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的力量—南海扬帆 第六卷:阿拉伯海 第五十五章:大雪崩(二)下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471/

战场之上的夜晚似乎总是那么的漫长,蹲在达卡以南遍布于恒河沿岸的红树林之中简易隐蔽阵地之中,来自孟加拉炮兵中心和学校的数百名孟加拉陆军的学员正无比焦急的凝望着首都达卡那被战火映红了的天空,此刻本应该在第一线奋勇杀敌的他们却被命令躲在这遥远的战线之上坐壁上观,这无疑不令空有一腔报国热忱的年轻士兵感慨不已。

炮兵中心和学校是孟加拉国军队之中唯一的炮兵训练基地。它分炮兵中心和炮兵学校两部分。炮兵中心负责炮兵的新兵训练;而炮兵学校分为高炮、地炮两个系,主要负责培训高炮、地炮军官。炮兵中心和学校由1名上校军官统管,另有1名少校协调军官作助手,负责训练和行政协调管理工作。此刻已经在恒河岸边率领着自己的学生们守侯了两个昼夜的孟加拉炮兵中心和学校的最高指挥官—穆蒂乌尔上校已经在心中将来自中国人民国防军的任令羽中将诅咒了千万遍了。

孟加拉炮兵中心和学校有教官30多名,其中多为上尉以下军官,还有约占教官总数1/4的非正式军官和军士。炮兵学校各类班次的学制长短不一。招收军事学院毕业的初级班学制为7个月。军官深造班和高级班学制分别为52周和12周。初级班主要学习炮兵专业技术,为赴炮兵部队任基层军官作准备。高级班教学内容是围绕学员晋升炮兵营长的需要精选的,主要学习炮兵战术指挥。所以在印度与孟加拉的战争全面爆发之前,在孟加拉炮兵中心和学校内仍有近千名来自孟加拉全国的炮兵学院正在达卡接受炮兵培训。作为学校的最高负责人,穆蒂乌尔上校一再向国防部请战,要求将孟加拉炮兵中心和学校内的学院单独编组为一个炮兵团,利用学校内的现有教学装备,直接开赴战场。

不过穆蒂乌尔上校的拳拳报国之心却一再受到了冷落和漠视,自大的孟加拉陆军默伊恩中将丝毫没有理会这位炮兵专家的意见。或许在他看来印度与孟加拉之间的这场战争不过是一场小规模的边境冲突,还远没有到全军总动员的时候。所以在他的一再打压之下,穆蒂乌尔上校和学校内的学员们在开战之后的几天里仍只能利用校内简陋的设施在沙盘上模拟打击强大的入侵者。炮兵中心和学校用于教学教室开设在两排平房和2座棚式房屋里。棚式房屋可以容纳40多名学员。为了解决了教室不足的问题,沙盘教室里的沙盘,被敷设在木质地板下面。平时是一个普通教室,当需要运用沙盘教学时,就将木板打开,作为沙盘教室,这种一室两用的教学模式也不能不说是孟加拉国军队的一种创举。在沙盘之上穆蒂乌尔上校努力的将自己的实战经验传授给面前这些仍对战争充满了幻想的学员们。

不过令穆蒂乌尔上校感到欣慰的是在经过了并不漫长的等待之后,他终于得到了国防部或许他们参战的命令,不过这一次他们的指挥官并非是默伊恩中将,而是来自中国的任令羽。“中国陆军在全世界范围内都是首屈一指的炮兵专家。由来自中国的军事顾问团指挥我们,我们应该会在战场之上发挥更大的作用才对。”对未来充满了期盼的穆蒂乌尔上校一度曾这样天真的想到,但是任令羽的部署却让他着实大跌眼镜。

“拱卫达卡天空的高炮部队应该采取环行部署才对,可是这位任中将却将我们的部队……。”出乎穆蒂乌尔上校意料之外的是,任令羽却将穆蒂乌尔上校所率领的炮兵学校团夹恒河两岸部署,而且高炮在前,地炮在后形成了两个非常不利的带状炮击阵地。“难道要我们炮兵对着恒河彼岸的自己人开火吗?”虽然对这一离谱的命令表示了足够的尊重,但是穆蒂乌尔上校依旧对任令羽的指挥充满了怀疑。直到今天上午第一艘满载着印度陆军突击部队的近海渔船逆恒河而上,向达卡的方向驶去,他才恍然大悟原来任令羽给他们的使命是保卫达卡的水上门户。

但就在穆蒂乌尔上校兴奋的命令全团进入战备状态之际,从达卡传来的命令却是“禁止开火”。“我们的火力足以封锁整个河面,在我们的炮火之中连一只苍蝇都被想飞进达卡,我们正在失去阻击印度军队的最佳时机。”当一艘艘印度陆军所征用的渔船大摇大摆的驶出穆蒂乌尔上校炮火的射程之外,他却只能对着电话徒劳的向上级请求的开火的命令。但是这样的请求所换来的却只有一次又一次的失望。

“仗就快要打完了吧!我们只能在这里看着达卡的陷落吗?”此刻距离又一个新的黎明只有不到3个小时了,心情沮丧的穆蒂乌尔上校仍矗立在自己的野战指挥所内,在他充满血丝的双眼里此刻只有无边的愤怒和惆怅。“三发蓝色的信号弹将意味着反攻的开始!呵呵,还奢谈什么反攻,精锐的陆军第1卫戍师已经投向了敌人的怀抱,而印度陆军也已经有1个旅以上的兵力成功登陆了。达卡的太阳或许将照耀着一个亲印新政府的权贵们了吧!”最后一次满腹牢骚的举起望远镜向着达卡的方向望了望,一切却还是一如既望。

但就在穆蒂乌尔上校彻底绝望的放下望远镜的刹那,三颗代表着希望的蓝色光点却以往闪现在了达卡的天空之上,“反攻?反攻真的要开始了吗?”此刻已经无暇再多去计算双方的力量对比,穆蒂乌尔上校兴奋的拿起手边的电话向着自己麾下的各炮兵阵地下达了开火的命令。或许新政府中将不会再有他的位置以及炮兵中心和学校,但是谁又在乎这些呢?即便败局已定,也要将最后的一发炮弹倾泄在敌人的头上。这才是一个真正炮兵所坚守的信仰。

“我舰中弹了,此刻已起火燃烧,炮弹命中吃水线以下,多个隔舱正在进水。” 站在3000吨级远洋拖网渔船的甲板上,手握着不断传来部下声嘶力竭呼号的对讲机,印度陆军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师长乔杜里准将此刻正在恒河两岸的红树林中不断响起的炮声之中颤栗着,一切都是那么的突如其来,已经快要接近登陆场—纳拉扬甘杰市内河码头的船队突然遭到猛烈的交叉火力的阻击。“这不可能!白天突击部队通过时,孟加拉陆军根本没有任何的行动!”面对着眼前的一切,乔杜里准将只能用难以置信来形容,他甚至怀疑此刻所发生的不过是缺乏睡眠后所发的一个噩梦。但是河岸两侧清晰可见的火力点,河面上不断被击中的印度陆军所搭乘的民用货轮却一再提醒着他这一切是多么的真实。

“这该怎么办!这些货轮之上满载的全是我们第3机械化步兵师的重型装备啊!”看着远处又一艘货轮被红树林内隐蔽的炮火击中,熊熊的燃烧起来,乔杜里准将此刻完全失去了方寸。这不是一场战斗,而是一场屠杀。漂浮在恒河之上的印度陆军船队根本没有反击的能力。而部署在近岸的孟加拉炮兵的火力却可以轻易的击穿他们乘坐的民用货轮那脆弱的装甲。“妈的!来吧!”不时有印度陆军的士兵咆哮的冲出船舱用手中的轻武器向两岸的树丛盲目的扫射着,但招来的却是中国制65式37毫米双管高射炮几乎疯狂的压制火力,这些来自中国的低空杀手是配有电击发装置后期型号,可实现6门火炮集火射击。而此刻当这种用于对付空中目标的战术被拿来打击缓慢的水面目标之时,只能用残忍来形容。数十发带着曳光的高射炮弹几乎同时命中同一艘内河船只,可以顷刻夷平它的上层建筑,在纷飞的木制甲板和船舷碎片中夹杂着支离破碎的血肉残渣,这样的景象足以让富有斗志的士兵崩溃。

“我们还有坦克和装甲车!”在炮火中印度陆军的装甲兵似乎抓到最后的救命稻草,他们手忙脚乱的掀去覆盖着自己战车之上的伪装,匆忙的跳入其中,转动着炮塔对着河岸上一个又一个的火力点进行着最后一搏。但是在摇摆不定的船只上对岸射击无疑是世界陆军所遭遇的一大难题,即便有一两发炮弹命中了孟加拉炮兵学校所布设的炮兵阵地附近,往往也无法有效的杀伤已经构筑了掩体的学员们。相反同样来自中国的72式85毫米高射炮的炮火却足以击毁这些河面上的坦克。

72式85毫米高射炮是中国自行研制的一种高射炮,准备用于取代100毫米高射炮,1972年设计定型后投入小批量生产,目前在中国陆军已退役。但是谁有能想到这些“沙场老兵”却能在异国再展雄风呢?由于72式85毫米高射炮的装填系统采用自动程序控制线路,所以有较高的射速和射击精度。当又一辆印度陆军的T-55型主战坦克在河面上被85毫米高射炮从侧面击毁,炮塔横飞落入恒河之中时,穆蒂乌尔上校竟有一种重回二战的错觉:“伟大的隆美尔元帅,你的发明到现在还依然有效!”

“我们必须要撤退!这样下去这个步兵师都会葬身在这条大河之上的!”虽然乔杜里准将此刻所乘坐的拖网渔船距离对方的阻击线还有很远的距离,但这并不意味着安全,部署在纵深的孟加拉陆军59-1式130毫米牵引加农炮已经对他所在船队发出了致命的咆哮。又一艘印度陆军的货轮被炮火击中,满载着的弹药和油料在瞬间被引爆,这艘可怜的千吨货轮只在河面上挣扎了一分钟便断成两截消失在了恒河的波涛之中,而在它前方不远处另一艘小型渔船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数发近失弹在恒河之上不断掀起巨大的浪头,惊慌失措的印度陆军怪叫着在甲板上抢夺着救生圈、救生衣、甚至是一块木板,随后争先恐后跃入无尽的滚滚长河之中。

“明天黎明大河之上将遍布印度军人的鲜血!这难道是恒河女神对湿婆子孙们的惩罚吗?”出生于恒河源头的乔杜里准将曾无数次在恒河岸边观看恒河女神崇拜灯仪,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的知道恒河女神杜尔迦并非永远都是那么的温文尔雅,在印度史诗《摩词婆罗多》中她在人间的化身便笑容满面地亲手将自己的七个儿子抛进滔滔的河水之中。此刻难道这一切又将重演吗?已经无心再去思考这些恼人的神话了。在一片混乱的恒河之上,印度陆军所征用的船只正在炮火之中艰难的转向。由于失去了统一的指挥,不时有船只在转舵的过程中不幸撞在一起,而乔杜里准将所乘坐的渔船便迎头撞上了一艘6000吨级货轮,体型庞大货轮轻易的撞翻了乔杜里准将的坐船。

在落水的刹那之间,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的乔杜里准将耳边仿佛又回响起了童年在恒河岸边所听到的那首歌谣—现世的救主,女神的恒河,请把财产充满世界!无知的我们,心中只崇敬您,神圣的恒河!现世的救主,女神的恒河,请您把幸福注满人间!……伴随着这古老的歌谣,乔杜里准将感觉自己的身体逐渐与这冰冷的河水溶为了一体,无边的黑暗便如同嗜睡的儿童所渴望的母亲的怀抱一样紧紧的将他相拥,他无比安详的接受着这恒河女神死亡的拥抱,沉向了河底。

“我们的后续部队遭遇了孟加拉陆军炮火的阻击,伤亡惨重。目前部队正在恒河之上重整队型,估计要等待天亮之后才能在空军的掩护之下重新发起进攻了。”达卡的市中心内,指挥着印度陆军第3机械步兵师先遣装甲突击集群的阿尔琼上校此刻不得不重新审视自己所面临的困难的局面。在他的亲自指挥之下,由20辆俄制PT-76型改进型水陆两栖坦克和15辆俄制BMP-2型步兵战车组成的装甲突击部队成功的冲入了达卡的市区,会合了前期渗透进入达卡的印藏特种部队。

利用手中的装甲力量,阿尔琼上校的部队成功的控制了孟加拉总理府附近的几个街区,阻止着孟加拉内卫部队对总理府的增援行动。在由PT-76型改进型水陆两栖坦克组成的钢铁防线面前,缺乏重型武器的孟加拉内卫部队显然无力撼动他的防线。但是如果没有后续支援的话,仅以他目前的兵力显然是无法控制拥有上千万人口的孟加拉首都的。随着天色逐渐转亮,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孟加拉准军事部队和民兵将彻底包围他们,虽然装甲力量仍可以在围攻之中支撑一段时间,但是他们所携带的弹药却是有限的,一旦弹药耗尽,孟加拉人就会冲进来将他们彻底消灭。可是增援又在哪里呢?

随着隆隆的履带声,阿尔琼上校的担忧似乎有些多余了。在达卡他们并非是一个人在战斗。不要忘记原先担任着卫戍任务的孟加拉陆军精锐部队—第1步兵师此刻正与他们站在一起。“孟加拉和达卡的命运,操纵在握有坦克的人手上。”在达卡军营的指挥中心内,已经成功被印度军方策反的孟加拉太子—塔雷克.拉赫曼此刻正得意的与第1步兵师师长孔达卡尔少将吹嘘着自己目前的决策。“印度人想抛开我们自己干!那简直就是异想天开!一会我们的坦克部队将绕过他们直达总理府,我不需要印度人的帮助也可以登上权力的顶峰。”

早在孩提时代塔雷克.拉赫曼就曾目睹过一场血腥的政变,1975年8月15日,几辆苏制坦克从达卡兵营开出,轰轰隆隆地朝总统宅邸驶去。巨大的声响几里外都能听到。一度被人奉为孟加拉“国父”的谢赫.穆吉布.拉赫曼总统还在熟睡之中便被坦克的炮火惊醒,随后便被坦克掩护之下的孟加拉少壮军人枪杀了。这些原本拱卫着总统的“卫兵”, 在二十分钟左右,便将穆吉布全家十六口,包括他的妻子、三个儿子、二个儿媳妇,还有一个女婿,统统枪杀。从家中赶来察看情况的情报局长亦不能幸免。总统的两个侄子也在各自的府上先后遭到了与他们叔父同样的命运。

发动那次政变的是青年军官,人称“少校们”。他们不满穆吉布政府的统治,反对他亲印、亲苏的内外政策,尤其痛恨贪赃枉法的政府官员。 他们利用警卫穆吉布的天赐良机,挺身而出推翻了穆吉布政权。此刻似乎一切都将重演,不过唯一不同的是塔雷克.拉赫曼并不痛恨贪污,相反他所要一心建立的正是一个代表着孟加拉大多数既得利益集团的新政权,在这个新兴的政权里近两亿的孟加拉民众将不过是这些既得利益集团嘴边的羔羊,而一切阻挡他前进的人,即便是自己的母亲等待她的也只能是毁灭。

一辆辆隶属于孟加拉陆军第1步兵师的中国制69-2型主战坦克此刻正在水冷型柴油机的推动下隆隆驶过了街头。中国陆军的69型坦克是在59型坦克基础上自行改进设计的中型坦克,在火力和机动性以及夜间作战性能方面比59式坦克均有所提高。在中国的外贸武器出口中曾扮演过非常重要的角色,在20世纪70~80年代曾畅销伊拉克、泰国、巴基斯坦、伊朗、朝鲜、刚果、苏丹、沙特、柬浦寨、坦桑尼亚、津巴布韦等国,在一些地区性的冲突中纵横驰骋。

在孟加拉陆军之中也装备有一个坦克团,但是令这些坦克的生产者们所没有想到的是此刻这些坦克100毫米的滑膛炮即将瞄准的是中国士兵的胸膛……。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