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流 第一部 钢流滚滚 第十三章 装甲汽车

银月光华 收藏 8 1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size][/URL] “九.一八”并不是个不可预见的事变,即使没有“九.一八”还可能有“十.一八”,沈阳机械厂早就在上海建了分厂,只不过一个“九.一八”打了张学良一个措手不及,军队保住了,可是大量的厂矿以及东北地区最令人骄傲的13000公里的铁路网全部落入了日本人之手,值得庆幸的是,许多工厂早在事变之前就开始了南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63/


“九.一八”并不是个不可预见的事变,即使没有“九.一八”还可能有“十.一八”,沈阳机械厂早就在上海建了分厂,只不过一个“九.一八”打了张学良一个措手不及,军队保住了,可是大量的厂矿以及东北地区最令人骄傲的13000公里的铁路网全部落入了日本人之手,值得庆幸的是,许多工厂早在事变之前就开始了南迁计划。

夏争鸣,一个可以利用的人才,做为一个有远见的军阀,又是张学良名义下的学生,自然不可能只因为一件得罪法国人的事就悄然消失,在他的兄弟们担心他的日子里,他早已来到上海,时光如梭,当他听闻东北被日本人占领时也是一阵心乱如麻,可是他不仅仅从感情上处理了这件事,在他看来,没有强大的工业基础,即使抵抗也只是徒增鲜血罢了,现在他如愿以偿了,做为机械厂的工程师,他的努力要比别人多上三倍,每天他根本不计自己的工作时间,他知道中国的待遇不能和德国同日而语,唯有将他之所学倾尽全力的用于工作。虽然一个人的实力有限,不过是尽一个中国人的本份罢了。

他无意回避战火,不过战火并没有因为他到上海而离开他,虽然之前他仅仅穿了几个月的戎装,但是这军服与他结下了不解之缘,只不过此时的他还不曾意识到,“九.一八”之后,战火尾随而至,“一.二八”淞沪会战,打响了,国军仅存的战车部队在此战中几乎拼光,十九路军得不到任何支援,被迫撤退,夏争鸣目睹了这一切,痛苦之心可想而知。

家乡沦陷,“淞沪停战协定”的签署,使夏争鸣意识到了更大规模的战争还在后面,他的心更多的用到了装甲兵器的研制上,军用武器的研究,三十年代初还没有大规模机械化作战的理论,不过夏争鸣在战车大队服役期间内,对坦克产生了好感,天津外围战斗时他见识到了这种武器平台的威力,可是他心里也清楚,凭中国现有的工业基础,连坦克履带都无法自行制作,更何况是研制一种新坦克了。

机械厂的原料主要从外国工厂运进来,不过半成品原料的价格也不低,所以机械厂的利润也是极其微薄的,在这种艰难的环境下举步维坚的运营,纵使把夏争鸣累吐血,眼下也无法扭转这种局面。

1932年2月,曾一度给日本关东军重创的马占山将军投降了,仅仅那一刻,全国亿万人的心被牵动着。虽然那只是马占山将军的缓兵之计,但在当时谁都认为东北的最后一支抵抗力量已经完了,夏争鸣听到这个消息后,头一阵眩晕,回到家乡的希望更加渺茫了,他一下子病倒了,一病就是半个月。

夏争鸣的病还没好,他就坚持着上班,就在他晃晃忽忽的走到工厂大门时,运送原料的美国六轮卡车一下子吸引住了他的眼球,他忽然想起了曾在德国听到的一个见闻,德国军队在一战时吃到了坦克的亏,于是战后德国一些有为的将领把目光盯在了坦克的研制上,因为《凡尔赛协定》禁止德国拥有坦克,但是当时的国防部陆军运输处的一个参谋开始使用汽车底盘装上铁皮制成的坦克模型进行演习。虽然实验一塌糊涂,但是凭现有的力量,如果发展一支加装厚钢板的装甲汽车还是可以的。夏争鸣的病一下子好了一大半,他为自己的这个想法兴奋不己。

想法一出,他兴致勃勃的跑向厂长办公室,连门都忘了敲,正在办公的厂长莫名其妙的看着他,他兴奋的捶着桌子说:“厂长,我们要回去,回家乡去!”

厂长正了正眼镜诧异的看着他:“你……”那口气简直怀疑夏争鸣疯了。

“不是说笑,我们可以建造一支装甲汽车部队,凭借这样的部队,我们就可以打回东北。”

厂长尴尬的笑着说:“可是谁给我们经费?”

夏争鸣的兴奋劲头一下子消失了,是啊,谁给我们经费?现在工厂已经举步为艰了,拿什么建造,又装备给哪支部队?谁又肯带领我们打回去呢?想到这些问题,他怏怏的离开了,在自己的小办公室里,他根本无心看图纸,思前想后,苦于没有办法,他感到身体越来越不适,该怎么办,该怎么办?他一胸的怒气无处发泄,愤恨的折断了手中的铅笔。

断笔无力的躺在桌子上,夏争鸣看着发呆,有过几个月从军经验的他内心涌起一股冲动,回去!回到军队去,投笔从戎这个词在他心底不知道反复过多少遍,可是眼下的中国,有谁能够带领我们打回去呢?

生气无益于事情的解决,工厂不可能单独生产装甲汽车,况且国内现在还没有生产汽车的能力,卡车需要进口,只能在进口卡车的基础上进行改装。想到这儿,夏争鸣将桌上的图纸扔到一边,重新找了一张工程纸,开始设计装甲汽车。

工厂内只有一辆老式俄国卡车,俄国的工业在世界上并不算先进,况且这辆生产于1919年的卡车也的确有点不堪重负,不过这是夏争鸣唯一的样本,在这辆老式车的基础上,他按照新式美国卡车的样式设计了一种加强装甲的装甲汽车。

仅仅有图纸还不够,他又找到了厂长,要求用这唯一的旧式卡车做实验,厂长看着执着的他摇了摇头说:“罢了!反正这车留着工厂也不怎么用,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他欣喜若狂的开始了他的试制工作,工人们起初并不怎么感兴趣,可是一听说是为了装备军队打回家乡,都表现出了异常的热情。

在大家的动手努力下,不出十天,一辆被包装的铁皮卡车出现了,虽然钢质无法满足军用的要求,可是在现有条件下达成了这个目标已经很不容易了。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这种“装甲汽车”的实用性到底如何?这点谁也没底,夏争鸣心中自知,这东西无法与曾经驾驶过的“雷诺”坦克相比,不过做为坦克的代用品,如果能够满足装甲汽车的要求就可以了。

车是出来了,可是现在连卡车的功能都没有了,一晃十来天过去了,工人们也失去了一开始的热情。就在夏争鸣苦于自己的“发明”无处使用时,3号车间的工段长兴致勃勃的找到他。

“小夏,我给你介绍个人。”

“哦?”夏争鸣惊讶的抬起头,眼前三位身着国民革命军军服的人站在他面前,其中一位三十左右岁的上校军官穿着笔挺的军官服,显得异常威武。后面的两个卫兵也英俊潇洒,其中一个还抱着一挺捷克机枪。

“这是我妹夫,88师的。”工段长热情的介绍。

“徐谨才,88师上校参谋长,幸会幸会!”那位军官自我介绍到。

夏争鸣伸出手说:“夏争鸣!”

两人握了握手,徐谨才说:“久仰久仰,东大的高才生,德国留学归国。”

夏争鸣寒喧着说:“不敢当,不知此来有何见教?”

“见教不敢当,听说你发明了一种装甲汽车,兄弟是军人,对武器很感兴趣,特来见识一下。”徐谨才客气的说。

夏争鸣眼前一亮:“哦?真是太好了!我正愁这种车没地方用呢,如果长官有兴趣还请多多指点。”

“呵呵,不忙,知道我们88师是什么样的部队吗?”

夏争鸣摇了摇头。

“说来你也熟悉,我们是一支德械化师,与你也算有缘,当初蒋委员长钦派87、88师赶赴战场,可见蒋委员长抗日之决心,可惜你没看见我们当初用血肉之躯与日本人的战车肉搏时那种惨状,所以我们才急需战车啊!我们现在就去看看。”

“好,这边。”

五个人一同来到车库,打开库门后,夏争鸣亲自将车开出,这辆车已涂成通身的灰色,大概是夏争鸣的德国情结所致。

徐谨才左右转了两圈,见这辆车驾驶楼后面有一个机枪塔,前挡风玻璃已经用百叶窗式钢窗封住,战斗时关上,行驶时再打开,设计上很合理。

他示意了一下,抱着机枪的那个卫士麻利的装弹上膛,就在大家都没注意到的情况他,清脆的枪声响了。

卡车上顿时被打出了七个窟窿,徐谨才大吃一惊,要知道,如果里面坐了人的话,恐怕早就……他紧皱着眉头说:“这……太可怕了?我的士兵要是坐上这辆车,和坐上普通的卡车有什么区别呢?”

枪声一响,围观的人立刻多了起来,被打穿的“装甲”汽车成了全厂人的焦点。

夏争鸣勉强挤出一丝的笑容说:“不瞒您说,我们厂就这么一辆旧卡车,加厚钢恐怕连开都成问题,况且好的钢材要进口,工厂实在没有那个财力。”

徐谨才又打量打量这辆“装甲汽车”,沉思了一下说:“唉~十九路军就是装备太差,如果当初有一支装甲部队,日本人肯定没那么轻松打败他们,以血肉之躯去拼钢铁,结果可想而知。如果夏兄弟有意从事国防工业,我马上向陈诚长官保荐,若我军能够大量装备质量更好的装甲汽车,战斗力会大幅度提升。”

夏争鸣叹了一口气:“不瞒徐兄,小弟我也当过五个月兵,在北大营战车大队服役,曾经见识过坦克的威力,这种装甲汽车和坦克比起来实在不算什么,但是我们工业底子薄,也只好如此,有总比没有好啊!”

徐谨才点了点头说:“不瞒贤弟,兄弟听说蒋委员长不是要放弃东北,而是要待到国家强大,有与日本一战之力时再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抓紧建军,装备尤为重要,老天一定不负老弟旷世之才。”

“长官过奖了,我是中国人,为国效力是义不容辞的。”

1932年4月1日马占山再底举起义旗,给国人极大的鼓舞,与此同时经徐谨才推荐,陈诚长官的保举,夏争鸣参予制式六轮装甲汽车的研制工作,利用美国“道吉”六轮卡车,夏争鸣在原有研制基础上,重新设计了一种新式的六轮装甲汽车。同年10月,该装甲车正式服役,首批生产15辆,分别装备3个分队,中国的装甲部队正式标上了国产的标签。

黑暗的岁月里,那是一点曙光,是希望,是中国国防工业的星星之火……

(注:87、88师隶属于张治中第五军,这两个师为教导师,“一.二八”淞沪会战时并未装备德国PzKpfwI/A型坦克。第5军在淞沪抗战中,军官阵亡83人,伤242名,失踪26人;士兵阵亡1533人,伤2897人,失踪599人,合计阵亡1616人,伤3139人,失踪625人,伤亡总数高达5380人!——德国军事顾问为此痛心不已!88师于1932年5月7日国民政府命令第88师开驻武汉。)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