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巡洋舰 第一章 第三十四章 美死不偿命

富贵不淫 收藏 1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size][/URL] 第三十四章 美死不偿命 郑寅扒下被子,露出了脸,伸右手搂住丹儿的柔弱的肩膀,镇定的对公主道:“殿下,奴才不好意思露出下身了,您只管发落吧,是杀是剐,上刀山,下油锅,任您处置。只是求你饶过丹儿,她是无辜的,都是三宝引诱她,才让她犯了这死罪。”说起来竟有视死如归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丹儿听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82/


第三十四章 美死不偿命

郑寅扒下被子,露出了脸,伸右手搂住丹儿的柔弱的肩膀,镇定的对公主道:“殿下,奴才不好意思露出下身了,您只管发落吧,是杀是剐,上刀山,下油锅,任您处置。只是求你饶过丹儿,她是无辜的,都是三宝引诱她,才让她犯了这死罪。”说起来竟有视死如归的大无畏英雄气概。

丹儿听了,小鸟般依偎在郑寅的臂弯里,极为幸福的脸渐成酡色。

平宁公主朱柠看着两个人的模样,怒火中烧,心中犹如打翻了五味瓶。酸的当然是醋,甜的是郑寅原来是个假太监,苦的是为什么他竟然和丹儿在此鬼混,辣的是一定要惩罚惩罚他们,咸的是我才不杀你们,我就要看着你们像狗一样听本公主使唤,哈哈,哈哈哈哈!

公主想到这里,不禁淫邪的哼笑了几声。公主回转身躯,道:“你们给我穿好衣服!”

郑寅心说反正也不怕死了,就逗她一逗,死也要做个笑死鬼。便道:“嗨,是给你穿好衣服,还是给我们穿好衣服呀?”

朱柠听了,鼻子好玄没气歪,她转身对着郑寅道:“你个小流氓,死阉人……”却见郑寅已从被子中站起了身形,胸肌腹肌肱二头肌还有那只什么惊天动地大公鸡无不展现在她的眼前。除了雄伟的身材,还有雄伟的“鸡材”,令从未见过那话儿的公主脸红如酽。

公主气愤得转身要走,道:“春柳,速去传侍卫来,给我把他阉了,让他做一个真正的宦官,我才不杀他呢!”

郑寅听了吓坏了,连忙跳下床来,一把扯住公主道:“别介,千万别,那样您还不如杀了我。我可不想做什么死太监!”

公主肩上被郑寅一碰,像过电一般,倏地传遍全身,她心念电转,倘若真把他阉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就这样让他始终跟做贼似的,乖乖听本公主的话,那才叫好玩。想到这里,她头也不回道:“那好吧,你既然愿意死,我就成全了你。柳儿,我们走,明天早晨来收尸。”

郑寅就是不撒手,问道:“还望公主告诉奴才怎么个死法啊?”

“上吊啊,那里有白绫不是?”

“上吊啊,舌头耷拉着,奴才怕吓着公主,还是别上吊了吧,您给我想一个别的法子。”郑寅嬉皮笑脸。

“那就撞墙。”公主想笑又不敢笑,紧绷着脸道。

“撞墙要头破血流,红的白的流一地,等我做了鬼,还要每天找你,你看到我满脸是血和脑浆的样子,可怕不可怕啊?咱还是别撞墙了。要不您再想一个法儿?”郑寅赤身裸体跟公主讲条件,他已经看出来,死亡已经渐渐离自己远去。

“去死吧,你爱怎么死就怎么死。”朱柠晃动身形,脱开郑寅的撕扯,向门外走去。边走边道:“本公主走了,你们穿好衣服,过来受罚!”

郑寅简直开心死了,不仅不要死,看这样子连宦官都不用做了。

等郑寅和夏丹衣冠整齐的来到公主的屋内,却见柳儿一脸羞怒,正在为公主捶肩。

“三宝见过公主。”郑寅索性打蛇顺杆上。

“哦,我的脚好累啊,要是有个人当一回脚踏,那该多舒服啊。”公主似乎是在对春柳说话,又像是说给谁听。

丹儿刚要上前,郑寅拦住了她,哧溜一下子跪趴在公主身前,献媚道:“这不是有现成的吗?”

公主拔双脚压在郑寅的背上,舒服的享受着捉弄人的乐趣。丹儿看了,热泪盈眶。心说都是自己害了三宝。公主和柳儿讨论起了今天晚上的饭菜,还有郑寅刚刚喝的素酒来。

一会儿郑寅趴的是腰酸腿疼,膝盖处传来阵阵的痛楚,不禁要动一动,刚刚稍作调整,公主的玉手就扇了过来,重重落在郑寅头上。

公主道:“脚踏有会动的吗?”

郑寅恨得咬牙切齿,心说等老子翻了身,看我怎么收拾你。口中却像受了极大的委屈似的:“是是是,奴才不动。”

真要是不动,谁受得了?不一会儿已是呲牙咧嘴。此时公主和柳儿的话题已经转移到了明天参加大典穿啥衣服了。看这样子,就是聊到四更天,也有聊不完的话题。

郑寅实在受不了了,扑腾一下子趴倒地上,翻过身来,揉着膝盖道:“公主,我看您还是把我杀了吧。”

公主佯装发怒,伸手又要打,却被郑寅抓到了,她挣扯不开,气道:“你想怎样?”

“我想怎样?我看是你想怎样才对?”郑寅恶狠狠的道。

公主看他大眼圆睁,知道这家伙发怒了。此时三个女人,其中一个还变了节,哪能对付得了,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朱柠道:“我想怎样?我告诉你,我要你今后听我的话,我叫你干什么,你就得干什么?……”

“收到,奴才答应,就是让我做牛做马都行。”郑寅听公主说出了条件,而且根本不重,立刻应道。

“我说的话就是圣旨,你要是胆敢不听,我就找人阉了你,做马也是让你做骟马。还有就是我问你什么,不管知道的不知道的都要说给本公主,若是有半句假话,我还要让你去做骟马。”公主洋洋得意道。

“奴才听见了,坚决执行公主的命令!”郑寅大声道。他知道这小蹄子舍不得自己当骟马了,难道?

“我要你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今以后,再也不能和夏丹接近,听到了吗?”公主骄横道。

郑寅刚要说话,却听夏丹在一边跪倒在地道:“奴婢知错了,谢公主不杀之恩,奴婢再也不敢了。”说完多情的对着郑寅使了个眼色。那意思是还不快快答应,找死啊?

郑寅连忙趴在地上,抱着公主的脚道:“谢谢公主,谢谢公主。奴才听您吩咐就是。”

…………

郑寅来到公主府上,远远看见柳儿正在颐指气使得使唤丹儿做这做那,心中愤愤,但是看着丹儿逆来顺受的样子,他又忍住了打柳儿几巴掌的欲望。

他径自往公主殿内走去,一路上他已经想好了一个计策。柳儿伸手阻拦,却被郑寅捏了一把,推到了一边道:“我跟公主要说说燕王的事儿,你也要挡?”

却听屋内公主慵懒道:“柳儿,让他进来。”

柳儿无奈而狠狠得瞪了郑寅一眼,大声应道:“是,公主。”

郑寅戏虐得看了一眼柳儿,哼着周杰伦的《东风破》就进了屋。

公主正倚在一张绣墩大椅上舒舒服服的小憩,见郑寅进来,懒洋洋得道:“三宝儿啊,本公主累了,快给我捶捶腿。”说完就翘起了双脚。

郑寅眉头拧成了麻花,可是敢怒又不敢言,只好委身蹲下,搂着公主的腿捶了起来。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冯小刚拍的《甲方乙方》中傅彪表演的那个角色来。此时的公主就是徐帆演的那个地主婆,不过嘴上没有那个大黑痦子罢了。

“你说四哥有什么事情来着?”公主问道。

郑寅连忙凑过一点,他此时正好抱着公主的腿,向前一趴,几乎到了公主的私处。只见他故作神秘道:“燕王殿下交给我一个任务,刺激而有趣,不知道你敢不敢去?”

朱柠最喜玩耍,越刺激就越喜欢。这一般情况下是有钱人的通病,吃饱了穿暖了,甚至有了铁杆了,没事儿干了,干啥?找刺激呗。放到现代是探险、遨游太空之类的,搁到过去,没办法他去不了太空,就只好做点新鲜刺激的事儿来。好像康熙总是微服私访,为啥?不只是为了天下黎民,笔者估计,寻找刺激也是重要原因之一。

“当然要去。”平宁公主从郑寅怀中撤出腿来,扯住郑寅的手高兴得道。“快说,究竟是什么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