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简介:

三年的同窗,十年的相识,心底里的牵挂从未曾淡薄。但是,为何却总是不能亲口表达出那三个字?

近在咫尺,可心路却是如此之遥,到底是什么使我们拉开了这样的距离?

同志,我爱你!(一篇有关于同性恋题材的言情小说,一个女子爱上了一个同性恋的男子,于是,故事展开了......结局......际遇由天定!)


一、


夜似海洋,覆盖了整个城市,孤单的街灯映衬着萧瑟的夜,街上寥落的人影似孤魂野鬼般的游移着。


杜鹃坐在窗台上,手中擒着一杯酒在轻轻的摇晃。鲜红似血的液体在杯壁上轻轻沾挂,象一缕牵挂如丝的思绪,最终又顺着杯壁流淌回杯底。杜鹃从身旁的烟盒中抽出一支香烟轻轻点燃,寂寞的烟气泛散出无聊的气息,空洞瞬间填满了所有的空间,而杜鹃的思维却在此刻清晰起来。


已经三年没有他的音讯了,这三年的时间里,杜鹃的脑海中时常会跳出他的名字,她会随着他的名字回想起那七年里的一些琐碎事情,那些细枝末节的片段似乎从未在她的生活中消失过。她不知道自己对他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反正忧愁的时候会想起他,流泪的时候会想起他,高兴的时候也会自然的想起他。她曾经想,自己是不是爱上了他,可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否定了,她与他只能是好朋友的关系。


窗外的夜色愈加浓郁,那些孤魂野鬼的影子消失在另外的世界中。杜鹃在似醉非醉中打开了电脑。一瓶红酒被她喝掉了大半瓶。杜鹃喜欢喝酒,尤其是喜欢自己把自己灌醉。她经常在半醉半醒的时候,对着QQ上的网友胡乱闲侃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语,在热闹的网络上体味着深深的寂寞,这种状态下的她才能真实的放松下来。


刚刚打开QQ,手机就响了起来,杜鹃略感惊奇。她的电话很少在深夜时分响起。杜鹃从沙发上一堆杂乱的衣物下找到了手机,来电显示上是一个远在北方的城市号码,她稍稍迟疑了一下,按下了接听键。


一个沙哑的中性嗓音响了起来,"喂,杜鹃,睡了吗?"


"还没有,你怎么还没睡?"


"突然想你了,打电话问候一下。"


杜鹃微微一笑,"若男姐,谢谢你的关心。"


"嗨,怎么和我这么客气啊!关心你是我应该的嘛。"


"嗯。近来生意好吗?"


"还凑合吧,难关总算是渡过去了,资金周转也不那么紧张了,销售网络也建立起来了,所以我才会有心情给你打电话。对了,过阵子我要去一趟深圳。"


"来深圳干嘛?"杜鹃有点紧张的问。


"去看看你,顺便把那笔欠款追回来,我可能要在你那里住几天,欢迎吗?"


杜鹃低下头,回道:"好,欢迎,只要你不嫌我这儿的条件简陋就好。"


古若男爽朗的笑声在电话中响起来,"哈哈哈,我又不是奔你的条件去的,只要能看到你我就很开心了。说真的,我特别喜欢你,你有一种特别的女人味儿,如果不是现在做了这个生意,我早就到深圳发展去了,让你跟着我干,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绝对不会让你吃苦。"


杜鹃听着古若男的话语没有做声。古若男喜欢她,她知道,而且类似的话语古若男说过已经不止一次了。


古若男听到电话那端突然没有了回音,立刻接着说:"好了,不说了,早点休息,我去之前再给你电话吧。"


杜鹃轻轻回道:"好,晚安,若男姐。"


挂断了电话,杜鹃心里一片茫然,她不知道应该怎样对待古若男,如果电话那头是个男人,也许她还会坦然一些。


古若男是一个善良而又具有正义感的人,她曾在一帮小流氓的手中把杜鹃救了出来,为此,还付出了一点血的代价,于是,她们相识了。


杜鹃很感激古若男,她一直把古若男当做救命恩人,可她无法接受她的感情。虽然杜鹃对同性恋情不表示反对,但她绝不会让自己涉足沦为'拉拉',而且她对同性朋友从来没有产生过超出友情以外的那种东西。


QQ上几个小头像在闪烁不停,杜鹃一一打开查看留言,其中一条留言上两个熟悉的字眼吸引了她的目光,她立刻坐直了身子凑上前去仔细的看。留言上写着:'失踪了好久的简楠突然现身了,他现在沈阳,还问了你的情况,我把你的网号和电话告诉了他,他可能会与你联系,静待其音吧。这么晚还没有上线,不会是又喝醉了吧?保重身体。'留言的是杜鹃的同学智美。


杜鹃从头到尾反复的看了几遍,连标点符号都没落过。看完留言,她紧紧盯着'简楠'这两个字,脑中又映出七年中的一些画面和这三年来她对他的所有想像。


杜鹃在想,如果三年前那个夏天的傍晚,他没有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如果他不曾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诉她,如果她后来没有毅然离开北方去了深圳的话,也许她们至今还会一如继往的保持联系,也许她还会随时知道他在哪里,在做什么。但遗憾的是,他竟然把所有隐私都告诉了她,让她了解了他真实的生活和任何一个正常人都无法接受、无法面对的事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