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生咨询 孩子为何不愿做主角

变色的玫瑰 收藏 29 104
导读:高考结束了,志愿填报成了摆在孩子和家长面前的一道难题。各种各样的招生咨询会也正开得火热。《长江商报》6月11日报道,自6月9日起,湖北省招办就设置了招生咨询接待点,为准备填报志愿的考生及家长提供现场咨询服务。然而,在接待现场,记者却看到了令人讶异的一幕:在家长扯着嗓子向专家咨询时,一旁的孩子大多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有的插着耳机悠闲地听音乐,有的站在窗前向外张望。”就是这样的孩子,在现场也不多见,多数家长都是独自前来,孩子们“或在家睡觉或出去玩了。”   在人生的重大选择面前,孩子们为何觉

高考结束了,志愿填报成了摆在孩子和家长面前的一道难题。各种各样的招生咨询会也正开得火热。《长江商报》6月11日报道,自6月9日起,湖北省招办就设置了招生咨询接待点,为准备填报志愿的考生及家长提供现场咨询服务。然而,在接待现场,记者却看到了令人讶异的一幕:在家长扯着嗓子向专家咨询时,一旁的孩子大多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有的插着耳机悠闲地听音乐,有的站在窗前向外张望。”就是这样的孩子,在现场也不多见,多数家长都是独自前来,孩子们“或在家睡觉或出去玩了。”



在人生的重大选择面前,孩子们为何觉得事不关己?许多人可能会斥责我们的孩子主人翁意识淡漠,但是站在孩子们的立场上,答案却会截然不同。


众所周知,在父母的教育和灌输下,打从幼儿园起,我们的孩子就知道,“学习才是中心任务”。在这一中心原则下,父母和孩子“分工明确”:凡是与学习挂钩的事情,孩子们就得加倍努力;凡是与学习无关的事情,父母就得全权打理。于是,孩子们的生活从小就被包养起来了,上学放学有人接送,报到注册有人代劳,吃饭穿衣有人操心——孩子们唯一需要做的,就是听从父母的安排调度,在每个学期结束时交上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这种秩序井然的分工经过小学、中学十几年的强化,不但溶入了父母的血液,也溶入了孩子们的血液。在这种惯性思维下,孩子们早已养成了惰性,在他们眼里,“负责高考是自己的事情,考完之后就是家长的事情”。事不关己,便高高挂起。更何况,十几年来的重压,在这一刻也需要释放,睡觉逛街,逍遥快活何不痛快?至于选学校填志愿,那就交给一向喜欢包办的家长们好了。


此是一种,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我们的孩子们在十几年的“教化”中早已明白,当遇到自己的“终生大事”时,父母就会格外慎重。这种慎重的另一层意思就是:“你们太小,许多东西不懂,所以还是需要我们代做选择。”


于是,在这种伟大的父爱母爱中,孩子们的话语权就悄无声息地被剥夺了。即便有个别有个性的孩子以“不符合自己兴趣爱好,实力特长”为由向父母们的权威发起挑战,最后也多是“铩羽而归”,因为,在孩子面前,父母终究是强势的一方,一句“你还太小”就足以让一个孩子从此沉默。


于是,在十几年的“抗争”抑或根本就没有的“抗争”中,孩子们总结出了一条:还是乖乖听话的好,父母或许总是对的,在选择学校填报志愿这种大事上,自己意见总是无足轻重的——既然说了也等于白说,那还不如不说,不闻不问还落个痛快呢。


再退一步,在这样的重大选择面前,即便我们的父母发扬民主,鼓励孩子独立自主,孩子们还不一定能真担当得了如此重任。因为父母扮演了十几年的“保姆”角色,做了孩子十几年的“学习拐棍”,这一下子忽然松开了,就如同一个单腿受伤的人要突然丢了双拐自己走路,如何能行?


如此一想,孩子们的沉默就有道理了,只是,这种沉默的最终受害者是谁呢?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