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七章 第五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9 3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袁朗脸上却带了点坏笑,因为身边这两兵举起的手,一直就放不下来。

袁朗:“这里的军人职业化,所以随便拎个都是尉官。很遗憾,咱们现在的职业化还不能达到尉官以下。”

成才好奇:“没有兵吗?”

袁朗提醒他们:“看他们瞧你们的眼神。”

一队全副武装的老A跑过,许三多和成才下意识看着对方,而一个队的目光看得他们把头转了回来。

袁朗笑乐:“恭喜,回头率百分之九十-,以士官身份来这受训的是稀罕物。”

他们最后停在了一栋军营楼前。袁朗说:“这就算到了,你们的临时宿舍,对面是我们正规军的宿舍,我很希望你们能尽快搬到那边去。”

成才自信地告诉他:“我们一准搬过去!”

袁朗笑了笑说:“临别赠言,综合素质就是随时随地,一切。齐桓!齐桓!”

随着袁朗的叫唤,一个浑身精武之气的中尉跑了过来。许三多和成才都没见过他,而现在的齐桓看许三多和成才像是块要往人脸上砸的铁板,再看向袁朗时就有点阿谀。

齐桓说:“到!”

袁朗问:“受训人员到齐了没有?”

齐桓说:“应到四十二人,实到四十人!都已经安排了住处。”

袁朗说:“最后两个你带走,我不操心了。”

齐桓:“没好地方了。”

袁朗:“找地方塞进去拉倒,就俩士官。”

齐桓:“哦,兵豆子倒好说。”

许三多和成才彻底愣住,这一校官一尉官市井俚语十足的对话,加上彻底的漫不经心在他们的军事生涯中从未见过。

袁朗:“那就塞下来了。我去瞧你嫂子了。”

齐桓:“嗯哪。撂这得了。”

袁朗挥下手,像对齐桓又像对目瞪口呆的那俩:“拜拜。”

两人看着袁朗优哉游哉地往别处走去。

“姓名?单位?”齐桓问道,“这是例行公事。”

成才:“W集团军T师三五三团机步三连一级士官成才!”

许三多:“W集团军T师三五三团侦察七连一级士官许三多!”

齐桓:“一个团的了不起吗?要喊那么大声?”他一直把名册翻到最后才画了钩,“瞧你们排多后,麻烦。”

许三多两个戳着,尉官训话,再没理也得这么戳着。齐桓对地上的包踢了一脚,绝对不是轻踢:“行李?”

成才:“对。”

齐桓:“你有权评价上级问话的对错吗?”

这语气即使连许三多也为之气结。

成才面色通红:“是!”

齐桓:“全部上交。连你们的随身衣物待会都要换了,我们送得起——真是不知道干吗揽这种赔本买卖?”说着又给了行李一脚,“来个人拖走。”

许三多:“报告!”

齐桓:“说。”

许三多:“能不能轻点?……那是我战友送的东西。”

齐桓:“哦,你有情义。”他对过来拿行李的一名老A,“重放,重重放。”

齐桓名册拿在手上,手背在背后,一名年青的尉官走得像个老干部的姿态,两人跟在后边。

很窄的楼梯前倒有两名哨兵,哨兵稍稍让宽了道,然后又把那条通道封上了。成才回头看了一眼,这显然是表示不可自由出入。

齐桓上着楼梯,头也不回地在跟两人说着规则,即使在两人新兵时也没受过这样的不友好和蔑视。

“这里九点钟熄灯,六点钟至六点半,洗漱、早饭,十二点和下午六点,午饭和晚饭教官有权随时对此做出修改。不许私自下楼,外出要得到教官或我的批准;不许私自前往其他宿舍;不许与基地人员私下接触;不许打听你们在特训期的得分;不许使用任何私人通信器材与外界联络;你们的信一律交给我寄发;训练期间称呼名字一律使用编号……”

听后,成才的脸上出现了不满,他说:“就是说这几个月我们只能在这栋楼上活动了。”

齐桓面无表情地看着他:“还有,除教官和我之外,你们不能跟任何基地人员私下交流。有意见吗?”

许三多和成才都让他那冷冰冰的目光刺得缩了一下。

许三多回答道:“没有意见。”

齐桓说:“你的编号41,你的编号42。内务方面懒得说了,总不至于让我们拿扫帚墩布?你们这些外部队的,亏了还都叫老兵呢,看看好好一栋楼让你们糟蹋成什么样子了?”

这楼确实是寒碜点,一看就是临时凑合加年久失修,但那绝对和新来人员是否能糟搭不上干系。

许三多和成才已经学会尽可能不发言。

齐桓:“这是你们的宿舍,晚饭前领发作训服和日常用品。”

他为那两人推开房门,许三多和成才连忙钻了进去,他们实在是受不了齐桓。齐桓根本不往屋里看,把门关上。

他的目光从走廊上扫过,一个正探头探脑穿海洋迷彩的尉官被他扫见。

齐桓:“你想站走廊上戳着看吗?”

那尉官怨愤交加地缩了回去。

这里比班里的宿舍小多了,只放两张高低床,很明显,一屋四人。先住进来的两个,一个是中尉,一个居然是少校。中尉叫拓永刚,大概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空军迷彩。少校叫吴哲,看起来却比许三多他们也大不了多少,只是穿着常服。两人先看他们最普通的迷彩色,再看他们的肩牌,都有些错愕。

拓永刚疑惑地问道:“你们是基地的,还是来……受训的?”

成才回答道:“报告首长!我们来受训的!”

拓永刚:“哦,那就那就……真他妈的!”

新来的两位被他忽然释放的愤怒吓了一跳,刚稍息了又立正。

吴哲:“放松放松。不是说你们,我们刚才正在口头宣泄。”

拓永刚:“见过这样的部队吗?开眼吗?一窝黑!你们来晚一步,没见着这位少校刚被中尉训!做好做坏都没用,他就是要你难受!”

吴哲:“我在纳闷,号称甲种部队克星的老A会是这样练出来的?”

拓永刚:“我也在纳闷!”

吴哲:“你那是郁闷,纳闷是要伴随思考的,思考待会儿再说。”他看向许三多和成才,是真正平等的友好,“原来四十二人的最后两个是士官,放松好吗?人老A也说了,受训人员不分大小,他为大,咱们小。”

拓永刚:“小成微生物!对咱们像对病毒!”

吴哲:“不管啦!分床分床!学生时代最快活的事之一就是新宿舍分床!平常心平常心!”

成才:“我们上铺。”

拓永刚:“那怎么行?一个少校一个中尉,还要你们士官发扬风格。”

许三多:“我们都是班长。”

拓永刚:“班长怎么啦?”

吴哲:“我明白他的意思,做新兵那会都是班长睡新兵上铺,方便照顾。是不是?”

许三多:“是的。换下铺睡不着。”

拓永刚:“好笑了。要把我们当新兵照顾吗?”

吴哲:“咱们是有好久没过过新兵生活了,是新兵。平常心平常心。”说着,他让开,做个恭请的手势,“请,发扬风格给你们上铺。”

许三多和成才开始整理,吴哲帮忙,拓永刚仍在生闷气。

拓永刚来自伞兵,老A挖过来的,他不理解被挖过来的人为什么要如此对待。吴哲和我们同一军区,军事外语双学士,光电学硕士,就比成才大两月,一代骄子,可说的最多的就是……平常心连行李都没有,那种整理简单得要命。他们很快就坐下。

成才说:“我叫成才,编号41,他是许三多,编号42,我们一个团的。”

吴哲:“平常心平常心。吴哲我编号39。”

拓永刚:“拓永刚,27。”

然后他们沉默,无论军衔学历,此时一样茫然。

拓永刚觉着奇怪:“你们受得了吗?我已经觉得来错地方了。”

成才拿不准该怎么说:“我受不了的就一个,以前命令我的人对自己要求更严。这里对人和对己是两种对待。”

这时,楼下传来喧哗和笑语。许三多他们伸脑袋一看,齐桓和几个兵在楼下,他们在喝啤酒,不是休息时间,更不是会餐,居然在喝啤酒。齐桓现在是另一张脸,拍着他的老A队友,传递着冷餐食品。

这屋里的四个人缩回头来,脸上与其说是惊诧不如说是震惊。

成才:“我的天。非休息时间在公用场地聚酒,这在三五三团够记大过。”

拓永刚:“我可以去举报他们吗?”

吴哲:“我来给你们复习一下规则。除教官和他之外,你们不能跟任何基地人员私下交流也就是说,你只能向他本人举报他。”

拓永刚:“这叫什么规则?”

吴哲凑在门边:“你们再看。”

就着门缝往楼下看去,一辆越野车视若无睹地从齐桓他们旁边驶过去,车上坐的是铁路。

吴哲:“如果没弄错的话,我记得他是这里的基地指挥官。”

领军服的那天,是一个中尉在教训十几个尉官和近十个校官。齐桓仍绷着他寒冰似的脸,喝酒时的好心情是绝没有了,他在训话。齐桓告诉大家,所有受训人员,在受训期间不得再穿戴军衔,因为以代号相称,所以所有的人都是从零开始,也就是说,都是他的士兵。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