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302/

押送营在强大的火力下进展顺利,萧泰全望了望前方,从另一头越来越近的呐喊声中,他清楚突破即将实现,萧泰全命令部下继续猛打,

就在此时,忽听对面传来一阵呐喊,一群伪军端着枪纷乱地涌出掩体,向己方冲来,萧泰全一看这架式,不禁愕然,难道敌人还要进行反攻?不过,萧泰全经过观察,否定了反攻的想法,因为前面是清一色的伪军,而且乱糟糟的毫无章法,与前段的表现迥然不同,这是怎么回事?萧泰全有点纳闷,

押送营的士兵们在战斗中可没有萧泰全的这么多想法,一见对面突然杀了出来,正愁无法突破之际,遂集中火力射击,一时间伪军伤亡惨重,

一个参谋在一旁说道:“营座,他们在朝天放枪”,

听到这话,萧泰全也仔细观察了一下,的确伪军在朝天开枪,一时间他似乎有点明白过来,急忙命令士兵停止射击,看看情况再说,栗田在后面将伪军们的行动看的清清楚楚,他怒火中烧的命令日军开火,这些象狗一样的队伍,竟然做出这样的行为,绝对不能允许,

一阵弹雨射出,一些伪军栽倒在地,这是一次奇怪的战斗,萧泰全看到这里,明白日军是在把伪军当炮灰使用,他不禁气恼地骂道:“王八蛋,这就是他娘的当卖国贼的下场,死都不能善终”,骂归骂,萧泰全心里还是有一丝不忍,虽然对面的伪军该死,但就算死也不能这样的死法,他急忙命令队伍前面高喊“卧倒”,一边马上恢复进攻,

王用超一腔悲愤的冲在前面,他早将生死抛弃,自己此番也算报答了胡传宗,从义气的角度讲,绝对无可挑剔,即然看透了日本人的面目,为何还要卖命?王用超朝天开了第一枪,其他伪军唯他马首是瞻,纷纷效仿,

残酷的现实再次发生,日军在身后开火,伪军们纷纷倒地,就在王用超绝望之时,忽听对面高喊卧倒,来不及细想,王用超带头趴下,伪军们纷纷匍匐于地,押送营恢复了猛攻,这一次比任何一次都要凶猛,因为刚才的一幕彻底激起了士兵们的愤怒,

押送营猛烈的火力刮向日军工事,立刻压制住对方,瞬息变化的战斗状况让栗田情知不妙,他一面急令日军抵抗,一面向指挥所奔去,

横田正静静地盘腿坐在屋子的中央,武士刀横放在两腿之上,紧闭着双目,聆听着外面战斗的情况,宛如得道的高僧,

屋门被呯的一声撞开,把正在凝神中的横田吓了一哆嗦,紧闭的眉头不禁跳动了一下,只听栗田喘息着报告:“皇协军怯阵不前,现支那军队已经逼进,突围失败”,

听到栗田的报告,横田知道大势已去,他知道自己只剩下一个选择,心中的焦灼在此刻竟完全消失,

横田睁开眼睛说道:“把所有的炮弹打光,命令部队当对方攻到近前,展开白刃搏斗,以效天皇”,

栗田答道:“炮弹早已用光,子弹也不多了,只剩。。。。。。。”说着栗田忽然犹豫起来,

横田见栗田神色有异,以为他在动摇,吼道:“八嘎,我们要以死报效天皇,不能做胆小鬼”,

见横田发怒,栗田连忙说道:“长官误会了,卑职发现这里存有几箱毒气弹,是随防化装备一起转运前线,所以一直不敢使用”,

横田听到这个情况,早已失去生气的心情变得炙热起来,就象一输到底红了眼睛的赌徒,找到了翻身的机会,他大声地叫道:“还等什么,立刻使用”,

“可是现在双方距离很近,而且有的皇军士兵没有防化装备”,栗田这样说的目地,是因为他自己没有防化面具而找借口,

栗田曾亲眼见过毒气弹的威力,由于不久前,皇军一支运输队在清水村被伏击,除运送物资被劫以外,随行皇军士兵全部战死,恼怒地谷木大佐率部扫荡清水村,下令发射毒气弹以示报复,那是令他恐怖的情景,毒气过后,无数支那平民面目狰狞,身体扭曲着死去,尸体紧靠着的墙壁上,被抓出一道道印痕,有的则紧紧抓着喉咙,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好过一点,栗田相信这是自己一辈子都难以忘却的记忆,他宁愿被子弹打死或自裁,也不想被毒气给吞噬,已调离此地的前指挥官熊本给面有悸色的士兵这样一个解释“战争是没有人性的”,从那以后,凡参加了清水村“战斗”的士兵变得比其他人更加疯狂与残忍,而这恰恰被满意的谷木大佐称为“接受了真正的战争考验”,

“八嘎,这是一场天皇陛下圣裁的圣战,每个士兵在出征前都有了玉碎成仁的觉悟,你怎么能说如此蠢话”,横田吼道,

在横田的吼声中,栗田的眼前又出现了离开日本出征前的情景,在为了欢送士兵远征的同时,当局组织了一些学校里的学生前来参观,热闹地场面过后,最高指挥官松崎少将上台讲话,他对着下面脸带稚气的学生们问道:“你们刚才吃了很大的苹果,现在我问你们,好不好吃”?

台下的学生们齐声回答:“好吃”,

松崎又问:“苹果甜不甜”?

台下的学生们整齐的回答:“甜”,

松崎接着问道:“你们还想不想吃”?

台下的学生们一起高喊:“想”,

松崎一指中国的方向,大声说道:“大家吃的苹果来自支那,如果你们还想吃,就到中国去,那里还有很多我们需要的东西,为了建立大东亚共荣圈,天皇陛下发动了圣战,这是天皇陛下对全体国民的恩赐,也是整个东亚的福音”,

话音刚落,台下学生和其他所有人都高喊:“天皇陛下万岁”!

栗田看着狂热的人群心潮澎湃,跟着一起高呼起来,此刻,所有人都只有一个念头,向天皇尽忠,即便玉碎也在所不惜,

眼下已到了要玉碎的关头,自己怎能这么胆怯?栗田紧紧咬住牙,狠狠地答道:“嗨依”,

横田看着栗田的表情,满意地点点头,说道:“我在这里等着胜利的消息”,说完,抽出武士刀,拿起桌上的一块白布擦拭起来,

就在栗田转身欲走之际,门口一个士兵进来报告:“几个皇协军称有紧急情况要向长官报告”,

栗田愣了一下,不禁停下脚步,暗道:皇协军不是全被派上阵了吗?怎么又来几个?横田闻听,也停下擦刀的动作,闻道:“他们是逃跑回来的吗”?

士兵答道:“是从据点里的另一个方向来的”,

横田对栗田说道:“你先等一下”,然后命令士兵要他们进来,来人是李奎一行,在和王大嘴分手后,李奎带着薛峰和其他几个人向日军指挥所赶来,在路上李薛二人商量好了行动计划,只等干掉横田后,就马上撤离,

不大一会,李奎和薛峰走进屋内,临进门时,卫兵坚持只准一个人进去,在薛峰解释情况很重要后,终于才同意二人入内,

薛峰神态故做惊慌而又带着欣喜的对横田说道:“太君,卑职有重要情况报告”,薛峰的举止没有漏洞,这得益于当警察时见惯了各种各样人物的经历,揣摩得很透彻,

横田不疑有它,问道:“什么事情”?

薛峰笑眯眯地说道:“我们发现了一条出去的通道”,

横田闻言一愣,随即想到,难道这是天不亡我吗?他按倷住激动问道:“什么地方”?

薛峰一指李奎说道:“是他发现的,由他向太君汇报”,说完退到栗田附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