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一篇 海空长城 第三章 分兵而进

yuertou 收藏 15 2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站在舰桥上,任凭肆虐的海风在脸上刮过,那带着点咸味的刺痛让水赖少将觉得更加的兴奋。而他手中拿着一具海军望远镜,大概他在寻找着几十年前他的先辈们驾驶着战舰奔向战场时的那种风雨感觉吧! “司令阁下,舰队伪装已经完成,需要加速前进吗?”负责制订作战计划的一名大佐参谋顶着风,走到了水赖的身边。他是这次行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站在舰桥上,任凭肆虐的海风在脸上刮过,那带着点咸味的刺痛让水赖少将觉得更加的兴奋。而他手中拿着一具海军望远镜,大概他在寻找着几十年前他的先辈们驾驶着战舰奔向战场时的那种风雨感觉吧!

“司令阁下,舰队伪装已经完成,需要加速前进吗?”负责制订作战计划的一名大佐参谋顶着风,走到了水赖的身边。他是这次行动的参谋长前田大本,一名快四十岁的大佐军官。

“不用了,按照计划,保持速度与队型!”水赖并没把目光转移到参谋长身上,继续说,“虽然这次我们的行动是以护航为主,但是能够打支那舰队,不管取得多大的战果,对我们大日本帝国都是非常有意义的。所以,你应该以大局为重,服从总部的决定吧!”

看到水赖那样子,好象已经锁定了胜局一样,前田嘴上没再提反对意见,但是心里却很不服气。在宫古港停留的时进行的那场参谋会议中,以前田为首的一批军官就不赞成水赖这派军官的意见。作为日本海上自卫队舰队的第一次大规模行动,也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战争行动,一切都应该以稳妥为主,而且这次的任务也并不需要特混舰队去硬拼中国海军。分歧的关键就在怎么使用手中并不算多的舰队力量。

以前田为首的这批军官是不赞成分兵而进的。从中国的战场布局上来看,应该已经做好了防范日本突然插手的准备,而分散力量本就是兵法大忌,如果被中国舰队集中优势力量,各个击破,那他们这支特混舰队恐怕再难回到日本的军港了。而且,这次的行动主要是护航,只要安全将这些运输船只护送到台湾就算是大功告成了。只要能够将这些武器物资送到台湾军队手中,就算是大日本帝国的一次辉煌胜利,也能够起到打击中国的作用。所以,前田主张全体走南线,集中所有的护航兵力,就能够很保险的击溃该处薄弱的中国海军舰队了。

而以水赖为首的强硬派军官却主张分兵前进,按照他们的计划,将分出一支由一艘“大隅”,两艘“金刚”,三艘“村雨”与两艘“太刀风”组成的护航舰队,保护大部分(主要是那些速度无法超过二十节的低速运输船)运输船队南下。如果他们面对的只是中国海军的潜艇部队的话,那么这支力量,特别是空中反潜力量并不弱小的护航舰队应该能够顺利完成任务,即使是有少量中国的空中力量进行拦截,也能够在日本空中战机的保护下维持安全。而另外一支继续西进,走北路的舰队主要是由另外的护航舰艇以及一批高速运输船组成。而水赖这么做也是有他的理由与根据的,甚至得到了日本海军作战部的首肯。

作为一个丧失了几十年完整国家权利的民族,日本人在心理方面有所扭曲,这点我们也不能够责怪他们,毕竟对一个岛屿性的民族来说,本身就存在着很多的缺陷。但是因此而造成的错误决策与判断,对日本人来说,就太过经常了。日本是最早学习中华文化思想的民族之一,就连已经在中国开始没落的儒家思想,在日本仍然根深蒂固。但是,日本就如同一个学艺不全的徒弟一样,学了中国很多的东西,但是却学漏了最重要,也是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战略永远高于战术。这不但体现在过去的日本身上,让他们错误的发动了太平洋战争,认为一场战术性质上的胜利就能够改变战略力量上的对比,而现在,日本照样在犯着同样一个错误,总人能够利用战术上的优势,来直接改变战略上的劣势。要知道,形势的转变并不是一朝一夕,一锉而就的,这必须要经过积累,经过长久的努力才能达到,所以,日本这种急于求成的思想,是绝对不会落得个什么好下场的!

而现在,当日本第一次以完整国家的权利(虽然他们还没有将海上自卫队改称为海军)参加战争,而且还是与他们曾经的老师,也是曾经最大的敌人战斗时,日本那些做出决策的上层官员与将领由犯下了一个错误:认为自己在海上力量上的微弱优势能够对整个国家力量对比起到巨大的影响!所以,日本海上自卫队作战本部在舰队出击的时候就已经做出了决定:任务的核心有两个,一个是保护运输舰队,而另外一个,也是日本最看重的一个,就是必须要全歼或者重创中国舰队,至少要让中国舰队在短期内无法再对日本构成威胁了。所以,当他们在最后的歇脚点宫古岛停留的时候,水赖已经将他手中本就不是太充裕的力量分成了两支。而他现在就站在西进的那艘“大隅”号的舰桥上。

“我们的反潜力量都派出去了吗?”看到前田沉默着,水赖主动问了一句。

“按照计划,能够使用的航空反潜力量都已经用上了。”看了眼左侧甲板上正准备降落的一架SH-60J,前田有继续说道,“我们的反潜力量分成了三队,警戒区域在舰队前方150公里,120度的扇形范围内,将保持不间断的反潜巡逻!”

“恩,很好!”水赖的脸色并不再那么好看了,哼了一句,就不再说话。

其实这道主要由反潜直升机构成的潜艇防御线并不是想象的那么严密。从直升机本身的性能上来讲就有很大的局限性,对付以往中国海军的那些常规潜艇与091类的核潜艇也许没有多大的难度,但是要想对付现在中国海军的AIP常规潜艇,与性能已经超过美国“洛衫矶”级的093乙型核潜艇,却有点勉为其难了。特别是该海域的海文情况非常的复杂,是世界上最适合潜艇做战的地区了,二战中,这了就是日本运输船队的坟墓之地,美国潜艇给日本人构成的心理阴影到现在还没有消散。而且中国海军才购进的“海鳝”、212级都是最先进的常规潜艇,下潜深度超过了450米,要想用直升机探测,那还真的是在大海捞针了,即使这些“针”的块头大了不少,难度却并没有减少多少。

其次就是这次日本舰队为了达到其战术目的,为了能够给中国海军致命的一击,他们的战术情况决定了,能够用于反潜作战的直升机并不在多数。特别是在航渡的过程中,只有这艘“大隅”与四艘村雨能够出动直升机,另外的舰艇都已经伪装成了运输船只,无法出动航空兵力。而现在能够使用的直升机加在一起,也不过十五架,要分成三批,那么能够保持在前方巡逻的直升机数量只有五架,而要五架在120度范围内,这么广阔的海域中进行细密的反潜搜索,这根本是办不到的事情。

作为舰队的指挥官,水赖是非常了解这一情况的,所以心里对能不能够防范住中国海军的潜艇部队,他心里并没有底。而这时,他更加憧憬过去,如果现在的日本舰队能够如同二战时那么强大的话,他根本就不用担心这些问题,大概一支分舰队就能够把中国海军给消灭掉吧!他也幻想着能够指挥更强大的日本舰队,纵横驰骋在辽阔的大海上,不惧怕任何的挑战与威胁……

“司令……”当水赖回过神来的时候,看到一位参谋正盯着他。见到水赖用目光询问他有什么事情时,那位少佐参谋赶紧说道,“最新的卫星侦察报告已经传回来了,需要现在过目吗?”

“给我吧,让舰队保持警惕,我们马上就要进入战区了!”水赖点了点头,接过了卫星侦察报告,看完后,皱着眉头,帝给了旁边的前田:“南面的情况不怎么好啊,看来我们这次的行动是正确的了!”

一听到水赖的话,前田焦虑的翻了起来,马上,他也被看到的这份情报给震住了。

“走,去招集所有参谋,看来我们得重新计划下具体行动了!”还没等到前田说话,水赖就已经转身走进了舰桥里面。

日本人的纪律意识确实是世界上最好的,前后不到两分钟,所有开始还在忙碌的参谋都放下了手中的工作,集中到了“大隅”号的高级军官会议室,而水赖也早已经在自己的司令官位置上坐好了。

“卫星侦察报告大家都已经看到了吧!?”水赖扫了一眼那些愁眉不展的参谋,“根据卫星情报,支那海军已经集结了至少三十艘的潜艇在兰屿与巴士海峡的通道上,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没人敢说话,就连以往一直主张用主要力量保护运输船队的前田都沉默着。三十艘潜艇!这是一个非常具有威胁力的数字,暂且不管这些潜艇中有多少是核动力的,有多少是AIP动力的,又有多少是普通的常规动力的,光是这个数字,就足以对世界上任何一支海军舰队构成巨大的威胁了。如果情报属实的话,那么中国海军肯定是用上了几乎所有能够调动的潜艇力量,准备将那片海域变成一个巨大的“狼群觅食场”。而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这支正在寻找中国舰队决战的部队,几乎没有办法去支援南方的那支部队了,所以,也就没有人敢妄自开口。

“司令阁下,我有点看法!”一个很年轻,大概只有二十五岁出头的上尉参谋站了起来,这已经是舰队参谋班子中最低级的了。

“恩,有看法就说出来,不用顾忌!”水赖的话很明确,他是一个任才而用的指挥官,并不看重过去与资历,这也是鼓动另外的普通参谋踊跃发言。

“我认为卫星侦察报告有误!”这时,水莱看过去的眼色是疑惑的,那名上尉参谋赶紧又补充道,“首先,中国海军在这附近海域的所有潜艇加起来也没那么多?而且,从连续的卫星侦察情报上来看,这些潜艇暴露的位置以及时间都有一定的规律性,应该是他们耍的花招,以此混淆我们的视线,让我们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

“那么你认为会是什么样呢,又有什么能够证明你的看法呢?”作为最高指挥官,水赖必须要在有具体的证据之后,才能够做出决定。

那位上尉参谋并没有怯场,接着就把他的理由以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从卫星照片上,如果将那三十多艘潜艇暴露的位置仔细的联系一下,就能够发现,其中是有规律的。按照常规潜艇的最大航速,以及中国潜艇在最大航速下能够在水下航行的时间来推算,这三十多个潜艇出没地点都能够用六条线连接起来,而线上的结点就是潜艇暴露的地方,每两个结点之间的距离正好是一艘常规潜艇在水下以最快速度能够航行的距离,而相互暴露时间的间隔差又正好是航行这段距离所需要的时间。所以,那名上尉参谋自己的分析结果就出来了,那里并没有三十多艘中国的潜艇,即使有大量的潜艇存在,但是数字肯定远远少于三十!

“但是你不认为这是中国海军专门表现出来的伎俩吗?”前田第一个表示了反对。他心里还是希望能够让这次的行动更稳妥点,如果这时候他们的舰队转而南下,应该还能够追得上去。当然,他也很了解中国军队的战略战术,如果中国正的需要在那布置很多的潜艇的话,就不应该表现出来,至少不应该让日本人知道那里有强大的防御力量。而现在这么做,明显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而且露出了这么大的破绽,这不也是在模糊他们的分析判断吗?

“也有这个可能,我只是说出了的意见,我说的只是一种可能,并不是说没有别的可能了!”那名上尉参谋很聪明,并没有与自己的顶头上司顶撞起来,而且也顺带把决策权交了出去。

“那么你们认为谁的看法对呢?”水赖并没有急于做出决定,继续征求大家的意见。

这下,却再没人发言了,所有的参谋都在沉默的思考着。这好象就是一场赌博,胜算只有一半,赌赢的话,那功劳也是司令与参谋长的,但是赌输了,那责任就是自己的了,所以这些精明的参谋都选择了不赌。

“依我看,这次的情报完全不用担心!”水赖等不下去了,终于自己开口,“如果支那海军真有那么强大的海军力量的话,他们应该在宫古水道上布置更多的潜艇,但是我们到现在还没有发现一艘支那的潜艇。另外,支那海军的先进潜艇并不多,他们还需要防范那几艘台湾的‘春潮’。所以,我们在那一方向上的潜艇威胁并不大,那边的护航舰队完全可以解决问题了。现在,我们只需要集中精神,做好眼前的事情!”

“但是……”前田犹豫了一下,他本不想说,但是考虑到事情的严重性,还是尽到自己参谋长的义务,说道,“即使我们‘猜测’中国海军没有可能在那部署更多的潜艇,但是我们却不得不防范一手,如果运输船队受到严重的损失,那么我们这次的任务就失败了一半!即使能够战胜中国舰队,也无法对台湾战局起到多大的帮助!”

前田的这一看法可以说是相当有战略眼光的,如果只是战胜那支在台海战争中并不会起到太大作用的中国舰队,根本就无法改变现在台湾战场上的局势,所以,即使是胜利了,最后也是一场失败,在战略上的失败。但是在日本海军中,能够有这种战略眼光的人并不多,在绝大部分高级将领的心中,摧毁一支中国舰队的分量,绝对重于将一支运载着足以改变战场局势物资的运输舰队护送到目的地更为重要,而水赖就是这样的一名将领。

“前田参谋,你这话就错了!”毫无惊奇的,水赖马上就表示了反对,“如果我们能够战胜支那舰队,那么我们大日本海军在西太平洋上就再无强大的竞争对手,这不但是我们现在的胜利,更能为我们今后的发展起到巨大的帮助。所以,我们的重点肯定应该放到解决支那舰队上去,即使损失了那支运输船队,我们大日本帝国还能够提供第二支、第三支……运输舰队,直到将物资送到台湾去!”

“但是……”前田嘴角动了下,却没有说想要反驳的话。如果按照这种思想,那第二批物资最快也要几个月后才能够送到台湾去,到时候还需要寻找足够的运输船只,这哪有是那么容易的呢?恐怕到时候,台湾上已经插满红旗了!

“好了,我们不用再讨论了,舰队继续前进,寻找支那舰队决战!”水赖有点不耐烦的样子,“当然,为了保护我们运输舰队的安全,请求冲绳的反潜巡逻机与战斗机提供远程支援!”

水赖下达命令后,一道电波将他的这份请求传到了冲绳嘉手纳空军基地,随即,数架远程反潜巡逻机在一个中队的战斗机保护下,向着西南方向飞去,不但日本舰队做好了战争的准备,日本空中部队也开始忙碌了起来。


在水赖招集参谋讨论的时候,他认为自己是安全的,因为他们还没有进入到中国划定的战区,两国之间也没有正式交战,而以中国不开第一枪的原则,到他们进入战区之前,是肯定不会有什么危险存在的。但是这种理所当然的想法却让他们放松了警惕,并没有注意到舰队的下面,一双闪着血光的眼睛正盯着他们。

“艇长,鱼雷都已经准备好了,请求发动攻击!”军械长的语气很焦急,还不时看一眼旁边的声纳显示屏幕,上面巨大的红点正在慢慢的变暗。

苟国茂摇了摇头,并没有下令发动攻击。其实他的心请比艇内任何一个人都要急。

当他们钻命令的空子,将隐蔽地点选择在了最东面,战区的边缘后,苟国茂就指挥着这条深海狂鲨来到了这处日本舰队最有可能经过的海域。由于惯性导航系统的误差,以及中国与日本在导航标准方面的差别,他们呆的海域已经不在战区内了,而是超出了战区几十公里。当然,到底是误差,还是苟国茂有意要这么做,已经无办法知道了,反之当时,他们已经远远的离开了中国划定的禁航海区。

日本舰队几乎是从他们头顶上过去的,苟国茂他们甚至能够听到直升机起降时的声音,当然,那些日本舰队的反潜直升机将注意力都放到了外围上,所以并没有发现这条安静的“鲨鱼”。从声纹判定上,苟国茂他们已经知道了这支日本舰队的规模,即使大部分的作战舰艇都经过了伪装,在太空中的卫星看来只是些运输船只,但是它们却无法改变自己的声音特征,也就无法骗过潜艇的耳朵了。

正是因为知道了日本舰队这强大的规模,苟国茂才不敢下令发动进攻。就算这艘093乙能够一条鱼雷干掉一艘护航舰艇,并且不计算再装填的时间,他们的鱼雷都不够用。而失去了隐蔽的潜艇,在与水面舰艇的近距离战斗中,几乎只有被动挨打的命,连还手之力都没有,即使是核潜艇也是一样。所以,苟国茂没有冲动的做自杀式的袭击,反正上面也没有命令一定要在发现后就马上拦截这支日本舰队,他也不需要担心军事法庭的审判了。

“政委,你看艇长怎么了,难道看着这些煮熟了的鸭子飞走吗?”苟国茂一直没说话,军械长沉不住气了,将鼓动力放到了政委的身上。

“急什么?难道你怀疑艇长的判断能力吗?”荀思良却更加冷静,一句话就压住了军械长,并且将麻烦再次引到了苟国茂身上去。

“不用说了,我们现在还不能发动进攻!”苟国茂命令的话语塞住了所有人的的嘴,然后他又对声纳士官问道,“日本舰队现在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艇长,现在发动攻击还来得及!”军械长却并没有放弃努力,做了最后的“挣扎”。

“日本舰队已经离开十海里了!”声纳士官甩了军械长一眼,“艇长,我们需要跟上去吗?”

“不用急,马上把我们的发现发送回去!”苟国茂并不知道日本舰队进行了伪装,他只是以常规的方法在处理手中的情报。

很快,一个如同铁皮垃圾桶的通讯器被弹出了潜艇,它将在潜艇后方约莫两海里的地方将通信天线伸出水面,然后再将里面的情报发射出去,随即自毁。

“现在我们距离日本舰队有多远?”发射通讯器大概用了二十分钟左右,苟国茂看着潜艇的速度表,自己也在心里飞快的算了起来。

“日本舰队已经在我们二十海里之外了!”航海长的计算速度快了许多,几乎是马上就回答了这个问题。

“好吧,加速到25节,声纳高度警惕,现在我们跟上去,希望他们不要再加速了!”苟国茂叹息了一声。

093乙虽然是中国最先进的核潜艇了,在093的基础上做了很多改进,但是大量的改进都是在电子与静音系统上,速度并没有得到多大的提高,最多也只能达到28节的速度,而现在日本舰队是以二十五节的速度在前进,如果对方再加速的话,就算苟国茂他们开足马力,也不一定追得上了。


而在苟国茂他们还在海下听着日本舰队的“合唱”时,福建某处大山里面的前线指挥部,一群海军、空军与二炮部队的高级将领也在紧张的讨论着问题。

“卫星侦察情况已经很明显了,日本舰队的主力已经南下,我们应该将力量集中到南方!”李向前代表着空军的意见,其实他也是希望空军能够在这次对日本舰队的作战中取得更大的战果。南面的海军力量并不强大,所以,主要的打击手段都将由空军提供。

“确实如此,我们现在应该将重点转移到南方去,坚决不能让这支运输舰队抵达台湾!”二炮司令凌渡宇的观点也很明确,他们也希望二炮能够在这场出不到多少力的战争中多捞点功劳。

但是,海军的将领们却都沉默着,他们并不想在这么难得的机会中还要将功劳过多的分给别的部队。而作为总指挥的罗开更是沉默着,虽然他心里并不偏瘫任何一个军种,只要能够赢得胜利,功劳谁多谁少他根本就不在乎,而他担心的是,那些情报的正确性。

中国的卫星侦察系统不比美国,也不及欧洲,甚至连日本都比不上,这是国庆与事实,并不会因为现在战争的需要而得到改变。即使现在已经把卫星侦察集中到了西太平洋,更准确的说是台湾附近,但是也只能每两个小时才能够提供一次侦察报告。两个小时,对现代化战争来说,足以做很多的事情了。而且卫星侦察也并不理想,其五米的分辨率只能够勉强分辨出舰艇的大小来,如果想要看出舰艇上是否有伪装,那就有点力不能及了。

而引起罗开猜疑的是,两支日本舰队在一些细节数据上的差别。最为主要的是,南面的日本舰队的护航力量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强大,北面的日本舰队速度又太快了点,即使按照所有运输船只都是高速运输船来计算,那支舰队中的高速运输船也稍微多了一点,与最先的情报有所出入。虽然无法确定日本舰队在宫古停留的几个小时中就没有加入另外的船只,但是这个可能性却很小。所以,结论就只有一个,有的高速运输船是由战舰伪装的!

罗开在肯定了这点猜测后,就必须要考虑得更周全了。日本舰队为什么要伪装,而且将主力放在更危险的北面航线,到底是为了什么?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如果无法确定这点的话,他就无法做出准确的决定。

“司令,最新潜艇的情报!”一个参谋冲了进来,看到都是高级将领,愣了下,赶紧就把手中的情报交到了虎着张脸的伍尚武手中,如同逃似的离开了。

伍尚武扫了一眼,交给了罗开:“总指挥,日本舰队主力的方向已经确定了!”

罗开迅速的看完这份由潜艇发回来的简短的情报,大手一拍桌子,说道:“好了,现在问题已经确定了,日本舰队并没有全体南下,而是将主力用在了北面航线上!”

开始还在兴奋着的那些空军与二炮将领马上就哑火了,而一直郁闷着的海军将领这下可兴奋起来了。

“日本舰队北上?”黎国民中将激动的将西进说成了北上,但是这并不影响大家的理解,“那就是说,日本人想找我们的舰队决战了!?”

“确实如此,不然日本舰队不会放弃那么多运输船只不管!”罗开点了点头,但是脸上的神色却一点都没有轻松的迹象,“日本敢将他们的主力舰队调到我们控制的战区,寻找我们的舰队决战,那他们肯定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我们必须要小心应付!”

听到罗开这话,黎国民脸上的兴奋神色也消失了。他是知道日本这支舰队的实力的,如果只靠东海舰队去迎战的话,那能不能获胜,获胜的把握有多大,他心里没底。

“既然日本舰队送上门来,我们就不能不管!”凌渡宇的口气有点像是海军将领了,其实他们的二炮部队并不在意日本舰队在哪,也不用担心二炮那些中程导弹的射程问题,只要能够在对付日本舰队的行动中使上力,他就满足了。

“打是肯定要打的,但是我们却要明确这次任务的核心!”李向前有点像是在说教。而他的思想也很明确,这次的战略中心是阻止运输船队抵达台湾,对付日本舰队还是其次的,所以,他更希望将重点放在南面,那样空军才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对,打日本人是我们都高兴做的事情,但是我们也必须要为大局着想,而不能凭个人的冲动,军种之间的利益而做出草率的决定!”罗开这话像是在支持李向前一样,但是却是在警告所有的将领,在他的指挥下,是不分军种的,谁能用上力,那就用谁。看到所有将领都明白了之后,罗开才继续说道:“这次行动的战略核心是要阻止台湾获得武器物资补给,所以,我们的打击核心还是要放在南面,这是日本人给我们创造的一次机会,我们就不能错过了!”

“那我们不管那支日本舰队了?”黎国民是知道轻重缓急的,但是想到海军舰队在这次战役中的作为,他就不能不提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放弃与日本舰队交手的机会,将重点转移到南面,那么东海舰队就需要后撤,以避免在不利的情况下与日本舰队交手,而这绝对是让海军大丢面子的事情。

“不,我们也不会放过这支日本舰队!”罗开摇了下头,他还有个更宏伟的计划,“日本舰队送上门来,这是千古难遇的机会,也是我们一雪前耻,报‘甲午战争’之仇的最佳机会。所以我们还是要打,但是却要分个先后顺序。打日本舰队的前提是,必须要先解决掉运输舰队,然后再集中力量对付他们!”

“好吧,我们听总指挥的命令!”黎国民对罗开的安排表示了满意,其实罗开也只能够照顾到这么多了,如果换了一个谨慎点的总指挥,恐怕就要选择避免正面与日本舰队交战了。

“好,现在我们就先把调子定下来!”罗开确定了自己的想法,“首先,我们将集中手中的所有潜艇与空中力量,坚决将南面的运输舰队消灭在兰屿附近海域。然后,再将空中力量调到北部战场,在夺取了制空权,至少是压住了日本空中力量之后,由海空军联合发动与日本舰队的决战!”

“我们空军没问题,保证按照计划完成任务!”李向前对这个安排更满意了,虽然空军身上的压力将变得更大,但是这一战胜利之后,空军的功劳肯定是最大的。而且最为主要的是,空中力量可以迅速调动,这并不像海军的舰队或者潜艇那样,无法在短时间内改变战场,参加两场大海战!

“但是现在我们怎么阻止日本北方舰队前进呢?按照这支舰队的规模,里面肯定也有不少的运输船只!”伍尚武及时的提出了一个问题。其实他也帮海军问出了这个问题,只不过海军的原因是怎么才能够在舰队不后撤的情况下,避免与日本舰队过早的进行决战。

“那只能够靠我们的潜艇了,我们在那附近的潜艇有多少?”罗开想到了唯一的办法。

“十二艘,其中三艘核潜艇。”伍尚武迅速的回答道,“开始发回情报的就是一艘核潜艇。”

“很好,虽然这些潜艇力量不足以对日本舰队构成威胁,但是也能够阻止他们高速行进了!”罗开脸色严肃的点了下头,“让这些潜艇缠住日本舰队,即使是冒险,也要阻止他们!”罗开做了一个艰难的决定,想了下后,又说道:“告诉那些潜艇的官兵,如果能够顺利的阻止日本舰队快速前进,我给他们记最大的功劳!”

对罗开这话,没有人会反对,即使别的军种的将领都不会来反对将这个功劳让给潜艇部队。要知道,罗开的这道命令一下,几乎就是让那些潜艇以拼刺刀的方式与日本舰队单独缠斗了,而结果一般会很惨,潜艇部队的官兵几乎是在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来完成这个任务!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