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五十三章 杀出东京(四)

江南疯子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中华国驻日本大使林安,此刻正疲惫地靠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从昨晚十点钟到现在,整整十几个小时了,一点也没休息。自从昨晚十点钟得到相关人员的汇报,说东京市西郊警备司令部发生爆炸,紧跟着又是东京市政办公大楼、河田山社办公大楼等接二连三地大爆炸的消息传来,他一直在密切关注事情的发展,不停地指示有关人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中华国驻日本大使林安,此刻正疲惫地靠在办公桌后的转椅上。从昨晚十点钟到现在,整整十几个小时了,一点也没休息。自从昨晚十点钟得到相关人员的汇报,说东京市西郊警备司令部发生爆炸,紧跟着又是东京市政办公大楼、河田山社办公大楼等接二连三地大爆炸的消息传来,他一直在密切关注事情的发展,不停地指示有关人员查探具体情况,同时和国内相关部门也一直在频繁地联系着。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大使馆本就是一个国家对驻在国的情报收集机构,只不过这是世界上所有国家都默认的。作为大使,和世界上所有其他国家的大使一样,林安掌握着很多别人不知道的机密。而作为驻日大使,他当然要密切关注日本国内的所有动态了。虽然自从昨晚大爆炸以后林安就立即命令相关人员四处探听消息了,但直到现在也只知道了哪几个地方哪些建筑发生了爆炸,而没有一点进一步的情报传来。昨晚十二点后,他把所有爆炸的情况汇总了一下发往国内,并请示大使馆该怎么向日本政府表明国家的态度。因为按现在的国际外交惯例,当哪个国家发生了天灾人祸等重大事件时,一般来说驻在这个国家的其他国家大使馆大多在二十四小时内先向这个国家的外交部表达一下自己国家的态度,然后再由国家外交部表明态度。可是令他纳闷的是:在他把情况汇总整理并请示怎样对日本外务部表明态度的电传发出去后,就开始了等待。外交部半小时后说已经知道了他汇报的情报,让他想尽办法继续查明具体爆炸情况,而一个小时后外交部又发来了加密电传,没指示他该怎样对待日本外务部,而只是叫他静观其变,继续从各方面了解情况。而等到早上,许多国家的驻日使馆都纷纷向日本外务部发了电传,表明自己的态度后,他知道不能再等了,只好又发了一份电报请示外交部。可直到现在外交部还没有相关的指示传过来。这真的不正常了,在他三十多年的外交生涯中,从来没遇到过这样的情况。

“叮咛咛”,林安办公桌上的内部电话响了起来。

“林大使,外交部刚刚发来了加密电传,我现在就送过来吗?”电话里传来机要秘书的请示。

“嗯,立即送我这里来。”林安心里松了一口气,国内的指示终于来了,自己也不用胡思乱想地猜测和焦急地等待、不知所措了。

看完加密电传,林安不禁更感到迷惑不解了。电传中命令他接到电报后立即去日本外务部求见外务大臣宫本.一喜,深切表明中华国对日本遭受这次爆炸所受的损失表示同情和对凶手的愤慨,并要求他用所有资源尽可能地探听日本政府对这次爆炸事件采取的一系列措施。按林安的理解,除非是真正友好的国家,否则对这类事情大使馆只要发个电传给遭受损失的国家的外交部就行了,用不着大使馆的大使亲自去表明态度的。而中华国和日本的关系,那根本谈不上什么友邦了。

“咚、咚”办公室的门敲响了。

“请进!”

“林大使,外交部又发来了一份加密电传,另外还有一张照片。”机要秘书说着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林安。

“这一两天内将有一个姓王的人要来大使馆,暗语是“虽远必诛”。王是我国国安部的特工,请为他提供一切帮助。”看完这电传和照片,尤其是照片里的那个看起来三十几岁,外貌非常普通但又很有精神的男人,林安心头隐隐地觉得自己捕捉到了什么信息,但当他仔细一想时,又好象什么也没感觉到。作为有几十年外交经验的老外交官,林安当然知道不该自己问的绝不能问,而且很多时候即使上面没说但自己知道了或感觉到了什么事情那也不能乱说的,只能闷在心理,一切以上面的指示为准,这是一个外交官最起码的基本准则了。

**************

**************

一个小时后,林安从日本外务部回到了大使馆。把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宫本.一喜的详细经过发了一份加密电报给国内后,泡了一杯茶,坐在办公室里沉思起来。从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宫本.一喜的整个过程中他感觉到了一点什么,那就是宫本.一喜对他太热情了,不仅非常感谢中华国在这次日本遭受恐怖袭击事件中的立场,而且还少有地回忆了一番中华国和日本的几千年交往历史,大大赞扬了中华国的辉煌历史文化和现今的发展,表示今后日本政府将作出很大努力,进一步加强日本与中华国睦邻友好一衣带水的关系。林安任日本大使已经有六年时间了,按他对日本人的性格可以说是非常了解了,而日本高层对中华的看法他也是很清楚的。事实上也确实如此,他是国内日本问题方面的专家,很多对日政策的制定他都是重要参与者之一。以他的分析,宫本.一郎今天的行为绝不是表现的那样简单,所以回来后他立即把会见的情况详细汇报给了国内,按他的经验和判断,知道外交部很快会有新的指示传过来的。

“难道,难道这次恐怖袭击事件是我们的人干的?”林安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摇了摇头,怎么可能呢。我们现在的外交政策虽然比以前大有改善了,但也不大可能采取这种行动的。以前我们国家在遭受别国的欺负或侮辱时,大多以外交手段解决问题的,很少采取正式的报复行动。最近几年,随着国力的不断增强和新一届领导人的上台,国家政策作了一定调整,尤以外交政策方面变化最大,比以前强硬了很多。但要对日本这样一个实力和我国差不多的国家作出如此行动,那也不大可能的啊,毕竟现在还不是和日本正式撕破脸的时候。“难道是别的国家干的,而我们的人也参与其中了或者给了这次行动的人提供了帮助?”林安想到这,觉得这种可能性大点。而且从昨晚东京相隔几十公里的不同地方在半个小时内发生接二连三地爆炸这一点判断,这整个行动也绝不可能是一两个人能做到的,绝对有好几个人,说不定还有好几十个人。

此时林安办公室的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思考。

“林大使,国内发来了两份加密电报,我立即给你送来?”机要秘书的声音。

“好!你立即送过来。”

“发来的电报已经研究过,最近一段时间请严密注意日本政府关于这次爆炸事件的所有动向。另一份电报是国安部委托我们所发,等国安部姓王的特工来你处后直接交给他,同时请你把今天会见日本外务大臣的情况详细地和他说一遍。”林安看完电报,又看了一下放在桌上用暗语写成的要交给那个王姓特工的电报一眼,心里越发相信自己刚才的判断离真相很近了。

恐怖袭击?去你们的小日本,这该是正义的报复行动。而且这次爆炸事件根本没以平民为目标,大多是政府或与政府关系密切的机构。

林安心里既然认定了这次东京爆炸事件自己的国家参与了其中,不禁高兴起来。早就应该给这小日本一点厉害尝尝了,先不说历史上他们给我们造成的灾难和无法弥合的创伤与伤害,光这几年对我们暗地里的破坏还少了吗?这些狼子野心的家伙,不给他们一点厉害还真以为我堂堂中华就怕了他们呢。是的,我们中华是爱好和平的,但我们更爱国家和民族,而和平也决不可能建立在任别人欺负而一味忍让的基础上……

林安虽然是外交官出身,又在驻日本大使馆担任了六年大使,而且几十年的外交生涯已经使他养成了职业性的思维方式和行为方式,但在他的骨子里却是很讨厌日本人的,只不过因为职业的需要,很多感情只能深埋在心罢了。今天从国内的异常指示以及一个多小时前会见日本外务大臣所看到的反应,林安心里已认定了这次东京一连串的爆炸行动,国家至少是一定程度地参与了。虽然他永远不会把自己的分析和判断对任何人说,但心里确实非常高兴。

“巨龙终于醒了,而且即将腾飞怒吼了!”林安自言自语道。

“林大使,刚才接到一个男人的电话,自称姓王,说他三分钟后来大使馆拜访您。您看?”大使馆的三秘打来了电话。

“你去大门口接他一下吧,然后把他带到我办公室来。”呵呵,外交部还估计一两天内才来呢,这不就来了么。这个特工我等会可要仔细端详一下,能参与这样的行动,那在国安部也算顶尖好手了。挂断电话后的林安心里暗暗地想着。

“咚、咚”敲门声响了起来。

“请进!”

“林大使,有个姓王的我国人说和您约好了,要见您。”门开了,进来的是一秘。

“带他进来吧。”林安说着站了起来,心里在奇怪着——怎么现在就进来了呢,那一秘看来是没接到人了。

“您好,大使先生。首先请允许我道歉一下,为了保密起见,刚才我没从大使馆的门口进来,请您原谅。”走进来的王忠脱下大墨镜,微笑着伸出手。

一看正是外交部发来的照片上的男人,林安也笑着伸出手“欢迎你,到了这里就象回了家一样。刚才我还在奇怪怎么是二秘带你进来的呢,原来你不是从大门口进入的啊。呵呵。”

“虽远必诛!”王忠握住林安的手摇了摇,“林大使,我姓王,国安部的。”

“哦,我知道,两个小时前外交部发来了你的照片。”林安仔细端详了一下王忠,“嗯,先坐下来,坐下来喝口水。对了,这是国安部委托外交部发来的加密电传,让我转交给你。”林安拿起桌上的那份电传递给王忠,又给他倒了一杯水。

“这次日本行动的大致情况我们已经知道,望你们尽快回来。如果有什么困难,请向大使馆寻求帮助。1号。”王忠翻译完电报,又仔细地看了一遍后就拿起打火机给烧了。

见王忠看完了电报,林安笑着说:“刚才外交部发来了加密电报,要我向你通报一下今天我见日本外务大臣的详细情况……”

一字不漏地认真听完林安会见日本外务大臣宫本.一郎的详细经过,王忠暗暗地得意起来。看来自己当初的判断是准确的,虽然昨晚丁松和钱海平戴了大墨镜几乎遮住了半边脸,而且还戴了假发套,但日本人还是从两人的身材和大致外形推断出了他们是亚洲人种,而且可以肯定地是,已经把怀疑重点放在了亚洲国家的人尤其是中华国的人身上,否则宫本.一郎也不会在外交场合对林安说那番话的。呵呵,要说到计谋和智慧,你们小日本怎么比得上我几千年文明史的中华国?想到这王忠嘴角歪了歪。

“王先生,我们能为你提供什么帮助吗?”林安见王忠从沉思中醒了过来,问道。

“林大使,我想在你这发一份加密电报,请外交部迅速转给国安部就行了。”

“哦,这好办,你可以立即起草电报,我让机要秘书马上发过去。还需要我们为你些做什么吗?”

“暂时没什么了,谢谢您的大力支持。”王忠拿出早已经写好的三张纸递给了林安,当然纸上全是约定好了的暗语,只有国安部机要人员才能看明白是什么内容。

“谈不上什么谢谢哦,我们本是一家人。不是说过吗,到了这里就象回到家一样,用不着如此客气的。”林安笑了笑,“我看你好象很喜欢抽烟吧?我这里正好还有几条上个月从国内带过来的烟,本来是准备送给一个老朋友的,但他却因为肺结核住院动手术,这一辈子也不能抽烟了。”说着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三条烟递给王忠。

观察真是细微啊,刚才我不就是才抽了两根烟么,竟然就能猜出我喜欢抽烟了,王忠想到这,笑了笑,“您观察还真细致啊。呵呵,谢谢您,那我就不客气了,香烟对我可是米饭还重要哦。”

一小时后,等王忠收到外交部转来的国安部加密电报后,告辞了林安出了大使馆。虽然他是从大使馆后门的围墙翻出去的,但他没想到却被一个人无意中看到了,并因此而差点使整个鹰队全军覆没于东京。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