娱乐化的时代,娱乐入侵校园是难免的事情,这是一个客观的实际情况。作为个人,学生或者老师,有自己选择发展道路的自由和权利,他可以自己选择娱乐或者不娱乐,这正是高校自由精神的一种体现。但是校园毕竟是校园,而不是演艺场和歌舞厅,校园的氛围和主调更多地应是以求知和做学问为主线。尤其对于学生们来说,正是求知的大好时光,是为以后创业和发展打基础的时候。毕竟能够吃上娱乐饭的人还是少数,对于影视和艺术专业的学生来说,就已经有太大的难度了,更何况非娱乐专业的学生呢?


央视的此次选秀活动,从其自身来说,商业目的和炒作的意图是非常明显的。其实,即使是纯商业电视台,出于自己的商业目的,而把触手伸进校园,都可以被视为一种不道德的行为。说严重点,我们不妨可以认为是对教育的粗暴干涉和和无礼的亵渎。而央视作为国内的主流媒体,其对观众的导向和对社会的责任是显而易见的。如此大规模的在校园内举办选秀活动,其对学校教育的冲击和影响也是显而易见的。学生耽于选秀走台,荒废学业,追求一夜成名的明星效应,势必在学校推起新一轮的娱乐高潮,使高校的娱乐化与浮躁气氛更为严重。


高校是培养人才的,培养各行各业的专业人才,培养国家建设发展需要的人才,为学生的成长发展提供一个起飞的平台。而绝不是一个培育校花的花篮,花是用来看的,从来都缺乏基本的实用功能。央视的选秀活动不但是对高校近年来娱乐化的倾向,显然是起到了一种火上浇油和推波助澜的效果,而且也不妨看作是央视对自身的一种作践和自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