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不见你的时候,我爱你



琼大学毕业,回到了他的身边.他拉着琼的手,深情地望着琼的脸庞.动了动嘴唇,但没有说出一句话.橘黄的灯光从上边洒下来,琼把头紧紧埋在了他的怀里.


他叫宁,是琼在大学时认识的老乡.琼说,一个女人一生最重要的幸福就是能够找到一个永远都对自己好的男人.所以她选择了宁,尽管他不是一个十分帅气的人.当然,宁的痴情守候和千依百顺让琼证明了自己的选择是对的.


那天,他和琼手牵手地出现在城市闹区的一家冷饮店,要了一杯温牛奶和柠檬汁.琼说,你一点都没变,永远都喜欢喝牛奶,当然,也没有忘记我的柠檬汁.宁笑了笑,说怎么会呢.这时,冷饮店里放着一首多年前的老歌曲,旋律舒缓而又忧伤.琼说,还记得你第一次请我吗,在一家酒吧里,听的也是这首歌.哦,是的,还是这首.宁说,那时候,我真的不敢相信你会赴约,像你这种漂亮的女生,大多是眼高于顶,目空一切的,想不到,那纸酸溜溜的文字,竟然请动了我们的校园公主,真的很荣幸.你啊----,琼一声长叹,意味深长地看了宁一眼,便低下了眼眸,不再说话.琼垂着头,看着桌上的柠檬汁,一股淡淡的思绪便自某个不为人知的地方飘了过来......



那时候的琼是一个刚进大学的乡村女孩,清秀的脸庞上挂着迷人的微笑.琼说,多年的努力终于有了结果,从大山里出来,真的有一种小鸟变凤凰的感觉.然而,在陌生的城市,琼是孤独的.琼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学习上,日子倒也过得充实,但这终究不是长久之计,新的环境,应该有新的生活方式.每逢周末,有钱的女生都出去玩去了,甚至没有钱的女生也打肿脸充胖子地跟了出去.琼不想这样,她是一个有独立个性的女孩,她认为人应该活得真实,生活就会很精彩.说到底,琼不想做一个浅薄的女生.琼在学习之外,又把大把大把的时间花在了阅读上,琼读得最多的是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近而喜欢上了写作.确切地说,琼就是因为写作才爱上宁的.



明亮的秋天,凉爽的空气,惬意的心情.高原上的城市,孤独而又美丽;城市西北,一座落满了黄叶的校园,宁静而又清新.青青的草地上,宁和几个文学社的骨干成员坐在一起,精心挑选着新一期<<枫叶>>报的稿子.突然,一篇署名琼的<<玫瑰时代谁为青春买单>>的小说稿件跃入了大家的眼帘,小说写的是一女生肆意挥霍青春而迷惘在情感路上的故事,语言清丽脱俗,情节颇为凄美.宁说,我打赌,这篇文章的作者肯定是个才女!文学社的其他成员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社长.输了咋办?""我请客!"宁说得率真而又放纵.事实上,宁也很想见见这篇小说的主人.当然,宁没有输,不过客还是请了.那是一个秋风送爽的傍晚,宁把一张纸条送到了琼的手上,便转身飞也似的跑了.当琼出现在那晚的饭局上的时候,文学社的其他成员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看着脸庞涨得红红的宁,一个个都欢呼起来,他们都惊奇于琼不但是个才女,更是一个十足的美女.在他们的印象中,大凡写作的女孩都是丑陋的."没输也请客,我就知道你心里有鬼!"一个社员打趣地对宁说.宁淡淡地一笑,说欢迎美女作家加入我们的文学社,干杯!那一刻,琼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后来,琼在一本文艺书上读到作家是多情的,深刻的,她才发现,宁其实是一个傻傻的男孩.都说傻人有傻福,宁真的把琼的手牵了起来,在众人的目光中穿过校园里布满浓荫的长廊.琼的脸红红的,有些羞怯,有些激动,眼眶里顿时便闪现着幸福的泪光.



大学生活就像冬天的阳光一样,暖烘烘地一下子就过去了.早一年出来的宁在一家小报当记者,工作清闲得直叫心里发慌,属于那种在现实生活中带着些许迷茫的状况.宁也曾经想过换换工作,或许能找到更好的方式释放激情,但宁还是在那里呆了下来.宁说,我呆下来的原因很简单,就是想在这个不尽人意的地方找到一个真正的自己.其实宁很想对琼说,我要在这里为你撑起一片蓝天.宁没有说,是因为他发现完全没有说的必要.宁不是那种事先张扬的人,他认为真正的爱情不是画一个饼就可以套住了的.只是从此宁处心积虑,步步为营,半年过后,宁成Z城小有名气的自由撰稿人.



琼说,你按你的意思活着,活出了真实的自我;你首先是你的,然后才是我的,我----爱你!我爱你.这是三年来琼想说但一直都没有说的话,此时此刻,她居然说出口了.宁望着漂亮的脸上挂着红晕的琼,端起桌上盛满牛奶的玻璃杯,吸了一口,甜甜的味道,在他的嘴角露了出来.


是啊,"我爱你,看不见你的时候/我最想说这话/看见了你,我又不敢说/我怕我说了这话就死去/我不怕死,只怕我死了/没有人比我更爱你."诗人樊忠慰也许没有想到,他这首诗里的"我"成了别人,让一个少女泪流满面,因为当初宁就是用这些诗句表露自己的心意.


<<我爱你>>,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