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七章 第八章

沼泽里的鱼 收藏 10 9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许三多仍站在那。 齐桓:“归队。” 许三多归队。 凌晨的山野里,这样的奔跑伤感而又愤怒,从迈开第一步就带着让人崩溃的疲倦。两辆野战救护车缓缓跟在后边。在奔跑中他们自由一点,可以说话。 “许三多,别难受了。他以为他在骂你,可天真不是坏事,只被他这样的人当做坏事。”吴哲宽慰许三多。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许三多仍站在那。

齐桓:“归队。”

许三多归队。

凌晨的山野里,这样的奔跑伤感而又愤怒,从迈开第一步就带着让人崩溃的疲倦。两辆野战救护车缓缓跟在后边。在奔跑中他们自由一点,可以说话。

“许三多,别难受了。他以为他在骂你,可天真不是坏事,只被他这样的人当做坏事。”吴哲宽慰许三多。

“没难受……叫我42。”

拓永刚豁出去了:“扣,扣又能怎么样?他好意思说严将严兵?火星来的严将这时候开着车听音乐!”

确实,前边袁朗的车上音乐响得让人烦躁,如果不是这种心情也可说蛮好听的。

吴哲:“我也带过兵,也挺狠。到这看,只能说心理阴暗……许三多,碰上这种人可以失望不要难受,他愿意活在阴沟里边。”

许三多:“我好了,真的好了。”

吴哲:“挺不住就一躺,上救护车,那个他不好扣分。”

许三多:“我不上。”

成才:“我也不上。”

吴哲苦笑:“那我也只好不上。”

拓永刚:“跑死我也不上。跑死正好走人,我爬也爬回空降兵!嗳嗳!”

吴哲忽然难受起来,跑到路边呕吐,拓永刚过去,许三多和成才也过去。袁朗将车停在路边,对他们摁着喇叭,从车里伸出脑袋说:“不要装着照顾病号来躲懒!”

晨光初起,照耀着这支怒火满腔又油尽灯枯的部队。已经到了没有人烟的地区,大部分人那点精力已经在几天前就耗光了,一名学员晃了晃就倒在路边。几名卫生兵从行驶的救护车上跳下,将他抬进救护车。

吴哲被成才和许三多用背包绳拉着,拖着在跑。

许三多竭力拉着身后那个人,竭力地在跑,忽然觉得手上轻了一下,一看,成才腾出手帮他接过了大半的分量。一直一声不吭的拓永刚也忽然一声不吭地也倒了下去,许三多从吴哲身上解下一条背包绳,看来他们只好一个拖一个了。袁朗把车停在路边,冲着齐桓大声嚷嚷,那明显是嚷给所有人听的。

袁朗:“下次招兵别迷信什么老兵老部队了!直接上地方找几个老百姓!也不能跑成这熊样!”

吴哲摇晃着站起来,一把推开许三多,和两个人一起抬着拓永刚开始狂奔。

那一句话也惹毛了所有人,有人吼,有人骂,但统一的动作是成倍速地加快了速度。躺在路边的学员推开扶他的人,亡命地再次奔跑。正在救护的卫生兵赶回去发动他们的汽车,因为眼看就要被抛在后面。车后厢里正打点滴的那名学员拔下针头,跳下车就跑。卫生兵看着变得空空荡荡的车厢,瞠目结舌地招呼自己的同伴。

卫生兵急了:“追追!还让两条腿的甩了!”

山顶山风吹拂,袁朗看着这支摇摇欲坠的队伍。学员们正在报数,一个个数字从筋疲力尽或神志模糊的人嘴里传来。齐桓点数完毕,向袁朗敬礼。

齐桓:“报告,应到四十二人,实到四十二人!他自己都有点惊讶没人掉队。”

袁朗点点头,看看那支迎风屹立虽未丢盔弃甲却也相差无几的部队,相处一周,他第一次用不带戏谑的眼光去看他们,而平常他看人时总像在酝酿着恶作剧。

袁朗:“让车开上来,他们坐车回去。”

齐桓:“是!立正!稍息!向右转!目标,公路集结点——出发!”

那个队列从袁朗身边走过,没有人正眼看袁朗一眼,偶尔扫到他身上的眼神也充满怨恨。袁朗无奈地叹气。

后车厢里,成才给拓永刚小口小口地灌着矿泉水。吴哲已经恢复了一些,虚弱地看着许三多微笑。

吴哲:“明知道这没意义,你怎么还能跑下来?”

许三多:“都跑下来了。”

吴哲:“你跑,是为目的,眼里有,心里也烧着。我们跑,怒发冲冠,要证明自己确实不凡。他呢,一步一步,就是跑。”

许三多:“本来就是步兵,本来就是一步一步,步兵就是一步一步跑。”

吴哲:“我们都灰了心了,现在就是赌口气,训练一完没人在这多留一天。你们呢,要留下来吗?”

成才:“当然。”

许三多:“不知道。”

吴哲:“这地方烂到根子里了,人也不善良,不合适你们。”

成才:“我们付出很大代价才来的。”

吴哲:“在这,最大的代价就是自己也变得不善良。”

许三多:“不会的。我们现在都挺着,就是知道放弃是不对的。我们也知道教官是不对的,知道不对为什么还要去做错呢?”

吴哲愣了一会儿:“我真是佩服你的天真啊,许三多,不过这次是好话。”

袁朗和齐桓的车超过了他们,吴哲的笑脸也顿时拉了下来。

五十公里的一个来回下来,这个倒霉的星期天已经十去八九,剩下那点时间也许还不够恢复到学员们能自行爬回床上。仍然得在楼下边列队,袁朗一直到队列排好才从车上下来,慢条斯理地走过。

袁朗:“今天你们还算让我满意,所以有个小小的奖励,每人加两分。”

正如他所预期的那样,这两分加得队列里的人恨意炽然。可这跟袁朗没关系,他施施然地走了,并且没忘了拿走他的野外保温瓶。

齐桓:“解散。救护车暂时就停在这里,有不适的人可以现在就医。”

他刚说完,队伍散去,走向救护车的人接近了半数。

许三多和成才一人一个把吴哲和拓永刚搀了起来,往楼上搀。拓永刚两条腿拖得如劈了胯的山羊,人也是前所未有的失意:“我算是明白了。那个分没什么好挣的。他说扣就扣,说加就加,什么规则等于放屁。”

吴哲:“也就是他让你留就留,他让你走就走。”

拓永刚:“让他满意……嗨,原来我们吃了这么多苦是为了让他满意。”

吴哲:“嗳嗳,老拓别哭。”

拓永刚:“谁他妈哭?我就是不知道干吗来了……我干吗不在空降兵好好待着……现在正是训练紧的时候……蓝天白云,一开一片花……我怎么就空投到这泥潭里来了……”

他本来是真没打算哭,结果让吴哲安慰到想哭,最后成功地把自己说哭。

吴哲:“三多,成才,你们别光闷自己心事,也哄哄他呀。”

拓永刚:“他们懂屁。被人当狗欺,还欺得受宠若惊。我说你们俩,以前过的什么日子?是不是还把这当天堂了?”

成才:“不是空降兵,对蓝天白云天堂泥潭都没有兴趣。”

许三多干巴巴地安慰他:“以前过得很好。我们也很想以前的部队。”

“平常心平常心,你们怎么还有这份力气……”

楼下一声暴喝把他打断,那是齐桓:“进屋没进屋的都听清楚,明天实弹射击,成绩列入总分!”

楼上楼下怔住的绝不止在这楼梯口拖磨的四个。

拓永刚抹一把夺眶欲出的泪水,他已经忘了哭了:“他说什么?”

许三多:“明天实弹。”

拓永刚:“不用跑三个月了?还是我幻听?”

吴哲:“我想他们子弹快报废了,借咱们消耗点。”

拓永刚站了起来,不知哪来的力气,忽然也不用人扶了:“我想是时候让他们知道天底下还有其他的部队了。”

这大概是全体学员的同一反应,齐桓没事人一样走了,而所有人心领神会地交换着眼神,那有些像在提前预支着胜利。

四十二个人来自四十一个好斗的团队,通常还都是该团队最好斗的家伙。追着越野车屁股吃灰不是光荣而是污辱,一多半的愤怒是因为死老A居然连枪都不派一支。

成才在窗边,看着极远的一点星光,不是发呆也不是在惆怅,他在练目力。

拓永刚在闭眼养神,活动着指关节,看起来很有修行的样子,可说的全是没什么修行的话:“这回我要让死老A见识。我枪械全能,我能用十一种枪械打出接近满分的成绩,你们呢?”

许三多的声音听起来很沮丧:“我们没有十一种枪械。”

吴哲笑,他总算是在床上,但双手上各摊了一本书平举着,在练稳:“你别被他吓着。打好一把枪就行了,自己手上那把。”

许三多的床微微地动,翻上了上铺。

吴哲:“你睡觉吗?”

许三多:“嗯。”

吴哲:“这么有把握?”

许三多:“是没把握。我太久没摸枪了,现在补也没用。”

拓永刚:“什么太久,就一星期。”

许三多:“半年。”

成才:“我也是快半年没开过枪了。”

许三多:“你至少还摸到枪,有枪感。”

成才:“那也是八一杠,明天是九五式。”

吴哲:“那你……天天在摸什么?”

许三多:“扫帚。”

他有些不大开心地睡去。拓永刚和吴哲面面相觑。

“早说那个记分没有意义。平常心平常心。”

说是这么说,我是四十一个中被扣分最多的人。十分之一的分数竟然因为那么一个原因被扣掉了——过于天真。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