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的承诺 第六章 暗算(一) 第六章 暗算(一)

客星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4/][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4/[/size][/URL] 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后面的座椅里,低着头无比认真地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资料。 正在这时候,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进来!”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习惯性的说着话,头也不抬的继续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资料。 在得到了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4/


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正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后面的座椅里,低着头无比认真地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资料。

正在这时候,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从外面传来。

“进来!”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习惯性的说着话,头也不抬的继续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资料。

在得到了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的应允后,敲门的人轻轻地走进了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的办公室。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一边手不停歇地继续整理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资料,一边头也不抬地问道。

岂料那人却并不答话,径直在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办公桌对面的一张办公椅里坐了下来,与此同时,一股浓郁的冷香在瞬间便传进了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那灵敏的鼻孔里。

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不由得放下了手中的工作,诧异地抬起头来。

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身材非常的窈窕,面容异常的美丽,肌肤异常的白皙细腻的美丽的女子,此时此刻,她的脸上正荡漾着迷人的笑容,用一双勾魂摄魄的大眼睛注视着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看到这种情形,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不由得呆住了,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了,我们的情报部长大人,你难道不认得人家了吗?为什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人家?”这个美丽的女子正是暗灵帝国的特工部长宫崎智子,此时此刻,她正做出一副娇羞的小女儿状,用一种娇羞的眼神挑逗似的看着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掩口而笑。

“哦,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宫崎部长啊,不知道今天是哪一阵香风把您给吹来了!宫崎部长您大驾光临,不知道有什么贵干啊?”听到暗灵帝国的特工部长宫崎智子的问话,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这才回过神来,答非所问的掩饰着自己的失态。

“看来我们的情报部长大人可真是健忘的很啊!人家是想来看一看人家让您帮忙搜集的资料搜集齐全了没有!没想到您却给忘记了,人家真的是好失望哟! ” 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一边说着话,一边又向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抛了一个媚眼。

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诱惑啊,顿时感觉到全身上下热血沸腾,骨头几乎快要酥掉了,慌忙回答道:“瞧您说的,您交代的事情我哪里敢忘记呐!再者说了,就这么一点小事情哪里用得着宫崎您亲自前来啊!您可以派一个下属来拿,或者打一声招呼,我派人给您送过去不就行了吗?”

“那哪里能行啊!这些可都是绝密资料,是绝对不能外泄的!派别人来我还真不放心,所以只能亲自来了!”见到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这样说,身为暗灵帝国的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立即收起了刚才那一副撩人的媚态,恢复了平素那一副冷冰冰的样子回应道。

“我说宫崎部长,您这也太过于小心谨慎了吧。这可是在我们暗灵大帝国的总部里啊,您有必要这么过于小心谨慎吗?”显然,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对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的话颇不以为然。

“哎呀,我亲爱的凯德尔,您怎么能够说出这样的话来呢?您应该比我更加的清楚啊 ,我们的对手们可也不都是傻瓜,他们有时候可也是难对付的很呢?好了,我也不在这里跟您说这些没有用的废话了,把资料拿过来吧!”显然,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对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说的这些话也非常的不满意。

“瞧您说的,我这不是在跟您开玩笑的吗?喏,你需要的绝密资料都在这里了,这些人的姓名、性别、年龄、体貌特征、家庭背景、现居何职、兴趣爱好,一样不差的全都在这里了!”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一边说着,一边将办公桌上的资料整理好,装进了档案袋里,并且密封好。

“既然已经整理好了,那就交给我吧!”见资料已经密封好,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向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伸出了一只白皙细腻的手,准备将已经密封好的档案袋接过来。

“难道宫崎部长您就想这样轻易的把这些绝密资料拿走?”然而,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似乎并不想就这么轻易的将这些密封好的绝密资料拱手送给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而是用一种非常暧昧的眼光看着她。

“不这样拿走还要怎样拿走?凯德尔.霍夫曼你又想玩什么鬼花样?”暗灵帝国特工部长宫崎智子虽然不知道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葫芦里装的什么药,但是从她以前和凯德尔.霍夫曼打交道的过程中总结出的经验可以猜测到,这个以奸猾诡诈而著称的情报部部长准是又在动什么歪脑筋。

“宫崎部长,您怎么可以这样说话呢?像我这样正直的人怎么可能会玩什么花样呢?我想要说的是,为了替您搜集这些所需要的绝密资料,我可是费了不少的工夫,花费了好多好多的精力还有时间啊,那简直就是废寝忘食啊!您总不至于就让我这么白白的辛苦一场吧?您总得给我一点小小的报酬作为补偿吧!”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在对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说这一番话的时候可是一本正经。

“好啊,凯德尔.霍夫曼,没有想到您这样一个堂堂的帝国情报部部长竟然也敢如此明目张胆的索贿,我这就去报告大元帅,看他回头怎么收拾你!”看到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这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宫崎智子不由得感到暗自好笑,并且假装生气,作出一副转身要走的样子。

“哎,宫崎部长您先别忙着走啊!我这怎么能称的上是索贿呢?”看见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要走,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慌忙把她给拦住,英俊的脸上显出了一种委屈的神情,说道:“我替您宫崎部长办事,您宫崎部长付给我一定的报酬,这可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啊!”

“那好吧,我们的情报部长大人,您说说您想要什么样的补偿吧?”眼见得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这样一副死皮赖脸、纠缠不休的样子,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考虑到他不会就这样轻易的让自己脱身,只好无奈的问道。

“我想要什么,难道像宫崎部长您这么冰雪聪明的人还不清楚吗?”看到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做出了妥协,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心里不由得乐开了花,一边和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说着话,一边用不怀好意的目光在暗灵帝国特工部长宫崎智子那天使般美丽的脸蛋儿和她那魔鬼般窈窕的身材之间来回的游移。

“我明白什么啊?”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一边躲避着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那不怀好意的目光,一边故意装做不明白的样子问道。

“本人对宫崎部长您可是仰慕已久啊!”见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在故意装糊涂,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只好一边调笑着,一边趁此机会在宫崎智子那只伸出来准备接收文件的白皙细腻的手上摸了一把,感觉滑滑的、柔柔的,舒服极了。

“我可是有名的‘毒蝎’,难道您就不怕被蜇伤吗?”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似乎对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的无理行为并不在意,反而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微笑。

“为了宫崎部长您,别说被蜇伤了,就是被蜇疯,即便是被蜇死,本人也在所不惜!”看到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似乎对自己并不烦感,并且还给了自己一个甜蜜的微笑,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的心里别提有多么的得意了。

“这可是您说的哟!拿过来吧你!”听到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说完这句话,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又向他抛了一个迷人的媚眼,并且趁他自我陶醉的时候猛然从他手里抢过早就已经密封好了的绝密资料,转身离开。

待她走出好远,正在自我陶醉的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好像才猛然醒悟过来,慌忙冲着她远去的背影喊道:“哎,宫崎智子,别忘了那报酬、、、、、、”

“还想要报酬,您还是等下辈子吧!”听道背后传来的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的喊叫声,已经走远的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猛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对着正在向着自己张望的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恶狠狠地说道。

“哎呀,我说宫崎部长,您可不能这么忘恩负义啊,您要是这么忘恩负义的话,那下次要是再有什么事情,我可是就再也不帮忙了啊!”听到已经走远的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的回答,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似乎并不甘心地又补充了一句略带威胁的话。

“你敢!”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的眼中竟然闪现出了椹人的寒光,身为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的凯德尔.霍夫曼不由得浑身打了一个寒战。

望着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那逐渐远去,直至消失的身影,感到受到了愚弄的暗灵帝国情报部部长凯德尔.霍夫曼颇为不甘心地在内心深处恨恨地说道:宫崎智子,你等着,我一定要把你这朵带刺的野玫瑰采摘到手!

这里就是暗灵帝国的医学研究院,也是暗灵帝国最为令人感到神秘和最为令人感觉到恐惧的地方之一。

此时此刻,在暗灵帝国的医学研究院里的巨大的医学实验室里面,暗灵帝国的医学研究院的院长,身形高大,体态微胖,头顶微秃,目光深邃,鼻梁上架着一副厚重的黑边眼镜,身着白色医袍的西原太郎正在陪同暗灵帝国的特工部长宫崎智子参观。

只见在暗灵帝国医学研究院里的巨大的医学实验室里面,按照顺序摆放着一个个巨大的密封的培养容器,在这些巨大的密封的培养容器里面,用药液浸泡着一个个形态各异的智慧生物的胚胎。

身为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一边参观,一边不住的点头。

“这些胚胎还需要多长时间可以培育成功?”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向陪同在自己身边的身为暗灵帝国医学研究院院长的西原太郎发问。

“回宫崎部长的话,大约再有一个月左右的时间就可以培育成功了!”听到暗灵帝国特工部长的宫崎智子的问话,正陪同在她身边的暗灵帝国医学研究院院长西原太郎小心翼翼地回答。

“帝国的‘偷天换日’计划能否顺利的实施,可是就看西原院长您的了!”暗灵帝国特工部长宫崎智子用一种意味深长地目光看着正陪同在她身边的暗灵帝国医学研究院院长西原太郎,对他说道。

“宫崎部长请放心,属下一定不会辜负宫崎部长对属下的信任,一定不会辜负帝国对属下的信任,属下一定不会让宫崎部长失望,一定不会让帝国失望!”

“恩,很好!你做事,我放心!”

说完,二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脸上不约而同的露出了一种诡异的笑容。

西兰--多贡联邦位于暗灵大帝国所属的第三边戍区的西南方向,距离暗灵大帝国所属第三边戍区大约有30万光年的距离。西兰--多贡联邦主要由西兰星域、加兰星域还有多贡星域等三个相距不远的比邻的星域组成,其中西兰星域是西兰星域、加兰星域、多贡星域这三个加盟星域中面积最为辽阔,行政星球的数目也最多的星域;加兰星域的面积虽然不如西兰星域辽阔,行政星球的数目也远远不如西兰星域的多,但是加兰星域却是西兰星域、加兰星域、多贡星域这三个加盟星域中社会秩序最为稳固、经济实力最为雄厚的星域;而多贡星域虽然面积不如西兰星域辽阔,行政星球的数目也远远不如西兰星域的多,至于经济实力则更是没有办法与加兰星域相比,但是多贡星域却是西兰星域、加兰星域、多贡星域这三个加盟星域中星理位置最为重要,星理状况最为复杂的星域,这一点是西兰星域和加兰星域所无法与之相比的。

西兰--多贡联邦星理状况复杂,这里星云众多,陨石遍布,形成了一道道天然的保护屏障,是这片星域中为数不多的最为易守难攻的星际战略要地之一。

在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与外界相通的唯一的一条星际航道--霍森航道的进出口处,设有一个边防检查站。

“来者请通报身份,并且出示证件!”此时此刻,在这座西兰--多贡联邦的边防检查站里,一个身着崭新的制服的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正在对几艘准备进入西兰--多贡联邦的商贸飞船进行着例行的检查,只见一艘排在最前面的飞船上的笑容可掬的胖子熟练的将证件塞进飞船上的一个与边防检查站的终端系统相连通的终端插口里,验证过身份后,便被顺利的放行了。

待所有的商茂飞船都被顺利的放行后,看看暂时还没有别的飞船到来,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伸了一个懒腰,惬意的坐进舒适的座椅里,享受着这难得的片刻清闲。

“检查长,最近进入联邦的星际商人好象是特别的多啊!”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和正坐在不远处的坐椅里似乎正在凝神思考着什么问题的检查长克拉克说着话。

“哼!还不是又闻到了腥味?”听到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的话,正坐在不远处的坐椅里似乎正在凝神思考着什么问题的检查长克拉克不屑地回了一句。

“腥味?”对于检查长克拉克说的这句话,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显然是不明白。

“最近联邦的物资又出现短缺了,所以这些个善于搞投机的星际走私分子见有机可乘,就又来捞油水了!”见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对于自己所说的话不理解,检查长克拉克又不紧不慢地解释了一句。

“善于搞投机的星际走私分子?检查长,您是说他们都是一些个善于搞投机的星际走私分子,而不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对于检查长克拉克所说的这一句话,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显然非常的吃惊。

“那是当然的了!”检查长克拉克不屑的说了一句。

“联邦政府不是严禁走私的吗?联邦的法令对于走私分子的惩处不是非常严厉的吗?这些个走私分子为什么还如此的胆大包啊,他们这不是自投罗网吗?”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似乎还不甘心地问道。

“那是以前,现在的联邦政府已经不再是原来的联邦政府了!现在的联邦政府官员跟这些个走私分子的关系铁着呢!所以这些个走私分子不仅在联邦拥有着合法的身份,可以自由的出入联邦,而且还在联邦拥有着大量的产业,过着花天酒地,纸醉金迷的生活!”检查长克拉克摇了摇头,苦笑了一下说道。

“那联邦的百姓们不是又要遭罪了?”从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所说的话语里可以听出来,联邦的百姓们似乎不是第一次遭罪了。

“那到也未必,从某些方面来说,有了这些个走私分子的存在对联邦的百姓们来说不仅不是坏事情,反而还是好事情!”检查长克拉克语出惊人,听的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是目瞪口呆,瞪着一双惊异的大眼睛,等待着检查长克拉克就此做出进一步的解释。

“其一,联邦现在的经济状况不容乐观,市面上的民生用品还有民用用品奇缺,而这些走私分子可以从别的地方把这些民生用品还有民用用品走私进来,使得联邦百姓们的生活不至于发生困顿,从而解决了联邦百姓们的生计问题。”

“其二,由于不用缴纳赋税,所以他们走私来的商品普遍都要比联邦政府规定的市价便宜许多,这就意味着联邦的百姓们可以用较少的钱购买到较多的商品,就拿这支雪茄烟来说吧!”检查长克拉克说到这里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支上好的雪茄烟,用一个小巧精致的打火机将雪茄烟点燃,美美地吸了一口,接着说道:“联邦政府规定的市场价格是30个联邦币一支,而从走私分子们的手里花10个联邦币就可以买的到,你说这到底是好事情呢还是坏事情呢?”

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并没有答话,眼睛却紧紧地盯着面前的全息扫描仪,扫描仪上显示有一群闪亮的光点正在向着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方向移动。

“来客请通报您的身份,并且出示您的证件!”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紧张地盯着全息大屏幕上那些离自己所待的西兰--多贡联邦所属的小小的边防检查站越来越近的飞船,通过星际通讯仪对着飞船上的人用紧张的几乎有一些变调的声音说道,因为他发现那些飞船并不像是普通的商贸飞船,而更像是作战用的军用武装飞船。

那些飞船终于来到了检查站附近,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仔细地看了看,果然不是普通的商贸飞船,而都是一些作战用的军用武装飞船。

“来客请通报您的身份,并且出示您的证件!”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再度用紧张的几乎有一些变调的声音说道。

“我是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局长舒尔茨.格里曼,奉命执行外派任务归来,要求通行!”全息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身着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官员模样的人。

“要求批准,同意通行!”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连他们的证件都没有验看,就准备放他们通过。

“先等一等!”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站在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的身后不远处的检查长克拉克突然发话道:“请出示您的证件!”

“我是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局长舒尔茨.格里曼,奉命执行外派任务归来,要求通行!”全息大屏幕上,那个身着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官员模样的人好象有一些不耐烦了。

“请出示您的证件!”检查长克拉克一脸严肃,毫不妥协地盯着全息大屏幕上,那个身着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官员模样的人说道。

见到检查长克拉克这一脸严肃,毫不妥协,公事公办的样子,全息大屏幕上,那个身着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官员模样的人只好无奈地将证件塞进飞船上的一个与边防检查站的终端系统相连通的终端插口里,验证过身份后,才被顺利地放行通过。

“检查长,有这个必要吗?他们可是联邦安全局的人,牛气的很,我们可是惹不起的!”对于检查长克拉克的这一做法,检查长克拉克很显然是非常的不理解,认为这纯粹是多此一举,自找麻烦。

“舒伯特你小子可给我记住了,以后不管是谁来,都必须要出示证件,接受检查,别说是安全局的人,就是联邦总统来了,也必须要出示证件,接受检查!因为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职责,明白了吗?”看到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身为检查长的克拉克显然是生气了,开口教训道。

“明白了!”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无精打采地回答道。

“明白了就好!你在这里看着点,我感觉有一些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如果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及时地通知我!”教训完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感觉到有一些疲惫的检查长克拉克打算去隔壁的休息室里休息一会。

“知道了,检查长!”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依然是特无精打采地回答道。

“等一等!”一只脚已经迈进隔壁的休息室里的检查长克拉克好象突然间想到了什么一样,把脚又缩了回来。

“您怎么了?检查长!”看到检查长克拉克这副样子,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感觉到莫名其妙。

“等一等!我好象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头!在我的印象里,这一段时间联邦安全局好象没有派人出去执行过外派任务啊!”只见检查长克拉克自言自语地说道。

“舒伯特,你还有印象吗?”转而又向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问道。

“好象也没有!”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回答道。

“赶快调阅一下出境记录,每一艘飞船在我们这里出入都会留下记录的!”听到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的回答,检查长克拉克的脸色骤然间变的死灰,脸色似乎也变的极为难看。

“是!”看到检查长克拉克这一副异样的神色,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不敢怠慢,赶紧调阅起出境记录来。

一时间,边防检查站里变的极为安静。

十几分钟后。

“报告检查长,出境记录调阅完毕!”可以听的出来,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的声音里也透着异样。

“怎么样?有没有?”听到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的声音,身为检查长的克拉克仿佛有看到了一丝的希望。

“没有!”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说着,转过头来,脸色也变的极为难看。

听到这一声 “没有”的回答,为检查长的克拉克“扑通”一声坐在了地上,失魂落魄地说道:“完了,完了,我们这次恐怕要有大麻烦了!”

“检查长,我们要不要和联邦安全局的人取得联系,进行一下核实!”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紧张地问道。

“按照规定,我们是没有权限直接和联邦安全局联系的。”身为检查长的克拉克说道。

“那我们到底应该怎么办?”听到身为检查长的克拉克的回答,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更加的不知所措了。

“对了,赶快联系边防军司令部,让他们咨询一下联邦安全局,同时先派兵拦住那些飞船!”姜毕竟还是老的辣,身为检查长的克拉克很快就想到了一个注意。

“是!”听完身为检查长的克拉克的话,年轻的边防检查员舒伯特一刻也不敢耽误,立即联系边防军司令部去了。

在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里,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陈林正端坐在自己办公室里的舒适的靠背椅里,仔细阅读着下属各分局呈送上来的关于本月安全形势的报告。看着这些报告,这为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心情复杂,不知道是应该喜,还是应该忧。喜的是,自从自己上任并且在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内部进行了行之有效的大刀阔斧的改革之后,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的办事效率已经是大大的提高了,仅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就破获了各种分裂组织和反叛组织两千余个,击毙和抓获分裂分子还有反叛分子共计十余万人;忧的是,尽管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大了对各种分裂组织和反叛组织的打击力度,可是西兰--多贡联邦的安全局势却没有从根本上好转,还明显呈现出继续恶化的倾向,各地的分裂分子还有反叛分子的分裂还有反叛势头非但没有被扑灭,还大有愈演愈烈的趋势,这可真是令人担忧啊!想到这里,这为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不由得放下了手中正在阅读着的报告,把头靠在靠背椅里,闭上双眼,长叹了一口气,心里说道:“照目前这个样子发展下去,真不知道自己的老师、刚刚当选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总统亚努科夫在西兰--多贡联邦内部推行的全面改革还能否再顺利进行下去。唉!”

就在这位刚刚上任不久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陈林苦恼万分的时候,一阵轻轻的叩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进来!”陈林整理了一下自己混乱的思绪,这才打起精神来对门外的叩门人说道,他可不想让他的属下们看到自己消极、颓废的样子,那样会打击他们的工作积极性,影响他们的工作情绪的。

进来的是一个个子高高、身材消瘦、面容刚毅、双目炯炯有神,身着一身崭新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制服的年轻人,他就是陈林最得意的门生,也就是陈林最得力的助手,高见。

“高见,发生什么事情了?”看见高见的神色有些异样,陈林赶忙发问道。

“局长,边防军司令部刚才来电咨询我们最近有没有派人出去执行过外派任务!”高见回答道。

“哦,告诉他们,这属于联邦机密,他们没有资格知道。”听到这里陈林不以为然地说道。

看见陈林这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高见的嘴唇轻轻地翕动了几下,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说,但是却没有说出口,转身就要离开。

“等等!”就在此时,陈林仿佛突然想到了什么,又把他叫住,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边防军司令部?我们可是很少和他们打交道的啊!他们都说了一些什么?”

“局长!”又转回来的高见说道:“他们说刚才接到了边防检查站检查员的报告,说是有一个自称是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人带领着一批属下进入了联邦,他们自称是执行外派任务归来。但是边防检查员在查阅出入境记录的时候,却没有发现他们的出境记录,感觉到事情有些奇怪,所以找我们核实一下!”

“可是,我们最近好象没有派人出去执行过外派任务啊!”听到这里陈林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说道。

“属下也是感觉到这件事情有些蹊跷,所以才来向您汇报的!是不是那加兰一区分局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没有向我们汇报就擅离职守啊!这个老家伙那可是一贯的居功自傲,好摆架子,总是以老资格自居,不把别人放在眼里!”高见小心翼翼地说道。

“不,根据我对他的了解,加兰一区分局局长舒尔茨.格里曼虽然一贯居功自傲,好摆架子,总是以老资格自居,但是对联邦却是忠心耿耿,我想他是不会做出这种严重违反组织纪律的事情来的!我想很有可能是有人冒充他以及他的属下,混入了联邦,以便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马上给加兰一区分局联系,核实一下这件事情的真假,同时提醒下属各分局,一但发现可疑分子,要在第一时间通知总局,万万不可轻举妄动!我总是觉得事情好象没有这么简单!”陈林沉思了一会,对高见说道。

“是,属下这就去办。”高见答应了一声,转身离去。

加兰星域是西兰--多贡联邦所属三个星域中经济实力最为雄厚的星域,联邦政府60%的财政收入来自于加兰星域。根据《联邦行政法》的规定,整个加兰星域根据经济实力的强弱被划分为六个行政区属区,即加兰第一行政属区、加兰第二行政属区、加兰第三行政属区、加兰第四行政属区、加兰第五行政属区还有加兰第六行政属区。

在每一个行政属区内部都设有相关的行政机构还有安全机构,甚至还驻有数目不等的驻军。

加兰第一行政属区是加兰星域所属的六个行政属区中经济实力最为雄厚,同时也是加兰所属的六个行政属区中治安状况最为良好的行政属区。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分局长舒尔茨.格里曼是联邦安全局中资格最老的人员之一,他早已年过中年,头顶微秃,面色红润。外表看来,他是一个面容和善、大大咧咧、不拘小节、居功自傲、好摆架子的人,但是内里却是一个心思缜密、做事认真的人。他有一个着有着精明过人的头脑,有着一双像兀鹰一样锐利的眼睛,能够发现暗藏在任何黑暗角落里的敌人,有着两只像兀鹰一样坚强有力的利爪,能够给予任何敌人以致命的一击,不让他们有丝毫的喘息之机。他也因此被人们称之为“兀鹰”。自从加入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至今,他凭借着精明过人的头脑,凭借着像兀鹰一样锐利的、能够发现暗藏在任何黑暗角落里的敌人的眼睛,凭借着一双像兀鹰一样坚强有力的利爪,破获了无数的分裂组织还有无数的反叛组织以及无数的敌特组织,栽在他手里的分裂分子、反叛分子甚至敌特分子更是不计其数,从而成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中名头最响的实力派人物,同时也成为了无数敌对势力的眼中钉和肉中刺!

此时此刻,他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大发雷霆。原因是因为他刚刚接到了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的一个电话,当他从电话里得知有人竟然冒用自己的身份混入了联邦以后,不由得怒从心头起。

“他妈的,这些混蛋敌特分子,也太他娘的猖獗了!竟敢冒充老子和老子的下属混入联邦,真是胆大妄为,大胆包天!哪天要是落到了老子的手里,老子一定要将他们给碎尸万段!”

“什么?你是说你怀疑有敌特分子冒充你的属下,加兰一区分局局长舒尔茨.格里曼及其下属混入了联邦!你没有搞错吧?”在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罗尔森的办公室里,身为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正在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光看着坐在他面前的师弟、时任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

“不是怀疑,而是证据确凿!”时任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对自己的师兄、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说道。

“这件事情确实很严重!”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语气沉重地说道。

“所以这一次你可一定要帮帮我啊,师兄!”原本在属下面前一贯强硬的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此时此刻在自己的师兄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面前竟然暴露出了软弱的一面。

“你想要让我怎么帮助你?”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问道。

“师兄,我知道你手下的情报人员众多,你只要让你的属下多留意一下,一旦发现可疑分子在第一时间通知我们就行了!”看到自己的师兄、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肯为自己帮忙,时任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自然是高兴万分。

“不过我要提醒你!这伙人既然敢冒充你们安全局的人,如此大摇大摆,明目张胆的闯如联邦,这件事情非常的不符合常理,这说明他们是有备而来,这后面或许隐藏着什么我们尚未知道的阴谋也说不定!所以,你们一定要提高警惕,小心从事!”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提醒着自己的师弟、时任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

“多谢师兄教诲,我已经通知属下们加强戒备了!”听完自己的师兄、时任西兰--多贡联邦情报总局局长的罗尔森的这一席话,时任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总局局长的陈林回应道。

“恩,这就好!”罗尔森点头说道。

此时此刻,在西兰--多贡联邦所属的某一处隐秘的星际空间里,十几艘标有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标识的武装飞船正在缓慢地飞行着。

“长官,属下有几个问题不明白!”说话的正是那个假冒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分局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不明身份的人。

“什么问题?”坐在正座上的一个人问道,很显然他就是这伙人的头目了。

“我们为什么不能像其他人那样伪装成商人悄悄的进入联邦,而非要冒充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的人,如此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进入西兰--多贡联邦呢?这样做不是更容易引起他们的注意,引起他们的怀疑吗?”假冒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分局局舒尔茨.格里曼长的那个不明身份的人问道。

“我们之所以不像其他人那样伪装成商人悄悄的进入联邦,而非要冒充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的人,如此明目张胆,大摇大摆的进入这西兰--多贡联邦,正是为了要引起他们的注意,引起他们的怀疑!因为只有这样做,我们的计划才能够顺利地实施!”

“那我们为什么偏偏要冒充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局长和他的属下,而不是其他的人呢?”

“因为根据我们手中所掌握的情报显示,这个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局长,代号为‘兀鹰’的舒尔茨.格里曼可不是个一般的人物,他是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中资历最老,本领也最高强的实力派人物,也是我们最最危险的敌人!所以,我们只有先设法把他除掉,才能够顺利地施行我们的计划!你明白了吗?”

“属下明白了!长官,那我们现在去哪里?”

“去哪里?当然是去加兰一区了!传令下去,目标加兰一区,全速前进!”这个被下属称为长官的人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轻轻地说道:“好戏马上就要开始了!”

十几艘武装飞船悄无声息的快速向加兰一区,即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局长舒尔茨.格里曼的辖区驶去。

看起来,这个身为西兰--多贡联邦安全局加兰一区分局的局长,代号为‘兀鹰’的舒尔茨.格里曼就要有大麻烦了!


(不好意思,由于工作比较忙,所以更新比较慢,还请诸位读者多多的谅解!同时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多多投票!本人在此先谢过诸位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