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魂传说 正文 第五十一章 杀出东京(二)

江南疯子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size][/URL] 钱海平飞身越过五十米长的走道,混入了舞厅里几百个正在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的男女中间,突然拿起微型冲锋枪对着舞厅正中间高台上的音响设备射了过去,震耳欲聋的音乐顿时没了。正进入忘我状态跳舞的人们没了音乐的助兴,一个个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望着正中间高台上领舞的年轻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此时钱海平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2178/


钱海平飞身越过五十米长的走道,混入了舞厅里几百个正在疯狂地扭动着身体的男女中间,突然拿起微型冲锋枪对着舞厅正中间高台上的音响设备射了过去,震耳欲聋的音乐顿时没了。正进入忘我状态跳舞的人们没了音乐的助兴,一个个莫名其妙地停了下来,望着正中间高台上领舞的年轻女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此时钱海平已经从人群中挤了出来,站在舞厅的一个角落里,斜对着房顶又是一通乱射,嘴里还用日语大叫着:“不好了,有劫匪来了,快跑!”说着带头向外冲去,而到了二楼楼梯口时却突然腾身而起,向三楼飞去。

人们的心理在很多时候是盲从的,尤其是在公众场合。先是音响没了声音,然后房顶的天花板被枪打下来好几块,再听有人喊“有劫匪来了,快跑!”,哪里还有不动的。来这里的大多是年轻男女,这一跑,场面可就混乱了,撞击声、倒地声、男人的吼声、女人的哭喊声等等,顿时响成了一片。当三百多男女冲出舞厅大门时,在外面封锁的警察也呆住了,这哪儿对哪儿啊?怎么一下冲出了这么多男男女女?而一群混乱中的男女冲到大门口,虽然面前黑压压一片全副武装的警察,但混乱中的人们们哪里管得了许多,反正警察是不敢开枪打他们的,而如果跑慢了,劫匪却不会对他们手下留情。正因为这种心理,所以三百多人哗啦一下冲进了警察中,警察可不敢随便开枪的,这一来就把队伍给冲乱了。

“我是厅长小河洋平,命令你们把冲出来的人全部给我住带回去!”高音喇叭里突然传来了小河洋平的声音。站在临时搭建起来的高台上,心里这个生气啊——他妈的,这些小崽子,东京一个多小时内发生了历史上绝无仅有的连续恐怖事件,他们竟然还能安然地在舞厅里跳舞?!要不是这些人突然冲出来,警察早就进去捉拿凶手了!

众警察听了小河洋平的命令,一时间又忙乱起来。警察们心里也有气,东奔西颠地忙了半天了,刚刚找到一点线索,正要冲进去抓嫌疑犯呢,却被这些花天酒地的人一顿乱冲乱撞。本来他们以为象平时一样不能轻易还手的,但一听小河洋平的命令,心里的气顿时有了发泄的渠道了。当下也不废话,有冲上前直接把奔跑的男女一把抓住“咔嚓”一下拷了了事的,有一脚把人蹬倒在地再拷的,有一拳把人打昏了放倒在地的……而冲出来的几百青年男女大多是娇横惯了的,平时哪儿受过这样的气啊,顿时举手还击。有两个打一个警察的,有单挑的,有五六个人围住一两个警察又踢又咬的,……场面混乱之极。

等警察们把舞厅门口的三百多个青年男女全部制服后,已经十五分钟过去了。虽然知道要抓的嫌疑犯可能已经跑了,但小河洋平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心理让警察们冲进了舞厅所在的大楼进行仔细搜查,一个角落也不放过。他考虑的也不是没有道理,一是因为他在这群人冲出来之前已命令手下把这栋楼和附近的楼全部包围了;二是他想无论如何在这么多警察的包围中,除非嫌疑犯从天上飞走,否则没有可能逃走的,一定在哪个地方隐藏着等待时机逃跑。也不能说小河洋平的想法不对,只是他今天遇到的对手是中华国国安部的鹰队。虽然小河洋平也知道武功能让人具备可怕的攻击力和巨大的破坏力,但他不知道今晚他要抓的人不仅会普通的电视电影里看到的武术表演,而且还身具真正的武功,飞檐走壁也只是小事一桩,而让小河洋平做梦也没想到的是,丁松和钱海平确实是从天上“飞”走的。

当舞厅里慌乱的青年人冲出舞厅大门时,钱海平已经从打开的三楼窗户沿飞身上了大楼的顶层。虽然大楼被警察们团团围住了,但楼背面的警察们只顾得封锁这楼了,根本没想到会有人从窗户外直接飞到楼的顶层去的。因为刚才丁松虽然居高临下地在楼的顶层袭击了地上的那二十几个警察,但这一情况还没有来得及迅速传达到众多警察耳里,毕竟才几分钟时间么。

钱海平有惊无险地到了大楼顶层后,丁松已经在前面另一层楼的楼顶了。见钱海平上了楼顶,就向他招了招手。钱海平知道时间已经当下也不敢耽误,赶紧施展轻功向前面的丁松追去。而等小河洋平命警察们冲进舞厅时,丁松和钱海平已经敲开了了公寓的门。

“正准备派人去接应你们呢。时间比其他小组晚了哦,虽然你们的路程最远,但也比规定时间晚回来了十分钟。”王忠开门让他俩进去后说道。

“还说呢,忠哥,今晚倒霉透了,我们差点挂了哦。”钱海平说。

“怎么,暴露了吗?”屋里的兄弟们齐声问道。

“不算真正暴露了吧。我们完成任务后又顺手牵羊地炸毁了中田石油公司办公大楼附近的四栋商场,但等我们回到停车的位置时,却发现车不知道被那个小贼给偷走了。”丁松于是把情况说了一遍。

“对了,华子呢?不是能一直跟踪监视着我们的行踪吗?你们不知道?”丁松突然奇怪起来。

“唉,别说了。我们对这次行动千算万算就是有一点没算到,日本的警察反应速度竟然那么快。在我们几个小组刚刚赶回来时,日本人就开始用无线干扰波干扰所有的非专用通讯频率了,华子的电脑从那时起就成了一个废物了。现在正在房里攻关这一新课题呢。”王忠看了一眼刘志华紧闭的房门。“看已经比预定时间晚了十分钟你们两个还没回来,我就猜是不是遇到了麻烦,正准备和杜明一起去接应呢。”

“呵,回来了就好”一直在旁边没作声的杜明对丁松说道。“嗯,1号特意让我带话给你还和刘志华,让你们千万别冲动行事,不能因任何行动而耽误了整个行动计划的失败。如果觉得手真正痒了的话,那就……”杜明说到这说不下去了,反而不自觉地笑了起来。

“什么?那就怎样?”丁松盯着杜明。

“1号说如果你和刘志华真的手痒了的话,那就和我过过招。”杜明有点不好意思,虽然他只是把王长亮的原话说了一遍。

“什么?让我和华子与你过招?”丁松倒吸一口气,“算了,那还不如我用自己的左手和右手过招,这反而不用力气而且还能保住面子。”

“华子正在进行技术攻关,我就不喊他过来了,反正你们几个都来齐了,等华子出来后明天在和他说一声。”王忠环看了一下众位兄弟一眼,“杜明昨晚回去后把我们这次所盗的磁碟交给了1号。在今天下午1号跟杜明说,根据我们这次所盗的磁碟,经过一些专家的分析论证,日本的这个代号‘红色中华’的绝密计划是真实的。随后1号又向中央最高层汇报了一下这个‘红色计划’,说因为这计划牵涉很多问题,而且其中一些问题需要我们落实,所以要我们尽快地赶回去。1号还让我们在明天下午五点前把计划回去的时间通过大使馆向他汇报,他好作安排。”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啊?明天晚上还行动吗?”丁松问道。

“现在还不知道,要等我们了解了日本因今夜的事情有什么严密的措施再能制定计划。”王忠说到这,摇了摇头,“话说如此说,但谁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防范措施呢。嗯,不过日本人也可能会完全封锁整个东京市的。对了,松子,你们两个今晚和日本警察的遭遇战没让他们认出真面目吧?”

“没有,我们一直戴着这特制的大墨镜,把半边脸都遮住了。再说我们也戴了假发套,呵呵。”

“松子,你还好意思说呢。我们到商场去拿的那两个发套,你给我的那个假发套一戴上去,简直就是上世纪的一个嘻皮士了。哈哈,不过你戴的那个也好不了多少。”钱海平在旁边笑了起来。

“我看即使如此,但你们今晚的行动也不能算完全成功的,虽然是因为汽车被盗的客观原因造成的。”王忠决定给这两个小子上一课了,“即使他们没看出你们的真面目,但你们的身材和脸型一看就是亚洲人种,对吧?”

“这倒是的。但亚洲人种也不能说就是亚洲哪个国家的人哦,也可能是西方哪个国家的人呢,我是说国籍。”钱海平有点不服。

“你说的有道理,但仅这一点也会给日本警方缩短搜查嫌疑人员的时间,只要一查最近一段时间入境记录就可以了。”王忠说到这,看了一眼钱海平,“我们这次袭击的目标大多是和日本政府关系密切的地方,甚至直接炸毁了他们的市政府大楼。他们不是笨蛋,很容易根据他们目前和亚洲国家的关系而把怀疑的重点转向亚洲人,虽然我们的所有资料能完美无缺地证明我们是合法的中华国商人,但他们因此就不会怀疑我们吗?更何况我们今夜还炸毁了中田石油公司的办公大楼,呵呵,换做你我是日本警察,你会如此头脑简单?我看用不了多长时间,他们肯定会把我中华国所有入境人员当作重点中的重点怀疑对象的。”

王忠的一番话让整个房里的人全部安静了下来,因行动成功的激动心情也大打了个折扣。不错,日本政府和警方不是笨蛋,肯定会把中华国入境人员当作重中之重的怀疑对象的。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再出去一趟,把东京的几个民用建筑也炸毁几个?还是我们就今晚想办法回去或干脆找个地方,在互联网上以什么什么联盟的名义承认今晚东京的所有事件是我们干的?”丁松想了一会,征询着王忠。

“今晚再出去行动肯定不行,我想整个东京市现在可能已经全部戒严了。炸毁民用设施也不行,我们不能这么干,这是政策不允许的,虽然今晚有些平民因爆炸而伤亡,但那只是他们凑巧赶上了而已。随便编造一个什么联盟承认今晚的事情,这倒可以考虑。但今晚不行了,等我们回去后再用这个办法吧,要不明天去大使馆把这想法和1号也汇报一下,让他安排我们的境外人员在互联网上发这个消息。”王忠沉思了一会,采纳了丁松的部分建议。

“听了你们的分析,我觉得我们如果想尽快顺利回去的话,最好要想办法先知道警方甚至日本自卫队因今晚的事件而采取的防范措施,我以为这可能是明天必须要办的事情。”一直没说话的杜明突然说道。

鹰队的九个人齐刷刷地看着杜明,眼里尽是讶异。

“怎么了?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错了吗?”杜明惊讶地望着他们九人。

“没错没错,完全正确!我们觉得你可以当我们的头了!”九个人异口同声。

杜明被他们说的很不好意思,脸上也飞快地掠过一抹几乎不可觉察的红晕。

“嗯,杜明,你说的确实不错。如果预先知道了他们的防范措施甚至人员部署,我们就能尽快而顺利地回去了。”王忠心里也暗暗赞叹杜明的思维敏捷,“只是我们怎么能知道这样机密的计划呢?明天肯定全世界都知道了东京今晚的事件,而日本政府肯定也会封锁所有可怀疑地点然后全力搜查的。这得想个办法,而且最好不用武力……”王忠皱眉想了起来。

不能用武力那只能智取了,而且这个过程还不能让日本人有丝毫觉察或怀疑,这倒是个问题。整个屋里的人听了王忠的话都思考起来。

“哦,有了。忠哥,我们那晚不是去过‘小良茶社’吗?”丁松嚷了起来。

王忠的眼睛一亮,“松子,对,就找他,我看这想法可行。来来,大家都坐下来,我们再好好地推敲一下细节。”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