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在胜利仪式上的士兵 中国万岁 第二十二节 深入虎穴

北宋杨六郎 收藏 7 1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size][/URL] 我和王洪先斟酌再三,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应该挑选精干可靠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多,泄露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我们直到天亮才选出了5个人选,腾超,我一回国就跟随我到处作战,绝对是忠肝义胆的好兄弟;特种部队中队长陆立山,他是东北人,对日寇恨之入骨,尤其恨那些保存实力,不肯打鬼子的中国人;警卫员高云虎,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13310/


我和王洪先斟酌再三,觉得这件事情还是应该挑选精干可靠的人,知道这件事情的人越多,泄露的可能性就越大,因此我们直到天亮才选出了5个人选,腾超,我一回国就跟随我到处作战,绝对是忠肝义胆的好兄弟;特种部队中队长陆立山,他是东北人,对日寇恨之入骨,尤其恨那些保存实力,不肯打鬼子的中国人;警卫员高云虎,全家都在南京被日寇杀害;特种兵周绍中尉,多次荣立功勋,但是因为是滇系军官,一直得不到晋升。庄海龙少校,我对他有知遇之恩,他在反间谍和情报工作中有上佳表现,这次他的情报对我此次行动至关重要。曹磊负责带领10辆二号坦克和一个步兵连埋伏在汤恩伯司令部附近,一旦听见枪声大作,或者看见我打出信号弹,就立即包围司令部,营救我们出去。武器方面因为是去见汤恩伯,不可能携带冲锋枪,而特种部队的冲锋手枪就派上了用场,我们每人两把压满了子弹,每人裤裆里面都拴着一枚微型手雷,这个是特种大队专门要求从美国进口的,一枚可以炸死一个人,是外国特务用来暗杀用的,今天也派上了用场。

庄海龙首先乘坐摩托车出发,侦察汤恩伯今天是不是在司令部里,很快,庄海龙已就通过20军团的电话线通知我,今天全天汤恩伯都不会离开司令部。

白崇禧此时也从徐州发来了任命书,任命我为20军团临时司令,由关麟征全权指挥20军团。王洪先留守团部,随时准备调动部队进行增援,他和我握手而别,我乘坐我的个人标志,那辆编号为0001的装甲指挥车风驰电掣的赶往20军团司令部,一路上我们全都没有说话,默默的想着心事,我在车上都告诉了他们此行的目的,给每个人都分配了任务,周绍、陆立山负责使用装甲车上的机枪封锁司令部大院,阻止汤恩伯的警卫营冲进司令部,高云虎和藤超负责捉拿汤恩伯,一旦遇到反抗,可以当场击毙,留下此人只会给我留下祸根,幸好青琳被我留在了贾汪,否则这件事很难瞒住她。

曹磊率领的坦克和步兵连以训练为名在我离开5分钟后也离开了驻地,用最快的速度赶往四户镇,汤恩伯的司令部。

在镇外,我的装甲车遇到了20军团的数道关卡, 由于我有徐州战区司令部的通行证,一路畅行无阻。

“上车,快点。”在四户镇外的一条小路边,我停下了装甲车,早就等待在这里的庄海龙敏捷的跳进了车里,他刚刚上车,我就急迫的问他:“事情办的顺利吗?”庄海龙撇撇嘴:“团长,放心吧,我利用20军团的电报线已经给王仲廉发了电报,命令他准时于10点来军团司令部开会,他保准回来的。”我长出了一口气,坐回到座位上,“汤恩伯,王仲廉,万建藩,这三个人少任何一个都不能动手,记住了没有?”高云虎、藤超负责抓拿汤恩伯,庄海龙负责抓拿王仲廉,我自己动手捉拿万建藩。

沿途20军团部署的哨卡多达10个,进入镇子之后,一路上看见的警戒兵力更多,这个该死的汤恩伯,这么多人不投入作战,都留在了他的身边,52军军长关麟征接到了我以李宗仁的名义发出的电报,也赶到了四户镇,几乎和我同时到达了汤恩伯的司令部,关麟征一见到我,愣住了,他没有想到我也会来到四户镇,他在想我来的目的是什么,我没有给他看任命书,我担心关麟征没有胆量接手20军团,只有等我拿下汤恩伯再说了,85军长王仲廉是汤恩伯的心腹爱将,如果要杀掉汤恩伯,必须连他一起收拾掉,否则他率领85军谁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情,我的装甲团可无法抵抗1个军的进攻。

“辉老弟,你怎么也来了,这是那阵风呀。”关麟征亲热的向我打着招呼,我也很热情的迎了上去,汤恩伯的司令部设在镇东一座大院子里,这是所老宅子了,看样子最少要有20多间屋,我暗暗叫苦,不知道里面有多少兵力,就凭我们6个人只怕是很难冲出来,不过开弓没有回头箭,为了国家民族,我必须豁出自己的性命了。

关麟征只带了2个警卫员,他看见我带了3个人,也没有往别的地方去想,却并不知道我们每个人的腰里都别了2把冲锋手枪,裤裆里吊着一颗微型手雷呀。

走进了汤恩伯的司令部,负责警卫的警卫连长要我们把佩枪都交出来,我和关麟征以及警卫都把佩枪交了出来,两个士兵上来还向搜身,腾超眼睛一瞪,甩手就是一个大嘴巴,把其中一个士兵扇出去半米多远,喊道:“娘的,老子是戴科长的人,你们也敢搜我的身。”警卫连长一听是汤恩伯的结义兄长戴笠的人,急忙过来训斥这两个小兵不懂事,唯唯诺诺的连忙放行。关麟征愣了愣神,悄悄问我:“老弟,你这位兄弟还是戴局长的人?”我一笑:“是呀,我和戴雨农交情颇深,他的人也就是我的人。”关麟征一听更不知道我是什么人了,因为这个戴笠在中央系中名声很坏,此人搞特务出身,弄了个“军统”,到处安插特务,打探各级军官和地方官员的消息,随时报告给委员长,就连我的装甲团也被他安插进来7个人,全被庄海龙和朴正日找出来秘密处死了,我就上报他们阵亡或者逃亡了,戴笠也拿我没有办法。

我看了一下时间,离10点钟还有5分钟,王仲廉此刻也走进了司令部,他和关麟征热情的打着招呼,看到了我这位上校,以前我们没有见过面,因此他用询问的目光看着关麟征,关麟征急忙向他介绍我:“战区长官特使王辉上校。”王仲廉急忙满脸堆笑的上来握手,亲切交谈了几句。汤恩伯和参谋长万建藩正在商议如何搪塞李宗仁的电报,突然接到副官报告,李宗仁派的特使和关军长,王军长都到了,正在会议室等待。

万建藩眼珠子一转,“司令,此刻李宗仁派人前来,是善者不来,来着不善呀。”汤恩伯也考虑了一下,“是呀,我没有叫关麟征和王仲廉来军团司令部,他们为什么擅自离开部队来到我这里,难道也是李宗仁的命令?”万建藩凑到汤恩伯的耳边:“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呀,我看是不是把警卫营部署过来?”汤恩伯犹豫了一下,“难道在我的司令部,他们敢害我?一个警卫连的力量我看就够了。”万建藩也没有再坚持,毕竟这是在汤恩伯的司令部,谁敢放肆,胡作非为?

今天我这只孙猴子偏偏要在铁扇公主的肚子里闹上一闹。没有人可以知道到底是不是能够把天捅破了,有没有人来保我?想到这里我手心直出汗,但是为了国家民族,我不能回头了。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