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科威特第35装甲旅阻击战看伊拉克军队的拙劣表现

1990年8月2日凌晨,正当科威特的190万人民沉浸在梦乡时,战争突然降临到他们的头上。伊拉克10万大军在轰轰的坦克声中铺天盖地而来,从巴士拉、鲁迈拉、布塞亚兵分三路入侵了科威特。虽然科威特国小力弱,对战争毫无准备,但科威特军民仍然奋起抵抗,以英勇的行动捍卫了国家的尊严。在巴士拉方向上的杰赫拉之战,就是科军第35装甲旅不畏强敌,狠狠打击侵科伊军的一个战例。


(一) 闪电突击 伊军占据优势

(二) 连夜准备 科军仓促应战

(三) 出其不意 阻击“汉姆拉比”师

(四) 将计就计 重创“麦地那”装甲师

(五) “天鹰”奇袭 伊军再次受挫

(六) 死里逃生 科军撤往沙特



(一)闪电突击 伊军占据优势


杰赫拉城位于科威特的萨尔米高速公路和6号环形公路的交汇处,是通往科威特城的一个重要交通枢纽,也是科威特的北大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战争爆发前,负责驻守该城的是科威特第80步兵旅。


战前,科军第35装甲旅驻扎在杰赫拉城以西,下辖第7、第8坦克营,第57机械化步兵营,第51炮兵营和旅反坦克营。坦克营的主要装备是英制“奇伏坦”MK5/2主战坦克,机械化步兵营混合装备有俄制БΜΠ-2步兵战车和美制M113系列装甲人员输送车,炮兵营装备美制M109A2式自行榴弹炮,旅反坦克连装备美制改进型“陶”反坦克导弹发射车。具体部署是:第7坦克营、第51炮兵营和旅反坦克连在驻地留守;第8坦克营担任北部油田的日常警卫任务,因而未配备坦克;第57机械化步兵营分别派出一个连驻守费莱凯岛和布比延岛。在战争爆发的前夜,第8坦克营营长奉命率领第3连返回旅驻地。


第35旅装备的“奇伏坦”系英国60年代研制的一种主战坦克,与当时先进的主战坦克相比,性能有些落后,不过其安装的120毫米大口径线膛坦克炮,配上激光测距机、弹道计算机、红外夜视瞄准镜和炮口参照传感器等装置后,使它拥有足以令任何对手生畏的强大火力,可谓是老当益壮。


伊拉克入侵科威特的主力部队是大名鼎鼎的共和国卫队。这支部队原是萨达姆的警卫部队,经过长达8年的两伊战火的考验,已成为伊拉克陆军中的精锐部队,常常作为伊拉克进攻作战的主要突击力量使用,其中最有名的就是“汉姆拉比”机械化师和“麦地那”装甲师。“汉姆拉比”机械化师下辖2个机械化旅和1个装甲旅,“麦地那”装甲师下辖2个装甲旅和1个机械化旅,每个装甲旅下辖3个坦克营和1个机械化营,机械化旅下辖3个机械化营和1个装甲营,主要装备是俄制T-72主战坦克和БΜΠ-2步兵战车。每个师一般有3个装备2C1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的炮兵营和1个装备2C3式152毫米自行加农榴弹炮的炮兵营,此外还有1个工兵营、1个突击营、1个防空营、1个侦察营和后勤单位。每个旅配有1个侦察排和1个迫击炮连。在侵科作战中,这两支精锐部队的作战任务是:“汉姆拉比”师沿阿布达利公路穿越穆特拉山脊,然后沿6号环形公路向南挺进;“麦地那”师沿萨尔米公路由西向东进攻杰赫拉,同“汉姆拉比”师一起对杰赫拉形成合围之势,歼灭科军第80步兵旅。战争开始后,这两个师迅速穿过伊、科边界沿预定作战路线推进,一路上未遇到大规模抵抗,很快就兵抵杰赫拉城下。


伊拉克对入侵科威特预谋已久,并做了充分的准备工作,从“汉姆拉比”和“麦地那”师的作战行动上即可见一斑,而科军对战争毫无准备。此外,伊军在兵力、武器装备上都明显占有优势。


(二)连夜准备 科军仓促应战

1990年8月1日22时,第35装甲旅旅长萨利姆·苏鲁尔上校突然收到伊拉克即将入侵科威特的情报,震惊之余立即命令全旅进入戒备状态。


由于对战争的警惕性不足,第35旅不得不仓促进行战斗前的准备工作。派出执行任务的部队已来不及返回驻地,留在营地内的官兵们则经过电话通知后迅速集合。由于一些士兵暂时离队,一时间无法召集起来,因此第35装甲旅只好在驻地附近临时征集一些新兵参战。按科军规定,平时坦克和火炮不配发弹药,所以官兵们只好排成队临时领取弹药。经过8个小时的连夜工作,总算初步完成了战前准备。第7坦克营下辖3个连,除连长的坦克(该车在向东行进的路上发生故障,不得不放弃)外,每连配有9、10和7辆坦克;第8坦克营的第3连有10辆坦克,该连还配有全旅仅有的5辆БΜΠ-2步兵战车和数辆M113装甲人员输送车。但是,由于时间紧迫,仍有许多问题未能解决。例如没有一辆坦克进行过火炮校射;炮兵营的17门火炮中只有7门作好了战斗准备,更糟糕的是没有时间带上足够的弹药和全部补给品,第8营甚至没有携带足够的饮水,这在8月的科威特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三)攻其不备 阻击“汉姆拉比”师

8月2日凌晨1时,第35装甲旅收到情报说伊拉克军队已经全部占领科威特北部的边境哨所,正在向科威特城方向推进。


凌晨4时30分 ,第35旅反坦克连作为先头部队向杰赫拉城方向前进。该连分成两个分队,一个分队负责保卫萨利姆空军基地;另一个分队负责防守萨尔米高速公路和6号环形公路的交汇点,当该分队沿萨尔米公路向东前进时,看到4架伊拉克米格-23战斗机正在对萨利姆空军基地实施空袭,基地上空浓烟滚滚。



第35旅第7坦克营沿萨尔米公路向东前出至加尼姆绿洲附近地域,抵达公路以北的一处墓地。6时45分,营长艾哈迈德·瓦扎恩中校派出一辆装甲侦察车向位于穆特拉山脊上的警察站方向前进,对阿布达利公路进行侦察。侦察车出发不久后,发现伊军已经越过山脊开始向杰赫拉城东、西两侧发动进攻。瓦扎恩营长经请示苏鲁尔旅长后,立即命令全营迅速在墓地附近占领有利地形,准备战斗。


第7坦克营正面的敌人正是伊军的“汉姆拉比”机械化师一部。该师系伊军入侵科威特的北路先头部队,战争爆发后兵分两路向科威特城进攻,两个旅从南面沿阿布达利公路推进,一个旅从乌姆堡出发沿东海岸挺进,很快就沿80号高速公路和6号环形公路从东、西、南三面包围了杰赫拉城,但在该城他们遇到了科军第80步兵旅,该旅依靠仅有的3辆英制“萨拉丁”装甲车顽强抵抗,阻止了伊军的进攻。伊军立刻沿6号环形公路掉头向西继续推进,企图绕过杰赫拉继续南下进攻科威特城。也许伊军认为科威特军队不堪一击,他们在公路上排成行军纵队大摇大摆在前进,甚至对两翼未进行任何侦察和警戒。


看到伊军毫无戒备的样子,瓦扎恩营长当机立断,命令开火。“奇伏坦”坦克的120毫米火炮在1000米~1500米的近距离上猛烈开火,顿时伊军数辆车冒烟起火,其士兵纷纷弃车逃跑。遭到突然打击的伊军尚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正当第7坦克营同伊军展开激烈战斗的同时,第8坦克营第3连从南面开抵战场。连长阿里上尉接到命令准备率部横穿6号环形公路,解救被伊军包围的科第80步兵旅。由于6号环形公路是一条6车道高速公路,路中央设有隔离墩,坦克无法通行;并且伊军控制了公路北部的两座桥梁,到达下一座桥梁需要绕很大一段弯路。既然一时间难以找到穿过公路的合适地点,因此阿里上尉果断决定同第7坦克营会合,共同打击公路上的敌军。


当阿里连长的坦克出现在第7坦克营的右翼时,瓦扎恩营长开始把他们当成了伊军,命令“陶”式反坦克导弹发射车迎上去进行攻击,幸运的是他们及时认出了“奇伏坦”坦克。事后瓦扎恩营长回忆说:“我们已经把手指放在了板机上,感谢真主,我们发现来的是“奇伏坦”坦克,便中止了射击。”


阿里连长命令本连在萨尔米公路以南立即占领阵地,以便同第7坦克营一起对公路上的伊军形成南、北夹击之势,并可以用火力控制6号环形公路上被伊军占领的两座桥梁。正当各车紧张地准备投入战斗时,一辆轿车从后方急驶而至,驾车的是该连最好的一名炮长,他由于暂时离队未能赶上部队开拔,于是自己开车赶来参加战斗。喜出望外的阿里连长当即命令他担任本车的炮长。


恰在此时,1辆伊军指挥车打算从南面一座桥下穿过6号环形公路,阿里连长下命令全连开火消灭它。初经战场的科军坦克手们一时没能反应过来,于是阿里连长只好命令本车射击。刚刚钻进坦克的炮长果然名不虚传,不慌不忙地操炮射击,首发就将这辆指挥车打瘫在桥下,起火*。科军其它坦克见状也纷纷向伊军开火。一开始所有坦克的炮弹都射向一个目标,阿里连长急忙命令各车分散火力打击整个伊军纵队。这时被打懵了的伊军还不知道炮火是从哪里打来的,一队伊军卡车满载着步兵从第3连前方驶过,坦克手们当然不会放过到口的“佳肴”,一阵猛烈的炮火把几百名伊军士兵连同他们的卡车送上了西天。这时,阿里连长发现了一个极好的目标——1门2C1式122毫米自行榴弹炮,他亲自操炮射击,调炮、测距、开火,这门自行榴弹炮还没来得及从运载车上卸下来就变成了一堆废铁。


失去进攻锐气的“汉姆拉比”师几乎没有组织象样的反击,一些伊军士兵干脆躲在公路一侧等待战斗的结束,也有一些士兵穿插到第3坦克连的右翼,用轻武器和俄制ПРГ火箭筒攻击科军坦克,但未给科军造成多大损失。在战斗过程中,一个伊军坦克排试图机动到东面向第3连发起反击,结果很快就被科军一辆接一辆地击毁了。


就这样,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的两把尖刀之一——“汉姆拉比”机械化师被实力弱小的科威特第35装甲旅阻滞在杰赫拉城外。


(四)将计就计 重创“麦地那”装甲师

上午11时,第35旅旅长苏鲁尔上校接到情报说有一支装甲部队从后面接近该旅阵地。由于其中有的坦克炮塔上飘扬着绿色旗帜。因此科军开始以为他们是沙特阿拉伯派来的增援部队。哈桑上尉离开阵地上前打算与先头坦克取得联系,这时他突然发现这支部队装备的是T-72主战坦克和BMП步兵战车,他们是伊拉克军队!可是他已经没有办法回头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哈桑上尉没有表现出丝毫慌乱,他装成一无所知的样子,沉着地大声询问对方的番号和指挥官姓名,得到回答后才返回阵地,并立即向上级报告。毫无察觉的伊军坦克和装甲车继续前进,沿萨尔米公路闯入了第7营和第8营第3 连阵地之间。当伊军先头坦克开始转向准备沿6号环形公路向南行驶时,科军抓住有利时机迅速开火,第7营在右翼横扫伊军车队,第8营第3连则迎头痛击,不一会儿伊军整整一个连的T-72主战坦克就变成了一堆冒烟的废铁,还有6辆装甲车人员输送车和车上士兵一起成了科军的俘虏。


这支伊军装甲部队是“麦地那”装甲师的先头旅。该师沿萨尔米公路由西向东推进,打算夹击杰赫拉城的科军。为了加快行军速度,打头的坦克还挂上了沙特阿拉伯的旗帜,以迷惑科军,结果没想到还没到杰赫拉城郊就先吃了一顿猛烈的炮火。经受了短暂的混乱和重大伤亡后,“麦地那”师开始沿公路向西后撤,一直退到距科军阵地约3公里的一处公路收费站才开始重新集结。科军见此立即呼唤第51炮兵营开火,一阵猛烈的火力突袭打得伊军士兵抱头鼠窜,东躲西藏。


将计就计,英勇的科军第35旅官兵又打掉了伊拉克共和国卫队的另一把尖刀——“麦地那”装甲师的锐气。


“麦地那”师不愧是伊军的王牌部队,该师继续后撤至穆特拉山脊,脱离了科军火炮射程,然后立即在山下公路以北设置炮兵阵地,并很快就向科军炮兵阵地实施反击。但科军第51炮兵营毫不示弱,一边实施机动一边还击,同伊军展开了激烈的炮战。炮战中,数发伊军炮弹落在了科军第35旅指挥所附近。在此担任炮兵观测员的炮兵营长不幸负了重伤。


(五)“天鹰”奇袭 伊军再次受挫


正当科军第51炮兵营与伊军炮兵展开激烈炮战时,1架科威特空军的A-4“空中之鹰”攻击机出现在战场上空,飞机驾驶员是马吉德·艾哈迈德中校,他奉命从萨利姆空军基地紧急起飞轰炸沿萨尔米公路入侵的伊军。由于形势混乱、时间紧迫,艾哈迈德根本无法了解地面的战斗形势,只能在基地地面指挥官的引导下飞赴战区。


看到自己的空军参战,第51炮兵营的官兵们士气大振。但当A-4飞机在阵地上空盘旋时,他们又很快担心起来,因为他们离伊军太近了,又没有对空联络手段,飞行员在高速飞行中可分不清“奇伏坦”坦克和T-72坦克以及敌我双方的具体位置。弄不好就会“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自家人”,看来只有靠真主保佑了。


艾哈迈德中校准确地认出他的敌人。他凭借高超的飞行技术,驾机从伊军阵地上空飞掠而过,把200多公斤的5枚MK82式重型炸弹狠狠地倾泻到“汉姆拉比”师和“麦地那”师的头上,伊军阵地上顿时一片火海。遗憾的是,他的飞机在返航途中不幸被1枚伊军萨姆-6地对空导弹击落。


与此同时,伊拉克的空军也出现在空中,不过他们派来的是武装直升机。阿里连长发现1架伊军的俄制米-8“河马”直升机向杰赫拉城飞来,这种直升机主要用于运输和空-地联络,没有反坦克导弹,不足为惧。


但很快阿里连长就发现自己想错了。数架伊军的米-24“雌鹿”武装直升机径直向他的坦克飞来,这可是伊军的王牌直升机,专门用来打坦克,配有12枚有线制导反坦克导弹和火箭弹,其反坦克火力在世界上也是数一数二的。看着越飞越近的米-24,阿里连长的心里一阵阵发紧,看来今天要为武装直升机打坦克增加一个战例了。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米-24机群好象听到什么召唤,突然掉转机头,沿米-8直升机的航线飞走了!阿里连长又逃过了一场大难。


(六)死里逃生 科军撤往沙特


清醒过来的伊军开始发起疯狂反扑,科军第51炮兵营首当其冲。1个装备BMП-2步兵战车的机械化连一边开火一边向炮兵阵地冲来,数发30毫米炮弹落到了炮兵阵地上,好在伊军仓促中发射的是穿甲弹而不是高爆榴弹,而且没有直接命中,因此未造成科军人员大量伤亡或火炮严重损失,第51炮兵营的炮手们压低炮口,用反坦克榴弹平射伊军步兵战车,一连摧毁了数辆,迫使其停止进攻。


随后,第51炮兵营向东方向转移,并在距战场10公里处重新构筑了发射阵地。但是由于营长受伤,需要等待新的炮兵观测员进入位置,加上通信不畅,代理营长纳比尔少校一时无法同苏鲁尔旅长取得联络,炮兵营不得不推迟开炮。


“麦地那”师再次集结部队发起进攻,这一次动用了两个旅。此时科军的弹药已经不多了,特别是坦克主炮的弹药极度缺乏,每辆坦克只剩下2~3发炮弹。鉴于敌军的进攻压力越来越大,为了避免被“汉姆拉比”师和“麦地那”包围,苏鲁尔旅长命令全旅撤退至萨尔米公路以南的新阵地,由第8营第3连掩护第7营先撤。


经过数小时连续的激烈战斗,阿里连长已经是精疲力竭了。8月的科威特烈日当空,气温高达40℃,“奇伏坦”坦克的炮塔里又闷又热,他打开了指挥塔舱盖,才稍稍感到凉快了一些。这时他的驾驶员不知为何驾驶坦克移动了10~20米,然后停了下来。就在这时,一发伊军坦克炮弹准确地击中了他们原来的位置,让他们出了一身冷汗。不过阿里上尉的好运还没完,当他们撤退到新阵地时,他的坦克又差点儿被自己人当成伊军坦克给报销掉。


第35旅撤至新阵地后,接到上级命令单独行动。旅长决定继续撤退到沙特阿拉伯与科威特的边界地带,这样可以避免两翼和后方被伊军包围。下午4时30分,全旅安全到达沙、科边界,经过联系后,第二天凌晨进入沙特境内。


至此,科威特第35坦克旅在海湾战争初期的战斗以胜利而告终。


不过,给这场战斗划上句号的却是伊拉克空军,当第35旅的最后一支部队刚刚进入沙特境内,一架伊拉克空军的F-1型“幻影”战斗机就轰炸了他们过夜的营地,也算是给他们送行吧。


此战中科威特第35坦克旅可谓有勇有谋成功阻挡牵制了数倍于已方的伊拉克精锐部队,并重创了对手,反观伊拉克边队做为了一支经过两伊战争铸造的部队却表现的战术异常拙劣,在受袭后表现的惊慌失措指挥混乱,更有大量士兵被对方轻易俘虏,而之后的陆航武装直升机也未能重创科军一辆坦克,从理论上说这支久经沙场的精锐部队竟被一支没有任何实战经验的菜鸟部队打的如此狼狈实在是不中思议,令人质疑伊拉克军队在两伊战争中到底学到了些什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