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二十三节 屠虎

北宋杨六郎 收藏 6 5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王洪先在司令部仔细研究那份任命书的副本,看着看着他的脑袋上冒出了许多的汗珠,这份命令并没有一个字提起汤恩伯不服从命令授权我将其处死,也就是说我如果真的因为汤恩伯不交出兵权而把他处死,那就是自己的个人行为,是我擅自做主杀死军队高级将领,这个罪名任何人也不可能保我,我的政治生命甚至我的生命都可能就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王洪先在司令部仔细研究那份任命书的副本,看着看着他的脑袋上冒出了许多的汗珠,这份命令并没有一个字提起汤恩伯不服从命令授权我将其处死,也就是说我如果真的因为汤恩伯不交出兵权而把他处死,那就是自己的个人行为,是我擅自做主杀死军队高级将领,这个罪名任何人也不可能保我,我的政治生命甚至我的生命都可能就此完蛋。

行动已经开始执行了,绝对不能够再停下来了,因此不可能再去通知我停止行动了,那样会打草惊蛇,被激怒的老虎可是无法预料的凶猛,岂止是我个人的生命安危,甚至“后羿”装甲团都会有危险。王洪先焦急的在屋子里转圈,思考着对策,什么办法才能够做到万无一失。

宋晓鹏带领武子迅等人侦察回来,向王洪先报告日军在兰陵一带活动频繁,似乎是日军已经开始向兰陵一带增兵了。王洪先现在考虑的不是这些,如果今天的行动失败,那这些情报对于装甲团来说也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宋晓鹏,王洪先见到他的时候,脑子突然一转,宋晓鹏是东北军军官,腾超是他的同学和好朋友,这次藤超和我一起去汤恩伯的司令部,很可能性命不保,宋晓鹏一定不会见死不救,想到这里,王洪先把宋晓鹏和朴正日叫进了会议室,功夫不大,三个人走出了会议室,宋晓鹏和朴正日向王洪先敬了个礼,保证完成任务。

宋晓鹏回到营房,把最贴心和最信任的10多个队员叫出了营房,其中也有牛大龙。宋晓鹏和这些人都是一同出生入死,彼此都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换命兄弟,宋晓鹏简要的把任务一说,他们全都表示甘愿和宋晓鹏同生共死。宋晓鹏没说什么,他知道这些热血的汉子一言九鼎。朴正日开着一辆普通的卡车在教场的另一侧按响了喇叭,宋晓鹏他们飞奔过去,单手扶着车厢挡板,飞似的跳上了卡车,最后上车的牛大龙顺手把车帘拉了下来,卡车车厢里有十多套日军军服和日军步枪,手枪,宋晓鹏他们急忙把军服换了下来,外人一看,这车厢里面还真坐着十多个日军士兵,宋晓鹏他们还把一些黑色油膏抹到了脸上,这下子谁也不会认出来这些人是我的特种大队的人了。朴正日专挑小路,近路,仅仅一个多小时就到达了四户镇,他们轻车熟路的摸进了四户镇,很快便来到了司令部的院外。此刻的院内司令部已经充满了于死往网破的危险气息,汤恩伯一看到我拿出来的那份任命书,就火了,说什么也不肯交出兵权,按照计划,我使了一个眼色,站在我身后的腾超和高云虎向前一蹿,已经到了汤恩伯的面前,汤恩伯的茶碗还没有放下,就见到了这两个人,口中大叫一声,已经被腾超和高云虎给按倒在了地上,他们的手中早就已经摸出了两只手枪,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正顶着汤恩伯的脑门,万建藩和王仲廉也是惊的站了起来,早就被庄海龙和我用手枪顶住了他们的脑袋,关麟征也吃惊的看看我,看看地上的汤恩伯,万建藩早就怀疑关麟征和我里应外合,此刻不断的挣扎,喊叫着:“关麟征,你这个小瘪三,早晚叫你不得好死。”关麟征也脑门冒汗,此刻是百嘴难辨呀。

汤恩伯的侍卫早就听见了声音,一起端着冲锋枪冲了进来,但是看到汤恩伯等三人都被枪口指着脑袋,都惊呆了。汤恩伯在地上拼命挣扎,喊着:“快救我,你们这群废物,赶快救我。”一不留神,万建藩从我的手中挣脱,他一个箭步蹿到了侍卫的身边,我急忙一抬手,两颗子弹一前一后,钻进了万建藩的后背,枪声响起,整个四户镇都乱套了,汤恩伯的侍卫投鼠忌器,不敢开枪,我和庄海龙把王仲廉挡在了身前,腾超和高云虎也把汤恩伯从地上揪了起来,挡在了身前,关麟征被夹在中间,左右不是人,急得脑门都是豆大的汗珠子,汤恩伯用几乎可以杀人的目光狠狠的瞪着关麟征,关麟征此刻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呀。

更多的部队正在从四户镇的四面八方向汤恩伯的司令部赶来,我不敢耽误工夫,把那份任命书赛到了关麟征的怀中,关麟征连碰都不敢碰任命书一下。

我和庄海龙等人推推搡搡的把汤恩伯和王仲廉推出了房间,向门口推去,四面围上来的汤恩伯卫兵更多了,他们个个枪口上膛对准了我们,只是因为汤恩伯还在我的手中,他们不敢开枪。汤恩伯乘着僵持的机会,打算游说我:“王老弟,你别做傻事,我给你10万大洋,保荐你做军长,你看如何,把我放了,我保证,绝对会忘了这件事情,你不过是给李宗仁当枪使唤,别傻了。”我要是相信他的话,放了他,我们几个当场就要死在此地了,我没有说话,只是继续向外推搡他们挤压卫士。汤恩伯的挣扎越加的激烈了,他也许意识到真的出了这个司令部的大门,他绝对不会活着回到徐州了。

腾超接近一米八的大高个,和高云虎两个人还按不住汤恩伯,别看汤恩伯个子小,也挺能挣扎的,腾超和高云虎根本无暇顾及其他的事情,只有死死抓住汤恩伯的胳膊。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我们终于把汤恩伯和王仲廉推到了门口,几乎就是用我们的胸口顶着汤恩伯卫士的枪口向外推,警卫营长胡瑞明算计好了,只要是我们出了门口,他就下令开枪,不管汤恩伯是死是活,反正不能叫我们把他带走。

百十名荷枪实弹的警卫子弹已经上膛,对面是用汤恩伯和王仲廉作掩护的我们,中间夹着的是关麟征,他该何去何从呢?

汤恩伯依然是那么的杰傲不驯,破口大骂李宗仁和关麟征,关麟征本来也就不满他的消极避战,使得他有无数的抱负不能得以施展,如今汤恩伯又不给他解释的机会,关麟征怒从心头起,恶从胆边生,心里已经和汤恩伯划清了界限。我们还在推搡,胡瑞明的开枪命令已经到了嘴边了,眼看一场恶战不可避免了,空气似乎都紧张的凝固了。

“砰”,随着一声枪响,汤恩伯的脑袋就像西瓜一眼爆开了,飞溅的鲜血和脑浆溅了腾超高云虎和几个警卫一脸一身,全部在场的人都愣住了,这是谁开的枪,腾超,高云虎,胡瑞明都看看自己的枪口,没有发射子弹呀。一个警卫突然喊道:“鬼子。”这时候大家伙才发现在司令部西面的房顶上站立了4个鬼子,其中一个满脸黑泥的鬼子手中的步枪枪口还在冒出一缕青烟。胡瑞明一挥手枪:“为司令报仇,跟我上。”警卫连的各种火器对准了房顶上的日军猛烈射击,而后在胡瑞明的指挥下,绕过我们身边扑了过去,那几个日军边打边撤,到了司令部的围墙边,他们敏捷的攀上了围墙,跳出了司令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