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刺 第一章 新兵蛋子 第7节 授衔

韭菜煎鸡蛋 收藏 24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size][/URL] 第7节 授衔 周桂联用几乎颤抖的声音汇报了俞伟,杨天照,范子信等人的情况,这个消息让陈加明兴奋不已,兴奋过后他又想起了那9个老兵,9个身体素质一流,作战强悍的老兵,于是他冰冷的给周桂联下了一个命令,一个让新兵八连三排9班11个新兵痛苦了三个月的命令,命令很简单“给我往死里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41/


第7节 授衔


周桂联用几乎颤抖的声音汇报了俞伟,杨天照,范子信等人的情况,这个消息让陈加明兴奋不已,兴奋过后他又想起了那9个老兵,9个身体素质一流,作战强悍的老兵,于是他冰冷的给周桂联下了一个命令,一个让新兵八连三排9班11个新兵痛苦了三个月的命令,命令很简单“给我往死里练”。

周桂联对于连长非常了解,他知道陈加明此刻的心情,也知道自己接下来该做什么事情,他将用最高强度的训练,将这11个人培养成连队的精英,将他们塑造成真正的尖刀。

时间总是在不断的流逝着,不管过的有多痛苦,过的有多舒服,时间总是一秒不停的走着。

部队的生活是非常规律化的,每天早上6点起床,整理内务,6点半晨练,7点早饭,7点40读报,8点训练,11点半午饭,12点午休,下午2点训练,4点开始的体能训练,6点吃晚饭,7点看新闻联播,7点半开始利用半小时学习,有时学条令条例,有时学部队歌曲。8点钟开始各排组织体能训练,9点洗漱,9点半熄灯就寝。

对于其他新兵来说每天晚上9点半是他们最盼望的,因为那代表着一天的高强度训练结束,可以安心的休息,在睡梦中等待着第二天苦难的来临。

然而对于9班的11个新兵来说,晚上9点半是恶梦的开始,9点半到12点这2个半小时的时间,是他们感到最恐惧的时候,在这2个半小时的时间里,他们将接受周桂联对他们的特训,他们做俯卧撑,不是按个数,而是不停的做,不停的出汗,然后等你出的汗滴在地上,能看出一个人形,恭喜你,你可以停了,你将继续下一个项目——蛙跳,在操场上来回不停的跳,直到12点。

这段时间以来,俞伟成了这其他10个新兵的头,这不是他封的,是他们10个人联名选出来的,现在他们看俞伟的目光都充满着敬佩,这个平时冷冷的话都不说一句的家伙,每次训练都是不要命的搞,偷懒就不要说了,训练从头到尾从来就没有停过,而且一到体能训练,他的身上就会多出一个沙袋,现在沙袋的重量都已经达到200斤了,最为恐怖的是,当他们12点结束训练的回到排房休息的时候,他们会看到俞伟趴在地上不声不响的俯卧撑,做多少个休息,都不知道,有一次其他10个人帮他数,结果数到后来全都数睡着了……

周桂联现在很高兴,当然谁有这样的一个手下都会高兴,这个平时冰冷冷的家伙,给人的震撼太大了,以至于到现在为止,每次训练,周桂联都安排他自己练,他现在对他唯一要做的事,就是督促他休息,他不想他手下的兵肌肉练成死肉,所以周大排长每天都会花半个小时的时间帮他放松肌肉,这让俞伟非常感动。

俞伟对自己的身体情况也非常的吃惊,有时他都会怀疑,这倒底是不是我自己,为什么我的身体会变态到这种地步,无休无止的训练,不仅不会产生疲劳,甚至会越练越感觉到舒服,但他不敢对别人说,这种怪异的事情说了也没有人会相信,更何况他平时就不喜欢跟别人多罗嗦,他要抓紧任何时间锻炼自己,只有自己强大了,才有为艳报仇的机会……

队伍训练正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队列动作:立正、稍息、停止间转法、齐步、正步、跑步、立定、敬礼、纵队、横队、集合、解散、整齐、报数等内容也正按照预先制定好的训练计划一步一步的进行着。

张景新站在队列前面又在重申队列纪律:

1、坚决执行命令,严格规定,做到令行禁止。

2、着装整齐,姿态端正,精神振作,严肃认真。

3、按照规定的位置列队,注意听口令,动作要迅速、准确、协调一致,保持队列整齐、肃静、自觉遵守队列纪律。

4、奉命出列用正步,入列用跑步(分队出、入列均用跑步),或按照指挥员指定的步法执行;因故出、入列要报告,经允许后可出、入队列。

5、将学到的队列动作、自觉地用于训练和日常生活中,做到学用一致。

虽然这个队列的纪律已经讲过了很多遍了,但是张景新依旧随时对9班的几个灌输着,想做一个合格的军人,队列就是最基础的东西。而现在他们的训练已经到了三大步法了。

部队的训练方式总是简单的有效,规范的动作都是通过定型训练来完成的,就拿停止间转法来说,之所以一班的靠脚声只存在一个整齐的的声音,这是经过无数遍反反复复的分解训练得来的。

停止间转来,原来一个迅速的转身靠腿动作,分解成为两个步骤,也就是所谓的一令两动,一转身,二靠腿,班长的口令从慢到快,通过一、二这两个命令还培养战士们转身靠腿中间的那个停顿感,无数遍的训练以前,就形成了转身靠腿的连贯动作,全班全排乃至全连完美到仿佛只有一个人在转身靠腿一般的听不见任何杂音。

9班的几个家伙现在正在进行着正步走的定型训练,现在不管是什么定型,只有一说到定型训练,每个新兵都是毛骨悚然,定型所要练习的动作都是非常非常的简单,而让他们恐怖的就是这看起来非常简单的动作。

正步的动作要领其实也很简单,听到正步走的口令后,左脚向正前方踢出约75厘米(腿要绷直,脚尖下压,脚掌与地面平行,离地面约25厘米),适当用力使全脚掌着地,同时身体重心前移,右脚照此法动作,上体正直,微向前倾,手指轻轻握拢,拇指伸直贴于食指第二节,向前摆臂时,肘部弯曲,小臂略成水平,手心向内稍向下,手腕下沿摆到高于最下方衣扣约10厘米处,离身体约10厘米,向后摆时手腕前侧距裤缝线约30厘米。行进速度每分钟110-116步。立定同齐步。

他们现在进行的是正步的分解练习,只踢出腿然后定住,双手保持正步行走的姿势,人总是习惯于双脚落地支撑起全身的重量,而他们此刻却是用他们的左脚辛辛苦苦的支撑起原来两只脚支撑的身体,右脚在身体的正前方,压着脚面保持与地面平行,离地25公分的位置。

“张俊,脚抬高一点,不要掉下去了”张俊其实也知道脚要抬高,可是他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20分钟的时间,他已经吃不消了。不说左腿已经在打抖了,全身都在颤抖了。

周桂联正好转到9班的队列前面,看到张俊那离地已经将近10公分的距离,表情严肃的走到张俊的面前,“小子,如果你想每次正步定型的时候我在你的脚上压块砖头的话,你就尽管往下放。”

听完这话,张俊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这TM是什么世道啊。他可深知周桂联这心狠手辣的家伙说的到做的到,而且对于这种事情,这个带步兵排的排长还特别的有经验。于是在周桂联的淫威之下,为了不让自己以后受更大的痛苦,张俊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硬生生的把脚再次抬高了起来,这下子,他的全身都抖了起来。

10分钟,吃奶的力气都用光了的张俊终于将那只可怜的右脚放到了地面之上,“吁”放在地上果然舒服啊!然后他就为他为一下子的舒服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周桂联集合着刚才没挺住腿放了下来的新兵们,他也不让他们再继续定型了,都已经变型了,定了也没啥效果。他将他们带到了旁边,有一断很长很长上坡的水泥路上,踢正步,一步步的往上踢。

于是那群2乎乎的新兵就开始往上踢了,1分钟后,他们终于感受到痛苦了,比刚才定型还要惨上好几倍的痛苦,“周桂联这王八蛋,真TM不是个东西啊”张俊恨恨的骂道。其实他这样骂已经算文明了,其他的新兵都在问候我们这个可怜的排长家里的其他人了。

还在定型的新兵们看到周桂联对其他人惨无人道的训练,一个个脸都绿了,这下子可全都拼了命了,现在再不顶住,呆会跟那些个倒楣鬼一样去踢上坡,可能比这还有惨上好几倍……

新兵三营八连三排的队列训练,就在周桂联的特别指挥之下结束了,刚才完成考核的新兵们,到现在为止,入伍已经1个月了。

刚才的队列考核,就数三排最拉风了,整齐的方阵,单个士兵的动作,全排整齐划一的行动,如同一个人在进行一样,听不到一丝杂音,看不到任何的不同,就连从小就有点罗圈腿的冯明此刻都是站有松立如钟,在别人的眼里,丝毫看不出1个月前,这还是一个有着罗圈腿的新兵。当“优秀”这两个字写在三排每个战士的考核成绩表上时,就连表情严肃的考官都透出丝丝的笑意,都是自己部队的兵,这个作训科的参谋当然也高兴。

而新兵们也终于接纳了在他们心中,一向如同心里变态一样的周桂联。

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今天将对所有合格的新兵进行授衔,他们将从今天开始带上肩章、领花、帽徽,从授衔的那一刻开始,他们将成为国家正式编制的军人。而前面的一个月艰苦卓越的训练只是一个过度期。

“经过一个月辛苦的训练,你们初步完成了一个普通老百姓到一个军人的转变,今天将正式对你们进行授衔,授与各位列兵军衔,从这一刻起,祝贺你们正式成为一名军人,在这里我再次重申,从今以后,你们的一切行为将受到纪律的约束,你们必须服从命令,听从指挥……”徐平在上面唠叨了1个多小时,这是一件大事,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所以来不得半点马虎。

最后这位以营带连的管理科长宣布了下一阶段的训练内容,这个内容让每个人都全身激动,热血沸腾……


----------------------------------------------------------------------------------

这章是过度章节,不想写的过于详细,免得各位大大睡着,在此特地感谢各位大大对我的支持,《冷刺》将会继续,精彩你我共享!!!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