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八章 第二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0 8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一直沉默的成才显得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拓永刚会提到他。 “真想送点什么东西留念,可那帮家伙已经让我身无长物了。” “我也是。”吴哲笑了,笑得有点苦涩,“平常心平常心。” 拓永刚:“老喊平常心,可是39,你在他俩面前说平常心就跟骂自己似的。” 听着楼下的停车声,吴哲一向快乐的表情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一直沉默的成才显得有些意外,他没有想到拓永刚会提到他。

“真想送点什么东西留念,可那帮家伙已经让我身无长物了。”

“我也是。”吴哲笑了,笑得有点苦涩,“平常心平常心。”

拓永刚:“老喊平常心,可是39,你在他俩面前说平常心就跟骂自己似的。”

听着楼下的停车声,吴哲一向快乐的表情也没了,从门缝里往楼下看。拓永刚站起来:“该走了。别等棺材钉上来给脸子看。”

那几个人也站起来。

拓永刚:“不要。别送……哥几个,头个被轰走不是光彩事,你们不用陪着我丢人。”拓永刚很认真,而且看起来有些可怜,吴哲几个都只好原地站住。

“我说,你们几个得顶住,千万不能放。我弃权,错了,真后悔了……这里人又黑又横,可真有货……他一开枪我就知道错了,那样用枪的人绝不是混饭吃的……而且人家怎么活关你什么事呢?给你添点堵,事情就做不了,这不是自己把自己给宠的吗?”

成才好像刚认识拓永刚一样喃喃着:“我们不会放弃的,都不会。”

走廊上的脚步声,那属于齐桓。门开了,齐桓站在门外。几个人看他一眼又低头,等着他给句狠的。齐桓说:“你的行李已经装车了。”然后后退一步,门外等着。

拓永刚:“不要再输了,咱们已经输到底了。”他出去,然后齐桓轻轻把门带上。

三个人看着门,从此后这屋里只剩下三个人。

送拓永刚的车开走了,一双眼睛一直在盯着车的背影,那是袁朗,也许只有他独自一人的时候,他才能把自己真实的感情放在脸上。

这42个人都是费尽辛苦才弄过来的,拓永刚甚至是铁路亲自挖过来的。但是自己就这么对待他们?他真的很想把他们全留下,也可能一个也不留。很遗憾,但是没有商量的余地。

训练还在继续,仍然是越野车在前边奔驶,训练者在后边吃灰。速度很均匀,没人激动也没人牢骚,只是坚持,再恶劣的环境也有个习惯的时候。拓永刚走了后日子似乎好过了些,其实老A对许三多他们还是一个样,只是教官那一次射击已经让很多人放弃了反抗的打算。人人摇着头对自己说逆来顺受,其实心里想的是另外几个字:不能再输。

在袁朗和齐桓近乎变态的要求“比车晚到,扣5分”的提出后,大家异常的平静。

吴哲叉着腰在路边喘气,如雨汗下中苦笑:“平常心,平常心哪平常心。”

许三多和成才从他眼前跑过,吴哲也喘过了这口气,紧跟在后边一步不放。

这次队列奔跑的终点是水库,大家纷纷扑进水里,一时整个水面为之沸腾。齐桓不知从哪弄了艘快艇在水面穿梭,把水浪溅得人一脸都是。

齐桓:“教官不耐烦回基地了!你们属乌龟?!”说完他掉头驶向河岸,醒过神来的人们也开始掉头回游。

许三多:“他什么意思?”

吴哲:“目的地变更!人话不用人嘴说!”

于是掉头回游,有人在水里挣扎着,被快艇救起。这又是一个艰辛的回程。

每天都有人掉队。现在掉队的意思就是说,你以后再见不着他了。

又一次靶场射击,烈日炎炎。剩下还能在这里射击的人已经不到原来的三分之一。几个老A绑上他们的一只手。

单手持射。

齐桓用步话机和报靶联系着,刷刷地划着分:“6号,你分扣完!”

正在练习左手射击的6号脸色一下变得很难看,默然地放下枪,退出射击位置。

在远处荫凉地里看报的袁朗往这边看了一眼,继续看他的报纸。

一辆主战坦克正在空地上逡巡,砰的一枪打在它的观察镜附近。

坦克里的瞄准具显示着草丛中隐蔽的一个人体。机枪掉头开始扫射,同步机枪也开始射击。

草丛里的那位潜伏者冒着白烟站了起来。

袁朗支了张便携椅坐在空地侧,看起来很悠闲的样子。

潜伏者是吴哲,悻悻走开。

袁朗都懒得说了!他举了个手势,齐桓开始扣分。

袁朗:“坦克很吓人吗?知道中东战争单兵摧毁坦克的记录是多少?花钱装备你们干吗?卸下来扔军品店卖钱得了!”

吴哲怏怏念叨着“平常心,平常心”地回到林间队列集合地。

齐桓:“39,你还剩两分,特此通知!”

吴哲的平常心一下子九霄云外了,抹掉钢盔坐了下来。

那辆坦克仍在戒备,然后一个手榴弹扔在车前侧炸开。

坦克上的射手和炮塔在不停地转动着,他们仍没有发现自己的对手。

一个人影从近在咫尺的位置扑了出来,直插坦克的右后。看来他一直就在那里潜伏着。射手调转枪口,但那人已经抓住车体,进入机枪的死角。

那就是许三多。他稳稳当当斜挂在坦克侧甲上,如附在坦克上的一块钢板。

副射手终于决定去掉这个讨厌的心腹之患,端着冲锋枪想爬出炮塔,许三多的手从侧甲上升了上来,一支手枪对着刚才记忆中的概略位置打光了所有子弹。

许三多翻上坦克时那两名射手只好冒着白烟眼睁睁看着他,然后许三多有条不紊地把一个手雷扔进了坦克驾驶舱里。

浓烟滚滚的坦克,就这样停下了。许三多对袁朗敬了个礼,打算归队。

“过来过来。”袁朗甚至都不站起来,“所有人都潜伏,从车后接近,你搞得像在斗牛表演,想出风头吗?”

许三多立正回答:“所有人都那样,驾驶员已经有了惯性思维。而且教官说的,坦克不可怕,是我打它,不是它打我。从正面接近就是为了看清它的射击死角。”

袁朗:“继续。”

是让坦克继续不是让许三多归队,许三多只好在他旁边干戳着。刚喊完继续就响了一枪,倒霉的车长又开始冒烟。

坦克在寻找目标,而枪声一直在响,第二枪打在坦克天线上,第三枪打在潜望镜上,第四枪打掉了想重掌机枪的装弹手,第五枪打掉了车长潜望镜。

那辆坦克索性停了下来,炮塔嗡嗡地转动着,但是找不到目标。

看不见的射手有条不紊一枪枪打坦克的外挂油箱,直到那个部位冒出白烟。

坦克停下,驾驶员还没探头先摇了白旗。

又是砰的一声,他也冒了白烟。

袁朗站起来,若有所思地看着:“停!41,为什么射杀战俘?”

丛林边界站起个完全被树叶野草遮盖了的成才。

成才:“他没有离开坦克,副驾驶没有出现,他们仍然持有杀伤武器。”

袁朗面无表情地重新坐下。

曾经四十二人的队伍现在凄凄惨惨,它已经只剩下九个人,他们要回的那栋宿舍楼几乎是空的了,已经两个月零二十九天了。当人们太快乐或太痛苦都是分不清时间,嫌短或者嫌长,都是纯属个人的心理时间。我们的许三多还剩二十五分,成才他还剩四十五分,是全队被扣分最少的人,吴哲还剩两分。所以吴哲很紧张,紧张的都奇怪以前念两个学士一个硕士的时候咋都没有现在费劲?

最后的九个人,全用绳子把自己倒挂了在那闭目冥想。袁朗比往常更舒服,坐的地方还有遮阳伞,今天他居然在打手机游戏。车声渐近,袁朗也没回头,他知道是谁。铁路过来,站他身后。

袁朗头也不抬:“不起来敬礼啦,坐。”

铁路于是坐,坐下看看九个人:“这是干什么?”

袁朗:“他们在算火炮射击坐标,同时锻炼非常环境下的注意力集中。”

铁路:“我来看看,最后一天,需不需要个仪式什么的。”

袁朗:“我们预备了。”

铁路:“要我参加吗?”

袁朗:“不用。”

铁路看看他:“你又在想什么?”

袁朗:“必生者可杀,必死者可虏。杀掉悍不畏死的人,俘虏贪生怕死的人,真正可怕,或者说真正可贵的,是那些热爱生命并勇往直前的人。”铁路不说话,看着他,袁朗看着那九个人。

九个人的队列颇有些凄凄切切,他们进入饭堂。打头的几人进屋便愣住,以至后来者撞到他们身上。屋里平常的方桌挪开了,换上一张可容十多人的大圆桌,桌上放着丰盛的菜肴和酒。

齐桓还是冷冰冰的:“就这张桌,不想坐的走人。”

于是按人头入座,按这些天严格的习惯,因为齐桓没有发出吃的口令,大家眼观鼻鼻观心地坐着。

袁朗满面春风地进来,那种表情以至于大家一时不太认识他。

袁朗:“对不起,因为拿些东西所以晚了。”他拍拍许三多,“许三多,坐你旁边成吗?”也不等许三多答话,他坐下,“为什么不开酒?连虎,表演一下徒手开瓶的功夫。”

大家都觉得很不对劲,袁朗简直就不像袁朗,终于有人想通了这是为什么。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