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七章 第六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6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沉寂。

齐桓:“就是刚换军皮的老百姓。我没听见回答。”

一群尉官和校官沉默着,一群散步都会不自觉踢正步的人:“知道!”

几名老A发放着特种兵的作训服装。

老A:“35,36,37,38,39,40……”

大多数领到作训服的人都不是太满意,因为他们发现那套作训服空空如也什么也没有,虽说因为样式不错穿出去也不会被人当民工,可最多也就当是一军服迷。

41和42号笔挺的一个军礼,宝贝似的把那套军装捧走了,那自然只能是许三多和成才。吴哲对一脸不忿打量着那套作训服的拓永刚使眼色,拓永刚凑过去,吴哲轻轻说:“内幕。”拓永刚斜眼看着齐桓:“他要被撤了?”

吴哲乐了:“想得美。关于咱至今未露一脸的教官。”

拓永刚:“教官怎么啦?总不会比他还惨。”

吴哲:“说是真杀过人。”

“不会吧?真正的战斗英雄今天都多大年纪啦?”

吴哲:“我也在纳闷。但是我期待,打过仗的人会很不一样。”

拓永刚:“我还在郁闷。”

吴哲笑笑:“不要想现在是什么位置,该得到什么待遇,会好受得多。看41和42,正宝贝般地观察着新军装的每一个细节。”

齐桓:“27!39!做到校官都不知道列队时禁言吗?别立正了就装没事。”他刻意地把两人从众人中指点出来,“就是你和你。”

连吴哲都恨得咬肌绷紧。

然后齐桓掉了头就和他的队友说笑,听不见说话,但那表情摆明是取笑,顺便冲发服装的一名老A挥挥手。

老A:“解散吧!还想要什么?”

解散了,但是大部分人并不急于走,或者说气得并不想往门口拥。

成才、许三多:“让让,对不起,让让。”一屋子人瞧着这两兵捧宝似的捧过去那套军装。成才乐不可支地对许三多使着眼色,许三多也有一种大功告成的表情。拓永刚没好气地又横一眼这两没见过世面的小子。

回到屋里,成才就把衣服穿上了。那是他想了很久的作训服啊,穿好后,便不停地往镜子里照着,怎么也看不够。许三多也一样,正玩命把腿往裤子里套,一边套一边对成才说:“你出去照啊!一楼有军容镜!”

成才不去,他说:“你懂啥?去那能这么臭美吗?42,敬个礼给我看看!”

许三多说:“干吗给你敬礼?你又不是我的上级!”

成才说:“笨蛋!咱们俩差不多,看见你就像看见我自己啊!”

许三多说:“那你也得给我敬!”

于是,两个傻瓜相对着给对方敬起了礼来,敬完了一个又敬一个,一直到拓永刚进来才放下了手。进门的拓永刚却看都没看他们。吴哲跟在他的后边。

“这叫什么服装啊?”拓永刚一屁股坐了下来,“不让戴军衔也就罢了,连个臂章都不给?闹半天人老A根本不认咱们,27号?把咱们当囚犯了?”

吴哲说:“快换吧,我告你,这是心理仗,人为制造高压,我包咱们这几月不好过。”

拓永刚这才瞧见许三多和成才早把衣服换了,许三多还在忙着提裤子。他忍不住,开口就批道:“41,42,您两位真就这么荣幸?”

成才不理他:“42,咱们出去整整军容。”说着就把还在提着裤子的许三多拽了出去。

一楼军容镜里的许三多和成才,都三分害羞七分得意地对着自己微笑着。

成才:“这是咱们奋斗来的。”

许三多:“嗯。”

成才:“很适合我们。”

许三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是的。”

成才:“在想什么?”

许三多:“想让熟人看看,真想让熟人看看。”

成才说:“我也是。”

成才随即想到了袁朗。许三多觉得不可能,他说:“都说了不让出去。”

成才说:“我试试,他好像是领导,说不定报个名就四通八达了。”转身,成才就向楼门前站岗的哨兵走去。那哨兵早把这两傻蛋看在了眼里,只是当没看见一样。

“41,你有什么事情?”看着过来的成才,哨兵问道。

这号一叫,等于把老底给揭了,成才顿时就有些气馁,他再看看对方,看看自己,服装倒是一样了,可人家戴着军衔,有狼头臂章,全套武装背具满满当当的,真是没法比。

可成才还是说了:“请问,袁朗少校在哪里?”

哨兵很不屑地笑了笑。

成才说:“就是你们那个……中校,队长。”

没说完,哨兵打断了:“知道你们想找谁。这楼里想找他的人多了,以为就你们跟他有交情?再说了,那要叫交情,什么不是交情?”

成才哦了一声:“好好好……也不让出去,是吧?”

哨兵却反问了:“你说呢?”

成才只好忍气吞声地退步:“我在这里看,可以了吧?”

哨兵说:“随便。”

许三多只好陪他待着,看着外边的青山绿树,人来人往。几个肌肉发达的小伙子在玩着足球,笑闹着过来,显然是A大队一员,没想那球被一脚踢歪了,向这边滚来。成才想利用机会跃跃欲试要一脚踢回,那多少也算个不违规的接触。哨兵一脚把球踩住了,成才的脚也硬生生地刹住。哨兵一脚把球踢回了那几个小伙子手上,让成才狼狈得只引来了那些人的一阵哄堂大笑。

成才僵直地立着,看着那几个人离开,“回去吧。”

许三多感觉到朋友心里的难受,静静地跟着。

六一说跑吧,团长说飞吧。我跟在成才的后边回到那间宿舍,想着本该一起跑到这却没能挺住的人。我想,这样一个现实。

天色依然如墨,与其说是凌晨不如说还是夜晚。突然,远处一声枪响,随后是点射和连发,枪声连成了一片,紧密得让人喘不过气来,暴风一般,中间间杂几声闷雷般的震爆。

许三多和成才不约而同地一跃而起,他们是被吓醒的,他们从上铺直搂跳到了地上。

他们惊讶到甚至有些恐惧,盯着枪声传来的方向,此时的枪声已经响得异常的热闹了,像除夕夜十二点后的那十分钟。

楼下的哨兵仍若无其事地在巡逻,这至少是个还没有爆发战争的迹象。

许三多疑惑着这是怎么回事?成才也觉得疑惑,觉得不像打靶吧?这个说这什么枪呀?这声怎么没听过。那个说这一阵打出去怎么也得个十万发子弹吧?

拓永刚算是被他们给折腾醒了,他没好气地揉揉眼睛,说:“真没见过世面,你们不这么打靶吗?”

“当然打过!我做机枪副射手的时候,一天就打四百发!”成才很自豪地说。

“机枪才打四百发?我们空降兵那块是九五突击步枪,每天早上就打四百发!打完了再去吃早饭!今天可以上枪了吧?我一枪在手,让他们知道老A也不过如此。”

吴哲:“嗯,我也等着。我手枪左右开弓二十五米不带瞄的。”

成才:“我是狙击手,跟老A对抗我是毙敌最多的。他在我们团常指导夜间射击。” 

他们立刻把自己鼓舞得很有斗志了。

楼下的哨声忽然尖厉地吹响了。随后是齐桓冷酷的喝令声:“紧急集合!”

许三多和成才条件反射地已经开始穿衣服。

拓永刚和吴哲跳下床来穿衣服,不可谓不迅速。

这时许三多和成才已经装束停当拉门就跑了出去。拓永刚和吴哲上衣还根本没上身,更别说武装带了,两人都愣住。

吴哲忽然笑了:“27以后不吹了,咱们吹完牛让几个小步给毙掉。”

许三多和成才是第一对冲下楼的,周围还是一片夜色,最奇怪的是一个人也没有,连哨兵和刚才吹哨的齐桓也没有。多年来已经养成习惯了,两人立正站着。

往下的人基本速度等齐,络绎不绝地冲了下来,大家自行地开始列队。仍是一片空地,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这支刚集合的队伍已经有点松动,更多的是莫名其妙。

拓永刚张望着:“刚才那集合哨吹的是咱们吗?”

“是咱们。” 

“没人啊?怎么没人啊?”

“开玩笑吧?”

“谁开这种没品味的玩笑?这是军队,你当你还在念大一呢?”

队伍的嗡嗡声越来越大,连成才也已经开始东张西望了。只有许三多笔挺地站着,曾经独自撑住一个连队的人,已经习惯做事不是做给人看的。学员们还在聊着:“我看你昨天穿着陆战服,你是陆战吧?”

“对,你哪?”

“伞兵……这我同屋,他学历邪乎。”

交头接耳得正热闹,一个人影慢吞吞地从树丛后踱了出来,那是袁朗,众人讶然中都沉默下来,显然袁朗已经在树丛后待了很久了。

“你们完了,我是教官。”

如果刚才大家还算知错的话,他这么一句话加上幸灾乐祸的表情已经让人为之气结。齐桓拿着记分册出来,站在袁朗身边。

袁朗宣布:“扣吧。每人倒扣两分。我说我们的规则,做好事没分加,做错事扣分,一百个积分,扣完走人。两分本来是给大家见面礼的,队列中不交头接耳好像是新兵连就有吧?”

他在每一个人面前踱过,并且伴之以那种幸灾乐祸的注视,散漫而不在意,看起来是存心让人更加恼火.齐桓刷刷地在记分册上打着叉,到许三多面前停下。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