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爸,我爱你

花若兮 收藏 39 150
导读:我有没说过我爱做梦?特别是恶梦?常常梦醒后,梦中的情景会忘的七七八八,斑驳的抓不着边际。恍恍惚惚的让你抓耳挠腮的郁闷。只是有一次例外。 大三的那年冬天,当时跟悦蕾一起住在岗坡路的一个家属院儿里。那天晚上没有任何预警和征兆的梦见了爸爸。梦见他雪花纷飞的大冬天拿着包裹行囊要去往陌生的北京打工。我远远的看着站在白茫茫的大雪中瑟缩着身影等着临走前见我一面的父亲,头深深的埋在大衣领子里,佝偻着背顶着沉重的脑袋,一副不负重荷的样子。插在裤袋里的双手时而放在嘴边哈口气互相揉搓着。由于身体的晃动从头顶双肩絮絮而落的雪

我有没说过我爱做梦?特别是恶梦?常常梦醒后,梦中的情景会忘的七七八八,斑驳的抓不着边际。恍恍惚惚的让你抓耳挠腮的郁闷。只是有一次例外。


大三的那年冬天,当时跟悦蕾一起住在岗坡路的一个家属院儿里。那天晚上没有任何预警和征兆的梦见了爸爸。梦见他雪花纷飞的大冬天拿着包裹行囊要去往陌生的北京打工。我远远的看着站在白茫茫的大雪中瑟缩着身影等着临走前见我一面的父亲,头深深的埋在大衣领子里,佝偻着背顶着沉重的脑袋,一副不负重荷的样子。插在裤袋里的双手时而放在嘴边哈口气互相揉搓着。由于身体的晃动从头顶双肩絮絮而落的雪花在黑色的棉靴有一下没一下的被踩碎,继而熔化成一滩水渍,滋润着休养生息的厚重的泥土。我双眼的水闸一下子坏掉了,像是受到了莫大委屈般的揪着我酸酸涩涩的心。我走上前,抱住了父亲嚎啕大哭。


于是,恍惚中被悦蕾叫醒。担忧的望着泪流满面的我。我好像有些搞不清状况的茫然。呆愣了一下,才后知后觉的擦着脸上肆虐的泪水。


那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梦见他,那个我熟悉又陌生的令我万分心疼的父亲。


其实记忆中父亲,一直是模糊的。也只有偶尔的几个冬天的清晨,会看到父亲跑步回来脑门儿上渗出淡淡的白烟儿。以及在园中戏耍几招所谓的功夫把我们狐的一愣一愣的微笑,列开嘴巴挂在嘴角的满足的笑。春暖花开的日子在空旷的马路上扶着自行车的后座教我学骑车时那信任依赖的双手。还有夏天的傍晚,在焦躁的蝉鸣中吹起的清亮的口哨,那是印象中唯有的,比较鲜活的日子。


父亲一直都是那种沈默的有些木讷的人呵。本本分分的没什么大的雄心壮志,只单纯澄澈的一心希望子女能够有自己的天地 and 平安幸福,别无他念。或许,这也是每一个父亲殷切的期盼吧。我从来没有跟父亲说过悄悄话,我们都属于那种宁愿放在心中却不愿意也不善于更不知道如何表达的人。现在才知道,原来我跟父亲是这么的相像。我想这或许跟我从十一岁就在外读书有关吧。接触同学的时间远比父母多。所以总是不知道该如何跟双亲相处,更做不来什么亲昵的举止。


近五十岁的父亲,一生都在奔波,为了生计为了家庭。父亲爱抽烟,却坚持着每天不会超过他规定的上限。烟,也从来不舍得买贵的。每次回去我给父亲买的几条好烟他总舍不得抽。嘴上总是埋怨怎么又破费了,你一个姑娘家在外也不容易,别总惦念着家。其实我知道,他的心里肯定美滋滋的。


有时候默默的看着父亲憨厚温暖的笑, “爸,我爱你”,“爸,你辛苦了。”“爸……”到嘴边的言语都无声的咽下了。不知道,总觉着说什么都显得特矫情。


其实一直以来是不太喜欢“父亲”这个词儿的。总爱用“老爸”这个称谓在心底细细的描摹细细的品味那份温馨和亲切。相对来说,“父亲”总显得太过隆重。像一座山一样的背负着强硬的使命感,沉重的拉开了父女间微弱细腻的距离。爸,虽然我们相处的模式有些生硬,我依然能体会出您对儿女的关怀和期望,还有那份不曾表露却又异常深刻的情感。我爱您,爸爸。


07.6.10. 花花。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