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小煤矿佚事

DDE2253189 收藏 1 100
导读:亲身经历的一段扭曲的历史事实.

小煤矿佚事

疯狂的年代,疯狂的人,疯狂的事

70年代初期,为响应老人家扭转“北煤南运”的号召,

一大批来自苏北的农民,千里迢迢的来到了徐淮地区,掀起一场“挖”煤“会战”……转眼30余年过去了,那疯狂的岁月除了给人们留下了伤痛,也留下了诸多的笑料。在此,我们不想对这场违背科学和规律的事情做什么“判决”;但愿是这样的悲喜剧不再发生…………………..

挖煤?怎么挖?……

70年代初冬,正是苏北里下河平原多年不变的“冬季兴修水利”的时候,当时的省“革会”下发了一个“红头”文件,要求,省各地区立即调集青壮年农民,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赶到徐州等地,马上进行小煤矿的筹建工作……

很快,一大批未经过任何训练的普通农民在转眼间成为“采煤”工人了。于是,汽车,拖拉机,甚至手扶拖拉机拉着行李,工具和炊具“浩浩荡荡”地开赴“前方”

经过数十小时的颠簸,到了。

看到的是萧杀的冬天的田野,已经结了一层薄冰的地面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微光。

这就是煤矿?满身尘土的农民看着和自己家乡毫无异样的土地…...

动员、大会、谈话、承诺、许愿和谎言……

为了能稳定“军心”,“政工干部”们使出浑身解数……因为已经有人准备打道回府了。

时值“文革”中后期,阶级斗争的火药味正浓,大批判,大字报经常见到。倒也显的轰轰烈烈。

动工了。握着原始的农具,书写了中国煤炭开采史上的一段怪异的篇章。

毕竟是农民,几千年的小农经济意识迫使他们只能听从上级的指挥。

挖开表土,石头!在里下河平原长大的人们难得见到的石头。已经习惯了和泥土打交道的农民们就手足无措了,不要紧,请来附近国营煤矿的老工人做指导。在数位看起来很怪的满脸的煤尘的老工人的指导下,平原来的人开始和坚硬的石头打起了交道……..

叮当的敲击,一支又一支磨秃的钢钎。和只有在电影里才能听到和看到的爆炸………

随着不懈的努力和“蛮干”在一个夜晚,人们终于见到了黑色的煤炭了,欢呼:“毛主席万岁!”(在那样的年代里由政工干部的鼓动而经常发生的现象…)报喜!向“革命委员会”报喜!狂热的人们坐在货车上,日夜兼程,奔向远在数百公里以外的“革命委员会”报喜…….

但,这些农民还不知道,这只是噩梦的开始。

更不知道在地下的某个地点洄游着死神……

日常生活

“先生产,后生活!”(据说是当时最走红的中国工业的楷模“大庆油田”的工人弟兄们提出的最时髦的口号)在那个稍不小心说错一句话都可能招来牢狱之灾的年代,还有谁敢反对“老人家”钦点的“大庆精神”?

于是,在一大片农田里,先是模仿“大庆”人的“干打垒”(天啊!当我在智能ABC里输入g、d、l的时候,就真的出现了“干打垒”3个字,真的太神奇了,难道“微软”的人也知道我们的“干打垒”?)在整天高喊“工农兵学哲学”的年代,这样的明显的常识性错误居然被不折不扣的套用?真不知道当时的左右中国人民的几个“狂人”知道了会怎么想?

事实证明,干打垒只能在少雨、干燥的地区才能实现。怎么可能在哪里都能行得通呢?人民是智慧的化身!有别的办法嘛。用“芦苇”制品(苏中地区沿海滩涂的特产,是当地人们的主要建筑材料)在搭建的四面透风,八面漏光的工棚里(现在是很难得看到这样的“建筑”了)这些从来没离开家的农民在苦苦的度日,寒冷、炎热、潮湿…….

水土不服。据说是背井离乡的人常“害”的一种“病”。腹泻、口腔溃疡,还有一种男人独有的,无法启齿的怪病“绣球风”(学名:阴囊湿疹,本人有幸感受过那种“滋味”…)一时间,医务室人来人往,门庭若市。虽经治疗,但却没有效果。最终还是采用了最古老的治疗方法——从家乡带来了泥土泡水喝才解决了水土不服的问题(土方治大病?)而“绣球风”则要依靠科学方法了。通风、保持干燥…….(当时的情景很好笑,不管是工人还是干部,时不时的不由自主地伸手到那个“部位”挠几下,甚至领导在大会上“慷慨激昂”之时也会忍不住的挠挠…)

食堂建立了,每人每月有定量,于是食堂里的工作人员就成了“香棒棒”了,为了能节约点宝贵的“粮票”,尽量的能让食堂的人多给点就成了特权了。可怜几个“会过”的人啊!每顿饭只要一份饭和5分钱菜汤,有可能对付得了超强的体力劳动?呵呵….他们就成了医务室的常客了(不是有病,只是严重的营养不良罢了)。农民是朴实的,但也有一点小狡猾,资源利用是一部分人的业余“爱好”了,捉鱼、摸虾(那时水比现在清,天比现在蓝啊)确实也让这些平时舍不得多吃“好”菜的人大快朵颐,同时也为他们补充了当时还是比较稀少的“油水”了…….

服装是人的面子,虽然,当时的布匹很便宜,但别忘记了,那时侯是要“布票”的。每个人每年只有3米多的定量。买点线都要“票”!现在的人们已经淡忘合作根本就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了。所以,“改革开放”以后中央提出“要极大地提高日益增长的人民群众的物质生活的需要…..”是多么英明的决策啊!

温饱是人们的最低追求了,在那样的年代,拿工资是人们最羡慕的一件事。为了有这样的“待遇”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门口”徘徊,甚至不惜拿自己的贞操来换取工作……

有了工作了,在付出劳动以后,拿到了报酬(虽然低的可怜)但比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兄弟来说:无疑就是天堂的日子!

逛街!虽然那时节的商品也少的可怜,但比在农村拿着两个鸡蛋去换油盐的人来说:哈哈…………有钱了!(好在那时没有“白条”)买衣服就是当务之重的事了。

买什么样的衣服是大家最感兴趣的事了。

在要票证的年代里,有钱只是一半,票证才是更重要的东西。

想办法嘛。拿粮票换布票……..为了得到那一点少的可怜的粮票,这些人想方设法的节省粮食,到月底去食堂的某部门去兑点粮票。于是,那个吃工人“肉”的肥头大耳的家伙成为“众星捧月”般的“人物”了哦!没办法啊!谁让我们都相信“人是衣服、马是鞍”这样的俗话呢?

当时有段形容工人状态的小段子:上班象个鬼(工作服上都是煤粉,灰褐色的)吃饭象土匪(高强度的体力劳动,体力消耗大,吃的多,不用饭碗,大多数人用小脸盆吃饭)下班象县委(每个人都有一套“行头”穿着以后很帅气的,象个“县委委员”)………………..

三大件

皮鞋、手表,半导体(便携式半导体收音机)

这三样在那个年代可是很奢侈的东西哦。(事实上, 这些当时的价格还真的不高,大约就200元左右)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消费的起的。可为了“衣锦还乡”(按有关部门规定:是凡家离工作单位超过300公里的,每年享受一次21天的探亲假)大包小行李(孝敬老人的:白糖、蜜枣、小点心。拍老婆马屁的小玩艺等………..)还要有能在同龄人面前显摆的东西啊?但不是每人都有这“三大件”?怎么办?借呗。(可怜我的第一双皮鞋,我自己大概只穿了没几回。还有就是被同事借回家“风光”去了……..)回家了,穿着皮鞋,背着收音机,戴着手表………….立刻吸引了一大帮大姑娘,小媳妇的无比羡慕的目光,也让那些没机会走出农村的同龄人嫉恨的要死………..

特别是那些还没结婚的年轻人,更想方设法的来打探怎样才能到煤矿去工作………..

着实让这些“工人老大哥”很是风光了一把。

而更奇妙的是:本来就对在农村时已“垂涎”已久的队干部或者有头有脸的特殊人物家的“千斤”就能借此机会展开“攻势”了,告诉你:还真的有用哦!你想啊?那些大姑娘又不象现代女孩子,见过世面,被那眼花缭乱的小玩艺和不俗的“谈吐”(毕竟是工人阶级了,经常不断的“政治学习”早就让他们不时的从嘴里“蹦”出几句似通非通的政治术语)还有就是,当工人的在广阔的农村里毕竟是少数。而工人的概念大概只是在偶尔看到的电影里才能得到一点。工人阶级——如此崇高的名声,对农村的女孩子来说倒没有什么实际意义,但她们看到的是每个月能拿到那一点汇款(那可是血汗钱!)和丈夫探亲时的大包小包(虽然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是挺实在的,因为,在当时农民的收入每年只有百十元的年代(还是比较富裕的地区,更多的地方是要吃国家的调拨粮的,至于收入,很多地方是倒挂的,意思是说:忙了一年,不但没钱,反而要欠生产队的钱!)尤其是几年后,工人的收入提高了,大部分人积攒点钱在农村盖了自己的房子。这就让把盖自己的房子当作头等大事的农民羡慕的口水拉拉的。想当初,招工是那么的难,而几年以后,只要有点办法的,贿赂招工的就是比较普遍的现象了(大概这就是最早的“腐败”吧?)

到煤矿去当工人,是家里有孩子(包括女孩子)的人谈的最多的话题……………尤其是相对贫困的农村。

确实,虽然有些事情不符合经济规律,但对于处于中国社会最底层的农民弟兄来说,能有机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有时候就不得不靠某些“失误”………呵呵…..还是有点滑稽的。

想想1962年?中国的大灾难。有多少人失去了工作?(国家调整经济)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就没有大规模招工的行动了。而现在竟然是招的是正式工!

谁不动心?

招工进行中。

比起当初,人们对到煤矿的热情高了许多,因为有人带了东西很风光的“探亲”刺激了相当一部分人。

由于“自然减员”的原因,每年都有部分人员要退下来,于是,需要补充的就要新招。每过1-2年就要招工。负责招工的“官员”就会整天的“红光满面”了。喝!喝!喝!不醉不罢休!招来的人比当初的素质低的多了。什么人都敢要!甚至连有残疾的人因为送的多也敢要了。更有甚者,居然招来了神经病人.....

倒不是招不到正常人,而是这些有“问题”的人敢下手。于是......呵呵...不敢恭维了。

眼前的经济利益是让人动心的,可就没人想到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十余年后,当大量的“小煤窑”遍地开花的时候,这些当初匆忙上马的小型煤矿,靠大量的坑木和钢材换那点少的可怜的煤炭及极低的生产效率;就已经不能和那些靠生命换取煤炭的由私人挂着“集体”的名义开采的“小煤窑”了,更简陋的开采、杀鸡取蛋的做法,更有拿人的生命换煤炭的做法,使得小型地方国营煤矿的生存率大幅度下降。

相当一部分煤矿关门了,大批的人员无处可去。

很多人后悔了,回家继续当农民?可有限的青春都消耗掉了..........

20余年后,我又见到了当时的同事,那种悲惨是无法用语言表达的.....

风光不再,年老体衰,职业病折磨着他们......

工资、医疗费全无着落.......

劳动模范

老人家说过:“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在那个年代里,工人的地位在理论上是最高的。可事实上呢?经历过那个年代的人都知道。就有那么一些投机分子,顶着“工人”的名义,削尖脑袋,千方百计的钻进“干部“队伍。而真正的工人就只能奋战在“第一线”.......

于是,就出了诸多很滑稽的事情了。

“喂猪劳模”就是个很搞笑的事实;数百上千的人吃食堂,难免有许多的泔水。养几头猪无可厚非,可问题就出在这里了。几头猪竟然“喂”了好几年!都快成“八戒”了!哈哈.....为什么?原因很简单:是典型的“典型”嘛!怎么好杀了吃呢?

每到上级领导来基层“检查”就必定要去那里看一看。大概是因为农民的意识的缘故吧?那个时候的许多“领导”要么就是被“解放”的老干部,要么就是从“造反派”里选拔的,老干部大多都是从“五七干校”里被解放的,“新”干部大多是本来的老百姓。加之城里人怕吃苦,不愿意到远离家乡的北方工作,所以,当时的许多矿领导就是在这些农民中“选拔”的,于是,领导就把这个本来极平常的小事大肆张扬,以至于惊动了“上头”省公司来人了…….参观学习的人不断……养“猪”人也“获得”相应的“荣誉”—劳模!

事实上,真正在一线的人是真的英雄!靠着极原始的工艺,用鲜血甚至生命在拼搏……

但他们能得到些什么?

在付出的劳动和报酬不成比例的前提下,就难免会有这样的怪事了。

只要有点办法的,就会使出浑身解数……

就说那个“劳模”吧:夏天,西瓜极便宜,3分钱一斤!防开肚皮猛吃,瓜皮遍地都有(该地是西瓜的著名产地,数量极大)。于是该“劳模”有事干了,捡瓜皮喂猪。可此人有独到之处。只到领导的门口“捡”别处的不要!大概此处的瓜皮更富有“营养”吧?这样的“劳模”领导能不喜欢?至于工人怎么想?管他呢?!只要领导看到我在“表演”就很好了(再透露点:此人有点怪,大多数人认为他有点傻,我可不这样认为!他 不傻,否则,你我怎么当不了“劳模”?)别看这不起眼是小事,实际上,类似的现象在当时还是很有“市场”的。据我的一个在军队的亲戚讲:一个士兵若想“提干”就要有特别之处,而大家都很优秀(那个时代,“混混”极少,也不知道现在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混混”?) 吃完了饭以后就抢扫帚,干吗?“表现“啊!表现好了就有机会“入党”,入党就有机会“提干”,提干就能留在军队,就有衣锦还乡、耀祖光宗的可能了。所以,为了抢扫帚还打起来了…..

做表面文章似乎是我们的专利,不仅是那时有,而在现在是愈演愈烈了。君不见诸多的“形象工程”?

那时,如果某个人突然的“大做”好事,您瞧好吧!没准就是即将被发展的“新”党员………..

而这个“劳模”呢?不仅仅有了政治上的名气,在个人利益上就跟不吃亏了,虽然叫喊了数十年的“反对物质刺激”但“劳模”就不是普通人了,当煤矿在某市买了房子的时候,他就名正言顺的“享受”了(声明:我这里说的不是靠自己的辛勤和汗水获得当和政府的奖励的真正的劳动模范,请别误会…..)

还有就是那些小投机分子,正事不干,满脑袋想着怎么占点便宜。幸亏那时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品不高,否则,反贪就不是现在才有的事了。我的记忆中,连小小的工区区长都天天晕忽忽的(劣质酒“烧”的呗…)只缘手里有那么一点点“权力”……有多大的权力呢?说出来也可怜:就是可以让某人的工作轻松点,但该拿的报酬不少罢了……例如:安排某人检查个进度什么的,看一下就行了,不需要在矿井下坚持八小时…….就这样。工区领导就有“晕”的权力了…….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