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盗到海军 海盗 第四十九节 会谈

youhunchujiao 收藏 13 3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size][/URL] 会谈 “你好啊!瞻木士先生。”张清愉快的走出船长室,对瞻木士说到。 “哦!上帝保佑,张先生,你的部队真是出人意料的强大,居然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消灭了西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208/


会谈


“你好啊!瞻木士先生。”张清愉快的走出船长室,对瞻木士说到。

“哦!上帝保佑,张先生,你的部队真是出人意料的强大,居然一个月不到的时间就消灭了西班牙人的远东舰队。”瞻木士对于西班牙远东舰队的覆灭还在半信半疑,瞻木士为了这次行动带来的通译水平也很高,及时的对双方的语言进行了翻译。

“其实我的舰队远没有你想的那样强大,这些西班牙人,早就忘记了怎么打战,直到我的军舰都驶进了马尼拉湾他们还在城堡的酒馆里娱乐,我只好不客气的收缴了西班牙的两艘战舰,现在你脚下的这艘战舰就是他们的圣地亚哥号。怎么样看着还不错吧!呵呵 !”张清还是决定不说出蛙人部队的秘密。虽然西班牙人最后会告诉其他人,但是也不可能清楚蛙人部队的作战方式,因为抢夺战舰的时候,两艘巡洋舰上的水兵都已经去见上帝了,西班牙人只知道是在天快亮的时候,新汉的人抢夺了军舰,他们只能推测新汉的部队是采用夜航到军舰的边上,利用接舷战抢夺的军舰,所有人都只会以为是西班牙军舰上的哨兵睡着了,水兵在岸上娱乐,没有人会想到这是蛙人战术。

瞻木士听到刘旺说截住他们的船原来就是西班牙的巡洋舰的时候,就猜想可能是被新汉的军队用接舷战抢夺了军舰,现在更是坐实了这个结果:“西班牙人确实已经不知道什么是战争了,他们已经完全的堕落了,这场战争是上帝对他们的惩戒。”

张清今天的心情很好:“真没有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你怎么会到这里来呢?瞻木士”

“是这样的,我见到新汉帝国提交到新加坡的对西班牙宣战的文书,心里非常的着急,我可以起誓,真的是担心你们会被西班牙人打败,那我以后的生意就要去找新的伙伴去了。于是和我的朋友法国子爵皮艾儿先生商量,认为应该找到您,为您提供一些帮助,这样的话也许会对新汉帝国赢得胜利增加一些力量。”瞻木士知道张清说话干脆,不直接把意思表达出来的话,反而会引起张清的怀疑,也就没有什么隐瞒的把话直接说了出来。

“国王陛下!非常荣幸的见到您!我是法兰西国里昂的埃其利.马修.皮艾儿子爵。”另外一个半秃头的欧洲人走上前来,对着张清施了一个张清只有在电影里才能见到的“骑士鞠躬礼”,很明显这人一定受过良好的贵族教育,最少在新加坡的商会里这样的贵族张清还没有见到过一个。

瞻木士不是贵族,不能施这样的礼节,在一边眼红眼热的看着皮艾儿把左手背在身后,用右手轻轻的拿下帽子,在胸前漂亮的玩了一个花样,然后很有分寸的把身体向前略略一弯。只能在心里暗自下定决心:无论如何,也要在有生之年为了儿孙争得能够行这样礼节的荣誉。因为英国皇室还是会对一些对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人授予贵族称号的,比如牛顿就是其中之一。

“哦!里昂!那是一个发达的大城市啊”张清对欧洲的城市也没有多少了解,不过里昂这样的欧洲重要城市还是听说过,虽然具体的是在法国的南部还是北部都不太清楚,只是听说过名字。

皮艾儿却感到震惊了,在这个时代的东方人对欧洲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的,但是这个新汉的国王居然知道法国的里昂,难道他去过法国吗?“尊敬的国王陛下,请容许我冒昧的问一下,您去过里昂吗?”虽然这样对别人提问是不礼貌的,作为一个贵族一般是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张清知道刚才的一句感叹引起了这个绅士的疑惑,于是回答:“不用客气,里昂我没有去过,不过我知道那里是一个巨大的城市,有很多的工厂,在法国也算是一流的大城市了。不过我听瞻木士说,好象现在那里的工人闹事很厉害,是不是这样?”

“原来是瞻木士和他说过啊!我就说嘛这些还没有进入文明社会的黄皮猴子怎么会知道里昂!哼!”皮艾儿心里默默的念了一句,但是在脸上却没有任何的流露:“尊敬的国王陛下,正如您所言,现在的里昂确实是有不少下贱的工人在闹事,不过伟大的法兰西国王殿下肯定会在短时间里消灭这些下贱的闹事工人的。”

“是这样吗?我正在想,如果闹事的工人太多,最好的办法就是把他们都流放了,这样的话就没有人能捣乱了,沙皇是把闹事的人流放到西伯利亚、英国人是把他们流放到澳大利亚,不知道法国是把他们流放到什么地方呢?”张清很有兴趣的问到。

皮艾儿心里不禁对瞻木士一顿狂骂,我们法国不象沙皇和你们英国一样,有西伯利亚和澳大利亚这样的地方可以流放罪犯,殖民地的武装人员也很少,流放的人多了,怕他们到时候反而抢占了殖民地,建立反对法国的政权,成为大的祸患,只好用监狱关押。你没有事情说点其他的好了,怎么专门找我们法国不如英国的地方说啊!

瞻木士现在也在奇怪,张清怎么对欧洲怎么这样熟悉呢?记得第一次他到新加坡老订购东西就是订购很多奇怪的商品,整个商会很多人都不知道是些什么,好在自己还知道硝酸是个什么东西,要不还真不见得能这样快的重新爬起来。

不管心里怎么想,皮艾儿还是微笑着对张清说:“尊敬的国王陛下,感谢您对我们法兰西的关心,流放罪犯在我们法国人眼里,我们认为太过残忍,所以一般都是采用在监狱里关押的做法。”

张清心想什么残忍不残忍,巴士底监狱死的人还少了?其他不太清楚记得中学时候历史书上见到的“巴黎公社墙”的照片,那些人才是死的够残忍!那还没说法国闹革命的时候每天要绞死多少人啊。那才真叫“挂”了,对了,会不会后来流行的这个“挂”字,就是从欧洲绞刑里面发展出来的呢?不管怎么说还是比较形象的嘛!!呵呵!

没管心里怎么乱想,张清接着说:“这到是真的,法国确实是一个仁慈的国家,不过对于那些需要比较残忍一点的方法处罚的罪犯为什么不能流放呢?比如完全可以流放到我们新汉来啊,由我们帮助法国看管着他们,流放的时间满了,再由商船顺路接回法国不就可以了吗?”

皮艾儿微微一笑:“感谢国王陛下对法兰西的关心,我们法国有很多的殖民地,要流放的话有很多的地方可以流放的。”

张清并不甘心,继续鼓动如簧之舌接着说:“我们不但可以帮助法国看押流放人员,还可以向法国交钱,比如每个流放人员,每年交给法国10英镑,而在我们这里的流放人员我们也付给他们一定的工资,我想这样的话,他们也会很快的被教化,回到上帝的身边,上帝也会尽快的宽恕他们的罪行的!”

不但是皮艾儿愣住了,连边上听着两人谈话的瞻木士也愣住了,瞻木士抬头看了看天空确定是在白天,而不是在晚上做梦;皮艾儿低下头好象是掉了什么在地上想要找一下的样子,其实心里在快速的盘算着,这个新汉帝国到底要做什么?他们这样做有什么好处,对法国会有什么不利的地方没有。


==========================================================================

晚上再更新一节,这节写的不顺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