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被青春撞了一跟头》

xiaole8513 收藏 1 24

第一章,去他妈的,高三

1


“我操,腰真疼。几点了,阿代。”

“第四节刚上课。”阿代回答我说。

“我睡三节课了?”我有点怀疑阿代的话是否属实。

“恩,挺牛X的,动都没动一下。还一节了,你听会不?我睡会,我快顶不住了。”阿代摆出一副马脸。在此声明一下,实际上阿代的脸是标准的驴脸,奇长无比,只是因为他现在面无表情,眼睛半闭,脸显得更长,不用展开任何联想,都能看出来,这是一“马头人”。

“算了,反正前面也没听,再睡会吧,你帮我放会哨,下午你再睡。”还没等阿代回答,我就把脸背向他,爬着睡了。

“操,够狠。”

实际上这件事说起来我还有那么点对不起阿代,我凭着运气好,在三局两胜的划拳比赛中赢得胜利,从而理所应当的占据了一个也是仅有的一个上午睡觉的名额,而阿代由于划拳的失误,不得不忍受想睡却不能睡的煎熬。为此我们以前经常吵,他埋怨我,为什么我总是能赢他;我埋怨他总是不给我好好放哨,导致老师发现了我好几次。后来经过我俩理智的思考以后,把所有的罪名都加到了老师的身上,谁让他非得没事干盯着我俩的。想通之后,我门心无杂念,感觉豁然开朗了许多,后来我们各尽其责,轮流值班,兢兢业业,同时我们的友谊也随着放哨和睡觉质量的增长而增长了很多。


2


我上高三那会正赶上非典时期,城市里闹的沸沸扬扬,而学校里却对外界发生的事情不闻不问,当时只是知道现在流行一种病,先感冒,然后发烧,然后就死了。这也是从我一同学的口中听到的,记得那天早上,刚吃完早饭,有个本地的同学晚上回家了,回来以后就跟我们说:

“操,知道不?”

“知道啥?”我当时有点怀疑他的智商,还没说啥事就问我们知道不。

“现在有一种病,得了就得死人,现在死不少了。”他补充说。

“废话,得了爱滋,神仙也活不了”

“爱滋算啥”他天生爱吹牛“那病得了以后先感冒然后发烧,然后直接就死了。还能通过空气传染,没药能治!”他说这话的时候竟然表现出一种沾沾自喜的表情,好象这病是他研制出来的一样。

“啊,我最近嗓子疼,还总拉稀,流鼻涕,好像是感冒了。”我故意逗他们说。

“我操!”在场的人都叫了一声。

“你完了,先感冒,后发烧,然后你就得死,治都治不了,还传染。”那同学捂着鼻子说。

“滚犊子,爷逗你呢,真有你说的那么邪乎?”我骂他

“废话,新闻上说的,死不少了都”

后来,通过各种渠道,我们了解到,这种病叫做非典,全称“非典型性肺炎”,据说得了此病后会令人痛不欲生,先是重感冒,然后伴随着头脑发热,病毒进一步地浸蚀患者的身体,等到患者感到呼吸困难的时候,基本上就没戏了,只能眼睁睁的等待死神将自己带走。

媒体的力量不可忽视,当我觉得自己终于了解非典的时候,外面已经彻底传开了,学校里已经出现了大批带口罩上课的学生,其中竟然以男生居多,可能是因为女生把相貌看的比命还重,所以女生戴很口罩的就很少,尤其是美女,宁可疾病缠身,也不愿为此遮掩了自己的相貌。这就便宜了一些男生,在一群面目全白的人群当中,终于看到一个不遮不掩的人,而且还秀色可观,不免会口水横流,浸湿口罩,从而原形弊漏。这就好比一个女人在大街上突然走光,漏出内衣的一角,这一举动肯定会引来一大批男人的目光,犹如天下尤物,看一眼少一眼,而不管那个女的长的美与丑;相比之下,一个处于游泳池里的女人,即使你长的再好看,也会有一批男人不去看你,即使你穿的就是三点式,可你对他们的诱惑远远不及大街上无意走光的女人强烈。

非典的到来并不是一点好处也没有,就拿我们学校的女生来说,有的女生长的实在没法看,所以正好趁非典来临之际大张旗鼓地戴起口罩,有甚者竟带起了墨镜,全副武装,给人一种犹抱琵琶半遮面的感觉,不过他们不是半遮,而是全遮,因为遮挡住一半是无法掩盖很多事实的,所以必须把事做彻底,不给别人任何看穿的可能,但即使是这样也很难麻痹一些目光尖锐的人,他们会通过一个女人的身材,走路姿势,来判定此人是美是丑,当然这个功夫并非一日就能练成,必须是长期观察美女的人才能有如此的成就,所以在她们看来的蒙胧美,我和阿代看完以后,想法惊人的一致:“妈的,一群忍者神龟!”

未完。。。大家觉得好的话,我继续发。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