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飞扬 第一卷 朝鲜战争 018 汉江遇险

zhurui1963 收藏 21 6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size][/URL] 朝鲜老人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人,他把秦明扬的衣服撕开,发现,秦明扬身上已结了一层冰。老人用木棍轻轻地将冰敲碎,然后用雪搓,直到把他一身都搓红了。 秦明扬叫着痛醒了过来。 老人这才用被子把他裹起来。 他们在老人的家里吃到了一顿热饭。睡了一觉。 然而老人不要他们走,他说,如果秦明扬的冻伤不修养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1/


朝鲜老人是一个很有经验的人,他把秦明扬的衣服撕开,发现,秦明扬身上已结了一层冰。老人用木棍轻轻地将冰敲碎,然后用雪搓,直到把他一身都搓红了。

秦明扬叫着痛醒了过来。

老人这才用被子把他裹起来。

他们在老人的家里吃到了一顿热饭。睡了一觉。

然而老人不要他们走,他说,如果秦明扬的冻伤不修养,他的身体将永远没法恢复。

秦明扬咬咬牙:“你们走吧,兄弟,我一天后,自己回去!”

可是两个战友摇了摇头:“我们也是共产党员,是决不会丢下自己的同志的!”

这两个战友,一个是班长刘亚明,一个是副班长罗明剑。

休息了一晚上,秦明扬的身体恢复了很多,已经能够自己活动了。

两个战友砍下树,扎了一个很结实的滑车,准备再休息一个晚上就出发。

是中午的时候,一个朝鲜妇女来到了村子,她看到秦明扬他们很高兴。

“我是朝鲜劳动党砥安里委员会的妇女委员,专门负责接收掉队的志愿军同志的。”她热情地给大家做了介绍。

接着,她告诉大家,志愿军已经开始撤退,他建议刘班长他们先走,她会在晚上去叫担架队来,把秦明扬送到志愿军担架队手中。

吃了中午饭,两个战友与秦明扬谈了一会儿,决定马上去追赶部队。

两个战友走后不久,妇女委员也决定马上去找担架队。

黄昏时,妇女委员回来了。

与她一起回来的是四个提着卡宾枪的朝鲜汉子,四个人一进来,就用枪指住了秦明扬。接着开枪把朝鲜族老人打死了。

他们把秦明扬从铺里拖了下来,捆起,吊在门楣上。

这才把老人家里的东西,放在锅里煮。

原来,这些人都是南朝鲜特工。

这会儿捉了一个志愿军战士,令他们非常兴奋。

他们又是喝酒,又是唱歌。直闹到半夜,才睡下了。

不过他们这一睡下去,就永远起来不起来了。

因为,刘班长和罗班长他们从屋后进来了。

杀死了这五个特务。

原来,这两个战友走了一截后,很不放心,又转了回来,正好听到枪声,便躲在屋后。乘这些特务睡着了干掉了他们。

天亮了,他们埋下朝鲜老人。秦明扬痛哭了一场和三个战友重新上路。

因为在朝鲜老人这里补充了足够的食物,带了充分的防寒衣物。他们走得很快,秦明扬的伤也恢复得很快。

但是他们终是走不过美军的车子和坦克。

敌人的屠夫行动和撕裂行动相继开始了。

因为大路上到处是敌人,他们出发不久,就只得在山林里走了。

这天,他们靠指北针的指引,走出了一片杂树林。

上弦月已经下山了,刺骨的山风劲吹,天上露出了一丝微明。朦胧中,可以看见一条灰暗的带状空旷地,就象一条蜿蜒地公路。冰封的汉江到了。

秦明扬想站起来走,被战友制止了。

两个战友一前一后地推拉着秦明扬,顺坡而下。

除了越靠近汉江,变得越大的风,一切都静悄悄的。与江那边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那一边,枪声、炮声在猛烈地响着。

刘亚明长舒一口气:“走过去,又可以和战友们在一起了。”说吧,就解开裤子拉尿。

秦明扬探出头,深吸了一口气,在厚厚的被窝里,他觉得自己已经全好了。

突然,罗明剑发出了一声轻呼:“巡逻队!”

三人都看到了,一队戴着钢盔的的美国兵,从河沿走过来。

秦明扬急忙滚出了滑车,趔趄着和他们一起慢慢地往山上杂树林里退去。

突然,一群野鹌鹑被他们惊动了。

立刻,敌人扭过了头。

“哒哒哒哒”清脆的枪声打破了黎明的宁静。

“罗明剑,扶着秦指导员向山上撤!”刘亚明大喊一声,迅速地一跃而起,不退反进,扑到一块岩石下,向敌人猛烈地射击起来。

山下敌人被这一阵猛射,队形乱了。

罗明剑扶着秦明扬就跑。

刘亚明继续向敌人冲去,发起飞蛾扑火般的一个攻击。

罗明剑扶着秦明扬向山上爬着,然而,这一下,他才强烈地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发软,根本用不上力。

“美国佬,我日你大爷!轰!”一声巨响,显然是被包围的刘亚明班长拉响了手雷!

敌人又嚎叫起来,向山上扑来。

不停地射击着,子弹嗖嗖地掠过罗明剑和秦明扬的头顶。

罗明剑左手扯着秦明扬左手,斜搭在自己的肩上,右手把他的腰死死地揽着他的腰,几乎是由他拉扯着向上再爬。

秦明扬虽然无力爬山,但他的大脑却清醒着。几场仗打下来,他现在已只是在马上打仗时有一点激动,而只要一听到枪响,他的神经就格外地敏锐,思路格外的清晰。

这会儿他不断的四处看着,因为他心里明白,这样跑是肯定跑不赢敌人的。终于被子弹打得蔌蔌下落的枝叶提醒了他。

“我们上树!”他在罗明剑耳边大声说。

面前的是一棵很大的栗子树,树分开了几根粗大的树丫,在上面枝桠相连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树冠。

罗明剑经他这一吼也发现了:“好,藏到上面去!”

罗明剑把他架到树下,一个人翻身爬上去,顿时叫起来:“好大一片地方。”他接着问道:“喂,看不看得到我?”

秦明扬左看右看,就骂起来:“真是杂种一个好地方!看不到,快拉我上去。”

两人在树上坐好了,把枪架好,手榴弹打开。二人相挤而坐,静静地聆听着。

不一会儿,他们听到了脚步声,声音很轻,但美国军用大皮鞋,踩碎了一根根地下干枝桠,却非常地响。

咯嚓。。咯嚓。。。脚步声越来越近了。

终于到了树底下。但又走了。

两人松懈了下来。

太阳出来了,阳光透过树枝照进来,温度开始升高,两人都疲惫地相拥着睡着了。

是一只黑色的大蚂蚁爬上了秦明扬的脸,又企图钻进他的鼻孔里,把他痒醒了。

罗明剑还在睡,秦明扬静静地看着这个自己才认识了几天的战友:他的年龄大约在二十多岁,因为严寒霜雪和战火硝烟、长期的营养不良,显得苍老而憔悴。脸上积淀着黑色的灰尘,灰尘表面是汗水的痕迹。象树皮一样干燥的皮肤上布满了皱纹。

他心中一痛:战友,兄弟,是我连累了你呀!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