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战争---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序幕 第八卷,日本 第一章,伏击(上)

2126376 收藏 49 8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size][/URL] [内容简介] 朝鲜长津湖,位于朝鲜东北部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是朝鲜东北部最大的湖泊,他的出名却并非因为淡水储存的多寡,而是60年前的那场战争——公元1950年11月中美两支王牌军在这里展开的一场改变历史进程的战斗。 在零下四十度的严寒的长津湖以及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030/




朝鲜长津湖,位于朝鲜东北部赴战岭山脉与狼林山脉之间,是朝鲜东北部最大的湖泊,他的出名却并非因为淡水储存的多寡,而是60年前的那场战争——公元1950年11月中美两支王牌军在这里展开的一场改变历史进程的战斗。


在零下四十度的严寒的长津湖以及附近的山区中,志愿军第九兵团15万人在敌人的具有绝对优势的空中侦察下,潜伏了六天时间,最终重创了以美军海军陆战队第1师和步7师,还编有英国、土耳其各一个旅共约9万余人东线部队,并且最终迫使其从兴南港撤退。



历史总有其惊人的巧合,当导弹告警信号响彻F-2机舱的时候,加腾的飞机正好飞在长津湖的上空~~~!


F-2笨拙的释放着干扰铂条和红外拽光弹,同时不断的做着规避动作,但是是显然PL-12并没有受到丝毫的骚扰,而前面做着大幅度侧转机动的F-2最终没有在弹道遭遇段前将误差拉大到近炸引信失效的程度,看着雷达上不断逼近的导弹,加腾无奈中,将自己弹射了出去。


“轰~~~~~!”PL-12接近200公斤重的弹体在F-2五米内瞬间爆炸,近15公斤的战斗部和弹内的燃料猛然间炸成一团火球,肆意飞溅的炽热破片如同一把把锋利的战刀将F-2脆弱的机体切割成无数的碎片,炽热的火焰同时点燃了战机泄露出的然油,并最中将之变成一团火团。


看着雷达屏幕上,F-2的信号如愿的消失后,J-11战斗机得意的将自己再次拉高,在天空中兜了个巨大的圈子后,转头飞回机场。


当加腾一边努力稳定着被爆炸带来的热浪吹的起伏不定的降落伞,一边悲哀的看着自己的战机化为碎片的时候,与此相同的情景正在中朝鲜上空中重复上演着,所不同的仅仅是参演角色的不同,但是结果却大同小异。



“10时15分,长津湖附近损失F-2战斗机一架,11时36分三水附近损失F-4战斗机两架,12时07分云山一线损失F-15J一架~~!……”作战参谋低声念着刚刚汇总上来的是数据,而在他对面,先崎一则低头沉思着。


无论从战绩和地面雷达显示的结果来看,这都非朝鲜人所为,中国人,一定是中国人,虽然他们狡猾的采用了与SU-27相似的J-11战斗机,并且在进入朝鲜上空前隐藏了行迹,但是这丝毫不能掩盖他们的真正意图,显然,中国人准备对朝鲜动手了~~!


“通知作战一部,进行战斗准备~~!”打断了参谋继续念下去的行为,先崎一果断的命令道。



黄昏中,朝鲜平安北道所属新义州,长长的一眼望不到头的军车正飞快的从连接着中朝两国的友谊桥上通过,虽然车队的行进速度快的让人乍舌,但显然总指对通行的速度仍并不满意,在友谊桥的两边数道临时架起的浮桥上,源源不断的机械化部队正迅速的通过浮桥在朝鲜方面集结。


时间过去了将近60年,中国军队再次踏上朝鲜国土,与六十年前所不同的是,这次的显然已经超出了保家卫国概念,更多的则是为了中国的未来而战,哦,或者这样的形容不不贴切,应该说两场战争都是为了中国的未来,所不同的仅仅是战斗对象的区别罢了。


从战役开始,丁文彦的心就一直悬着,这种感觉在他从军以来一直都没有过,仿佛总有一个看不见的阴影偷偷的隐藏杂心中的某个角落,挥之不去。


自己担心的到底是什么呢?所有的战役部署和计划都在如期的进行着,朝鲜空域上,所有的日本战斗机都受到了压制,而地面部队释放的侦察机也大多处于干扰之中,甚至临时部署在平壤的战术导弹部队此时正整装待命,只要有需要随时可以将头上飞过的日本军用侦察卫星击落,部队迅速高效的进行着集结,如果估计的时间没错的话,至少会在5天内全部到达朝鲜境内,而先头部队目前已经进入平壤,似乎一切都在按着计划完美的行事,可是即使是这样,丁文彦仍然觉得心神不宁。


“通知先前入朝所属卫戍部队,在行军沿途释放侦察机,联系各个警戒点,告诉他们,必须如实的将所属地点的情报按时上报,所有卫戍务必保证部队的正常调动~~!”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丁文彦将所有能想到的防御措施都毫不犹豫的布置下去。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看着参谋跑步离开自己的身边,丁文彦一反常态的唯心的说道。


不管你承认与否,60年后的中国解放军显然已经不是60年前的部队了,当时的志愿军爬冰窝雪,战斗顽强,不畏牺牲,能出色的实现将领的任何战术部署,并且能圆满完成战斗任务,而现在的军队,虽然装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是作战精神已经远不如以前。


丁文彦知道,虽然如此,自己也没有抱怨的资格,要知道,即使是现在军队的战斗意志也远非其他国家的部队可以比拟,但是作为一名战斗指挥人员,出于某种不可名状想法,他始终对六十年前的那支传奇般的部队抱有永远无法磨灭的向往和崇敬。


60年前,在相同的土地上,以一个贫弱国家之力对抗十数个国家的军队,用数十万将士的鲜血和生命书写不败的神话,这显然已经达到了一个将领所能追求的最高境界,而今天,在相同的地点,相同的目的下,丁文彦知道自己肩上的担子有多重。



朝鲜龟城,作为部队的重要中转点之一,此时的龟城处于一种半混乱的状态下,城市里的朝鲜民众显然都被告知了禁止外出,但是即便如此,囤积的军用物资和接踵不断的车辆也让调度人员有点手忙脚乱。


丁文彦的命令下达时,部队刚刚派出卫戍的武警两个连向大馆到飞来峰一线进行运动,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情况出现,这让总后的负责人多少感到了些许的安慰。


“砰~~!”而就在负责人向上汇报无异常的情况时,大馆附近一声清脆的枪声彻底打破了原本就不应该期望的平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