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二十四节 反击前的准备工作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司令部的门口还站着呆若木鸡的我们和关麟征,当然还有地上躺着的汤恩伯和指挥部门前万建藩。我首先反应过来,急忙命令部下赶快把王仲廉压上装甲指挥车,王仲廉的卫兵看见我们把王仲廉带上了装甲车,惊慌之余开枪向我们射击,周绍是个愣头青,立刻操起机枪还击,把3个卫兵打倒在血泊之中,我对关麟征说道:“关军长,事已至此,请立刻按照李长官的命令接管20军团,火速指挥部队向兰陵进攻,机会少纵即失呀。

关麟征毅然作了决定,眼前这个岂不是掌握20军团的大好机会,在我走后,他立刻返回了军部,调集了1个团的兵力把四户镇团团包围,大肆搜捕军统特务和汤恩伯的亲信,命令85军副军长姜毅夫接管85军,姜毅夫是陈诚土木系的人,一直受到汤恩伯的压制,因为陈诚一直顶着,所以他才没有被汤恩伯弄走,这次接到关麟征的命令后马上行动,接管了85军,逮捕了王仲廉的亲信,换上了他的人选。

我出了镇子,找到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曹磊一起回来,回到了指挥部,浑身上下就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其他几个都和我差不多,我们在路上就把王仲廉一枪毙了,丢到一条水沟里面去了,回去汇报就说他中途逃跑了,反正死无对证,只是我不明白那里钻出来的日本人,居然帮了我的大忙,真是天助我也。

直到王洪先把一切都和我托盘而出的时候,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王洪先帮了我一把,我当即和王洪先三拜九叩,做了结拜兄弟,同时结拜的还有曹磊,宋晓鹏,庄海龙,腾超、牛大龙、周绍、高云虎、陆立山,后来又有人把我们叫做“十兄弟”,从此,中国大陆最强最年轻的装甲系势力诞生了,从那一天开始,我们才开始了如何拯救中国的行动。王洪先最大做了大哥,曹磊次之,我老三,宋晓鹏老四,庄海龙老五,牛大龙老六,陆立山老七,周绍老八,腾超老九,高云虎老十。

结拜完毕,大家喝酒吃肉,好不热闹,整个团部都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中,但是王洪先的脑子并不糊涂,现在不是高兴的时候,日军此刻已经准备增兵兰陵了,如果真的让日军在兰陵多守几日,岂不是坏了大事,因此他把我单独叫到了作战室,给我介绍了最新的战况,我当即决定,今晚全团精锐全部出发,闪击兰陵,不管付出任何的代价,我一定要迅速拿下兰陵,我抓起了电话,接通了关麟征的司令部,很快电话接通了,关麟征爽朗的笑声从电话线那一端传了过来:“辉老弟,你把天捅了个窟窿,就这么拍拍屁股走了,让我替你擦屁股呀?”我也笑了:“关司令开那里的玩笑,分明是日军偷袭20军团司令部,打死了汤恩伯,于我有什么关系呀。”关麟征:“现在我已经全部控制了85军和军团司令部,警卫营长胡瑞明已经畏罪自杀了,现在我把军统的那群王八蛋全部干掉了,痛快呀,你放心吧,我马上就命令部队准备向兰陵方向进攻,伺机占领兰陵,切断鬼子退路。”我焦急的说道:“关司令,我这里有最新战况,日军在兰陵的兵力已经增加到了1个大队,另外1个大队的日军正在赶往兰陵,据守兰陵的日军有修筑工事的动向,可能他们要死守兰陵了,我们必须马上行动了,我打算今晚夜袭兰陵,请你调给我一个营使用。”

我真猜对了,矶谷这只老狐狸果然已经发现了20军团在他的侧后方蠢蠢欲动,但是因为顾忌被南下的第五师团夹击,所以20军团迟迟没有行动,而板村大队被全歼的战报一传来,他立刻就意识到了兰陵的危险,留守兰陵的坂本联队长也发来电报,请求派遣援军否则他无法保证守住兰陵和补给线。

关麟征考虑了片刻,立刻答应了我,“好吧,王辉老弟,我就把曹云剑营给你使用,我这就命令他们赶到你们的驻地。”我急忙说道:“不用,我们这就要马上夜袭兰陵,到时候会从你的防区经过,请你把这个营提前部署到我们的行军路线上,我们到时候一起出发。”“好吧,这个营在离家庄驻扎,正好在你的行军路线上,你就到那里接收部队吧。”“多谢关司令。”关麟征又一次大声的笑了起来:“都是为了杀敌报国,何谈谢字。”

我等部队吃饱了饭,立刻发布命令,所有可以行军的卡车,装甲车和坦克全部出动,还可以作战的坦克有中型坦克6辆,二号坦克20辆,一号坦克8辆,侦察车2辆,步兵方面可以出动1个装甲步兵连,特种兵大队,反坦克排。我一声令下,车队浩浩荡荡的向着离家庄进发,4门37毫米反坦克炮被4辆欧宝卡车拖着跟在车队的最后面,它们的前面是特种兵大队的10辆欧宝卡车,在前面就是装甲步兵连的那8辆被我当成宝贝的半履带装甲运兵车,在前面依次是一号坦克和二号坦克,我照惯例还是乘坐四号坦克打头阵。

一长溜的车辆快速的通过了一个个的村庄和路口,趁着夜色向前飞奔,我现在恨不得立刻就赶到兰陵,占领住它,切断日军的补给大动脉。偶尔有人看见我们的车队,被惊讶的说不出话,这支不停向前的铁甲车流真的是国军吗?

很快,我们就到达了离家庄,后勤连立刻忙着给各车加油,我跳下坦克,来到了路边早就集合完毕的曹云剑营的官兵面前,他们大部分都被我们这滚滚铁流惊的目瞪口呆,都是中央军,但他们何曾见过这等杀气腾腾的部队和武器,虽然部队在补充燃料,但是没有任何人擅自离开自己的车辆,没有任何人交头接耳,抽烟喝水,这支部队的军纪是何等的严格。在耀眼的车灯照耀下,曹云剑营长早就看到了我肩上的上校肩章,他立刻向我敬礼,“王团长,我就是曹云剑,我的部队一共457人全部集结完毕,随时可以出发,请王团长接收。”曹云剑是一个35、6的高大西北汉子,一张国字脸配上合体的国军制服真是仪表堂堂,据说这是关麟征装备最好的一个营了,他可以把这个营给我使用,足以说明他真的是想和我坐同一条船了。我来到战士们面前,喊道:“立正。”动作很齐刷,战士们同时做了立正这个动作,他们竖起了耳朵,打算听听我说什么。“将士们,你们来到前线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打鬼子,可是我们这么多天都在干什么?吃饭,睡觉,睡觉,吃饭,我可以告诉你们,今天晚上,我就是来率领你们去打鬼子的,你们也知道,鬼子不是泥塑的,他们手里有枪,有炮,我们今天晚上很可能不能够看到明天的太阳了,你们说是因为什么?”“因为明天阴天。”一个很年轻的小伙子喊道,大家扑哧一下都笑了,我也笑了,我来到了他的面前,拍着他的肩膀,“对,他说的很对,因为明天是阴天,我希望大家都可以活着看到矶谷师团的灭亡,但不是我们站在战场之外袖手旁观,而是用我们的双手亲自去实现这个目标,你们说自己有没有这种勇气。”沉默了一会,年轻小伙子把自己的步枪举了起来喊道:“有,坚决消灭矶谷师团。”几百只手臂在空中举了起来,如林的刺刀闪烁着耀眼的光芒,如雷鸣般的喊声在村庄内外回荡:“坚决消灭矶谷师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