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子原创][似水年华]轨迹!

狙击台独123 收藏 19 211
导读:还是在我6岁那会,父母觉得我在家读书没人看管,就狠心地把我送到千里之外的S市读书。 就这一去,便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父母愿指望我好好读书,光祖耀宗的,他们没想到,4年后,我变地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了。 我舅舅是在S市的一个乡下,那里有个煤矿,我直到离开那,都不知道那煤矿有多大,有多深,只知道是小鬼子当年整的。 开学第一天,大清早,舅妈给了我一花书包,我舅妈是煤矿里的一裁缝,她把做衣服留下来的一些碎布,大小不一,细心地给我做了化书包,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书包里的东东就简单了,2本书,一个文具盒里有一

还是在我6岁那会,父母觉得我在家读书没人看管,就狠心地把我送到千里之外的S市读书。

就这一去,便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

父母愿指望我好好读书,光祖耀宗的,他们没想到,4年后,我变地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了。

我舅舅是在S市的一个乡下,那里有个煤矿,我直到离开那,都不知道那煤矿有多大,有多深,只知道是小鬼子当年整的。

开学第一天,大清早,舅妈给了我一花书包,我舅妈是煤矿里的一裁缝,她把做衣服留下来的一些碎布,大小不一,细心地给我做了化书包,五颜六色的,好看极了,书包里的东东就简单了,2本书,一个文具盒里有一支带橡皮的铅笔,就没了。这就是我读小学一年级的全部家当了,甚至连一本练习簿都没。看看现在孩子——小学一年级孩子的书包,我是既眼红又庆幸。

第一回去上学,是我舅妈送我到学校的,那小学在山坡,有多大,我都没印象了,舅妈在门口告诉我,放学后原路返回,别忘记把书包带回家。

第一天放学,我就被一老头跟踪。

就是这老头,打破了我父母的望子成龙的梦想,也改变了我的人生轨迹的路程和位移。

在那天,我回家时,远远地就有一老头跟着我,也不说话,一会到我前面看我,一会一到我后面看我,他还老是盯着我的2条营养不良的细腿看,更让我不懂的是,他还对我走过的脚印用手量了又量,生来乍到,天生胆小的我,真的吓坏了,我几乎是跑着回家的。谁知,那老头,见我跑,他也跑,还不停的叫我别跑,我能做的就是跑得更加的玩命,从小就被村里的长辈叫“小兔子”的我,却怎么也甩不掉那破老头。用现在的苏州话,那真的叫——“碰到赤佬了”。

回到舅舅家,我已经浑身湿光,只有出的气了,眼泪随着一声“哇”就涌了出来,心里却更加的“恨”自己的父母了,只是这“恨”在我心里也就留了一天而已。

后来,我才知道,他老头并没到我家(我舅舅家),就在我第下午死活都不去读书时,他已经早早地到了我的学校了。

那天,舅妈就在校门口等我回家,一直到傍晚,这为她在我心中的位置几乎和我母亲一样打下了基础。

原来,跟踪我的那老头,是云龙山业余体校的教练,他看中了我的2条能跑的细腿。在他和我久久谈这话题后,要我久久三天后答复他。于是,舅舅边打电话到家的那个大队,第二终于联系到我父母,我父母态度很坚决——同意。

我从小体质就差,这就是父母同意的理由!

去那业余体校,每个月有3元钱的补贴,这是我答应去那的直接的原因,没其他的。那时我天天早上想吃根矿区前卖的油条,但舅舅他们不会天天满足我的,三块钱,可以买60根油条;60根油光腻腻的油条!!我计划很好的,一半吃油条,一半放好。

那时油条,是我最想吃的,天天想吃,一根油条,我三口就可以解决,但我每天早上要从家里吃到学校,路上,真的希望走路的人都看见我在吃油条。

我那时不知道国家是什么呢,就没现在的孩子厉害了,5岁就知道“为国争光”!3岁就有为国争光了,真的 。

为了那根油条,我每天流了2小时的汗

进了那业余体校,我才知道,原来那根油条是那么的难吃,刚开始今年天,我还能坚持,可能是那老头怕我逃跑,故意给我点甜头,让我跟他那些师兄师姐后面溜达,但一个月以后,我就和他们一样的待遇了。那苦,我们已经没法想象,现在,我走上了和教练一样的岗位,我才知道,我的启蒙教练,水平是多么的差,多么的落后,那种“死楸”的方法最终让他当是了当地的体委主任。我也知道,在只要成绩和结果的社会里,过程是多么的不重要。

每天下午,3:00—5:00。就是我为了那根油条去拼搏了,干的活是,300M、350M、500M、1000M………!几乎天天如此;几乎4年都如此。

4年了,我越跑越多,越跑越快;我长了4岁,什么都变了,没变的就是每天我还是只能得到一根油条,3元钱的补贴,却到我回父母身边也没变。

那四年,我获得很多第一,奖品基本就是一身衣服,夏天是短袖的圆领汗衫,冬天就是棉的长袖“套头衫”(都这么叫的,来历不名)。前几前,我好象还看见那些东西被我母亲理来理去的不知道放哪好呢!!

20年过去了,我忘记了好多东西,但那根油条的事,却是在我脑子里越积越深,还不时的被我拿出来。

现在,在我家前面有一家买油条的,我却是怎么也没胃口去吃他了。尽管它是1块1根。

那四年,我偏离了父母给我设计的轨迹,对一根油条的渴望,让我把读书当成业余,遗憾的是,我既没能为国争光,也没能光祖耀宗。我从没假设过,不吃那根油条的下场!!

小时候和我一起玩的伙伴,有点做了公务员,最大的一个做了市里一局长助理了,更多是和我一样,平平常常。我们相同的地方就是大家现在过得都很快乐。

在很小时候,他们的父母也是一样的望子成龙、望女成凤。我没有把全部是时间用在读书上,几乎将所有的课外时间都放在运动场,遇到比赛,我甚至10天不能进教室,晚上的自习,累地脚都不肯细的我,早就放在梦里完成了,但,我要说的是,我的文化课成绩还真的没拉下!从来就没拉下。运动使我四肢发达,却还没使我大脑简单。我甚至放弃了高考对这个等级运动员的照顾。

现在的孩子,父母对他们的希望更大了,甚至已经到了歇斯底里的地步,他们把孩子的轨迹,几乎就“格式化”了,孩子们的时间也被他们精确到分钟了,他们给孩子的成长轨迹装了一个遥控器,虽然,这个遥控器常常失灵。

我记得好象数学上说,一个点在空间移动,它所通过的全部路径叫做这个点的轨迹。对照人生的路径,我们起点都是相同的,终点也是相同的。

不同的只是过程。是过程的差异,导致了我们的轨迹不同。所以,人生的轨迹方程是不可以用公式表达的。

起点是父母给的,而终点是上帝给的,真正属于我们自己的只有过程!我们能够改变的也只有过程。

谨以此文理不通的小文,送给那些刚从高考场上仰着头、低着头回家等待将来的学子!!



本文内容于 2007-6-12 0:15:30 被狙击台独12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