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星神 出世 河边激战

名月天涯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1/[/size][/URL] 晨风身带箭伤,在黑夜中携着越儿没命的奔逃。月亮不知什么时候从乌云背后探出头来。好奇的看着荒原之中奔逃的两人,而他们身后,是搜寻的士兵。 晨风奔跑了一阵,回头看着越儿惶恐惊惧的脸,忍痛笑道:“想不到第一次出来就遇到这么惊险的事,却还要连累了你。” 越儿摇头,擦去脸上的汗水,借着月光看着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21/


晨风身带箭伤,在黑夜中携着越儿没命的奔逃。月亮不知什么时候从乌云背后探出头来。好奇的看着荒原之中奔逃的两人,而他们身后,是搜寻的士兵。


晨风奔跑了一阵,回头看着越儿惶恐惊惧的脸,忍痛笑道:“想不到第一次出来就遇到这么惊险的事,却还要连累了你。”

越儿摇头,擦去脸上的汗水,借着月光看着晨风的伤口。长长的羽箭没入了半截在他背上。越儿歉然道:“是我……如果不是我定要跟着你来,成了你的拖累,你就不会受伤了……”

晨风摇头道:“这朱红也是了不起的一个将军。如果不是你的‘毒药’,我们还真的走不了。”

越儿看着他的伤口血流入注,忍不住流泪道:“箭射入那么深,不知道……”

晨风笑道:“我没有那么容易死,我命大得很,并且天意注定我也不能死。天星神不会让我就这么死去。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去做,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完成。我晨风的命不是那么容易陨落。”

越儿还在流泪,晨风替她擦去眼泪笑道:“现在还不到哭的时候,我们要想办法离开此地,这里全是他的势力范围。”

越儿点点头,搀扶着他蹒跚的在丛林中艰难的走着。身后,追兵越来越近。


半夜奔逃,两人似都已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却不敢停下。

黎明十分,终于冲出树林。听得前方哗哗的流水之声。转过山头,两人叫得一声苦,面前是一条宽阔的河流,河水激荡,左面是山,右面是一片平原。

晨风叹一口气,面对涛涛河水,默默不语。越儿扶他在河边一块巨石上坐下。看着东方渐渐发白的天空,两人对望一眼,眼中全是怜惜。

越儿默默祷告:“万能的天星神啊,请你帮帮我们,请你让在世上善良的人生存下去,让那些残暴虐杀的人遭受他们的惩罚。万能的天星神啊,请你睁开你仁慈的眼睛,看看这杀戮的大地,看看这无尽的鲜血。请你停止这一切吧!”

晨风默默的看着她,看着她美丽纯洁的双眼,看着汗水浸透的长发,看着她疲惫却坚强的脸颊。

心中豪迈顿生,长声大笑,扶住越儿的双肩,说道:“越儿,你快走,我可以拖住他们一刻,前面的路还很遥远,你不能因为我而停下。”

越儿摇头道:“我陪你,越儿还没有学会丢下朋友独自逃生。我们坚强些,一起面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晨风黯然道:“不值得。”

顿一顿,却又看着奔腾的长河笑道:“想不到,原来我是死在这里,不过能有你相陪,黄泉路上也不寂寞。只是,你看不到你的亲人了!”

越儿道:“天星神会保佑我们的,天星神不会放任善良的生命遭受黑暗的践踏!”

晨风看着她充满希望的眼神,低声缓缓唱到:“在辽阔的草原,有我美丽的传说,在牛羊的奔走中,有你的身影。你的笑容,化开了那天边最厚重的乌云。我的心上人呵,我愿意为你披上铠甲,拿起刀剑,远赴战场。风在草原吹起,吹散多少传说。留下我和你的故事,永远在风中传唱。马背上的英雄,他的心胸永远为你辽阔!”

越儿静静的听着,看着重装的战士出现,在他们面前围成一个包围圈。

晨风长笑一声:“来吧!”

包围圈缩小,一个兵士挺戢刺来。晨风侧身让过,一手抓住长戢,一手以手背挥砍在他的咽喉之上。对方闷哼一声倒下。

晨风拔起他腰际的长剑,跳下巨石,冲入重围。

声声怒吼,见长剑如长蛇如蛟龙,在人群之中翻腾进退。阵阵怒吼伴随着鲜血的横飞,声声哀鸣随着人影倒下。

太阳升起,光芒照耀之下,河边旷野之上,盔甲与长剑的闪光交相辉映着初生的曙光。


晨风终是身上带伤,又奔跑了一夜,渐渐气力不支。身上不知何时又中了两剑。鲜血映红了他的双眼。

晨风看着眼前人眼晃动,看着刀光戢影。心中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师父的话,想着他的教诲,想起小妹的微笑,想起了她的淘气。想起了自己的壮志。想起了很多。原来一个人在快要死的时候,是能够有那么多的时间回忆的啊!晨风想着,转头一看,越儿也已陷入了重围。

越儿虽然已经学的剑术,又有对剑术的天赋。但始终气力不支,经验太少。已是勉强支撑。

好在对方想要生擒,不然越儿早已身亡。晨风想起越儿对自己的信任,想起尚未完成的大志。

心中忽然豪气再生,想到:“我晨风岂是死在这里的人?”

手中剑法一变,展开轻柔诡秘的剑术。连刺两人。

剑光一闪,接着太阳的反光连连反击。众人想不到他在垂死之际突然爆发出狂野的剑法。连连中剑。

一个声音叫道:“若不放下你手中的剑,我就杀了她!”


晨风随声望去,越儿颈上已多了一把宽刃剑,剑身发出雪白的光芒。剑柄握着一个黑衣蒙面人的手中,他的披风在风中翱翔的飘浮着。一只白色飞翔的鹰绣在一角。

晨风插剑站立。鲜血在他身上流着,流过衣裙,流到脚下,鲜血染红了大片的土地。

晨风拔剑直指他,喝道:“你不配作为一个剑手,一个剑手怎么可能把剑放在一个女子的颈上去威胁另外一个人!”

黑衣人说道:“只问目的,不问过程。我不是迂腐的游侠剑客。我只要生擒你!”

“那你为何……你们为何要屠杀那些无辜的村民?他们……你们已经有了,掌控了这一个地方,却为何还要监守自盗,自欺欺人?”

黑衣人说道:“这些事就不用你来操心了。其时你们本该无事,只不过太好管闲事,朱将军的大事且能为你们这些微不足道的人所耽误。乖乖跟我回去,也许还有你们一线生机!”

“哼!你们连无辜的村民也杀,对于我们这些知道你们秘密的人,你们又怎么能放过?”

越儿大叫:“你快走,不要管我……”

黑衣人将剑身一侧,剑背击在越儿颈上,越儿双目一闭,软软的倒在他的身上。

黑衣人冷冷的看着他,说道:“你剑术不错,可惜……为了大局,没有机会和你单独一战。束手就擒吧。”

晨风一声长叹,将剑抛下,望着太阳,想起了父亲。也许当初应该听从他的劝解才对。不过,已经没有如果了。

黑衣人一声冷笑,众卫士正要向前。不远处半山之中凌厉的一声弓弦响动,众人忙抬头一看,一直长箭风驰电掣向黑衣人射去。

箭身好快的速度,转眼间就已来到黑衣人身前。黑衣人急忙将剑身一抬。只听“当”的一声金属撞击之声,震动之下,长剑居然脱手而落。黑衣人惊诧之际,低头一看,那枚长箭居然完全为精铁所制。

只听得弓弦又是连环声响,十几枚长箭射下,厚甲战士的铠甲皆被长箭透甲穿过。

十几个战士应声倒下,中箭之处却是手臂肩窝等那些非致命要害的地方。

黑衣人大喝一声:“贼人休得放冷箭,有本事出来一见高下!”

山上沉寂,众人仰头望去,山中一块突出的大石之上缓缓出现一个身影。模糊的养貌之后是狭长的披风。片刻之后一朵红云飞下。一员巨将从天而落。身体极长,体态魁梧。双目如电,却用他鲜红的披风蒙住了口鼻。一手握巨弓,一手持长箭。沉声道:“放下他们,你们走。”

黑衣人脚尖一挑,长剑在握,将越儿抛下,一声长啸,向那天神一般的战将冲去。

那战将轻轻一哼,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抽箭一射。黑衣人只觉得手上一轻,长剑已然断为两截。

那战将将手中长弓一举,半山中数面红旗掀起!在风中照耀着。红旗之后,是无数的弓箭手。从他口里又重重的说了一声:“走。”

黑衣人捂着流血的虎口,定定的看着他,又看看山中飞扬的旗帜。终于跺脚说道:“我们撤。”

晨风看着远去的兵甲,眼前一黑,身体晃了两晃,倒了下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