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 第十七章 第二节

沼泽里的鱼 收藏 7 10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size][/URL] 几个老A静静地等着这几个兵,远处又有几个筋疲力尽的兵向这边跑来。 卫生兵剪开了伍六一的裤腿,露出肿胀乌青的肌肉。他很快便明白了这个士兵的伤势说:“右脚踝的脱臼还好办,可你的右腿韧带完全拉断了,你实在把这双腿用得太狠了……这样撑了多久了?” 伍六一的眼神一下就空白了:“五年了。”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36/


几个老A静静地等着这几个兵,远处又有几个筋疲力尽的兵向这边跑来。

卫生兵剪开了伍六一的裤腿,露出肿胀乌青的肌肉。他很快便明白了这个士兵的伤势说:“右脚踝的脱臼还好办,可你的右腿韧带完全拉断了,你实在把这双腿用得太狠了……这样撑了多久了?”

伍六一的眼神一下就空白了:“五年了。”

高城站在车上,看着那辆救护车驶远,但并没意识到谁在车上。

他的车后,一个累脱了形的士兵正在做最后努力,这是这场比赛中能到达终点的最后一个士兵。

车还没停稳的时候,高城跳下车,大步走向那几个仍在人群中哭泣的士兵。他看着那几个兵,一时也说不出话来。

高城:“我来领人,我以为我的任务是把败兵带回去……”

最后那名士兵撞进了人群,高城一把把他拉住,稳住那个摇摇晃晃的身子。

高城看着那张累得神志模糊的脸:“到了这我很惭愧,我整个装备精良的侦察营都败给了你们。”

他抱起那个身子不断往下坠的士兵,走开放到自己的车上。那些军官也开始学他,或抱或背或架地将士兵们放到车上。高城回身看看他车上那个神志不清的兵。

“如果是这样的失败,就多来一些吧,它实在比浮夸的胜利更多光荣。”

开车的袁朗已经将许三多他们跑了三天三夜艰苦路程抛到了脑后。

“作业。”袁朗对他们平静地说。

那名士兵掏出了怀里的测绘地图,成才却瞧许三多,因为担任狙击掩护任务,他的测绘作业是由许三多代绘的。

许三多从怀里掏出地图,没看成才便递给了他,成才眼神很有点发虚,一个没接住,地图落在座位上。

袁朗在后视镜里看着。


成才咬咬牙,捡起两份作业交给了袁朗,他没敢多看许三多。

“为什么你们俩的作业只有一份?”

成才:“我们俩是小组行动。”

许三多:“我们仨是小组行动。”

袁朗:“仨?”

许三多:“仨!我们潜入阵地测绘,他担任火力掩护。没有他我们撤不出来。”

“看来你们互相很信任?”袁朗问成才。

成才如蒙大赦,他说:“我们是老乡,是朋友,还是同届同车同年的兵。”

袁朗点点头,说话间已经看完了那三份作业:“我很满意,虽然有点粗糙,但能满足实战需求。”

他将车拐过了那片模拟阵地,然后说:“这三天过得够苦的,你们别怪我。短兵相接者尤其要求综合素质,所谓综合素质不光体能和技能,智能和反应,还有你的心,你的人,一切。”

许三多冷淡地看着窗外。

团大院里,机一连的连长一如往昔地在操场边等他们的归来。但从车上下来的只有许三多,有马小帅,有甘小宁几个,但没有伍六一。

一连长说:“六一呢?这就跟特种兵跑路啦?”

许三多轻轻地说了句:“住院了。”

“怎么会住院呢?你倒是说个明白!”

许三多没说,他头也不回地走开了。

七连宿舍。一个宁静无比的宿舍,一个空空的宿舍。

许三多在拖地,拖得很细致,水泥面子的地被他拖得都能照出人影了。旁边的成才在呆呆地等着他,已经等了很久了。

成才说:“你得说话!我等你十分钟了!”

许三多说:“我不去。”

成才说:“你为什么不去?你当然得去看他!”

许三多说:“我不跟你一起去。”

成才说:“你为什么不跟我一起去?我们三个人一直在一起呀!”

许三多看了成才一眼,只看一眼,又继续拖他的地。

成才委屈得嚷起来了:“我怎么得罪你啦?我做错什么了?你不乐意我先跑掉了是不是?可是就两个名额了,咱们三个人呀!谁都会这么干的!再说他的腿都这样了,他就算跑到终点,也进不了A大队啊!”

许三多用拖把砸翻了水桶,然后把拖把扔了出去。没人见他发过这么大火,成才惊得退了一步。伍六一的腿伤是许三多现在小心翼翼守护的禁区。

“干什么,要打架吗?”

“你刚说了最不该说的话!”

“你静下来好好回忆一下,当时当地,如果有三个名额,我背也要把他背到终点的!”

许三多嘘了口气,又去收拾刚才被自己搞乱的一切。

成才恼火地跟着,说:“你说是不是?我告诉你,我现在对六一印象很好,不比你差,我也难受。”

许三多忽然停住了,他回过头来,问道:“因为内疚吗?”

“我为什么内疚?……好吧,因为内疚,莫名其妙的内疚。”成才不想再争论下去。

许三多拖着地,叹口气:“你总让自己占足了理。”

“你是肯定不和我去了是吧?”

许三多不说话。成才掉身出去,在门口实在忍不住火又回身:“你不能要求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因为你就是个傻子!”

许三多一下出现在他面前,成才吓得退了一步,许三多出来去军容镜前整理军帽,这对一个士兵来说就是打算出门。

成才连忙跟在后边。

伍六一住的是一家陆军医院。许三多和成才正在对面的一家商店买东西。

成才面前的购物袋里边,烟、水果、奶粉、果汁已经放了一大堆,烟是红塔山,水果是本地难得一见的品种,这对一个士兵来说,已经接近穷奢极欲。

成才:“还有没那个什么……牦牛壮骨粉的?”

售货员:“有,价格是……”

成才:“五盒!”

许三多一边看着,对这个他并不热情:“用得着吗?”

成才:“你不懂,那玩意好使的。”

许三多:“他是韧带拉断,骨头可没断。”

售货员:“一共是一千四百二十。”

许三多:“太多了。”

“你甭管!我给自己买的,好吗?”成才付账,掏完钱后,手上那一沓钞票已经剩不下一张一百的。

许三多叹口气:“成才,六一的事不能怪你。刚才是我混账,好吗?”

“你别管。”成才他拎着所有的购物袋,出门。

成才拎着东西直冲咨询台,那样子看上去很愣:“三五三团,伍六一。”

护士神情冷漠:“1022。”

成才不打拐弯地就走,许三多跟着。

门是虚掩的,加上点风,便缓缓地开了。一句大声冒了出来,那属于伍六一的机一连连长。

一连长:“我不是来探病,是来骂人!”

成才和许三多都僵在门外。

伍六一躺在床上,机一连连长正恼火地在旁边踱来踱去。

成才和许三多忐忑不安地站在门外。

一连长说:“韧带拉断,人怎么才能把一条韧带跑断?”

床上的伍六一,有点嬉皮笑脸:“跑得太多了些,路也太远了些。”

“你那么笑嘻嘻的是什么意思?你当那条腿长我身上吗?”

“如果一个发脾气,一个在哭,不好看的。” 一连长瞪着他看,然后看他的腿,声音也渐渐低了下来。

一连长说:“我不是来骂人,来探病的。商量一下往后的事情。这次的事情是个特例,团部决定给予特殊照顾……”

伍六一:“师侦察营的高副营长是不是跟您说什么了?”

一连长:“何止跟我?他动了一切能用的关系。一连司务长,你意见如何?”

伍六一淡漠地道:“谢了,不合规矩吧。”

“别婆婆妈妈!”一连长转身出去了。

一连长一走,许三多和成才这才靠近了过来。他们的手里买了很多的东西,他们把东西堆满了伍六一的床头。伍六一仍然在床上坐着,他看着他们两人,轻轻地道:“你们俩都过了?”

许三多点点头,说过了。他说:“准备下周走。”

伍六一说:“下周好。下周来新人,你们也换个地方做新兵。你们要去的那地方一定是很有意思的,想起来我都躺不住了。”

许三多:“我没这么觉得。说真的,我现在不想走。”

伍六一:“成才,我这会儿不方便,帮我K他。”

成才生硬地笑笑。

伍六一:“我说真的。”

成才只好应付地在许三多颈根上拍了一下。

伍六一:“谢谢,成才。这趟跑下来真的挺值,发现我这两老乡是能交一辈子的人。”

许三多:“你的腿,怎么办?”

伍六一:“装一条钢筋进去,拿它当韧带使。许三多,以后跟我玩格斗要小心这只腿了,一脚够你躺一天的。”

一时间,三个人都看着那条腿,有点发愣。最后,伍六一舒了口气,说:“好了,你们走吧,做好你们那兵去吧。”

成才站起来就走了,到门口才回过头来,看见许三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信封,放在伍六一的床上。伍六一问:“那是什么?”

许三多轻声说:“钱。”

伍六一问:“多少?”

许三多说:“不多,三千。”

伍六一将信封往外一推,他说:“我不要行吗?”

许三多说: “你先拿着吧,用不上了你再还我。”

伍六一这么一听,不再推了,他说:“行。我知道当兵的要攒这些钱多不容易。还有你,成才,我掏空了你们腰包。我会还你们的,走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