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者唐展

CrazySavageLu 收藏 1 207
导读:  下午下了一场大雨。 唐展家住在二楼,按说该没事,可是最惨的就是他家。房子是很多年的老平房,只有两层,早成了危房。由于地基不稳,唐展家住的那一头陷下去了近十厘米。房子门口是一道长走廊,下雨的时候,风一吹,雨就全朝走廊上灌。别家屋里安然无恙,唐展家可遭了殃,走廊上的水都流往他家了。本来走廊下面是有一个小排水孔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竟被堵住了,加上雨来得猛,一眨眼,水就漫起来,钻进唐展家屋里。他跟老婆都着了慌,急着排水,乱了一阵,才想着应该疏通排水孔。唐展视力不好,戴着五百度的眼镜,操起火钳就去捅。水已经漫

下午下了一场大雨。

唐展家住在二楼,按说该没事,可是最惨的就是他家。房子是很多年的老平房,只有两层,早成了危房。由于地基不稳,唐展家住的那一头陷下去了近十厘米。房子门口是一道长走廊,下雨的时候,风一吹,雨就全朝走廊上灌。别家屋里安然无恙,唐展家可遭了殃,走廊上的水都流往他家了。本来走廊下面是有一个小排水孔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竟被堵住了,加上雨来得猛,一眨眼,水就漫起来,钻进唐展家屋里。他跟老婆都着了慌,急着排水,乱了一阵,才想着应该疏通排水孔。唐展视力不好,戴着五百度的眼镜,操起火钳就去捅。水已经漫起很高了,好不容易找到排水孔,疏通,唐展往下面望,一股污浊的水哗啦啦地朝下面跑,在空中形成一条抛物线,落地的时候,溅起白色的水泡,水声盖过了雨声。回头看屋里,已经淹得像水牢了。

屋里很多东西都浸湿了,要命的是,唐展的的教学参考书不知怎的竟也掉在地上,变得湿漉漉的了。他拣起来,抖了几下,发现已经湿透。翻开备的课,没用了,那些钢笔字已经扩大散开,模糊了。他无奈地把书扔在书桌上,叹了口气。他的老婆冯玉珍马着脸,弓着腰扫水。

“这房子再不能住人了,早晚要被淹死的!”冯玉珍说。

“将就点吧,”唐展说,“学校很多职工还没公房住呢,租民房,一个月要花两百块。”

冯玉珍依旧弓着腰扫水,不过火气还是很大:“谁像你那么没用,你看从前隔壁的张老师,早就住上学校的新房子了,比工龄人家没你长,比教学成绩人家没你好,可是人家就是会钻,哪像你,木头一根,只晓得工作,学校的什么好处都没有你,让我和女儿跟着你受罪!”罗莆中学近年修了两栋办公楼,名说是办公,实际上大多变成了教职工的住房。

唐展一看老婆又开始抱怨起来了,就说:“张老师虽然工龄没我长,成绩也还没出来,可是人家文凭比我高,又是双职工……”

冯玉珍一下子就直起腰来了,把扫帚扔在地上,一只手撑着腰,另一只手指着唐展的额头:“你个塞炮眼的!原来你嫌老娘没工作?你想想当初你吃我家住我家,我爸当时是校长,照顾你这照顾你那,把你当宝,你是后勤工,不是我爸你站得上讲台吗你?当初是我硬要嫁给你吗?还不是你纠缠过来的!看你可怜,是个老实人,以为跟着你会有好日子,没想到这些年你良心都被狗吞了!”

唐展见老婆来真格的,忙说:“我哪里是那意思?我是说,我的条件比不上人家,所以……”

“说去说来还不就是老娘比不上人家吗?可是老娘一天到晚的苦一天到晚的累,还不就是为这个家?”冯玉珍说着手就蒙着眼睛,大哭起来。

唐展见她那样,也不去管他,拾起扫帚自己扫水。

把屋子整理得差不多,天也就要黑了。晚饭没做,自然也没吃。两人都没胃口,不像女儿还没到县城读中学的时候,就算吵架,也要把饭做好,大人不吃孩子可不能饿着。现在好了,女儿只周末才回来,他们就可以随意些了。唐展忙着备课,他有晚自习辅导;冯玉珍在准备各种小菜——她在校园门口摆了个卖麻辣串的小摊,饭可以不吃,生意不能不做。

两人很久没说话。唐展觉得还是应该吃点东西,哪怕是喝杯水也好,要不等会上课,精力不够。就打开橱柜找,看有没有方便的。冯玉珍见他那样就说:“里屋有饼干,要不嫌弃就自己拿来吃!”唐展最讨厌饼干,不过听冯玉珍说,还是把饼干拿出来,倒了杯开水,一边嚼一边备课。

冯玉珍抬头看了他一眼,说:“听说王副校长马上就要调到县城去,他走了就空一套房子,你去找校长说说,让他把那套房子给我们住。”

唐展说:“他怕不会答应,很多人都想要,我们……跟他生疏得很。”

冯玉珍又来气了,说:“我说你个猪头!你就不会想点办法吗?”

“想什么办法?”

“你们那校长还不是个饮食菩萨?去买点东西孝敬他,就当是交房租!”

“我……做不来,如果人家不接,那多尴尬。”

“你就会教你的书!你死教书教死书教书死!你不去我去!”冯玉珍的声音又大起来了。

唐展不敢接话,他知道自己的确不善交际,这些年,他老老实实工作,别人请客送礼他也知道,就是自己不会请不会送。

六点过五十五分,唐展准时从家里出来。这是多年的习惯。从家里到高中部教学楼,刚好四分半钟。再用半分钟爬楼梯,到教室门,上课铃声就会准时响起。有一段时间,学校的钟慢了一分半,害得他到了教室门口总要等九十秒。为此,他找到校长,要求修改时间。时间改回来了,唐展还受到了校长的表扬,说他做事情一丝不苟,叫大家向他学习。唐展就是这样,为集体的事情找领导,他觉得理所当然而且理直气壮,可是如果是为私事,他就觉得不好意思了,说话吞吐,让人半天也弄不明白他的来意。

很快走进高二(4)班教室,他开始上课。学生大了,大多数还听话,那些不愿学习的,也低着头做自己的事,一般不弄出响声。可今天有点不正常,坐第四排的刘雨老是转过头去跟后面的杨成抢什么,惹得全班同学都朝他们的座位看。

“刘雨,你干什么?”唐展的课讲不下去了,就皱着眉头问。

刘雨趴在课桌上,仰着头说:“唐老师,杨成在看非法书刊。”

唐展皱了皱眉头说:“上课请专心听讲,不要影响课堂纪律。”然后又继续讲课。

可是还没过一分钟,刘雨又转过去动起来。

“刘雨!”唐展再次点他的名。

刘雨赶紧站起来嬉皮笑脸地说:“报告唐老师,杨成在看一本写你的书!”

很多同学都笑起来。唐展有点生气,现在的学生根本不尊重老师,总是拿老师开玩笑,尤其是刘雨,仗着他爸爸是罗莆镇的镇长,根本就没有把任何老师放在眼里。得把他们的书收掉,否则这堂课无法进行下去。

“把书拿出来!”唐展走到杨成旁边说。

杨成磨磨蹭蹭地把书拿出来递给唐展。刘雨转过来,指着书的封面,似笑非笑地说:“唐老师你看,这是一本写你的书,又是非法书刊,应该给他没收掉并且罚款!”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唐展一看书名,觉得脸有些发烧。《杀人者唐斩》!这本书的名字竟然叫《杀人者唐斩》,也难怪学生们觉得好笑了。薄薄的一本书,唐展拿在手里,就像拿着一把刀或者剑。为什么书中人物的名字跟他的名字如此相似呢?他收起书说:“上课就上课,不准看闲书!以后再发生类似的事情,没收的书籍一律撕毁!”看唐展那么严厉,学生们开始振作精神听课了。其实唐展平常不够严厉,相反还有些软弱,缺乏气质,不苟言笑,看上去很古板,所以学生们既不怕他,也不亲近他。

“老师,”刘雨站起来说,“我请假去厕所。”

唐展点点头,继续讲课。刘雨做了个鬼脸,摇摇晃晃出去了。

上第二节课的时候,天已经完全黑了。课上了近十分钟,杨成才慢腾腾进教室。

“干什么去了?”唐展问。

“唐老师,刘雨说是请假去厕所,到现在还没来,刚才我去侦察了,实际上他根本就没去厕所,而是到外面玩去了,听说等会儿还要跟别班的打群架。”

“他在哪里?”

“就在教学楼前面的树林子里。”

“给我把他叫来。”

“我叫了,他不来。”

“那你带我去。”

杨成带着他的数学老师下了楼。教学楼前是一片人工种植的稀疏树林,灯光影影绰绰,唐展的视力不好,只看见前面林阴道边的树下站着个人。

“刘雨,唐老师找你!”杨成老远就喊。

那人一扭身,钻进了树林子。

“刘雨,你在干什么,快出来,去上课!”唐展见他躲了,就朝着树林子喊。可刘雨并不答应,也不出来,只在林子里弄出沙沙的响声。

“刘雨,你出来!”唐展见他不答应,又喊。刘雨还是没应。

杨成说:“我早说过他不想上课,喊也白喊。”

唐展本也打算放弃,刘雨坐在教室里根本就没个学生的样子,没把学习当回事,可是学校有规定,如果上课时学生出现了问题,该班上课教师要负责任。刘雨是在课堂上请假出去的,如果出了什么事故,或者惹了祸,他一定推卸不了责任,所以,他要把刘雨叫回教室,就站在道上等。

杨成说:“唐老师,你一个人等吧,我懒得等了,我还要做作业。”说着转身,咚咚咚就上了楼。

唐展又喊:“刘雨!快出来,进教室,不然我叫学校通知你家长了!”

一点声音也没有。唐展怔在哪里,不知道是要回教室还是继续等下去。

“唐老师。”脑后突然传来说话声,把他吓了一跳。他赶忙转过身,看见刘雨站在他面前,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双手躲在背后,好像藏着什么秘密。

“你把我吓了一跳!快进教室!”唐展说。

“唐老师,我捡到一样东西,可以交给你吗?”刘雨说,手依旧躲在后面。

“捡到了什么,给我看。”

刘雨手一晃,把东西拿了出来。

“啊——蛇?”

没有路灯,林阴道上只有从教室里透过来的隐隐的灯光。那些光线再被婆娑的树影一挡,显得更暗了。在昏暗的灯光下,唐展看见刘雨手里有一条一米左右的蛇。蛇在空中舞动,直向他的脸逼过来。他从小就特怕蛇,现在面前居然出现了一条,吓了一大跳,禁不住往后退了几步。这一退不要紧,恰好身后有一块砖头绊了他的脚,他就向后一仰,倒在地上。摔倒的时候他怕摔着后脑,所以就在身子倾斜的时候本能地一扭身,用手撑着在地上。

“唐老师,你怎么啦?这不是真蛇,是塑料的,不会咬人的。”刘雨说。

“赶快给我扔掉!”唐展费力地说。他已经摔倒在地上,感觉身上到处是紧绷绷的疼。

“你的胆子真小!”刘雨笑了一声说,然后回转身,轻声唱着“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跑上楼去了。

唐展好不容易才爬起来,眼前昏暗,原来眼镜掉了。赶紧蹲下到处乱摸,可是怎么也找不到。他本来想叫刘雨给他找,可是刘雨已经上了楼,又恼怒他,不愿叫他,就一个人在地上乱摸。

好在本班教物理的李老师过来了。“唐老师,你在找什么?”李老师问。

“眼镜掉了。”唐展说。

李老师帮他找起来,发觉有一块镜片不在了。

“坏了一块镜片了,怎么办?”李老师说。

“先给我。”唐展把只有一块镜片的眼镜戴上,挤了挤眼睛,才稍微看见了一点亮光。可是,他觉得右手抬不起来了。

“糟了,手坏掉了。都是刘雨干的!我一定饶不了他。”唐展说。

“到底是怎么回事?”李老师问他。

“刘雨逃课,我来叫他,他就用蛇吓我,结果就变成这样了。”唐展气愤地说。

“刘镇长家这个纨绔子弟,也应该好好教育一下了,总是目中无人,比他爹还嚣张。唐老师,你的手要不要紧?要不去医院瞧瞧?”

“哦——今晚的课是上不了了,你帮我照看一下学生,这手——”唐展泄气地说,“是不行了,得看看,手肘怕是脱臼了。”

唐展在医院呆了一个夜晚一个白天。脱臼处已经接上,敷了些药,医生用绷带给他缠起来,吊在脖子上,医生说,脱臼算是小伤,只要不再伤着,十天半月也就好了,所以,叫他回家养伤。

冯玉珍听说唐展受了伤,赶紧到了医院。一到病房她就把唐展骂了个狗血喷头。冯玉珍说枉你个堂堂高中教师,竟然被一个学生弄成这样,丢脸啊,以后看你还怎么好意思站在讲台上。冯玉珍说你还是***的后勤去吧免得把罗莆中学的脸都丢尽了,你只适合去管管电卖点饭票烧锅炉扫厕所。唐展正装着一肚子的闷气,可是这些气却是不敢朝老婆撒的,所以一句也没说,只皱着眉,让医生给他接脱臼的手肘。一阵撕裂的疼痛之后医生说行了,他这才敢看自己的手,原来手肘已经肿起了老高。冯玉珍见他伤成那样,不再骂他,反过去骂刘雨。冯玉珍说这个短命的挨枪炮的私娃子仗着他老子是镇长就连自己的老师都要欺负迟早要遭报应的。冯玉珍骂着骂着就激动起来,说不能就这样放过他叫他赔医药费赔误工费赔精神损失费!唐展见老婆越吵越大声,就说:“这是医院,你不要吵。事情总会有个结果。”

校长听说唐展出了事,第二天一早就提了一袋子水果到医院来看望。校长说:“唐老师,你安心养伤,你的课程我会叫教务主任给你安排妥当,如果还需要什么帮助你就尽管说,学校会给你想办法的。”

唐展见校长来看他,心里暖呼呼的,就说:“其实也没什么,医生说要不了几天就会好。……只是心里堵得慌。”

校长说:“事情的过程学校正在调查之中,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寻求一个圆满的解决。”

唐展点了点头。冯玉珍见校长来了,就把心里藏了好久的话说了出来:“校长,听说王副校长要调走是吗?”

校长说:“看来这事传得远啊,说是要调,正式通知还没下来呢。”

冯玉珍说:“校长,如果王副校长走了,您看能不能把他那套房子给我们住?您知道我跟唐老师在小平房里住了十多年了,现在房子好多地方都坏了,雨一来就往屋里灌……女儿也大了,回家就只好搭临时地铺……”

校长呵呵一笑说:“这事情我现在不能答应你,好多教职工都在找我说,我得权衡一下,看谁家的困难最大,学校也会制订出一个合理的方案来解决这个问题。”

唐展从医院回家后,心里空空的,像丢掉了什么。想去上课,才发觉自己受伤了不能去,一只手还吊在胸前呢。于是想起教室,想起课程的进度,想起学生,想起刘雨。想起刘雨他心里就特别不好受。他明白刘雨是存心戏弄他,他之所以会受伤,眼镜摔破,都是刘雨的恶作剧造成的。这个学生……他想到这事情肯定已经闹出去了,肯定有家长学生老师和社会上的一些熟人拿这件事当话题,一想到这些,他的脸就发烧。老婆说得对,他算什么老师呢?不行,这件事情得有个说法!

冯玉珍心情倒是不错,她说:“事情估计能成。”

唐展说:“什么事情?”

冯玉珍说:“房子的事啊。听校长那口气,我们还是有希望的。”

唐展说:“校长不是说要制订什么方案来分配吗?如果凭困难程度,我们家固然困难,可是比我们困难的也有。”

冯玉珍说:“你们校长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知道?只要给他点好处,他还不把房子给你?只怕别人先下手就晚了,明天我得去城里准备点东西,再找他说说。”

唐展不置可否,反正又不叫他去操心,老婆干什么就随她去。

唐展就在家里养伤,看书看报看电视,时间过得也不慢。果真第二天老婆没再做生意,天不亮提着包就去了县城。傍晚回来的时候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唐展也没问,他才懒得过问呢,省得老婆又跟他拌嘴。这些年,唐展已经习惯了老婆的琐碎的吵闹,女人心里一烦就找他出气,他有了经验,只要他不答腔,事情一会儿就结束了。只是有时候老婆实在过分,满口的污言秽语,他不得已说几句,却又是把战火拉开。因此,他尽量沉默。

冯玉珍一路顺风。她买了八百多块钱的香烟和酒到校长家拜访,校长不在,校长的老婆在。冯玉珍跟她扯了一会儿话,留下东西就走了。校长老婆不接,冯玉珍说:“我没别的意思呢,唐老师进了医院,校长那么忙,还亲自拿了东西到医院去看望。所以我们只是向他表示一下感激。”校长老婆见她那样说,没再拒绝。

两天后冯玉珍在学校门口遇到校长。他对校长说:“校长,我们家的困难你是清楚的,昨天晚上下雨,我家里又淹了满屋的水。王副校长那间屋就解决给我们家吧,唐老师不会说话,一直想找你说,就是嘴笨,开不了口……”

校长说:“这些情况我知道,你们家的情况我也了解,的确很困难。过几天再说吧,王副校长的东西还没搬完呢,他现在很忙,过两几天再来搬。这样吧,我们尽量在行政上达成统一的意见。如果不出现意外……”

校长笑了笑走了。

房子的事基本定了下来,冯玉珍按耐不住喜悦,那天晚上早早就收了摊,回家给唐展报喜。她一回家就朝唐展说:“不是我,你一辈子就只有住破房子的命!”

唐展有点惊讶,说:“校长答应给我们房子了?”

冯玉珍说:“那种饮食菩萨,只要给了他好处,还怕他不给!”

唐展也很高兴,毕竟就要告别二十多平方的小屋,住上七八十个平方的大房子了。两人的话今天也多了一些,商量着买床、买冰箱、换大电视机。买什么唐展没意见,买什么样的唐展也没意见,家里本来就没啥钱——女儿在外地读书,花费高,还有一点钱也要替她准备——唐展也不保管钱,平常也不怎么上街买东西,所以大多是老婆在说他应。

唐展的伤好得差不多了,他请的十天假也到了期。和代课的老师交流了一下课程,就开始备课了。其实他早备好了课,这几天闲得无聊,整本课本他都又细致地过了一遍。他早就想进教室上课了,不上课,他就会闷得慌。他想这辈子还真就是教书的命了。

从医院出来的第三天他就重新配了一块镜片。明明是配好了的,可是不知道到为什么,他戴上之后总觉得不自然。还是从前那片好,他想。站在高二(4)班教室的讲台上,他发现学生们都用新奇的眼神看着他。许是十天不见,有些生疏了吧。或者,是因为他受伤的事。那么,学生们在想些什么呢?看不起他?悄悄地笑话他?再或者,把他看成一个孔乙己般的任人戏耍的另类?他越想心里越不是滋味,甚至不敢正视学生。

唐展站在讲台上讲课。课已经准备得很充分了,可是讲起来很别扭,甚至有好几处思维混乱,连成绩最好的学生也没听懂,举手提了好几次问。他本来是要专心讲课,忘掉一切不快的,可是思维就是集中不起来。下面的学生黑压压的一大片,谁是谁他竟也不知道了。并非是真的不知道,而是没有看。他害怕看。在他的眼睛里模糊着刘雨的影子,就是这个学生使他在大家面前抬不起头的,他真想狠狠的给刘雨几个耳光,可是他又有点害怕。他竟然对这样一个学生产生了畏惧感。为什么会这样?他不知道。从前,刘雨坐在座位上总是不老实,摇头晃脑的,一节课总要提醒他好几次,以至于上课的时候,他的目光总是盯着刘雨的坐位。可是今天有点怪,他甚至害怕看那个座位,他的目光远远地避开了刘雨的座位。尽管如此,刘雨那张似笑非笑的脸仍然在他眼前晃动,无法逃避。

要下课的时候,唐展终于还是朝刘雨的座位看了一眼。那节课,刘雨没在。

唐展坐在教师休息室里大汗淋漓,他竟然出汗了,这是从前没有过的事情。才上完一节呢,怎么会出汗呢?是不是身体不适?一位老师见他燥热的样子,关切地问他:“唐老师,是不是身体还没有完全康复?如果没有就再请几天假呗,可不能累着!”唐展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是感觉有点热。”

高二(4)班的下一节课还是他的。这一回进教室,情绪似乎好了许多。站在教室门口定了五秒钟,他揉了揉脸,拉拉衣领,鼓励自己似的大步迈上了讲台。他站在讲台上,尽量面带微笑,扫视了全班同学一眼,然后开始板书,开始讲课。在讲课的时候我迅速把目光投向刘雨的座位。他知道那是一个空座位,刘雨没在。或许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刘雨已经不愿意在罗莆中学读下去了,转到了别的学校。这样也好,免得大家彼此看着尴尬。

可是他看见了刘雨。他的目光迅速地躲了起来,全神贯注地讲课。可是他已经不能全神贯注了,因为他看见了刘雨。哪怕只是十分之一秒的时间,可是他已经看清楚那就是刘雨,他甚至已经看清楚刘雨的姿势和表情。刘雨侧身坐在那里,手里飞快地玩转着圆珠笔,脸上带着似笑非笑的表情。对了,从前唐展总搞不清那种表情里包含的内容,现在他明白了,是轻蔑。

唐展背过身写板书,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其实那时候并不需要板书,可是他突然没有要说的了,好像非要用粉笔才能把心里想说的表达出来。他写得很慢,似乎每写一个字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不多的几个字,他写了很久,写了又擦,只为了拖延时间。那几个字总还是写完了,他无奈地转过身,面对学生。他的目光再也不敢投向刘雨的座位,可是他还是很分明地感觉到刘雨的存在。那个地方像是有一团刺眼的火,虽然他没有去看,而眼睛还是莫名其妙就受了伤。

唐展突然放下手里的粉笔和书,转身走出教室。他的非常举动惹得学生们窃窃私语。

唐展径直走进校长办公室,把正在专心看报纸的校长吓了一跳。

“校长,我的事情你们解决了吗?”唐展说。

校长还没回过神来,说:“什么事?”

唐展说:“就是……刘雨使我的手受伤的事。你不是说学校在解决吗?结果出来没有?”

校长呵呵一笑说:“唐老师你别急,我们一定会寻求妥善的解决,你先把课上下去。”

唐展局促地说:“可是我无法把高二(4)班的课上下去!”

“为什么?”

“不为什么,只要一看见刘雨我就上不下课。”

“唐老师你别想得太多,就当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可是事情已经发生了。”

“那怎么办?现在离期末只有一个月时间了,学校不可能再调换老师。”

“可是我的确上不下去了,一进那班的教室我就觉得心里堵得慌。”

“这……没那么严重吧?我们也没有办法。”

唐展怔了一会儿说:“我希望学校对这个学生进行处理。”

校长仰起头说:“你希望怎么处理?”

唐展想了想说:“一,给予纪律处分。二,赔偿我的医药费。三,给我道歉。四,摔坏了我的眼镜也要赔。”

校长的脸上略含了一些笑意。他说:“唐老师,你提出这些要求完全合理,等会我把刘雨找来,先让他给你道歉。”

刘雨到了校长办公室,校长叫他坐下。他手插在裤兜里,摇晃着肩膀,不坐。校长说:“你用蛇吓唐老师,害得他的手受了伤。你这种行为是不尊重老师。现在当着唐老师的面,你给他道歉。”

刘雨扭着头说:“我没用蛇吓他,那只是一条假蛇,塑料做的,我也是在地上捡到的。”

校长见他态度不端正,就严厉地说:“问题是你的行为已经对唐老师构成了伤害!”

刘雨斜望着天花板说:“我没吓他!是他自己摔倒在地上的关我什么事?”

唐展见他那无赖样,非常生气,就说:“你明明就是故意的!你一直没把老师放在眼里!在你眼里我根本就不是你的老师!”

刘雨的眼睛依旧望着天花板,说:“我没把你当成老师只能证明你的失败。这也要怪我吗?”

唐展气得喘起了粗气,想争辩,却又说不出话来。

“校长!”他憋了好一会儿,满脸通红,“如果学校不处分他,这世界就没公理了!我要求他家长给我道歉!”

校长也生气了,从椅子上站起来,用指头指着刘雨:“你也太不争气了,说话那么没礼貌!赶快给唐老师认错!”

刘雨放下眼睛,斜斜地看着唐展:“叫我爸给你道歉,你配吗?”然后一扭身,摇晃着肩膀,迈出了校长办公室。

“刘雨你回来!”校长厉声喊,可是刘雨已经消失在了楼梯口。

“简直……岂有此理!校长,我要求你们开除他!简直是无法无天了!”

校长也很生气,他坐下来,点上一根烟,舒了一口气说:“这个刘雨,被他妈惯坏了。在家里,连刘镇长也不敢多说他,一说就要离家出走。这样吧,学校去协调他的家长。”

回到家里唐展依旧不舒服,总觉得心里有什么东西堵着,难受。看看家里的陈设,突然间觉得很陌生。这是我的家吗?他问自己,然后仔细分辨,分明就是。邮递员送来了新的杂志,翻开,纸张的色彩怪怪的,上面那些字也怪怪的,再没心情看下去。突然想做一件事情,就站起来在屋子里找。找什么呢?他努力地想,却又想不起来了。思索良久,看见书桌上的一只笔,才想起自己是要写点什么。从前,唐展心情郁闷或者高兴的时候,总喜欢把心事记在笔记本上。直到后来结婚了,老婆总是翻看他的从前,他才不得已停下来,并且把从前的都烧掉了。

唐展握着笔,不知道要写什么好。怔在桌前,往事水一样流淌。当年没考上大学,被招到罗莆中学当勤杂工。当勤杂工什么事情都干,在食堂做饭、打扫办公室、打铃、管电……他任劳任怨。罗莆中学学生扩招,教师紧缺。那时是冯玉珍的爸爸当校长,他说唐展读过高中,看能不能勉强教初中。唐展其实也没底,不过校长那么信任他,就提起了书本。他一心钻研教学,三年下来,所任班级竟考了全校第一。他后来又通过自学考试,获得了专科文凭。也就是在他的教学成绩丰收的第三年,他跟在供销社的工作的校长的女儿冯玉珍结婚了。其实是校长看上他的,他老实,有进取心;他也看得上冯玉珍,因为她是校长的女儿,虽然有时候凶巴巴的,不过他想女人凶一点也好,免得受人欺负。冯玉珍呢,也没意见。唐展人长得不错,白白净净,斯文,有正式的职业——这似乎就是那些年女性择偶的一般标准。更重要的是,虽然她觉得唐展条件一般,可自己也只是平平常常,所以,他们结婚了。再三年,唐展的教学又是一个第一。大家对他刮目相看了。恰好高中班扩招,冯校长毫不犹豫就让他接了高中的课程,然后自己就退休了。凭着刻苦耐劳的精神和拼劲,唐展硬是把高中的课程拿下了,而且成绩还不错。其实他知道并不是自己有多了不起,而是因为罗莆只是一个镇完中,好的教师都往县里市里走了,蜀中无大将,廖化就做了先锋。不过,因为他没有本科文凭,普通话也不过关,因此,虽然教学上成绩不错,但始终没有得到教师资格证,在学校的各种待遇就比不上别人,连一些学生也瞧不起他。

唐展不爱说话,可并非不会思想,有时候他也心理不平衡,只不过不说出来罢了。他知道很多地方的确比不过别人,所以只好沉默。而冯玉珍呢,自从供销社垮台后,就一直呆在家里,顺便在学校里摆个小摊。她们单位的很多职工都外出打工去了,因为女儿读书需要她照顾,所以她没走。后来孩子到城里读书去了,她也想走,可很多出去的却回来了,没挣到钱,她也就打消了打工的念头,专心经营自己的麻辣串小摊。别看摊小,一个月也能挣几百千把,并不比唐展的工资少多少。钱多钱少无所谓,她是越来越看不惯唐展懦弱,逆来顺受,在同事面前在学生面前挺不起腰,不像个男人。她好胜心强,什么都想攥在自己手里,什么都想占上风,一张嘴更是不饶人,周围的人大多惧她三分。唐展当然也怕她,所以很多时候索性就装聋作哑。

唐展握着笔,怔在那里,思绪万千,就是写不下一个字。罢了,很久没写了,手都生了,写了也没意思。

夜拉扯起黑帘子把天挡了起来,只留东一点西一点的星光。九点半,学生下晚自习了。唐展走出屋子,趴在栏杆上,看见三五成群的学生从远处的水泥路上走过去。通常,冯玉珍都要再过一个小时才会回来,她的小摊摆在学校大门口旁边,进出的学生有的会在她小摊上随便吃点,而这一个小时就是她赚钱的黄金时间。唐展见时间还早,就回屋里把教学参考书找出来开始备课。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拿起课本,他眼里就浮现出刘雨似笑非笑的表情。这是怎么回事呢?他想。

唐展深呼吸了几下,开始备课。这时冯玉珍一路嚷着骂着从楼下上来了。她进屋,见唐展神色恍惚地望着她,满肚子的气正没处撒,终于找到了对象。她指着唐展的额头骂:“你个没出息的!你窝囊你龌龊也就算了,害得老娘在外面也受欺负!你妈的活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撞墙死了算了!”说着就往唐展身上碰。唐展感到莫名其妙不知所措,赶紧往后退,直退到屋里的沙发上才停住。

冯玉珍坐在小摊前做生意的时候,看见刘雨甩着书包一摇一晃地过来了。刘雨把书包朝后面一甩,就打在杨成身上。杨成说你妈的打老子干什么,就冲上前要打刘雨。刘雨往前跑,一脚就把冯玉珍放蔬菜的小桌子给绊倒了。刘雨绊倒了冯玉珍的桌子像什么事情也没发生一样,低下头拍了几下裤腿扬长而去。冯玉珍气极了,跑过去拉着刘雨索赔。刘雨一只眼睛半睁半闭蔑视着冯玉珍,他说,“不就是桌子倒了吗,你自己扶起来就是。”冯玉珍拉着刘雨的衣服,刘雨使力一犟,衣服就被撕开了一个口子。刘雨随手一掀就把冯玉珍掀倒在地上,他说你这个臭婆娘撕老子的衣服干什么。正是放学高峰,人多,灯光不好,很多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一下子就围过来。刘雨见人多,又见冯玉珍倒在地上之后挣扎着起来要朝他身上泼,就提着书包钻出围观的人群,一溜烟跑了。冯玉珍愤怒极了,可是看刘雨远去追不上了,她只好一个人在那里一边哭一边咒骂。桌子倒了,菜弄脏了,加上心里憋着起气,冯玉珍再没心思做生意,把摊收了就回了家。

冯玉珍把唐展泼够了,见唐展不说话,就一个人流泪生闷气。唐展心里也窝火,可是只有窝在心里,就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心里乱糟糟的。

电话响了,两口子你看我我看你,都没要接的意思。磨蹭了一下,唐展只好伸手去提起来话筒来,却是女儿打来的。女儿一听到唐展的声音就哭起来,她说再也不在城里读了要回罗莆中学读。唐展问为什么要回来她也不回答,只一边哭一边说要回来。唐展恶狠狠地说你妈的有福不会享敢给老子回来老子就打断你的腿!说完这句话唐展就后悔了,女儿长这么大,他这还是第一次对她说重话,她一定会很伤心。唐展就准备把语气缓和下来放温柔一些想了解一下原因,可是电话里想起了急促的嘟嘟声,原来女儿已经把电话挂掉了。唐展拿着电话,呆了几秒种才放回原处。

电话刚放下又响起来。唐展想是不是女儿还想说些什么,没想却是校长打来的。校长说唐老师如果你现在有空就来办公室一下,有个事情要跟你商量。唐展想会是什么事呢,有点忐忑不安地去了校长的办公室。

校长见唐展进来,赶紧站起来,满脸堆笑,叫唐展坐下,给唐展递烟,点上,再倒一杯冷开水。唐展有点受宠若惊,局促地坐着,浑身不是滋味。校长忙完,就坐在唐展对面,说:“唐老师,我首先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唐展疑惑地望着校长。校长说:“王副校长的调令正式来了,马上就走。他空出的房子,学校决定用来解决你的困难。再过三五天你就可以搬过去了,到时候我会给你房子的钥匙。”

唐展想这真是一个好消息,就说:“感谢学校,今后我一定努力工作。”

校长说:“当然这件事情并不是一帆风顺,你知道我们学校还有很多教职工的困难比你的大,如果是综合考评,也还有比你强的,所以行政上也有不同意见,我考虑到你的实际困难,就力排众议,把房子给了你。”

唐展有一些感动,不过他马上想到老婆送的礼。

这时候校长侧下身去,提起一个手提袋。

“唐老师,”他满脸真诚,“这是你们家玉珍拿过来的,当时我不在,所以就放在我们家了。她说是回谢,可是我一看有这么多贵重的东西,就明白其中的道理了。我理解你们,可是我是那样的人吗?如果我收职工的东西,那我就变成什么样的人了?你们家的事情我一直放在心上呢,因为学校本身有困难,所以落到今天才解决。现在我明确表态:住房我解决给你们家,可是这些东西你必须拿回去。”

唐展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摆着手说:“不行不行!这……怎么行……”

校长把东西推了过去,说:“怎么不行?这本来就是你们的东西。”

唐展有点蹙,说:“可是……可是已经送了你了,怎么能够又拿回去呢?”

校长站起来,身体向前倾,一只手扶着手提袋,一只手费力地拍着唐展的肩膀,说:“唐老师,拿回去,你就成全我做一个好人吧。”

“这个……不行……这个……跟我无关……”

校长重新坐下,又给唐展递了跟烟,说:“你别推辞了。还有一件事,今天我们联系了刘雨同学的家长,我也把事情给他说了。刘镇长因为事情太忙——一个副县长来了罗莆,他要接待,所以不能来。不过他对刘雨同学的做法很气愤,他表示一定会严加管教。并请我向你转达他的歉意。”

提起这件事情,唐展的心马上就沉下去了。“不行,”他说,“问题是刘雨本人并没有歉意,他的表现你也看见了,像一个学生吗?”

“这个嘛,我们是老师,该原谅的地方要原谅,该大度的地方要大度。为人师表嘛。”

“我知道。问题是,他对我的蔑视使我不能正常把课上下去。而且,他的行为恶劣,所以,我强烈要求学校处理他,最好开除!”

“唐老师,你平静一点,冷静看待这件事。是很严重,但是还没严重到不可收拾的地步。而且现在跟从前不一样,学校不能随便开除学生。”

“可是他的行为……”

“这个……我就明说吧。刘雨是不像话,但是他的爸爸是镇长,我们学校还受他管……你就帮我们学校体谅一下……还有就是,事情当初发生的时候,并没有别的人看见,我们把它说宽了也不是很体面的事,所以……”

“镇长的儿子我们就应该姑息吗?——没人看见?杨成和教物理的李老师都看见了……”

“我已经问过了,他们都说事情发生时并不在场。所以我说,唐老师,事情不好办,最好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站在老师的角度看这个问题,其实也不光彩,所以……”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