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绕神州路(岳飞) 第六章 若非嫖姚立大勋,安能腹心绝妖氛(下) 13 决战(下)改

天边的月 收藏 0 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size][/URL] 13 决战(下) “杨么船上有人跳水了。”望楼上的候兵一声大喝,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离的远了一些,跳水之人看不真切。岳飞立即吩咐楼船开拔,向最前线急驰而去。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除了投降的周伦,就是乘海鳅作战的背嵬军,以及牛皋的右军了。 岳云警觉的看着一道身影被投入水中,心中正猜想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07/


13 决战(下)

“杨么船上有人跳水了。”望楼上的候兵一声大喝,转移了所有人的注意力。离的远了一些,跳水之人看不真切。岳飞立即吩咐楼船开拔,向最前线急驰而去。


此时,冲在最前面的除了投降的周伦,就是乘海鳅作战的背嵬军,以及牛皋的右军了。

岳云警觉的看着一道身影被投入水中,心中正猜想该是哪个,便听到周伦手下响起一阵喧嚣:“太子妃!”“小心奴!”“逆贼!”,喊声犹如池蛙一般,聒噪不停。呼声甫弱,落水之声随即不绝于耳。原来是降兵们,纷纷仗着水性好,赤着身子跳入湖里,急着擒获匪首立下大功,好作日后安身立命的本钱。

岳云麾下也急得抓耳挠腮,却是没有将令传下,一个个瞪着眼睛无计可施。李益索性骂道:“奶奶的,害的自家白白少了千余贯赏钱。”

徐斌在那里打趣:“影子还没见着,怎么就成了你的厚赏了?你要是不要命,就一头跳到水里去,看能找到铜钱不。”

“呸,你当自家不敢,咱家水性虽然比不过孟安,却也是自小习出来的功底。”

岳云道:“你们两个只管聒噪,却看孟安水性恁的好,倒只是一声不响的弯弓射箭,也没吵着要下水,去抢这天大的功劳。”

孟安大声应道:“没有赢官人吩咐,就是金银财宝放在眼前,自家也不敢稍碰一根指头。”

“徐斌、李益你们两个可听清楚了?”

两人互相做了一个鬼脸,答道:“谨遵赢官人严命。”

岳云肃容道:“这话你们可要牢记心间。不过呢,”微微一笑:“倒也不用慌张,自家料着刚才的叫做投石问路。一会儿定还有人投水,等着自家们蜂拥去抢。”

“赢官人,都抢没了咱家能不急吗?”

“李二,你懂什么,那些只是开胃的小菜罢了。单到搅皱这一池春水的时候,真正的大人物才会现身。”

李益撇撇嘴,“还一池春水呢,咱家听不懂这文辞。”

岳云只击掌传令:“队中会水的全都脱下盔甲,列队听从吩咐。”

孟安似懂非懂,冲着岳云憨厚的一笑当先卸脱衣甲,露出肌肉遒健的后背,短裤迎风站在船头,他已经习惯了军中事事听从赢官人的指挥。其他人也按事先安排纷纷效仿。


果然隔不多时,又听见一声喊:“是太子!”“钟子义!往西边去了。”钟子义的特殊身份,吸引了大批降兵下水向西北方向追逐而去。

“机会到了。”岳云低声道:“下一个不事张扬跳水的肯定是杨么,我还料得他的逃窜方向定然与钟子义相反。”与其年龄绝然不相符合的冷峻呈现在岳云年轻的脸上:“打旗语,上报诸统制。

几乎在同一时间,前沿指挥牛皋同样的命令也传达到了岳云,岳云不禁暗赞一声:“牛太尉确是非凡之将。”

不过,岳云还是料错了一点,片刻之后他只清晰听得有人大喝道:“你家杨爷爷在此,谁敢一战!”便有一人纵身跃入湖中,溅起的点点血浪在阳光的映照下煞是美丽动人。

即使穷途末路,杨么依旧是异常的嚣张,恨不得吸引所有人的注意。

“放心吧,看自家单手擒住杨太。”阳光下,李益的笑脸无比灿烂。他和孟安领队,向着杨么投水的方向迅速追去。岳云默默凝视,直到水线消失在视野之中。


杨么一军虽败,诸人的求生意志却是分毫未减,因之水下的战斗并非想像中的轻松。加之迷朦的天色中,不断有人突然跳水,为了活命或者为了立功,锁定目标就更为不易。背嵬军的十人小队只有按照岳云事前的部署,沿着杨么落水的方向,穿过汹涌澎湃的暗流闪过突如其来的障碍迅速游动,直至隐约看到前方四五人,团团维护着当中一员,仓惶的向岸边靠拢。游在前方的李益急停转身,双手画圆抱于胸前,虽然大功即将告成,他却终是困惑不已,不知杨么属下何以竟然如此稀少,难免分外谨慎。手下之人已是会意,悄悄散开做出包围的态势。

追捕者袭来,杨么显然未曾察觉,依旧在保持原速游水。眼前湖岸还有大约三百米的距离,兼以无人阻拦,四五员亲将不免稍稍舒一口气,此时他们方才感受到肌肉的酸痛,因紧张而变形僵硬的动作已经大大降低了他们的体力以及灵活性。然而事情的转折谁也未曾预料,杨么深潜后忽然上浮,吐出一口含着泥沙的污浊湖水,大喝道:“兔崽子们,枉你们跟了这么久,这地方清静,和你爷爷来拼个胜负高下!”

李益等人也趁机上浮换气,他观望地势,后方两百米一艘巨型车船上,牛字旗正在天地间舒卷自如,不免竖起中指,向后轻点三下,要将杨么逼向牛皋坐船。嘴中却是不干不净:“嘿嘿,杨太乖孙儿,打量着认了你李爷爷,咱家就能放你一条生路吗?”

杨么闻言不怒反笑:“好个伶牙俐齿的狗崽子,爷爷就算要上黄泉路,也要拉着你做垫背。”猛可里用力一蹬,人已经箭一般射向李益。李益水中一翻身,避开杨么头部的撞击,手肘顺势砸向杨么背部。谁知杨么避也不避,拼着受了这重击。李益正在欢喜,旁边的孟安忽觉水中寒光一闪,不及细想使出全身力气拉开李益。杨么贴着李益的右臂窜了出去,一道细细的血线跟在身后。

两人再换气对峙时,杨么已是口中叼着一柄寒光闪闪的匕首――那原是他贴肉绑在腿上的,李益则略咬下唇,掩饰着臂膀的疼痛。没人知道他受伤,除了旁边的孟安。一回合间,刺刀见血,杨么的逆袭正式拉开帷幕。

不过李益有了首次交锋的教训,也并不急于求成,只是让手下严密维持队形,将杨么等五人缓缓逼向后方。而杨么等人虽然精通水性,但双拳难敌四手,频密冲击下非但没有占到便宜,反而让岳家军的联合防守乱了阵脚,几个人很快都挂了彩,防线不知不觉间背离了湖岸。

李益不禁露出了得意的笑容,不只如此,他适才悄悄分出的一人也已经绕道向牛皋示警。巨大的车船行动不便,近旁的几艘海鳅却正加速赶向这片水域。船底带起的水流震荡连杨么也感受到了,温暖的湖水陡然分开,他本能一闪,勾连枪擦肩而过。

如果不是在水下,李益一定会大笑出声:“娘的,天助我也,这桩买卖着实划的来。”但他也久经沙场,大功在即依然异常冷静。只是再次以手势严命部下不得靠近,只用心防备杨么突围,而主要依靠船上的长兵器进行打击或者干扰杨么等人的换气。一个、两个、三个……,杨么的警卫不及他的水性,不是为兵器所伤,就是溺水而亡,尸体缓缓的沉入青草湖底。杨么的身畔也飘摇着数道血线。

水下的形势刺激着海鳅船上的水手,开始有人仗着自己水性好,不顾将令以及水下已有阻击,跳水意欲生擒杨么。孟安离得最近,他本能的进行着拦截,所谓困兽犹斗何况杨么,近身战徒增伤亡于事无补。然而间不容发之际,杨么竟然对准孟安再次故技重施,如野兽般持刀冲过。孟安只来得及半转身体,全然无法进行防御。

刚刚赶到附近的李益,看到情势紧急,不及拉开孟安,反而自行迎上,却眼睁睁的看着锐利的匕首插入自己的胸膛。血水箭一般的飙出,孟安慌乱的挥舞着双手,想要减慢血流的速度,却发现终是徒劳无功。李益圆睁的双目中,最终定格着杨么狰狞的面容:“自家说过要你陪葬。”


当岳飞的坐船赶到时,恰好碰上孟安和牛皋手下的两名将官,共同将湿淋淋的杨么擒上一艘海鳅船。牛皋见得岳飞到来,便与三人一道上小夹山向岳飞献俘。

“这人果是杨么吗?”岳飞一边询问黄佐,一边饶有兴致的查看着眼前的俘虏。湖水混合着血水正顺着他颤抖的身躯不停滴落,至于面目反倒因为凌乱发丝的覆盖看不清楚。

黄佐上前揪起此人的头发,仔细辨认了片刻,方道:“正是。”

“原来这大圣天王就是这么一副德行。”王敏求撇撇嘴。

杨么不语,只怒视岳飞,对其余牛皋一干人等竟是不屑一顾。气得王敏求上前狠狠煽了杨么一巴掌:“贼囚犯,死到临头还敢逞英雄。”

岳飞挥挥手,不欲折辱杨么:“暂且把他押下去好好看管,且待捉到钟子义后一并发付。”

“剩下的贼兵却又如何处置?”牛皋问道。

“得饶人处且饶人。”岳飞笑答。

牛皋虽然嘴上称是,但脸上的表情却多少有些不自然。

此时岳云却尚未知道前线战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