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海湖上

CrazySavageLu 收藏 0 12
导读: 今年初夏,因公到西宁出差,终于来到了神秘的青藏高原。和许多向往青海的朋友一样,最渴望去的地方,就是青海湖。 公务终于在星期五办完了。当地的朋友非常热情,周六带我去参观了塔尔寺,周日又开车送我去青海湖。 青海湖距离西宁大约有一百五十公里,公路两旁不是苍凉的群山,就是淡绿的草原。开始看得饶有兴致,时间长了感觉有些乏味。恰在此时,朋友突然激动起来,指着一座山给我看,据说文成公主路过这里时思乡情切,拿出父皇送的日月宝镜一照,居然在镜中看到长安!因此才把这座山改


今年初夏,因公到西宁出差,终于来到了神秘的青藏高原。和许多向往青海的朋友一样,最渴望去的地方,就是青海湖。


公务终于在星期五办完了。当地的朋友非常热情,周六带我去参观了塔尔寺,周日又开车送我去青海湖。


青海湖距离西宁大约有一百五十公里,公路两旁不是苍凉的群山,就是淡绿的草原。开始看得饶有兴致,时间长了感觉有些乏味。恰在此时,朋友突然激动起来,指着一座山给我看,据说文成公主路过这里时思乡情切,拿出父皇送的日月宝镜一照,居然在镜中看到长安!因此才把这座山改名为日月山。一路说说笑笑,两个多小时很快就过去了,突然天际出现一大片高出地表的蔚蓝色,无边无际、连接天地。我不觉忆起第一次看见大海,被那一望无涯的蔚蓝色深深震撼。但青海湖给人的感觉又不完全类似于大海,视觉上它明显高于地平线,向着天边缓缓爬升。


我在沿海住过好几年,那时喜欢到海边听涛,听着听着心灵就宁静下来。车一停稳,我赶紧跑到湖边,想听听青海湖的涛声是否和大海一样?岸边看去湖水碧绿碧绿的,不像远看时是湛蓝色的。朋友介绍说,颜色的变幻正是青海湖的奇妙之处,所以蒙古语名翻译过来叫“青色的海”,而藏语名“措温波”却是“蓝色的海”。如果天晴,那么湖水看起来就是湛蓝的,天阴或者多云看上去就是碧绿的。天刚刚下过雨,却尚未晴定,云层还是不够通透。我默默祈祷,期望阳光赶快灿烂,让我在一日之内看到两种颜色的湖水。然而这个愿望奢侈得近乎贪婪,一直到返程,也没有得到老天的支持。


我静静听着涛声,气势上还是比海涛略逊一筹。湖边有石碑介绍这是一个微咸湖,我掬了一捧湖水尝了尝,果然没有海水咸,涩怪之味也轻得多,旁边的人一片哗然,笑我饮鸠止渴。


正好来了个旅行团,可以凑够开船的人数,我们买了票,坐上游船驶进湖中。风浪很大,三十个座位的大游船颠簸不已,一层层的碧浪不停奔涌上来,不断被游船劈开,溅到空中变成无数朵白色的浪花。


我拿出望远镜四处观望,前方只有一片茫茫水域,看不见岸;后面出发的码头倒是看得很清楚,我一直往上看,试图搜寻举办“环青海湖自行车赛”的公路,这时一个“叩长头”的藏民闯入镜头,我吃了一惊,然后就只剩下感动!以前在香格里拉的松赞林寺和西宁的塔尔寺也看过“叩长头”的,电影电视上看的就更多了,但都没有这次这么震撼。这位藏民不知是去布达拉宫还是去塔尔寺的路上,就这样一步一叩首,每次都要五体投地,一直到达上百乃至上千公里的圣地。这样艰难的旅程,不知要有何等的毅力才能完成?这样的毅力又是来源于何等虔诚的信仰!


信仰,这个几乎被遗忘的词汇,此刻重新主宰了我的思维。在日渐现实的人生道路上,在逐步成熟的成长过程中,年少时的理想被定性为大而不当,早已被我们遗弃。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在人如潮、车如海的城市里,我们被一种叫“名”的胡萝卜引诱,被一根叫“利”的鞭子驱赶,早已遗失了信仰。


遗失了信仰,遗弃了理想,我们忙忙碌碌,随波逐流,却找不到人生的意义。难怪我们灵魂无所归依,精神难有寄托,心灵难以宁静,个人和社会都显得那么浮躁。


常常在灯红酒绿、热闹非凡的场合感到寂寞,那才是最深的寂寞,噬骨的寂寞。常常在万籁俱寂、别无干扰的时候心灵浮躁,那才是最大的浮躁,钻心的浮躁。


在青海湖上,我告诉自己,一直以来想做的那些事儿,回家后就要开始做了,不管有无世俗的价值,不管有无名利的回报。


在青海湖上,我欣赏了如画的风景,也得到了心灵的宁静。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