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时空之不朽金戈 游击!游击! 明星

linxiumu 收藏 16 34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946/


一个大队在占领区被打残让华北的日军就像挨了一个耳光一样。如果是在山西被八路军打成这样鬼子也就认了,毕竟那时候八路还是正规军。如果说是被正规军打成这样还有情可原。可是这次是让不起眼的游击队给打的,那鬼子就咽不下这口气了。正在全力准备攻取武汉的鬼子竟然把整个第五旅团调入山东,派出四个大队从维县、青岛和莒县几个方向分为四路对邻莒、宁海、莒县等地发动进攻。日军攻取武汉的计划被迫推迟了10天。

这一次韩光武压根就没打算和鬼子正面接触只是派出地方部队和民兵应战,而且是让开大路只是不断在鬼子周围出没骚扰鬼子。

因为上司催得紧,各路鬼子不顾脚下的地雷和陷阱、飞舞的弩箭、不时响起的抬枪鸟铳向着各自目标一路狂奔很快就祸害遍了两县所有比较大的集镇,但是也伤亡了400多头。

接下来让日本军医不解的是很多被弩箭射中的鬼子伤口总是长不好甚至持续溃烂,最终不得不截肢或者死亡。日本人一贯做事精细,专门组织了几个专家拉查找原因但最后也不了了之。他们哪里知道这些箭都被经过了特殊加工,弓箭作坊的工人就地取材弄来人的屎尿把箭煮2小时然后晾干就可以了。

宁海县城也被鬼子占领了。韩光武在主动退出县城之前把城墙扒掉了填在护城河里还夯实了。这城墙别看对付鬼子不中用可如果是鬼子用来对付只有轻武器的游击队的话游击队就只能干瞪眼。

鬼子占领了没有城墙的宁海城后可是早了大罪。由于鬼子只留下一个中队驻守县城兵力严重不足,县城对于游击队来说完全是敞开的。游击队说进就进,说出就出,今天摸个哨兵、明天打个黑枪把鬼子搞得草木皆兵一到晚上就只能缩在县政府、县中学里边连巡逻都不敢。但是缩在壳里也不能说绝对安全,一天晚上赵虎就来用刚缴获的掷弹筒打了十几发炮弹试试手,搞得鬼子第二天就开始挖战壕。

这些天退到后寨的韩光武没事就蹲在屋里把缴获野间的地图挂起来看,不断往上标注哪里被鬼子占领了。张树正还好一些毕竟经历过游击战争了,张成鼎就总是为打破的坛坛罐罐伤心。看着张成鼎整天坐立不安的样子韩光武治好安慰他:别看现在鬼子折腾得欢,用不了几天就有鬼子好看。

张成鼎不太相信,韩光武也不好多解释。因为韩光武知道鬼子决不会耽误进攻武汉的战役的,只要武汉会战一开始鬼子就会调走这里的多数鬼子,到时候那些留下的鬼子嘿嘿

鬼子刚刚想耀武扬威维县那边周青和阮信就捅了鬼子一刀。

遵照韩光武“你打你的,我打我的”的指示,鬼子在根据地折腾得正凶的时候阮信已经带着特工队来到维县城外。由于大哥刚刚牺牲所以阮信见着鬼子就分外眼红。韩光武就怕他一时头脑冲动所以派了周青跟着阮信。

周青也是生怕阮信由着性子来所以连进城侦查都亲自去让阮信留在他们住的村子里呆着。一连三天阮信憋得把手下人都骂遍了,大家都理解他的心情只好躲着他。

快吃晚饭了,周青回来还没进门就听见阮信在屋里又不知道骂谁。周青紧忙进屋,阮信一看周青回来就不好意思继续发火,一挥手让被骂的战士出去然后问“周连长,今天能定下目标了吧?”

周青卖了个关子“营长让咱们打就打在痛处自己还不能有太大损失。这样的目标不好找啊。指挥部、铁路、仓库鬼子都看得紧,只怕咱们连边都摸不上。”

阮信一拍桌子“咋就这么难呢?要不你给我一个炸药包我去把鬼子仓库炸掉。炸了仓库可够本了吧?”

周青一笑“阮信你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这样怎么指挥打仗?没听营长说得吗:要保持头脑冷静。目标我已经找好了,吃过饭几个小组长过来咱们商量一下。”

阮信急不可待“什么目标?先说来听听。”

周庆说“现在鬼子在维县开了一个窑子,里边的窑姐都是日本人。只有日本人能去。早上是当兵的,下午是小官,晚上是大官。天天人都满满的。要是咱们晚上干一下,嘿嘿,你想想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会怎么样?”

阮信一拍大腿“他娘的,就干他们了。”又想起一件事来“那咱们怎么进去啊?”

周青忍不住大笑起来“要说起来真是天助我也。鬼子占的房子是维县银行行长的房子。这个银行行长在跑掉之前安排两个小伙子给他看房子。日本人来了就把他们干了出来,他们只好在附近做点儿小买卖。看到鬼子把宅子改成窑子他们气得不行就想办法怎么能出这口气。这几天我们老在附近转悠他们就注意了,以为我们是绿林要来打劫就主动和我们接触想让我们进宅子杀鬼子。他们告诉了一条暗道进入宅子,宅子里边的情况也都清楚了。他们还真行连出城的路线都替咱们想好了。”

阮信问“那这俩人呢?”

“我把他俩带来了。和江小波他们在一块。”

吃过晚饭大家议定了行动计划。最后阮信说“这事人不用多。我带人进去,周连长你带着火力组在外边掩护。要是我们在里边打起来就靠你们了。现在火力组新同志多,还得周连长夺操心。”

这样行动计划就算定下了。晚上下一点,二十多个黑影悄悄贴近城墙潜行了一会从一条废弃的排水沟爬进城里。

周青所说的那处宅子就在眼前。一行人躲过鬼子巡逻队绕过宅子来到街对面一处院子门下,队伍里一个小个子轻轻的开了锁领着大家闪了进去。

小个子熟门熟路来到西屋拉开一堆杂物露出一个洞口不知道的人一看还以为是普遍的地窖。下去以后小个子举着油灯看了看一侧的洞壁然后踹了两脚,壁上的泥土纷纷掉落露出一个小门。

门上有个大锁。周青说“小李,往后。”然后来到门前掏出一串工具几下子就把所打开了。

小李说“顺着走就到了那边园子的假山了,那边门应该没锁。”

周青往旁边一让,阮信领着10个彪形大汉进了密道。

很快前边就没有路了。阮信拌着门轻轻推开一股带着花香的凉风吹进密道。

阮信探头看了一下外边果然是假山,周围非常安静,一个巡逻兵也没有。

本来嘛,这是鬼子寻欢作乐的地方,谁也不愿意抱着女人搞的时候身后还有人扛着枪盯着。再说游击队一直没有进过县城,外边又有巡逻队,很安全嘛。所以鬼子只是在前院住着几个宪兵还是为了防止有士兵闹事,连门岗都是住在院外的。

阮信侧耳听了一下竟然还有鬼子的淫笑声不时传来就又缩回暗道里。又过了一小时等彻底安静了11个人才悄悄摸出来。

然后阮信他们就挨个门摸进取,不管是男是女就是一刀。那些并排躺着的一刀下去两颗脑袋就滚到一边;叠在一起的一刀下去象串蛤蟆一样串在一起,一会工夫后院就收拾完了。也怪鬼子连门都不插。

之后阮信意犹未尽把周青交待干完后院就可以的话扔到脑后,又摸到前院把所有鬼子全部干掉才回到暗道关好门回到街对面的小院。

周青看到他们血淋淋的回来什么也没问就招呼四周房上的火力组队员们一起又从来路摸出城去。

第二天早上,日本兵们提着装有避孕套的小口袋在鬼子的窑子外边已经排起了长队。可是日上三竿大门还没有打开的意思。排队的日本兵纷纷发出不满的抱怨声,因为他们是要限时归队的。与此同时很多日军单位的主官却不见踪影,他们都是昨天晚上去逛窑子了。

终于一个鬼子军官坐着摩托车匆匆赶来,指挥门岗砸门。砸了有5分钟还不见动静,军官指挥排在前边的鬼子们撞门。

就在门被撞开的同时响起两声巨响,正在撞门的鬼子血肉横飞,后边伸长脖子看热闹的鬼子们也多有波及。硝烟散后死伤满地。

这些鬼子早早起来奔着温柔乡而来生怕晚了,却没想到是来抢死。

听到爆炸声日本宪兵队长左左木急忙赶到现场,现场的景象让他心惊肉跳,迎门的影壁前摆着一张条案,上边一溜摆着20多个人头,其中有的昨天还和自己说笑、有的前天还在和自己一起玩女人。条案后边贴着一张大纸,上边写满了字。翻译给他念到“……八路军山东支队维县游击支队。”

左左木一把把纸扯下来撕得粉碎:不是说维县没有有组织的抗日武装吗,怎么突然蹦出一个什么大队来?

左左木很快就找到了暗道的入口,不一会儿日本兵就冲进了街对面的院子。但是那里早已经人去屋空了,迎接他们的又是两颗地雷。

左左木刚布置完全城戒严搜捕抗日分子就有人向他报告城外一支巡逻队遇袭全部玉碎。他连忙又跑到城外看现场。

他的判断是有人用驳壳枪横扫了巡逻队。日本兵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整整齐齐的打倒在地。他注意到一路上很多地方出现了维县游击队的标语。

驻维县的日本军官们在庆幸昨天没有去嫖妓的同时决定把扫荡邻莒等地的部队抽回一部分对维县周围地区扫荡。毕竟一夜之间损失二十多名中队长以上军官不是个小事,这个面子一定要找回来。另外如果真有一支游击队在维县活动那么铁路线又不安全了。所以立刻深入根据地的鬼子纷纷撤退。

鬼子在维县肯定没找到什么游击支队。但是时间不等人,鬼子攻占武汉的计划已经不能再拖了。历史在这里发生了改变:鬼子决定由第五旅团接替第五师团原来的防区留在了山东。

鬼子退下去了韩光武这里倒忙起来。

鬼子的扫荡耽误了麦收,现在韩光武把县大队、区中队、基干民兵全发动起来抢收抢种——没有粮食吃还打个屁仗。鬼子还毁坏了大量房屋也要抢修,这是关系老百姓对游击队信心的大事马虎不得。

鬼子在根据地造成的人员伤亡也是巨大的,几乎无村不带孝。鬼子以为这样就能吓唬住华夏民族,殊不知华夏老百姓自有自己的想法:我在家里没着你没惹你还要被抢被杀哪还不如品格鱼死网破。所以鬼子的目的完全没有达到,老百姓的心倒是和游击队更进了。

远在重庆行营的蒋委员长也注意到了山东这边的事情。

那是在武汉会战之初,长江以南的日军已经开始正式行动了江北的日军虽然已经占领出发阵地却逡巡不前致使江南打头阵的日军遭到痛扁。在这种情况下日军还匆匆忙忙在山东调防,这就让从日本军校毕业的蒋委员长很不理解,日本人不是一向做事很精细吗,这次刷得什么花招?“娘西皮,怎么回事?”他问手下的人。可是手下的人也不知道。

日本人对待自己的失败总是象对待私处一样隐藏起来。所以日本报纸对于野间大队的覆灭只是说在与强大敌军的战斗中伤亡50名士兵。但是野间的布告还是要发的,军委会就是从这上面看出了破绽——山东已经没有什么有力的部队了,竟然打死一个中佐。再看看其他的阵亡布告竟然有数名军官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战死,就是说日军一个大队被干掉了。这是谁啊?

过了几天日军阵亡布告上有添加了长长的一串名字,里边好几个佐级军官。山东潜伏特务的报告也到了,军委会就通过报纸大肆宣扬,还称韩光武为“当今的岳武穆”,只是不提韩光武是八路军。蒋委员长竟然颁发委任状任命韩光武为山东救国义勇军旅长。不同于上次的大洋,这次韩光武得到了全套的少将军装。

陕北的窑洞里一群人拿着报纸哈哈大笑。MZD说“蒋委员长上次给了十万大洋据说没拿到,不知道这一次能不能兑现啊?”

一边的张闻天笑道“这样的话再打几个胜仗咱们就可以再名正言顺的编一个师了嘛。”

MZD抽了口烟“可惜啊,蒋委员长对于山西的战绩可是视而不见。不过这一次我们可以趁势把山东部队编一个旅。呃,这个韩光五总是有惊人之举啊,华北整个局势都被他牵动了。是不是考虑加强一下那里的力量……”

他一抬眼只见康生走进来“康生同志来了,坐、坐。”

康生看到屋里人不多采掏出一本小册子放在MZD面前说“主席,您让我们整理一下发给抗大学员学习的这本书我认为有问题。”

“呃?什么问题?”

康生拿起小册子翻着“您看这里。他提出游击战要高度灵活所以要把指挥权下放,军事指挥员应该不受干扰的做出决定。什么干扰?谁的干扰?这明显是想脱离党的领导嘛。”

“呃。不要这么敏感嘛。我看他还是从军事的角度分析问题的嘛。至于观点是不是正确还是可以探讨的嘛。我的意见是还是要让大家学习。”

一边张闻天也插话道“对于同志不能这么猜疑,毕竟是个新同志嘛。能这么分析问题已经很好了。”

经过这一次事件GCD高级干部普遍都对韩光武有了一定印象。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