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伍六一的斩钉截铁,噎得许三多和成才再无话可说,只好真的走了。许三多刚从门口消失,后边的伍六一,突然大声喊道:“许三多!到新地方别再从孬兵开始,没人再宠着你了。”

他钻进了被窝躺下。许三多关上了门,把自己和成才都关在外面。

成才和许三多双人成列地从团大院走过,并不时被路兵投以羡慕的目光。

现在成才和我在三五三比六一更加出名,人们总是爱听好消息而忘掉坏消息,不管愿不愿意,垂头丧气从营里走过的他们遮去了医院病床上的六一。

成才:“你有没感觉,他们怎么看我们的?他容光焕发,一切辛苦总算得到回报。”

许三多:“像看外星人。”

王庆瑞坐在他的办公桌前,手边放着许三多和成才的档案,袁朗坐在他的旁边。

这时,许三多和成才走了进来:

“七连一级士官许三多报到!”

“三连一级士官成才报到!”

他们都看到了袁朗,但两人的目光不敢斜视。

团长翻翻眼前的档案,再看看眼前的两个战士,好像直到这时才发现了什么。惊奇地问道:“你们俩,是同乡?”

“报告,是一个村的!”成才回答。

团长惋惜地叹了口气,然后看看袁朗,说:“你看,又让你们占个便宜,两个同乡兵在战场上至少顶六个异乡兵!”袁朗不置可否地笑了笑。团长拍拍手上说:“这是你们俩的档案,我把它交给这位少校,你们就得跟人走了。”

两人默默地看着团长转交出去的那份档案,好像看到他们的命正从一个人的手里转到了另一个人的手里。他们立正着,动也不动。

“你们舍得机步团吗?”团长忽然问道。

成才的回答是:“报告,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团长看了看许三多:“你呢?”

许三多说:“报告!……可以不去吗?”

王庆瑞苦笑,看袁朗。

袁朗:“可以。我早说过不会强令要人。”

许三多于是看着王庆瑞,而成才侧眼看着他,那表情像要踢他一脚。

王庆瑞:“不去你又参加选拔?”

袁朗笑了,那是因为他背后激将了他。

许三多:“不是。因为我想……去了,可以跟大家一起执行任务。”

王庆瑞:“是了,你一个人看守营房已经半年了,是我的安排。那时候你做得好兵,可做不好人。而改编后的部队里,我需要这样的人,他一个人能带动一群人。”

许三多:“我……一直不会做人。”

王庆瑞:“不不。我纠正,人不用做,自己活出来的。我想这半年,你不光在看营房,也在看你自己。”

许三多:“是的。”

王庆瑞:“你已经是了。成了我最尊敬的那种兵,这样一个兵的价值甚至超过一个连长。”

他看着许三多,看了很久,他是真舍不得放走这个人,然后转过身——向着袁朗。

王庆瑞:“他跟你走吧,他有飞的能耐。平心而论,你们那里,这样的兵天地更广。”

袁朗:“这样我会派几个部下来协助三五三的训练。”

王庆瑞:“这事求之不得。”

许三多和成才仍立正着,看着王庆瑞最后在手上拍了拍那两份档案,然后给了袁朗。成才松了口气,许三多眼里的失落越发沉重。

王庆瑞:“去吧。你们这样的兵有一天会让我们也望尘莫及。”

许三多和成才敬礼,沉默着,团长说话就已经是不可违抗的命令了。

袁朗:“那就告辞了。”

王庆瑞:“再见。……许三多,这个拿去。”他郑重把窗台上那辆手铸的战车模型拿起来,向许三多送过来。

许三多:“这不行,团长。”

王庆瑞:“我说过送给你的。”

许三多:“您说做了值得的事情才送给我。我什么也没做……您做它用了一年。”

王庆瑞:“不是因为一件事送给你,是为了你这人送给你。拿着!”

袁朗:“拿着吧,许三多。如果我拿花费了一年时间的礼物送人,他不接受一定会让我遗憾又一个一年。”

许三多茫然地接住。

三人出了团长办公室。袁朗身后跟着许三多和成才,他站住转身:“一天时间够吗?”

成才:“报告,够!”

许三多:“一天时间,干什么?”

他看着成才,试图在成才那里找到一个答案,可看来斩钉截铁说够的成才也并不知道答案。

成才冲他使眼色。

袁朗笑笑:“收拾,告别。你们师招了三个兵,那一个现在都到基地了。”

成才:“够了!五分钟之内就可以出发!”

许三多:“我想去看六一,还有去草原看看五班,还有……”

袁朗:“那可都不成了。就是明天上午。”

许三多不再说话。

袁朗:“现在,请你们吃饭,怎么说我让你们饿了两天。”

吃饭的时候,许三多仍在望着那辆步战车出神,或者说望着难受。

成才却显得意气风发得很,他和袁朗很快就酒至半酣了。袁朗看看许三多,笑着拍了拍,说:“行了,赶紧吃饭吧。第一名大概都让队长带到基地了,咱们还在这磨唧!”

“基地在哪?”成才好奇地问道。

“暂时保密。”

袁朗给成才又倒了杯啤酒,同时很觉有趣地看着他失落的表情:“为了补偿告诉你别的吧,我们这支部队有时会参加实战。”

这话真让许三多和成才愣住了。许三多谨慎地问道:“您说的实战是……”

袁朗说:“真枪实弹呀,真正的敌人,真的想杀了你。”

“那你杀过人吗?”成才也小心翼翼地问道。

袁朗笑了笑,随即挽起了袖子,让他们看他臂上的一个伤疤。说:“看见这个没有?M16A2,SS109子弹钻出来的,贯穿型伤口,好在没碰着骨头,卫生兵拿一块药棉从这头通到那头就消了毒。”

两个和平年代的兵惊讶莫名加钦佩加半信半疑地看着那个不知就里的伤疤。

许三多却以为自己听出了什么,怀疑地问道:“M16?美军?”

袁朗笑了:“那成世界大战了,境外的黑市上M16卖得也就比AK47差点。”

成才:“哪个境外?就是越境作战了?为什么实战?什么规模的实战?”

袁朗:“又要说那两字了。保密。”

成才:“就是说您杀过人,对不对?”

袁朗:“个人原因不想作答。”他笑着喝酒,“这杯算给你们庆功。”

成才却又找回刚才的话题,说:“杀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袁朗眉头皱起来了,说:“千万别向往这个。即使杀敌也是在杀人,我希望全世界都是没杀过人的军人。可惜。”

趁着酒兴,成才却不肯罢休,说:“行行。再问个问题好不好?”

袁朗说:“早知道这样找我老战友吃饭了。”

成才说:“你的包里放着我们的档案吗?”

袁朗说:“是的。”

成才:“我能看看吗?”他看袁朗笑着看他,又说,“您不知道,我多想看看自己的档案!据说对我们的评价就装在里边,付出那么大代价,我想知道被人怎么评价。”

袁朗:“付出什么代价呢?”

成才:“看看许三多吧,他在我们村里被大家当做傻子。现在……”

许三多正给自己搛菜,看他一眼,吃饭。

袁朗:“就算他……真是傻子吧,那现在也是长大了,是好事啊。”

成才:“是代价。您不知道我们走了多远。”

袁朗:“不给看,因为我走得比你们还远。你猜从列兵到中校要走多远?”

他扔下只好自己喝酒的成才,看看许三多。

袁朗:“你今天很少说话。为什么?”

许三多:“不知道说什么。”

袁朗:“我让你不知道说什么?”

许三多看着他,一会儿才说:“我不知道怎么办……还有,我的朋友还在医院……我总是记得……总记得……”

他记得伍六一发射了信号弹然后坐下,而袁朗在终点抱臂看着。他记得救护车驶走,而袁朗若无其事把车开往另一个方向。

袁朗:“我知道你记得什么,你现在很讨厌我?”

许三多:“不是……我说不清。”

他给许三多又夹了一筷子菜,并且再也不提这件事情。

许三多沉默地咀嚼着饭粒。啤酒沫在杯里浮沉,旁边的声音渐渐淡去。

那天晚上成才喝了很多,也问了很多,我和成才都累坏了,都有放松的权利,我却忘了怎么放松了。

要走了,七连的宿舍,这个屋里所有的铺盖都收了起来,宿舍里的高低床终于都只剩下光板了。许三多在最后一遍打扫卫生,这是一遍极其细致的打扫,因为对他来说,连一个桌角、一块奖牌的背面、一块床板下的缝隙都是钢七连的一部分。他从贴着伍六一的床板缝里找到一根烟,那根烟已经干得不像话了,显然是铺主不小心落在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