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奥用残酷的美丽恣意着青春的飞扬

还记不记得有多少时刻曾被中国的足球感动!

是1997年中国对科威特时,浪子高峰绝命一刀的快感!

是2001年五里河体育场响彻云霄的欢呼!

是2001年世青赛“超白金”们让阿根廷队赛后流下喜悦的眼泪!

是2004年刘云飞轻松托出戈尔穆哈马迪略向左侧踢出的绵软无力的"小勺子"!

是2005年国青队对乌克兰的血性翻盘!

是2007年6月8日凌晨中国国奥在土伦杯上用残酷的美丽恣意着青春的飞扬!


解说员喋喋不休的说的没错:这是一场过程沉闷的比赛。但过程只是过程,好比相伴多年的恋人,如果始终没有走到幸福而又甜蜜的那一刻,那么过程仍然只是过程,结局的甜美往往会让我们将过程的枯燥乏味无奈迷茫统统从记忆中剥离!


在看完冠军杯决赛AC米兰对利物浦的比赛后,我曾深深的坚信赫拉克利特说“人不可能两次踏入同一条河流”,然而今晚,曾诚两次曼妙的表演让我对哲学本已混乱的思路变得更加杂乱无章,我终于明白,这就是足球,一个被数亿人痴迷的所谓游戏,正因为它毫无规律可寻,所以才会让我如此为之疯狂。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席尔克在他在告别专栏里说:我们永远无法确知是否掌握了整个真理,但我确信总是存在有某种真理,必须用整个心灵来追求他。


终于知道“毒医”有多狡猾了,下半场快结束时,他干脆就把陈涛换下了,杀手干完活,要远走他乡跑路,这是道上的规矩。


点球,这种残酷的结束方式,曾经不断的残酷着我们的心灵,每每提到点球,眼前总会浮现出1994年那个寂寥的站在空旷球门前忧郁的背影。


但是今天,在这个夜晚,在遥远的法国,在一个似乎普通的邀请赛上,一群才华横溢的年轻人用他们迷人的微笑重新诠释了这种悲壮结束方式,尽管残酷,但美丽!如果你没有和一群兄弟像真正的男人一样并肩战斗过,你就根本无法理解那一刻的荣耀与感动。


今夜,充满了激情,勇敢,悬念,才华和快乐。一群年轻人在这个夜晚为了胜利、尊严、荣誉、信念和伙伴而肆无忌惮的放纵着他们的才华。曾经有人说“年华总随雨打风吹去,当流水慢慢磨平了棱角,美丽的鹅卵石就形成了,那就意味着成熟。”去TMD的年华,去TMD的流水,去TMD鹅卵石,去TMD成熟,还我恣意的青春飞扬。


生活是如此功利,如此冷漠,往往让人难敢喜形于色,就留下温暖我们的足球吧。

这一夜,只有足球,最纯粹的足球。

如果你不幸错过了今夜,那你只有两件事好做:

一,后悔。后悔其实没用。

二,等待。幸运的话能等到下一次激动人心的时刻――2007年6月10日凌晨3点。


年纪大了,身上的血性慢慢的少了,难免有了江朗才尽的感觉,此文借用了我的朋友曾经文章中的部分文字,并投机的把它用作此文的结尾:

“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迷,但我喜欢足球带来的快乐,简单的,纯净的快乐。

男人,生来就是为了争胜负的。但我们也确信,这个世界上的的确确有比胜负更珍贵的东西。比如男人跟男人的友谊,比如男人跟女人的爱情,再比如像断背山那样男人跟男人的爱情。

《兄弟连》结尾,投降的德国将军,对列队的手下说:这样的友谊只存在在战友中,在兄弟之间,共同使用散兵坑,在最需要的时刻彼此扶持。你们看过死亡,一起接受磨难。我很骄傲能与你们每个人共同服役,你们有权享受永远快乐的和平生活。

每个男人,都渴望有这样的际遇,这样的兄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