禽兽江湖——《飞鸟奇侠传》 第五十九章 第五十九章 虚实莫测

妙心幻玉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size][/URL] 第五长醉飞身来到院中。 却见隐玉已在司马藤壶身边,站在野兽群后面。 而赫子修也站在野兽群的另一边。 花筱莹由十多个大汉护着站在不远处。 第五长醉盯着赫子修,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赫子修道:“我是赫子修,隐玉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顿住,嘴角渗出丝丝鲜血,眼珠也已突出向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182/


第五长醉飞身来到院中。

却见隐玉已在司马藤壶身边,站在野兽群后面。

而赫子修也站在野兽群的另一边。

花筱莹由十多个大汉护着站在不远处。

第五长醉盯着赫子修,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赫子修道:“我是赫子修,隐玉的……”

他的话还没说完,突然顿住,嘴角渗出丝丝鲜血,眼珠也已突出向外。

与此同时,传来一种可怕的声音:“凡是易容成赫子修的人,结果只有死路一条。”

这声音飘飘渺渺,阴阴沉沉,分不清是从哪个方向传来的。

九龙人却笑道:“赫医隐,既然来了,何不现身?”

良久,没有人答话。

司马藤壶突然沉声道:“九先生,我们不要浪费时间了。”

九龙人沉下脸,狠狠瞪了他一眼,冷声道:“还轮不到你来向老夫发号施令。”

司马藤壶道:“公主殿下身中剧毒,需快些拿到解药。”

九龙人道:“解药就在花夫人那儿,你有本事你去要啊?”

司马藤壶紧闭住嘴巴,不再吱声。

花筱莹却笑道:“司马大人若变成胡蝶儿,没准本夫人会给解药的。”

九龙人笑道:“他若变成胡蝶儿,恐怕花夫人就会给他吃绝命痴情丹了。”

第五长醉表情极其严肃,他几乎从没有像现在这样严肃过。

真正的赫子修果真出现了吗?他为什么会在此时出现,又为何而出现呢?

如果以前他的假设正确的话,那么赫子修突然出现在这里,必定只有一个原因。

第五长醉抬眼凝视着隐玉,她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九龙人和花筱莹仍在说着什么,彼此都没有先动手的意思。

而司马藤壶则阴沉着脸,眉心那两道沟皱得更深。

突然之间,第五长醉身形一闪,如野鹤般冲天而起。

随之而起的是一片晶莹透亮的雨帘,在残阳的照射下,透出耀眼的金色光芒,使得众人眼前迷朦一片。

金色光芒一闪而逝,第五长醉飘然落地。

没有人看见他何时解下的葫芦,他的葫芦本还系在腰上。

也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将酒形成的酒雾,更没有人看见他是如何将酒雾射入人体的。

花筱莹的手下均已瘫倒在地上。

而花筱莹却已不见了踪影。

司马藤壶仍然站立,但双眼却已发愣。

九龙人怪笑道:“第五兄弟,难道你是用屁眼看人的吗?”

第五长醉叹了口气,道:“在下确实没看出他不是司马大人。”

九龙人嘿嘿干笑了两声,道:“你若不答应花夫人,隐玉恐怕会永远痴傻下去。”

“花筱莹也想要宝藏,她会拿出解药的。”说到这里,第五长醉脑中突然闪过一种念头,目光不禁越过野兽群,投向直眼发愣的隐玉。

隐玉呆呆地站在兽群后面,眼神空洞无光彩,直愣愣盯着前方,也不知她在看什么。

第五长醉忽然身形一闪,人已经到了野兽群上方。

但九龙人却瞬间发出一声清啸,野兽群立即伸出利爪向上窜跳,并迅速将隐玉包围起来。

第五长醉皱了下眉,右脚尖点左脚点,又向上一掠,扭转身形,已重新落回原来所站的位置。

当他落地站稳之时,只见那头大象已用它的长鼻子将隐玉卷起,送到九龙人面前。

隐玉大睁着眼睛,不知挣扎,也不知呼喊。

九龙人看了看她,道:“绝命痴情丹不会死人,只是没有解药永远也好不了。”

“花筱莹说三天没有解药便会全身血管爆裂而亡。”

九龙人一阵怪笑,道:“花筱莹自己就病得不轻,她的话你也全信?”

第五长醉沉吟片刻,道:“确实不可全信。”

贾疾风一直扶着东方珊瑚站在大殿廊下,此时突然开口道:“第五大侠,花筱莹一定配制了解药,已备不时之需,不如我们先去找找。”

第五长醉冲他点点头,随后看向九龙人,道:“九先生,当务之急是找到解药,所以……”

“赫子修在附近,他会解毒的,隐玉毕竟是他徒弟。”九龙人厉声打断他的话。

第五长醉笑了笑,道:“好,只要隐玉的毒能解,九先生可以将她带走。”

贾疾风高声道:“那珊瑚的毒谁来解?”

九龙人阴阳怪气地道:“找她花嫂嫂解去。”

他说完此话又是一声清啸,野兽群立即调转身形,围在大象四周向末水竹居外走去。


一抹残阳透过雕花小窗斜斜地照进阁楼里。

吉福马静静地躺在床上,睁着眼睛凝视着床幔上刺绣精美的鸳鸯戏水图。

良久良久,他暗暗叹了口气。

当他被两名壮汉用门板抬到大殿里时,他是清醒的。

但是,他不敢面对第五长醉,更不敢看那双对他充满感情与信任的双眸。

所以,他只有假装昏迷。

明明是自己对不住朋友,没能保护好隐玉,但第五长醉却紧握他的手,埋怨自己无能,连累了兄弟。

此时,吉福马自责得恨不得一头撞死。

但是,他却只能躺着一动不能动。

软香散已使他提不起一丝内力,惟一能动的,就只有眨眨眼睛,连抬起一根小手指的力气都没有。而现在,连声音也已消失,微微张开的嘴唇,却发不出半点声响。

阁楼里安静极了,就连窗外蜜蜂的振翅都听得一清二楚。

隐玉现在在哪里?第五长醉又会被花筱莹逼迫到何种地步?

吉福马紧闭起双眼,他不敢再往下想。

就在这时,阁楼外突然响起打斗声,随着几声惨叫,阁楼的大门被猛然撞开。

吉福马一阵激动,也许是他的兄弟第五长醉摆脱了花筱莹来救他了。

他张了张嘴,却无半点声响,使出全身力气,也没能抬起一根手指。

这时,楼下传来说话声。

正是第五长醉。

只听他唤道:“隐玉……隐玉……”

难道隐玉就在楼下,他们被关在同一座阁楼里?吉福马暗自想到。

此时他既盼望第五长醉能上楼来查看,发现在他此,又害怕他上楼来,自己不知如何面对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