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夏春秋 第十篇 海啸行动 第八章 尔虞我诈

yuertou 收藏 11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size][/URL] 初春的北京还没有收到一点春天的信息,寒风仍然肆虐着,而春天的第一场雪,也为这座千年古城披上了一件银白的外套。 “大使阁下,很感谢你带来的好消息,在此,我代表中国十四亿人民,感谢美国人民对我们民族国家统一事业的支持!也请你帮我转达对美国朋友的问候与感激!”王一林的语气很诚恳,谁都听不出来,他是在对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9289/


初春的北京还没有收到一点春天的信息,寒风仍然肆虐着,而春天的第一场雪,也为这座千年古城披上了一件银白的外套。

“大使阁下,很感谢你带来的好消息,在此,我代表中国十四亿人民,感谢美国人民对我们民族国家统一事业的支持!也请你帮我转达对美国朋友的问候与感激!”王一林的语气很诚恳,谁都听不出来,他是在对着几个小时前还是最危险敌人的大使说话。

“总理阁下,我会帮你把话带到的,也希望我们两个大国能够永远保持友好的关系!”美国驻华大使霍华德的语气也非常的诚恳,不枉他干了几十年的外交工作。

送走了这位“不速之客”后,王一林并没有回到自己的办公地点,而是马上进了等在后门的轿车,前往西山战略指挥中心,那里正有一场非常重要的会议等着他参加呢。

“我们忙碌的总理大人终于到了!”看到王一林笑着走了进来,等在会议室内的十多人都热情的站了起来,而何永兴是笑得最开心的,他们已经在王一林会见美国大使的时候就接到了消息。

“主席,让你们久等了!”王一林有点腼腆的走到了自己位置边上,对着笑得颤悠起来的老赵说道,“老赵,你也可以睡个安稳觉了,现在我们已经‘和平’的解决了一个最大的对手了!”

“呵呵,我对罗上将可是有绝对的信心,一直睡得很好!”老赵并不想承认自己这几天的担心,“这次是塞翁失马啊,想不到竟然拣了这么大个便宜!”

“是不是便宜,现在还不能肯定呢!”何永兴突然说了句扫兴的话,目光就落在了一直没有笑的颜靓身上,“颜少将,你先给我们说下情报部门的收获,虽然我不想扫大家的兴,但是现在更大的问题却摆在了我们面前!”

颜靓严肃的站了起来,动作并没什么夸张的地方,但是那神色已经让所有人的兴奋劲全都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虽然现在美国已经决定停止对我们统一战争的干预计划,但是,另外一个并不弱小的对手却浮出了水面!”颜靓的开场白很严重,却没有夸大其辞,“我们的情报系统已经侦察到,日本两支已经到达冲绳的‘十·十’舰队正在开始做出航前的最后准备,而那支运载着美国卖给台湾的运输船队,以及另外一支由日本运输船组成的运输舰队也开始在冲绳附近集结,同时,原本部署在九州与本岛的另外一支‘十·十’舰队也在全速南下,北海道的那支‘十·十’舰队也在向日本海中部前进,日本已经准备正式对台湾进行军事援助,并且参与到这场战争中来了!”

王一林身体微微僵硬了一下,思维更是愣住了。这些情报他并不知道,也没有从日本外交官员以及驻日本的外交官员那获得任何的暗示,同时对日本政府首相才发表的那篇“和平声明”更加看得透彻了。显然,日本政府的这些行动是很隐秘的,也做足了前期准备,带有很大的欺骗性。而他开始的喜悦也一下被冲散了,虽然美国退了出去,却引来了另外一个强大对手的所有压力,真是前门驱虎,后门进狼,注定这场统一战争将会打得异常艰苦。而作为政府总理,他也没时间考虑这对军事行动带来的影响与后果,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怎么才能够将日本参战的影响减低到最小,并且协助军队获得最后的胜利。

“大家也都听到了,现在日本已经准备要与我们过招了!”何永兴的样子不像是在担心失败,而像是看到一个对手走进了自己的圈套一样,“日本不但要干预我们的统一战争,而且是全面发动了。除此之外,他们已经开始准备国家动员,而且这次用上的舰队几乎是日本海军力量的7成。我们的压力并没有因为美国的退出而减轻,在日本加入后反而加重了!我们绝对不能够输掉这场战争,所以,现在我们需要解决问题的办法!”

本来应该主动回答这个问题的那些军队将领们都沉默着,谁都没有发言,连老赵都闭着嘴,低着头在思考着。虽然日本的军事力量不及美国,但是,美国绝对不会把他所有的力量都用到这场“保卫”台湾的战争中来,因为美国分布全世界的利益绝对不允许他那么做。而日本则不一样。战后的制裁让日本失去了全球影响力,虽然起到阻止日本扩张的作用,同时也使日本的力量更集中。与美国不一样,日本几乎能够将起所有的力量用到台湾战场上,即使需要防御北面韩国、俄罗斯与中国的威胁,日本也能够将绝大部分的力量调到台湾战场上去。而这么一来,日本起到的作用绝对不比美国小。而最为关键的是,中国海军的实力并不比日本强,另外还需要分出力量稳固在南海地区才取得的利益,那么就不能够全力迎战日本舰队。所以,怎么应对日本带来的威胁,军队的将领们,特别是那些海军的将领们心中没有一点把握。

“好了……”何永兴对军方在这个时候哑火有点不满,“我们现在先讨论下国内以及国际方面的情况,看来我们得准备动用全部的力量来应付日本带来的威胁了!”

听到何永兴这话,王一林身体一震,忘记了这些问题都应该由他来向大家说明,愣在那没有起来发言。本来王一林并不支持在这个时候打台湾,现在虽然打了起来,但是要动员全国的力量来进行这场战争,绝对不是他所希望看到的事情。国内的情况,已经国家的力量王一林是非常了解的,现在虽然能够承担起对台湾的军事行动,但是国家的力量已经出现了透支的征兆,如果完全转入战时机制,那么对国家经济体系带来的破坏与打击将是非常严重的,甚至是毁灭性的,最后即使能够赢得战争的胜利,那肯定也是惨胜,也将失去大部分的意义,成为了一场并不划算,或者说并不应该的战争。

“总理,还是由你来说吧,你对这方面比我们都了解得多!”何永兴等了两分钟,还没见到王一林主动起来介绍情况,就又提醒了一句。

“从国家未来的角度考虑,我希望不要与日本爆发全面冲突!”这下王一林再无法躲避,马上就站了起来,“虽然现在我们的国力并不比日本低,特别是在资源方面对日本占了绝对性的优势,但是国家的经济承受能力却并不比日本强大多少,除非我们走国家军事化的路线!”

要让国家走上军事化的路线,这肯定没人会答应,结果大家都知道,一个军事化的国家,其本身就是脆弱的。就如同二战开始前的德国,虽然看上去那么的强大,但是根基并不牢固,当消耗超出了生产时,就会变得不堪一击。而现在中国还没有当时德国那种高度统一的国家思想,所以这更加危险,惹不好,仗还没打赢,中国就会自乱阵脚了。而王一林这话,几乎是否定了与日本全面开战的可能性,让所有人都认识到,现在的中国还没有强大到能够随心所欲的进行战争的地步,一切都得以国家实力为根据,任何超出了国家实力的行为都将是有害无益的!

“那你看我们能够承受多大的压力呢?”虽然是一名军人,老赵也不会让国家走向极端,“你放心说,我们军队绝对服从党与国家的指挥,我们是保护人民利益的,而不是来伤害国家利益的!”

“如果能够做到,我希望就限制在现在的规模!”王一林知道自己这个要求是不可能达到的,就又说道,“当然,规模再扩大一点,我们也能够达到,但是必须严格限制……”顿了下,王一林迅速的在脑海中搜集着资料,想好后,才继续说:“去年我们的军费支出是2500亿,今年头三个月的军费开支已经达到了800亿,而我们最多能够承受5000亿的军费开支,如果再高,就将严重的影响到国家的发展。所以,从经济的角度上讲,这场战争的军费开支必须维持在3000亿以下,另外,时间也必须控制在三个月之内!”

“只能这么多吗?”老赵的样子有点失望。3000亿人民币大概只有350亿美金左右,而在海湾战争中,盟军就花掉了500亿美金,虽然中国的物价更低,而且人员费用也要低很多,但是对于这场十多年后,且规模更大的战争来说,这点钱实在是太少了。

王一林嘴唇动了下,并没有说话。其实他也明白这点钱不够花,几乎可以肯定,后面的军费开支肯定要超出他的计划,他也不是没有留后手。但是现在他并不想说出来,不然肯定会降低军队的警惕性,让他们更加大手大脚的花钱,到时候超支的额度肯定更大了。

“好了,经费的事情,今后再解决吧!”何永兴也了解这点,反正这个也不急,以后有的是时间让军队与政府讨价还价,所以就转移了话题,“现在我们最关切的是怎么处理好外交方面的事情,既然日本准备要加入到这场战争中来,他们肯定需要获得更多的外交支持,而我们也需要争取到更多的朋友,这才能够让我们受到的压力更小点!”

“外交方面的压力并不小!”王一林也转移了思路,“我们现在的主要外交方向是获得欧洲与非洲地区的支持,但是效果并不理想。如果想要让更多的国家指责日本,站在我们这一方来,我们还需要更大的努力!”

关于外交方面,很多人都知道,中国因为这场统一战争,其国际声誉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影响。欧洲虽然已经与中国建立起了全面合作机制,但是因为这场战争,中欧之间的关系已经出现了裂痕。即使法国、德国、意大利等欧洲强国都表示理解中国的军事行动,但是中国这场统一战争却让大多数欧洲人认为是在破坏与践踏台湾的民主自由,给欧洲人留下了非常糟糕的印象,让中国在欧洲人心目中的形象遭到了严重的破坏。而那些非洲国家虽然没有多强的民主自由观念,但是因为这场战争,中国降低了对这些国家的投资与援助,而这在那些非洲国家看来,就如同中国将本应该施舍给他们的钱那去给自己家里修围墙了一样,让他们的心理很是不平衡,当然,对中国的好感也降低了不少,结果就给日本留下了机会,让日本趁机扩大了在非洲的影响力。在这样的情况下,中国怎么恢复自己的国际声誉,怎么获得更多发展中国家的支持,已经是一个非常迫切与现实的问题。

“那我们应该加强对外交流,将更多的外交官派出去,如果有需要,我们都应该出去走下!”何永兴的办法中规中矩,是以前常用的老办法,并没有多少新意。

“光是这点还不够,如果只利用这种办法,我们无法获得更多的外交支持!”王一林有点痛苦的说出这句话,其实意思很明白,如果中国不能拿出足够的利益来引诱那些国家,要改善现在的外交形势,将会是很困难的,而要想对日本进行外交堵截,那更加无法做到。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即使对外交与经济仔肩的关系并不大懂,老赵也听出了王一林的话外音。

“以最现实的办法来说,我们就必须再次出让经济利益!”王一林的话很直接,但是也很笼统,“而现在能够起到作用的只有一个办法,降低我们对国内市场的控制力,让出更大份额的国内市场。并且回到改革开放初期的模式,国内发展主要依靠外来投资,而我们的资金需要用到对第三世界国家的援助上,这样才能够同时获得欧洲发达国家与第三世界国家的支持!”

从解决现在面临的问题的效果上来看,这确实是一个好办法,但是从国家利益方面来看,这又是一个非常糟糕的方法。这样做的结果很简单,中国在损失国家利益,将国家的命脉交出去的情况下,还需要去帮助那些第三世界友好国家搞建设。但是,中国却有个极大的优势,消除了其中最大的潜在危险。即使中国再改革,再开放,也是共产党执政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国家的命脉永远不会落入别的人手中!

“好吧,看来我们只能这么做了!”何永兴虽然也知道这么做会对今后造成什么影响,但是现在他已经没有了别的选择,“总理,你现在就马上去处理这些事情,特别要注意对日本的态度上,我们将计就计,日本想迷惑我们,那我们也来迷惑他,让日本放松警惕!”

会议开到这,已经与王一林没有多大的关系了,剩下的内容都是军队行动方面的,虽然作为国家总理,他有权知道军队的动向,但是现在已经没有好多时间够他浪费,太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所以在向大家告别之后,王一林带着沉重的心情离开了战略指挥中心。


“总理阁下,很高兴你能够接见我!”日本驻华大使酒井胜对中国政府总理亲自接见他感到有点意外。按照外交礼节,最多是由中国的外交部长接见他这个大使,而且这次中国的反应速度实在是太卡了,昨天日本政府才发表了“和平声明”,今天中国政府就做出了反应,看来中国的政治改革确实取得了巨大的成果。

“我也很高兴能够在中国见到酒井大使阁下!”王一林笑着示意酒井不用太拘束,“上次我们是在日本见面的吧,那时候我们可都还不是现在的样子呢!”

当王一林还是地方官员的时候,曾经随团对日本进行了访问,而他在那次的访问之中,就见过酒井胜一次,只是两人那时候都只是小官员。酒井胜对王一林这种超强的记忆力不但惊讶,更是佩服。

“是啊,那时候我们可都还年轻呢!”酒井的语气带着很浓的沧桑味。他是在感叹人之间的不平等,时间过去了几年,两人都不再年轻强健,但是王一林已经成为了一国的总理,是国家政府的最高行政长官,而他自己却只是个小小的外交大使,这种不平等,让酒井对前途感到一阵灰心。

“年轻是不会随我们度过一生的!”王一林看到“废话”说得也差不多了,就转入了正题,“想当年,那些具有前瞻的领袖都已经不再人世了,但是他们让我们两国恢复了正常的外交关系,并且让我们成了睦邻友好的朋友之邦,现在责任与义务已经交到了我们这代人手中,我们就应该继续努力,让我们两国的人民都能够享受因此带来的美好未来!”

酒井点了点头,现在他对王一林的看法又变了,因为他摸不清王一林的意图了。从接到中国总理将接见他的消息后,酒井已经做好了最坏的准备,按照现在中日间的关系,他这个大使受点气是很正常的,但是中国总理不但没有给他脸色看,反而高度赞扬起两国之间过去的交往,并且展望起未来,这可太不正常了。

“对啊,我们应该更努力的促进我们两国之间的交流,让我们的国民享受到更多因此带来的好处!”酒井暗暗提高了警惕,也就打起了哈哈,反正这种陈词滥调在外交场合中是“万精油”,说出来并没有任何的实际意义。

“当然,我们中国政府一定会努力促进我们双方间的合作的!”王一林看来是打定了主意,反正是在尔虞我诈,随便怎么说都可以,“我们也很高兴看到日本政府为此做出的努力。正如你们说的,我们现在需要的是和平,而中国也与你们一样,绝对不愿意看到我们双方之间的关系因为一些小问题而受到破坏。所以,我们都应该做出更大的努力,来消除我们双方之间的分歧,达成最大的共识,让今后的发展与交往更加顺利!”

“很感激中国政府能够这么想,当然,我们也更愿意看到双方之间的合作更进一步!”酒井胜热诚的点起了头来,“我们日本政府也将做出努力,以此来促进双方之间的交流与发展,并且已经开始做出显著的行动了!”

“你们的行动,我们也看到了!”王一林很真诚的看着这个与自己年纪差不多的日本大使,“对于日本政府昨天发表的那份‘和平声明’,我们表示最大的感谢,而这也是我们双方消除误会的开始。只要我们保持相互信任,相互支持,不干涉对方内政的方针原则不变,那么我们愿意将双方间的关系更进一步,还希望大使阁下能够将我们的这个意思转达给你们的政府。只要在睦邻友好‘五项原则’的基础上,我们愿意与日本进行任何方面的合作!”

“当然,我当然会把中国的这个意思转达回去!”酒井站了起来,这次简短的会谈到这也差不多了,“我也希望中国能够继续保持现在的态度,为我们明天的发展打下最坚实的基础!”

“当然,我们的对外政策一直没有变过,以前如此,现在如此,今后也将如此,请日本政府放心,我们是非常重视与贵国的关系的!”

说完后,王一林热诚的将酒井送了出去。这场几乎纯外交的会谈让王一林觉得有点精神疲惫,虽然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王一林却必须要忍受,个人的感觉在面对国家的需要时,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日本外相府。

在接到了驻中国大使发回来的外交咨文后,流川风被他的秘书给叫醒了。

“哦,中国人的态度怎么转变得这么快?”流川揉着有点酸痛的眼睛,看着手中的东西,有点不相信这是态度变得强硬的中国政府的话一样。

“也许中国是担心我们改变对台政策,或者被我们的那份‘声明’给迷惑了吧!”秘书先前就看了,现在心里已经有了想法。

“也许吧……”流川觉得这种推测并不一定靠得住,但是他并不打算向秘书说出自己的想法,“这样吧,你先帮我把这份文件送到首相府去,看看用不用让大家杂集中讨论下!”

流川心里有点担心,其实他是不想亲自到首相府去,这些天来,他这个日本外相已经太累了,光是各中紧急会议就开了好几次,现在他只想摆脱所有的烦恼,好好的休息一下。

当这份代表着中国态度的外交咨文送到首相府的时候,精神处于高度兴奋,正在与一群军队将领商量着应该怎么开始对台湾进行支援的渡边却一点都不疲惫。

“恩,很好嘛!”对这份已经经过了眷色的外交咨文,渡边很满意,“纲本君,你们看看,支那人也太没用了,这么一下就被迷惑住了!”

“也许是支那人太胆小了,他们害怕了我们强大的舰队!”纲本一说完,就看到了读边脸上的怒色,赶紧改口道,“这都是首相大人领导有方,才能够让我们大日本的军队变得如此强大!”

渡边脸上的怒气马上就消失不见了,对这样明显的马屁他都感到满意,他的虚荣心还真不小。而后,他才说道:“不管支那人是害怕了我们强大的舰队,还是被我们迷惑住了,这次算是他们倒霉。你们的准备都完成了吗?”

“舰队已经完成调动,所有的水兵都已经做好了出发准备,现在只需要等首相下命令了!”纲本的样子很是得意,好象一切的功劳都是他的一样。

“很好,我马上就去请示天皇陛下,明天开始行动!”渡边站了起来,准备要去天皇那,“请示”天皇的意见了。

按照日本的法律,天皇是国家名义上的元首,当然,这只是名义的,根本就没有实际的权力,就如同英国现在的国王一样。而“请示”也不过是走过程而已。但是等待着日本裕仁天皇的绝对不是当年他爷爷那么重要与“辉煌”的决定!


在渡边赶往天皇所在的皇宫时,王一林也到达了美国驻华大使馆。

“总理阁下,欢迎你的到来,不知道这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霍华德对王一林的到来很惊讶。白天两人才会晤了,现在这位中国最忙碌的人又费时间过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

“大使阁下,我们能不能进去谈一下?”站在客厅里,王一林并不放心在这说话。这所美国大使馆内已经有几处地方被装上了中国情报机构的监视设备,所以也无法保证没有别的国家的间谍到这来动手脚。而在整个美国大使馆中,只有秘密书房是没有被监视的,那里的全频段电磁干扰让所有的监视设备都无法工作。

“当然,请!”霍华德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就把王一林带到了三楼的秘密书房。

“大使阁下,我这次前来,是希望美国能够为我们双方的和解做出一点努力!”王一林屁股才坐稳,就急切的说出了来意。

“当然,为了促进我们双方之间的和解,我们美国愿意做任何不伤害国家利益的事情!”霍华德连水都没给王一林倒,就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

“那我就直话直说了!”王一林的样子很焦急,“现在我们的统一战争已经进行到了最关键的时候,我们希望美国政府能够诚守诺言,不要再以任何形式向台湾出售战争物资了!”

“这……”霍华德有点为难,因为这不是他能够做出决定的事情,“我会把你们的这个意见转达回去,有消息后,我立即通知你们!”

“那就太感谢大使阁下了!”王一林表示了理解态度,“其实对于台湾同胞,我们并不想给他们造成更大的伤害,所以救援物资我们并不拦截,但是需要经过我们的同意与检查才能够输送到台湾!”

其实王一林跑这一趟是很不得已的。中美之间本有高层直通电话,但是在台海战争爆发后,美国因为表示将协助台湾防御,这让中美双方的首脑热线被中断了。中断一根电话线并不难,但是要想恢复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了。而中美关系到这天的上午才重新回到了正轨,所以,现在首脑热线还没有开通,也只得用这种效率并不高的外交方式了。

“这点我们明白,当然,我们会严格遵守中国的战区规则的!”霍华德马上就做出了回答。

“那好吧,这件事情就要麻烦大使阁下操心了!”王一林再跟霍华德道别之后,就离开了这座并不显眼的建筑。

而霍华德一送走了王一林,马上就通过外交线路,将这道有着深层意义的消息发回了美国。


“中国人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小布什看着赖特,希望主管外交的国务卿能够给他一个明确的答复。

“含义很深刻!”赖特咀嚼着中国人送来信息,“至少,中国已经放松了对我们的警惕!”

“就这么简单吗?”布什的样子有点焦急,他还没得到希望的答案。

“当然不会这么简单!”赖特摇了摇头,“按照中国人的思维方式来说,这也是在表示,他们已经不再计较上次的损失,也就是说,他们不会报复我们了!”

“这样就好,希望这是真的!”布什小声的嘀咕了一句,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

“其实还不只这么简单!”赖特又想到了一层,“中国这也是在警告我们,千万不要再玩火了,如果美国再做出什么伤害中国利益的事情,那么带来的后果将是很严重的!”

“恩!?”布什抬起了头来,“那我们就不要将武器送到台湾了,那那支运输船队先留在冲绳吧!”

“只能这样了!”赖特点了点头,如果这时候再激怒中国,恐怕双方之间的关系再没有弥补的可能了。

“那我们只能通过日本,将武器转送到台湾去!”旁边一直没发言的哈本接了句话。想到美国必须在中国面前低头,他这个高傲的军人就很是不满。

赖特看了哈本一眼,虽然想说什么,但是最后却忍住了。反正与日本的交易是正常的,中国也无权干涉美国向不向日本出售武器的事情。而且现在中国与日本的关系也出现了转折,这么做,应该不会给中国太大的刺激。

“就这样吧,马上与日本联系,将那些武器卖给他们,让他们想办法送到台湾去!”小布什显然也对放弃对台湾战争的干预很不满,但是现在他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让美国在“保卫世界民主自由”的战争中发挥一点作用了。

载着这道信息的电波迅速的雨果了半个地球,到达了大洋的另外一边,而本已经平静下来的冲绳港也在收到新的命令之后,热火朝天般的忙碌了起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